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猎赝 柳下挥

第一百五十九章、请你去死吧!

    「林初一会相信,你确实是爱她的。」

    听到江来这句话后,林遇脸色黯然,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他端起茶杯想要喝水,却发现茶杯里面的茶水早就喝干净了,剩余的只是一团颜色青褐的茶叶而已。

    他没想到江来会说出这种话,更没想到,江来会如此的在意自己的女儿林初一。

    你伤害的,别人在保护。你弃之如敝履的,别人惜之如珍宝。

    林初一看上这个男人,林初一没有看错这个男人。

    林遇把端起来的茶杯重新放下,看着仍然不肯在他对面沙发上就坐的江来,语气也缓和了许多,轻声说道:“如果没有发生那么多事情的话,你和初一倒是良配。我看得出来,你很在意她。可惜啊,造化弄人。”

    “只有人作出来的造化,哪有造化弄人?”江来出声反驳,说道:“多行不义必自毙。你自己去死就好了,怎么能把无辜的人推出去替自己去死呢?而且,那个人还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林遇摇头,说道:“江来,你不懂。有时候啊,人活着就得做出一些牺牲,和一些让自己也痛入心扉的选择。”

    “我确实不懂你们坏人的想法,毕竟,我还从来没做过一件坏事。”江来出声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劝你自首吗?”

    “难道不是为了报仇雪恨吗?”

    “当然是为了报仇。”江来无比肯定的点头,说道:“但是,报仇有很多种方式,我没必要选择这么愚蠢的方式:跑过来和自己的报仇对象谈判,希望他能够主动站出来承认罪名承担责任。”

    林遇嘴角浮现一抹笑意,说道:“所以,我阅人无数,仍然看不清你。有时候觉得你奸诈如狼,狡猾如狐,是一条沉默老实却随时会扑上来撕咬的狗。但是,有时候却又单纯的像是一张白纸,一杯清水一样”

    “但是通过和你的一番长谈,我现在算是了解你的想法了。你想让我死,却又不想亲自动手把我杀死。那样的话,你便成了初一的杀父仇人,无论初一心里有多么喜欢你,又有多么厌恶我,你们俩也不可能再有任何机会走到一起。因为无论如何,我都是林初一的亲生父亲。血缘关系又怎么可能轻易被抹除呢?”

    “所以,你来和我谈判。你和我谈的不是生意,而是我的生死。你想让我死,你想让我去自首,让我生出愧疚之心,让我自己动手把自己杀死。那样的话,你既拯救了林初一,又能够从我的死亡之中脱身而出,就像是一个局外人那样的站出来去安抚和保护初一。初一就算是知道你在这些事情上面洗不清嫌疑,可是,人也终究不是你杀死的。所以,她也仍然愿意接受你,毕竟,这是她这辈子第一次喜欢上一个男人。人们在面对自己喜欢的人和事的时候,总是尽可能的将他的优点无限放大,而又将他的缺点给无限的缩小。”

    “江来,这就是你的两全其美之策,可是,你是不是过于天真了?”

    江来有些懊恼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说道:“我也知道这种事情可能行不通,但是心里还是抱着一丝幻想你对林初一的爱多一些,成功的希望就大一些。只是没想到你这么的冷漠无情,完全不理会林初一此时此刻的处境。”

    “就是因为太在意初一的处境,我才要拼命活着啊。”林遇看向江来,沉声说道:“江来,我得活着啊。我活着,才有能力守护这一切。我有老婆孩子要守护、有尚美这份家业要守护,就算初一当真被判了刑,关进了牢里,我也能够让她享受到最好的生活待遇,能够让她在最短的时间里出来。可是,如果我死了呢?”

    “我的老婆孩子谁来保护?初一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她在监狱里要经历什么?还有尚美集团这份家业别看那些人整天大哥长大哥短的满脸亲热的叫着,我要是不在了,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们立即露出镣牙想方设法不择手段的把这块肥肉给吞进肚子里。”

    “初一进了监狱,我能够护住她的安全,能够护住身边所有人的安全。我要是进了监狱,这个家就散了,这份家业也就完了。初一守不住,也没人能够守住。所以,我不能进监狱,我得好好的活着。我活着,就一切还有希望。江来,这才是一个男人应该做的事情。你太年轻了,等你到了我这样的岁数就该学会做选择题了。”

    “我不会。”江来声音坚决的说道:“第一,我不会犯罪。第二,我不会在犯罪之后把自己的子女推出去顶罪。第三,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人,明明坏事做决,还摆出一幅「我完全是为了大局着想」的恶心嘴脸。”

    江来走到林遇面前,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微型芯片,把那个芯片摆到林遇的面前,说道:“不过,你说的对。有时候啊,人活着就得做出一些牺牲,和一些让自己也痛入心扉的选择。”

    “当初施道谙把这个东西摆在我的面前,他指着远处的尚美大楼对我说:只要你轻轻的按下按钮,那幢长相丑陋的庞然大物就会「轰」地一下子在我们的面前倒塌说实话,当时我很动心。我很想按下那个按钮,我想亲眼看到那幢丑陋的大楼在我的面前轰然倒塌。”

    “我犹豫了。虽然在施道谙面前不愿意承认,因为他的嘴巴太碎,总是喜欢在这种事情上面嘲笑我。可是,在你面前我却不想有任何的隐瞒:我喜欢林初一,喜欢上了你的女儿。我如果炸了大楼,就会失去林初一。可是,我现在想要保护林初一,又必须得炸了这幢大楼。我真的,好难啊。”

    “可是,每个人都要做出选择啊。”江来沉沉的叹了口气,一脸认真的看向林遇,以无比诚肯真挚的语气说道:“所以,林遇,请你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