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高武27世纪 草鱼L

第594章 相信我,邪不胜正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牢房里回荡着震耳欲聋的撞击声,甚至还有类似于凶兽的凄厉嘶吼,那其实并不是真正的凶兽声音,而是气浪炸裂所产生的尖锐音爆。

    有血腥味!

    对。

    苏青封他们甚至在牢房外,都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飘出来。

    当然,这并不是湛轻洞的血。

    没错。

    虽然是苏越在殴打湛轻洞,而流血的却是苏越。

    在别人看来,苏越现在简直是疯了。

    他身上翻滚着歇斯底里的气血波动,两颗眼珠子也犹恶魔一样猩红,随着他每次移动,两颗眼珠子都会形成一道道猩红扭曲的红线,就连袁龙瀚这个绝巅,都惊讶苏越身上所爆发出来的戾气。

    这小子疯起来,简直和个魔鬼一样,也太可怕了一些。

    当然,这股悍不畏死的冲劲,袁龙瀚欣赏,也佩服。

    自古英雄出少年。

    在苏越身上,简直是集合了所有少年英雄的特征。

    他面对的,那可是绝巅啊。

    哪怕这个绝巅被束缚,那也是绝巅,袁龙瀚可以打断湛轻洞浑身的骨骼,也可以用毒液限制湛轻洞的气血,可绝巅体内那股无与伦比的压迫,却根本不可能抹杀。

    别说湛轻洞现在还活着,即便是一具绝巅的尸体,普通七品都不容易触碰。

    啪啪啪啪!

    苏越左右开弓,已经不知道扇了湛轻洞多少个耳光。

    反正苏越的两只手已经血肉模糊,他简直就像是一头已经疯魔的兽。

    湛轻洞不至于受伤。

    一个区区七品,根本连他皮肤下的虚斑防御都不可能破开,但湛轻洞也恨啊。

    耻辱。

    前所未有的耻辱!

    我湛轻洞已经突破到绝巅,谁能想到,先被一个九品垃圾活捉,现在又要承受一个七品蝼蚁的羞辱。

    他创造了多少个第一。

    第一个被九品活捉。

    第一个被神州囚禁。

    第一个被七品殴打。

    所有的第一,都是耻辱,根本就无法接受的耻辱,放眼历史,他湛轻洞都应该被钉在绝巅群体的耻辱柱之上。

    愤怒!

    湛轻洞心里的屈辱和脸上的憎恨,已经到了无法洗刷的地步。

    “袁龙瀚,有本事你杀了我,你我都是绝巅,何必用这种方式来羞辱。”

    湛轻洞的声音不断回荡,他已经耗尽自己的所有,想要用威压直接震杀苏越。

    可惜。

    完全没效果。

    苏越现在就是个疯子,哪怕他双手已经鲜血淋漓,哪怕他的七窍都开始流血。

    可他根本就没有停下扇湛轻洞的手掌。

    “苏青封,你儿子到底怎么了?”

    段元狄一脸纠结的看着苏青封。

    这也太不正常了。

    多大仇?

    也幸亏湛轻洞是个绝巅,如果是八品武者,就这一会功夫,有可能已经被苏越给打死了。

    苏青封一脸茫然。

    我特么怎么知道?

    按道理说,自己还活着,苏越和湛轻洞也没有杀父之仇。

    可儿子现在的表现,分明就是在报仇啊。

    “哼,苏青封,你还不知错吗?

    “苏越这么好一个小伙子,因为家庭从小缺爱,现在导致性格都有些偏激,你是罪魁祸首。

    “苏青封啊,孩子想要有健康的心理发展,家长的教育必不可少,你这个家长就是最不负责的那一类,应该被谴责!”

    段元狄二话不说就指责苏青封。

    闻言,苏青封一脸懵逼,随后则彻底茫然。

    我……我这个当家长的……不称职吗?

