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猎赝 柳下挥

第一百六十章、刽子手!

    江来刚刚回到家里,外里就传来汽车马达轰鸣的声音。

    施道谙把车子停在院子门口,抓着钥匙走进客厅,看到站在那里的江来,问道:“你出去了?”

    “是的。”江来点头,说道:“你也出去了?”

    “是的。”施道谙把钥匙丢进玄关陶罐里,发出「叮当」的响声,笑着说道。

    得到了同样肯定的答案,江来准备上楼休息。

    跨了几阶台阶,江来停步转身,看着施道谙问道:“你为什么不问我去了哪里?”

    “你也没有问我去了哪里。”施道谙回答说道。

    顿了顿,施道谙看着江来,邀请说道:“要不要聊几句?我给你泡杯茶。”

    “不,我要喝咖啡。”江来出声说道。

    “咖啡?你确定?”施道谙颇为惊讶的问道,他知道,江来是从来都不喝咖啡的。从他把第一口咖啡喷了出去之后,就再也没有碰过这种饮料了。

    “如果喜欢的饮料代表一种人生态度的话,我想体验一下喜欢咖啡的那些人的人生态度。”江来在客厅沙发坐了下来,出声解释着说道。

    施道谙大喜,跑到厨房倒了两杯咖啡过来,将一杯咖啡放到江来的面前,满脸期待的看着他,说道:“你尝尝,味道如何?”

    江来抿了一口,叹气说道:“味道不如何。”

    “”

    江来把嘴里残余的咖啡汁液吐进旁边的垃圾桶里,说道:“跟小时候喝的中药一样,我还是继续喝茶吧。”

    “”

    等到江来重新为自己泡好了一杯铁观音,端着茶杯坐在施道谙的旁边,说道:“今天见了一个人,他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不同的人生要面临不同的选择。我在想,要是我遭遇的是他那样的人生,会和他有相处的选择吗?如果他在我面前的话,我会再一次告诉他答案:不会。喜欢喝茶的人一辈子都会喜欢喝茶,不喜欢喝咖啡的人永远都接受不了这种草药味。好了,开始吧,你想和我聊什么?”

    施道谙捧着咖啡细细品尝,感受着那咖啡豆带来的苦涩和强烈的豆香味,问道:“你去见了林初一吗?”

    “没有。”江来出声说道。

    “为什么不见?”

    “为什么要见?”

    施道谙轻轻叹息,看着江来说道:“相见不如不见,避免以后见面更加难堪。”

    “是啊。见面了不知道说什么,何必让彼此都那么尴尬呢?”

    “其实应该见的。”

    “为什么?”

    “女孩子并不在意你和她说了什么,她们更在意的是你做了什么。你在这个时候能去看她,她的心里一定会非常高兴。”

    “以后呢?”

    “以后啊?”施道谙沉吟片刻,说道:“想到这一次的见面,就连对你的恨意都会少一些。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都在不停的做着爱和恨的加减法。用你对一个人的爱减上对一个人的恨,如果结果是正数,那就还能继续相处下去。如果结果是负数,那么,这段感情也就可以彻底的结束了。”

    江来觉得这句话说得很有道理,可是认真的想了想之后,又摇头说道:“我不是这样。”

    “你有爱吗?”

    “有啊。”

    “是谁?”

    “你。”

    “除了我之外呢?”

    “没有了。”

    施道谙苦笑不已,说道:“你爱的人是林初一,因为你爱她,所以你得藏着憋着,反而没办法张嘴就能说出她的名字。就像是顺口就把我的名字说出来一样。我们小时候越是喜欢一个女生,就越是喜欢欺负她捉弄她,好像生怕让别人知道我们喜欢她一样。”

    “你以为你很了解我吗?”

    “是的。”施道谙一脸坚定的点头,说道:“我确实很了解你。比你知道的了解还要了解。”

    “你确实很了解我。”江来说道。“我不说她的名字,是怕你笑话我。”

    “喜欢一个人是很正常的事情,我为什么要笑话你呢?”

