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猎赝 柳下挥

第四十七章、宛若初恋!

    宫锦点了点头,说道:“现在该是整个碧海的修复师去挑他的刺找他麻烦的时候了。”

    想到自己的得意手笔,林初一也忍不住眯着眼睛笑了起来,说道:“可惜啊,看不到江来的表情。他现在的表情一定相当有趣吧?宫锦,你不认识江来,其实他是一个很有趣的人。”

    “有趣?”宫锦挑了挑眉毛,说道:“你以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是,我承认。我以前经常在你面前把他骂的狗血淋头,禽兽不如。但是这也不能怪我对吗?你想想,他干的那些事是人事吗?他每说一句话就像是往人的心窝子上面捅刀子似的。每次和他说不上三句话就要憋着一肚子火气,呆上几个小时就要折寿好几年……”

    “所以……你仍然觉得他有趣?”宫锦难以理解的问道。

    “唉,怎么形容呢?”林初一认真的想了想,说道:“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像他这样活地那么真实的人。”

    “活地真实?”

    “是的,你见过一个人从来不隐藏自己的喜好吗?你见过有一个人有一说一绝不藏私吗?”

    “我见过。”宫锦低头看了一眼脚上的黑色靴子,出声说道。心想,幸好今天穿的不是什么小白鞋,不然林初一这两个问题就是在她的胸口插了一把刀子。

    「你的耐克是假的!」

    这句话简直是她的梦魇。

    多少回睡梦中惊醒,耳畔回想的就是这句笃定的话,以及周围小伙伴们那嘲讽的笑声。

    和这句话相比,平时说的什么「你太胖了」「你又胖了」「你的腿没有赵宁的腿长」「哇你真能吃」之类的话,简直是「甜言蜜语」。

    这个该死的家伙!

    “……”

    林初一愣了愣,说道:“我对你那位朋友非常好奇,有机会一定要见见。”

    “会有机会的。”宫锦点了点头,说道:“继续说说江来,为何你觉得他活地真实?”

    “我之前骂他的时候,也给你举过很多活生生血淋淋的案例吧?打个比方,我们俩坐在一起,如果问他你觉得谁更好看?一般男生会怎么处理?自然会两不得罪说「都好看」是不是?但是江来不会,他会认真的评比一番,然后说出心中认定的答案。他会说「宫锦好看」「林初一好看」,或者说「都不好看」。”

    “再打个比方,譬如我今天涂了红色的唇膏,一般情况下他会无视,但是假如你主动问他「你觉得我今天的唇彩如何」,他可能会回答「你是不是刚刚喝过人血」……我们不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多多少少会把自己的厌恶隐藏起来,他不会,不喜欢就直接说出来或者表现出来。如果你不喜欢他,被他知道了,他也会当着你的面说,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你说的这些话做的这些事情是不是对我有敌意?”

    “你知道吗?他在修复中心修复童子戏水瓶的这段时间,修复中心十几个修复师,还有几个是时常在我面前倚老卖老的老家伙,动不动就跑到我办公室找我谈心的老狐狸……硬是没有一个人敢去主动招惹他。好像生怕他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或者说出让他们老脸挂不住的话出来……”

    宫锦看着林初一津津有味的讲述着江来的种种奇闻逸事,心里突然间有了某种荒谬的感觉。

    「这两个人不会惺惺相惜最终走到一起了吧?」

    “听你说了半天,也没觉得他有趣,倒是觉得这样的男人挺讨厌的。”宫锦说道:“是不是太自私了?”

    “不是这样。”林初一摆了摆手,否定了宫锦的这种「认知」,解释着说道:“为什么要去迎合别人呢?为什么要去勉强自己呢?他有锦上添花的修复技术,平时大家只能求着他出手帮忙。他又不缺少钱用,所以就用不着一定要给谁脸面。”

    “我倒觉得,他这种状态是自已和自己和解了。我不奉承别人,更不委屈自己。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惹我,我必伤人。说自己想说的话,吃自己想吃的食物,成为自己想成为的那种人……听起来是不是特别的快意恩仇?特别的潇洒不羁?”

    “你看看我们俩,我不喜欢那些老家伙吧?平时把那些小心思给藏着掖着,见面还得恭恭敬敬的叔叔伯伯的叫着。不忍不行啊,难道整天和他们打的头破血流不成?我不喜欢去应酬,不喜欢去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情……可是,结果呢?最终不还是得选择妥协。你呢?为了自己的工作,为了和那些收藏大佬艺术大家们搞好关系,喝自己不想喝的酒,混自己不想去的局,不也是在向现实妥协?”

    “江来是什么?他是无欲无求。无欲则刚,所以他天不怕地不怕,看谁不顺眼都能吐人一脸口水。我们也想吐人一口口水,但是你一张嘴,说出来的却是「哎呀,我们好久不见了,今天得好好喝一杯」「你这条裙子可真漂亮啊」「叔叔越来越年轻了气色真好」……和他比,我们是不是活的特别虚伪,又特别疲惫?”

    宫锦轻轻叹了口气,说道:“听你这么一说,我都有些羡慕那个家伙……那个江来了。”

    “可不是嘛?我之前总觉得他讨厌,觉得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讨厌的人呢?但是现在不用再和他有任何交际之后,仔细回想起来,才发现这个人其实活的比我们都更加自我,也更加的幸福。”

    「假如没有背负仇恨的话。」宫锦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我想,江来如果知道你对他这么了解的话,一定会非常感动。”宫锦看着林初一明亮的眸子,出声说道。

    “然后他会来一句,你这么了解我,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企图?”林初一出声说道。

    想到江来说出这句话时一脸认真的动作表情,忍不住咯咯咯的娇笑出声。

    宫锦看着林初一乐不可支的模样轻轻叹息,心想,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江来虐我千百遍,我待江来如初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