    不过看儿子现在的表现,似乎真的有点叛逆少年的样子。

    孩子心理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吧。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牢房内气浪翻腾,墙上的温度计已经超过了150℃,现在是爆表的状态。

    由于空气被摩擦到极度炽热,就连苏越和湛轻洞的身形都有些扭曲,也幸亏牢房的墙面经过了特殊加固,如果是普通的材料,在这样的高温炙烤下很容易出问题。

    气浪对撞出来的刺耳摩擦声之强烈,甚至已经覆盖了苏越的耳光声。

    也可能是牢狱内已经没有空气,所以耳光声传播不出来。

    “狠人啊,湛轻洞的脸肿了!”

    这时候,袁龙瀚一声感慨,打断了苏青封和段元狄关于育儿心得的争辩。

    闻言,二人视线从苏越的身上,转移到了湛轻洞脸上。

    果然。

    湛轻洞堂堂一个绝巅,左边脸颊真的已经高高鼓起,明显是被苏越给打肿了。

    “这……怎么可能!”

    段元狄舔了舔嘴唇。

    别说苏越一个七品,哪怕就是他这个九品冲过去,都不一定能打肿湛轻洞的脸。

    在绝巅的皮肤之下,会有一层淡淡的虚斑薄膜。

    湛轻洞刚刚突破绝巅不久,他的薄膜当然不可能和袁龙瀚比较,但绝对是存在的。

    苏越能隔着虚斑薄膜,活生生打肿湛轻洞的脸,这得多狠。

    当然,打肿绝巅脸的代价,就是苏越的状态也很狼狈,他的一只胳膊由于承受不住反震,甚至直接脱臼,最终苏越咬着牙又安装好,但血液还是从龙袍里不断渗透出来。

    虽然龙袍挡着苏越的肉身,让人看不清具体情况,但他脚下的一滩血渍,能证明他肉身也承受着不少伤害。

    “你俩不用担心苏越的心理,他的心理很健康,而且这小子很精明,他应该是借着湛轻洞的绝巅压迫来淬炼自己。

    “一个武者如果能经历这么一场压迫,以后必将受益无穷。”

    袁龙瀚又解释道。

    他其实从一开始就猜测到了苏越的计划,所以并没有去专门阻拦。

    有自己在这里,苏越也不可能有什么生命安全。

    “原来是这样,元帅,那苏越用这么疯魔的方式修炼,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吗?”

    段元狄又忧心忡忡的问道。

    对手毕竟是绝巅湛轻洞,而且神州也没有人这样玩过,他怕苏越会有什么永久性的心理阴影。

    “后遗症现在还没有,但一会就不一定了!

    “放心吧,等苏越扛不住的时候,我会把它抓出来,难得这小子内心的战意这么澎湃,能彻底释放一次也是好事,经过这一场压迫,他以后的修炼速度很更快。”

    袁龙瀚在说话的时候,眼睛也一直盯着牢房里的苏越。

    段元狄的担忧并不是多余,苏越现在的修炼方式很危险,简直就是在万丈悬崖旁走钢丝,稍有不慎,就是永久性的损伤,袁龙瀚必须得时时刻刻放着。

    “这小子,好像确实比我这个当爹的强一点点,我到现在都没有抽过绝巅的耳光!”

    苏青封望着气浪中扭曲的儿子,心里特别不是个滋味。

    失控了。

    明明是自己的亲儿子,这眼看着就越来越失控了。

    “苏青封你就别上去凑热闹了,抽湛轻洞对你来说没什么意义,他刚刚才突破到绝巅,段位还不够。

    “要不?你抽我两下?”

    袁龙瀚瞪了眼苏青封,又打趣了一句。

    “这个……方便吗?”

    苏青封舔了舔嘴唇。

    “方便,这个世界上哪有你不敢干的事情?”

    袁龙瀚眯着眼。

    看起来,苏青封这臭小子,还真的有心思打自己啊。

    “老袁你别老开我玩笑,我哪里敢打你,别闹!”

    苏青封连忙尬笑了一句。

    这老头,还真是越老越顽皮,竟然让自己打他。

    老糊涂了?