    “你喜欢一个人是很正常的事情,不喜欢一个人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江来说道。“我不正常。我好不容易喜欢一个人,所以怕你笑话我。”

    “你什么时候会怕别人笑话你?”

    “我不怕别人笑话我,我怕你笑话我。”

    “原来是我的错。”施道谙啼笑皆非的说道。“是不是觉得很为难?”

    “是啊。太为难了。我以前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也从来没想过自己会经历这样的事情。”江来出声说道:“我就是想简简单单的报个仇,找出林遇的违法犯罪证据,把他往警察机关那里一送,这就完事了。我继续做我喜欢做的事情,看看书,修修瓶子,我的时间那么宝贵,为何要把生活搞得那么复杂呢?”

    “报仇哪有简单的事情啊?”施道谙摇头说道。“你想简简单单的找到林遇的犯罪证据,林遇也想简简单单的让你找不着他的犯罪证据最终不还是得斗智斗勇,甚至要受伤流血?”

    “是啊。”江来愤愤不平的说道:“所以说,林遇实在是坏透了。”

    “好了好了,你也不要生气了。”施道谙拍拍江来的肩膀,安慰说道:“我知道你很为难,就把这些为难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吧。以前不都是这么做的吗?”

    江来摇了摇头,出声说道:“我去找过林遇。”

    “什么?”施道谙一脸震惊,问道:“你去找林遇做什么?”

    他以为江来出去是去看望林初一,没想到这家伙出门一趟竟然办了那么多事。

    “我劝他自首。”江来说道。

    “”

    “你是不是想说我很愚蠢?”江来看着施道谙哑口无言的表情,出声问道。

    施道谙轻轻摇头,说道:“这不是愚蠢,这是天真。而且,我也确实感受到了,你很为难。如果林遇能够良心发现,为了拯救自己的女儿而选择自首的话这就是皆大欢喜的大团圆结局。每个人都很幸运,包括林遇自己。”

    “林初一重获自由,而且还有一个一如既往深爱着她的父亲。林遇洗清身上罪孽,而且收获了子女最诚挚的敬爱。还有你,你得到了林初一,收获了爱情。可惜,他那种自私自利的人,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呢?”

    “是啊。我很为难。”江来出声说道:“林遇说,人活着就得做出一些牺牲,和一些让自己也痛入心扉的选择。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所以我也做出了选择。”

    “你做了什么?”施道谙出声问道:“你和他说了什么?”

    “我说让他去死。”江来说道。

    “你拿走了我的芯片?”

    “是的,我知道你喜欢把贵重的东西藏在冰箱的牛奶里。”

    “你不用做这种事情的。”施道谙一脸焦虑的看向江来,说道:“他死了,你怎么办?你以后如何面对林初一?你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女人如果林遇死了,你们俩也就彻底的结束了。”

    “我知道。我没有其它的选择了。”

    “你有。你还有其它的选择。”施道谙生气的说道:“你还记得上次拍卖会结束我们一起去吃黄鱼面的事情吗?”

    “记得。”

    “我把遥控器推到你的面前,说只要你轻轻按下按钮,尚美大厦就会轰然倒塌。”施道谙出声说道:“结果你拒绝了,又把遥控器推回到我的手上。”

    “是的,我知道这件事情。”江来出声说道:“我今天还向林遇讲过这个段子。”

    “你为难的事情,我已经为你安排好了。不过是找个刽子手而已,你为何非要自己提刀去砍林遇的脑袋?”施道谙越说越气,对江来越发的失望透顶,说道:“你干干净净的,等到林初一出来,你们该恋爱恋爱,该上床上床,该生孩子就生孩子,不会因为这件事情有任何的影响你为何自己跑去做这个刽子手?你以后还怎么面对林初一?你们俩还怎么走到一起?”

