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猎赝 柳下挥

第一百三十四章、拍卖风云!

    青花起始于唐宋,成熟于元代。原始青花瓷于唐宋已见端倪,成熟的青花瓷则出现在元代景德镇的湖田窑,到明、清两代为高峰。

    所以,这次尚美青花瓷器专场拍卖会不仅仅有《梅妻鹤子》元青花瓶,还有明清两代的青花瓷器。譬如明代的梅花大盘、元代玉壶春瓶、清朝双耳大罐、清朝麒麟扁壶等珍品。

    和大家所预料的不同,孙打眼入场之后就在偏僻的角落位置坐了下来。安安静静的,就像是一个真正的旁观者一样。

    这次上拍的前五件拍品经过一轮又一轮激烈的角逐之后,终于各归其主。孙打眼仍然一言不发,脸上带着轻松愉悦的笑意,好像对眼前的拍卖结果喜闻乐见似的。

    当然,看在一些人的眼里,又觉得他的笑容意味深长,似乎在等待着真正的重头戏上场。

    难道他在等待着那只让他遭遇人生滑铁卢的《梅妻鹤子》元青花瓶?

    白雪君朝着台下孙打眼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稳了稳心神,这才用他那特有的清朗激昂音调高声说道:“各位嘉宾,朋友们,激动人心的时刻到来了。我知道,在场的大多数都是为她而来,来见证她的美丽,来见证她的荣耀,来见证她与某一位非凡人士的浪漫邂逅。我相信,这一幕必将载入史册,她会成为新的传奇。和《鬼谷下山》青花大罐一样。虽然她命途多舛,饱受磨难。但是注定有贵人相助,智者相扶。”

    听到拍卖师的话,众人的视线情不自禁的朝着孙打眼和江来所在的方向看了过去,嘴里也发出会意的笑声。

    显然,之前的那一场精彩辩论让大家记忆深刻。

    “他说的贵人是我,智者也是我。”江来的视线看向拍卖席方向,云淡风轻的说道。

    “是的。现场的每一个人都清楚这一点。”施道谙附和着说道。

    江来对施道谙的态度很满意,说道:“你也有贡献。”

    “是吗?我做过什么?”施道谙受宠若惊,没想到江来竟然愿意把「军功章」分给自己一半。

    “你开车送我过来。”江来说道。

    “”

    “这不是污点,这是凤凰涅槃所必须的磨难。”白雪君大手一挥,身后屏幕上出现了《梅妻鹤子》青花瓶的高清大图。这张图片显然进行过特殊处理,比之前的图片更加清晰、更加绚丽,也更加的带有典雅之风和人文气息。“今天晚上的最后一件拍品,《梅妻鹤子》元青花瓶。朋友们,起拍价是八百万元人民币,每次加价不低于五十万”

    话语刚落,现场就有无数人举起了手里的竞拍牌。

    一千万、三千万、五千万,已经过亿

    《鬼谷子下山图》青花大罐,描述了孙膑的师傅鬼谷子在齐国使节苏代的再三请求下,答应下山搭救被燕国陷阵的齐国名将孙膑和独孤陈的故事。该器物于2005年7月12日伦敦佳士得举行的「中国陶瓷、工艺精品及外销工艺品」拍卖会上,以1400万英镑拍出,加佣金后为1568.8万英镑,折合人民币约2.3亿,创下了当时中国艺术品在世界上的最高拍卖纪录。

    《梅妻鹤子》人物瓶出现后,媒体和公众一直在讨论这样一个话题:它能否创造出新的拍卖奇迹,超越05年的时候《鬼谷下山图》青花大罐创下的记录?

    大多数人觉得这不可能。

    包括著名的文物鉴定评估师吴志杰专门写过一篇文章发在了《鉴宝》杂志上面:在1985年至2005年的二十年时间里,整个古董文物市场交易火爆,古董文物价值每年以几何倍数增涨。那个时候,国际藏家和西方世界的人们真正的开始发现东方之美,继而成为东方之迷。他们追逐东方世界的一切,特别是这些能够传承百年、千年甚至数千年的艺术瑰宝。

    可是,物极必反。经过近二十年的追逐和迷恋,他们耗费了自己大多数的热情,以及积蓄。他们有理由放缓速度,去等待更有价值的器件出现。是西方人定义了青花瓷器的真正价值,不是我们。这件《梅妻鹤子》瓶在国内拍卖,亲自到场或者受托而来的国际藏家并不多,所以,很难再现当年奇迹。

    当然,也有很多与吴志杰相反的说法。

    有人认为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和普及,中国制造早就已经被世人所熟知。中国的古董器件更是各大藏家们争抢的珍稀之物。唐丝宋瓷,精美的丝绸和瓷器永远是藏家们的心头好。

    更多的人觉得,中国国力越来越强,民间藏家也越来越多。乱世黄金,盛世古董。恰逢盛世,富豪们最保值的投资方式就是收藏古董。所以,这只《梅妻鹤子》青花瓶最大的可能性是被中国人自己收入囊中。

    江来关注过媒体和网络上的讨论,但是自己并没有参与进去。

    他只是简简单单的发了一条微博:经过我的鉴定,它是真的。

    配图就是那张被炒得火热的《梅妻鹤子》青花瓷瓶的高清大图。

    但是,当现场嘉宾疯狂举牌,数字频繁的被人叠加更换,最终达到一个让人仰慕的天文数字时,还是让人震惊不已。

    一亿一千万,一亿三千万,一亿五千万

    “两亿六千万第一次,两亿六千万第二次两亿六千万第三次”白雪君的声音都开始颤抖起来。他进入拍卖师行业也快二十年了,从他手里拍出去的拍品总价值达到数百亿,但是单个拍品价值到达这个数字还是极其罕见的。

    更何况是这件颇为传奇色彩的《梅妻鹤子》瓶。

    砰!

