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猎赝 柳下挥

第一百六十一章、我带着刀!

    警察局。会见室。

    黑衣黑裤一条长腿码在另外一条长腿上面,黑色长筒靴就像是锋利的锐器要穿破脚下的坚硬石板一般,黑色长发披散在肩膀上,表情冷漠不带有任何情感的宫锦打量着坐在对面的林初一,淡声说道:“你瘦了。”

    林初一想笑,却发现自己就连职业性的假笑都做不出来了,于是表情就被定格在那想笑却笑不出来的尴尬模样上面去,嘶声说道:“宋朗怎么样了?”

    现在的林初一已经不是刚刚进来时的林初一了。

    刚刚走进来的林初一骄傲、自信、游刃有余。她有着光艳的外表,和犀利的言辞,她会随时反击自己看不顺眼或者对自己不利的一切。

    包括那些诱导性的有罪提问或者苛刻残忍的精神折磨。

    因为她知道自己是清白的,她什么都没有做,那件《梅妻鹤子》青花瓶的替换丢失以及后来的失而复得和她没有任何的关系。

    理直,气则壮。

    可是,她想不明白的是,为何最后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她了?所有的人证都说是受了她的指使?她现在身陷囹圄,交不交代已经意义不大了,用那位王奋警官的话来说就是:垂死之人,不过是等待最后的雷霆一击。

    那最后的雷霆一击是什么?是审判,是定罪。

    林初一,将要以一个犯人的身份在那阴森恐怖的囚牢之中度过漫长的岁月。

    等到她出来的时候会怎么样?精气神彻底崩溃,皮肤松弛、满头白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也会随着那声判决而瞬间烟消云散永不得见吧?

    这些,她都能接受。

    她不能接受的是,为什么她成为那个被抛弃的替罪羔羊?为什么是她?怎么可能是她?

    再加上儿时的伙伴宋朗遭遇车祸,直到现在还没脱离生命危险,她每日捶胸顿足,痛心疾首,觉得自己是个罪人她知道宋朗在外面为她奔波,她知道宋朗在动用自己一切的关系和人脉去帮助自己。他每天都会送来干净的衣服和美味的食物,就算什么都没有的时候,也会过来陪自己坐一会儿聊聊天说几句宽解安慰的话。

    他不停的对她说「放心吧,你不会有事的」,没想到的是,说话的人却出了这么严重的事故。

    如果不是因为她的话,如果不是因为宋朗和自己的关系太过密切,如果不是因为宋朗介入太深自己的生活,他怎么可能会遭遇这样的事情啊?

    他明明有着洒脱的生活和远大的未来。

    现在,他的一切都被自己给毁了。

    “我刚刚去医院看过。也找池雪聊过,如果没有什么并发症的话,再过一段时间就能从ICU里面出来了。只是因为伤势太过严重,医生也不能把话说的太实。免得自己要承担责任。”

    “宋朗不会死吧?”

    “不会。医生说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只要不再出现其它问题,他就不会死。”宫锦说道。其实林初一的第一个问题和第二个问题本质上是相同的,按照宫锦以前的风格,她回答完第一个问题之后就不会再回答第二个问题。只是,看到林初一精神恍惚的模样,还是耐心的解释起来。

    “不会就好。”林初一说道:“真的没机会恢复意识吗?真的没办法好起来?”

    宫锦轻轻叹息,说道:“先把命保住吧,其它的事情一步一步来解决。现在的医疗技术这么发达,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是我害了他。”林初一出声说道。

    “你不要这么想。”

    “那我应该怎么想?”林初一反问。

    “”

    宫锦不是一个会安慰人的人。更何况是这种难以劝慰的问题。

    “你一直在问宋朗,怎么不说说你自己?你还好吧?”宫锦问道。

    “我很不好。”林初一说道:“宫锦,我很不好。我什么都没做,为什么却要承担这所有的罪名?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最后所有人都指着我说「她是凶手」这当真不是一场梦吗?还是说,这么多年,我当真做了很多十恶不赦的事情?做了一些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

    “你是被冤枉的。”宫锦一脸笃定的说道。

    “我是被谁冤枉的?他们为什么要冤枉我?我对每个人都那么好,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你是被谁冤枉的,难道你自己不知道吗?”宫锦反问着说道。语气很冲,问题也很犀利。看起来就像是她自己的肚子里也憋着一股子的火气没地方发泄。

    “”

    林初一一下子沉默下来。

    是啊,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她是那么聪明的女人,前前后后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把手指指向自己是谁有那么大的能量?

    她只是不愿意相信而已!

    “你当真不做反抗吗?”既然把话给说开了,宫锦也没准备和她客气。她原本也不是一个喜欢藏着掖着的人,看着林初一悲伤欲绝的表情,说道:“他不是一个好父亲,你还要做一个好女儿?把所有的罪名都扛在自己的肩膀上面?然后自己孤苦伶仃的在监狱里面住上十年二十年,等到刑满释放出来,他随便编造一个理由或者说几句道歉的话,你就接受了自己被他一手推进地狱的事实,一家人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开开心心的生活在一起?和别的那些愚蠢的女人一样?”

    “我能做什么?”林初一满脸痛苦的说道。

    “说出真相。”

    “我说了,没人信。”

    “那就继续说。”宫锦说道:“我信。还有其它人也会信。”

    “”

    “现在的你软弱、矫情、悲伤、陷入自责难以自拔,却会让你错过最好的自救时间。”宫锦一针见血,刀刀致命:“这不是我认识的林初一,现在的你不配做我的朋友。”

    “宫锦”

    “如果你愿意在那里面住上十年的话,那么,这就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宫锦声音冰冷的说道:“我不喜欢潮湿的地方,所以,我不会去监狱看你。”

    “”

    “所以,如果你还想挣扎一下的话,需要我做些什么,尽管开口。”宫锦说道:“无论如何,我都会帮你办到。”

    林初一握紧拳头,咬牙说道:“我要见施道谙。”

    “施道谙?”宫锦一时没反应过来,问道:“为什么不是江来?”

    江来?

    听到这个名字,林初一有刹那间的恍神。

    “不,我要见施道谙。”林初一声音坚定的说道。

    咯!

    架在另外一条腿上的靴子落地,宫锦嚯地起身,风衣飘荡,说道:“我这就去把他带来。他欠我家一个人情,这次必须偿还。”

    “他要是不还呢?”

    “`我带着刀。”

    说完,便踩着高跟皮靴咯咯咯的走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