    “我不做刽子手,谁做?”江来看向施道谙,说道:“让你来做,以后林初一恨得是谁?她会恨你。我不想让她恨你。”

    “我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她恨不恨我有什么关系?”

    “你不是无关紧要的人。”江来表情严肃的说道,就像是在说着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你是我的家人。”

    “那又有什么关系?我又不需要和林初一谈恋爱结婚。”

    “我只有两个家人的话,我不希望一个家人仇恨另外一个家人。”江来说道。“那样的话,每个人都会生活的非常痛苦。”

    “”

    “再说,仇恨是我的,喜欢的人也是我的,所有的事情因我而起我却让你提刀砍人。这样的话,我是什么?我算什么?我这辈子都难以安宁了。”

    “江来,你还是不明白。”施道谙看着江来的眼睛,沉声说道:“仇恨不是你的,是我们的。你喜欢的人是你的,但是我也会努力的喜欢她。因为她是你喜欢的我是一个孤儿,差点儿冻死在那戈壁的窑洞里。要不是老头子发现我,把我背回来,师娘把为你准备的米粥和鸡蛋喂进我的肚子里,我早就死了,骨头渣子都不剩。”

    “我能活到现在,是我欠师父师娘的。我能有今天的成就,我能享受现在所享受到的一切都是你们江家给的。当年我要改姓江,老头子不肯。说万一我是施家的独苗,那不就让人绝了种嘛。这种事情不能做。但是,我心里一直认定我是江家人,施家有没有绝种和我有什么关系?”

    “师娘活着的时候,一直说让我们师兄和睦,我是大哥,让我以后多照顾你。虽然这是在往我身上添加责任,但我心里是非常高兴的。因为在师娘心里,我是你的大哥,我们是一家人。所以,我不能让你受委屈,我也不能让人欺负你。更不能让你承受这样的痛苦我可以承受,因为我承受的多了,但是你不行。”

    “”

    江来看着施道谙,嘴巴蠕动,却不知道应该要说些什么。

    他只知道施道谙对自己好,对自己特别特别的好。亲兄弟也不过如此了。

    小的时候,他就像大哥一样保护自己。因为他说了一些不好听的话,别的孩子就来欺负自己,他总是身先士卒的冲过去。然后回去又会被古板的老头子一顿训斥,说他技艺没学好,还整天跑出去胡混。

    等到自己父母都已经去逝之后,他又万里迢迢的赶回来,带着自己重新回到那个对自己人生地不熟的国度。

    那个时候的自己偏执而任性,当然,现在也一样。吃不惯西餐,喝不了咖啡,怀念国内的一切,他总是想方设法的满足。

    那个时候,他的事业才刚刚起步。一个中国人在佛罗伦萨这样的欧洲艺术中心从事艺术品投资和收藏这样太有文化的工作,时常遭遇那些高傲的白种人的白眼:你们也懂艺术?

    可是,无论施道谙在外面受过多少委屈,赔过多少次笑脸,在面对他的时候,却从来都不曾表现过一分一毫。一个人孤立无援,依靠自己的智慧能力和勤奋打拼一步步登上佛罗伦萨美弟奇艺术基金理事职位,他付出了多少心酸和眼泪?

    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他可以承受的起,因为他承受的东西太多了。一个纵横沙场的老兵,被砍一刀或许感觉到疼痛,却不会危及到生死。但是,一个衣食无忧从来没有经历过什么劫难的少年,脚板底下扎根刺都觉得疼得受不了

    江来就是那个被施道谙保护起来的少年,而且,直到此时此刻,施道谙仍然觉得自己照顾的不够好。

    可是,江来能够专注于技艺上的提升,专心于手头上的活计,不被外界影响和干扰,聚精会神的做自己喜欢的工作,正是因为有施道谙这样一个人在身边帮忙打理和应对各种各样的突发状况。不然的话,他如何面对这明枪暗箭尔虞我诈的疯狂世界?

    “现在只能期待林遇更加无耻一些。”施道谙叹了口气,出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