    白雪君将手里高举的锤子重重砸了下去。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全场掌声如雷。

    最终数字落在了两亿六千万上面去。

    倘若再加上佣金费用,整个《梅妻鹤子》青花瓷器瓶的价格到达了两亿九千万左右,超过了《鬼谷下山》青花大罐的两亿三千万足足六千万——

    拍下《梅妻鹤子》青花瓶的是一位老先生,须发皆白,却给人精神矍铄的感觉。

    厉康年,是香港有名的制造大王,也是世界级的古董藏家。

    厉康年起身道谢,感谢大家的礼让,感谢大家让自己能够得到这只梦寐以求的宝贝。他为此准备了好久,也忐忑了好久,此时此刻终于梦想成真。

    工作人员邀请厉康年去办理手续,交货之前需要买主再次验货。然后进入拍品移交环节,已成交的拍品,在买家付清价款和佣金后,即可提走自己竞投的拍品。也可以暂时存放在拍卖行,寻找时机再来取货。

    厉康年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在此,我想邀请几位好朋友和我一起近距离的去欣赏这件宝贝。”

    “厉先生,这人数太多了些吧?会不会有些不太方便?”白雪君一脸为难的说道。

    “这有什么不方便的?”厉康年出声呵斥,说道:“在这样一个重要时刻,我邀请几位朋友和我一起感受这份喜悦,难道不可以吗?”

    “当然可以。”林初一走上前来,笑着问道:“厉先生,恭喜您成功拍下自己喜欢的古董。您是我们尊贵的VIP客户,我们尚美将要竭尽全力为你提供最优质的服务。请问你想要邀请哪几位朋友和你一起去感受这位喜悦呢?”

    “《梅妻鹤子》青花瓶是整个人类的瑰宝,我不是拥有者,我只是保管者。”厉康年环顾四周,笑着说道:“那就在场的朋友一起去吧?”

    林初一面露难色,说道:“厉先生,因为空间问题,我们需要进入密室进行验证,所以人数太多的话,怕是没办法容纳”

    不仅仅是空间问题,还有安全问题。

    倒不是说这其中有人敢动手去抢夺,先不说能够入场的都是各地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不可能做出那么疯狂的事情,尚美的安保部也不是吃素的。

    关键是人多场面乱,万一这只价值两亿九千万的《梅妻鹤子》元青花瓷瓶被人不小心给磕着碰着了,到时候这个损失算谁的?

    “这倒也是。”厉康年点了点头,说道:“那我就先去办理手续吧。”

    “好的,厉先生。”

    厉康年指了指身后的中年男人,说道:“犬子厉锋锐,由他代我办理手续吧。”

    厉锋锐看向林初一,笑着说道:“林小姐,我陪你们去办理手续吧。”

    “好的,厉先生,请跟我来。”林初一笑着说道,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半个小时以后,厉锋锐在四名保镖的簇拥之下提着一个银色箱子走了出来。

    厉康年扫了一眼箱子,说道:“打开。”

    “爸?”厉锋锐一年诧异。这么珍贵的东西,在这里打开?

    “打开。”厉康年瞪了儿子一眼,说道:“这东西值钱,我也知道。今天晚上提回去了,怕是以后也不会轻易拿出来给人看。这样好的宝贝,自然是看一眼少一眼了。搁你身上,你能舒服?”

    “刚才我想让大家伙儿一起进去看看,林小姐说为了空间考虑,不太方便。公司有公司的规定,这我也能够理解。现在这《梅妻鹤子》瓶成了咱们康家的,我们打开给大家看上一眼,有什么大不了的?这不违规吧?”

    “并不违规。”林初一出声说道。

    厉锋锐无奈,只得让大家把拍卖席给收拾一番,然后在那四名保镖的守护下,将那只银色密码箱给小心翼翼的摆了上去。

    打开密码箱,将里面的那只精细包装的青花瓶给取了出来。

    厉康年倒也大方,笑着说道:“来,大家都看看。看完了我就收起来了。”

    一群人围拢在四周,隔着那四名彪型大汉欣赏这只即将与他们告别的青花瓷瓶。

    一入豪门深似海,说的不仅仅是女人,还有这些名器古董。有可能这一辈子都没机会再看上一眼了

    没有到达一定的关系,谁会轻易把这样贵重的宝贝示人?

    厉康年看到人群中的孙打眼,调侃的说道:“孙先生,您也帮忙瞅上一眼,这《梅妻鹤子》瓶是真的还是假的?”

    众人轰然大笑。

    上一次孙打眼鉴定这只《梅妻鹤子》元青花瓶是赝品,结果被江来打脸,反而证明了这只瓶子拥有着比它之前更高的艺术和经济价值。

    现在厉康年再次询问孙打眼这个问题,不无嘲讽耻笑的意味。

    孙打眼表情严肃,转身看向身后的江来问道:“上次你鉴定这只《梅妻鹤子》瓶是真迹?”

    “是的。”江来点了点头。他确实是这么说的,有很多人当场见证过。他倒是不怕别人要往他身上泼什么脏水。

    “可是,这只是假的。”孙打眼沉声说道:“这是件赝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