    万一我忍不住怎么办,我又打不过你。

    嗖!

    就在苏青封话音刚刚落下,他眼前的袁龙瀚直接从原地消失。

    下一个眨眼,袁龙瀚手掌里已经拎着满脸鲜血的苏越,从牢房里闪烁出来。

    啪!

    袁龙瀚松手,苏越一屁股坐在地上,整个人状态前所未有的虚弱,就像是浑身骨骼都被抽离了一样。

    “袁龙瀚,有本事你别救他,我倒要看看,我湛轻洞能不能斩杀了这个蝼蚁!”

    牢房里,湛轻洞的杀意更加狂暴,他在歇斯底的怒吼。

    不甘心啊。

    湛轻洞不断用虚斑反震苏越,如果苏越持续这样疯狂下去,他真的有希望弄死这个畜生。

    可恨,关键时刻袁龙瀚出手,救走了苏越。

    “哼,你不过就是个磨刀石,现在刀已经锋利,你一个区区磨刀石,还想要怎么样?”

    袁龙瀚轻蔑的笑了笑。

    轰!

    随后,袁龙瀚大袖一甩,顿时间一股无比寒冷的气浪涌到牢房内。

    嗡!

    顿时间,原本炽热狂暴的牢房,直接是冻结出了一层白森森的冰霜。

    就连湛轻洞都被冻结成了一个冰块。

    咔嚓!

    咔嚓!

    咔嚓!

    几秒后,湛轻洞身上的冰层才开始出现裂缝。

    轰隆隆!

    之后在湛轻洞的震荡下,冰层才直接炸开。

    “卑鄙无耻。

    “袁龙瀚,有本事你放开我,我要和你一对一决战,我要杀了你!”

    湛轻洞肿胀着一张脸,被袁龙瀚打击的格外狼狈。

    “抱歉,一个被七品武者打肿脸的绝巅,根本不配和我袁龙瀚对话!”

    轰隆!

    袁龙瀚手掌一握,牢房大门又重新关闭。

    让湛轻洞冷静一下吧。

    虽然牢房的墙壁经过特殊加固处理,但湛轻洞是绝巅,他的破坏力十分恐怖,如果持续时间太长,牢房的墙壁会永久性被损坏。

    “苏越,你先平静一下,你到极限了!”

    关闭了牢房大门之后,袁龙瀚走到苏越面前,用手掌给他传递了一股温和气血。

    “老袁,我儿子没事吧!”

    苏青封扶着苏越,焦急的看向袁龙瀚。

    “没事,我在他奔溃的临界点,正好把他抓出来,但经过刚才的对抗,苏越的神经已经绷到极限,短时间内,他不可以再触碰湛轻洞,否则真的会留下心魔,造成永久性损伤。

    “苏越,够了,这几天别再去触碰湛轻洞,他对你也没什么意义了。”

    袁龙瀚一边检查着苏越的身体,一边严肃的叮嘱道。

    湛轻洞对苏越来说,确实可以看做是一个磨刀石。

    现在苏越这柄刀已经是最锋利的状态,如果继续磨下去,可能会直接断裂。

    “嗯,放心吧,我知道……噗……”

    苏越嘴里喷出一口鲜血。

    这口鲜血吐出去,他浑身的经脉都通畅了很多。

    袁龙瀚说的没错,自己确实不能继续去刷酬勤值了。

    倒不是说酬勤值不香,实在是身体扛不住。

    毕竟自己只是个七品,对方可是绝巅,继续抽下去,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浑身经脉被反震到永久性粉碎。

    湛轻洞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毕竟神州拷问完,他的狗命有可能就保不住了,倒也不是神州非杀他不可,只是拷问会伤害脑域,湛轻洞必死无疑。

    拷问是大事,神州也不可能因为一些酬勤值,就一直羁押着湛轻洞

    先不提系统的事情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就是一直羁押湛轻洞的成本也太高,袁龙瀚不可能一辈子在这里当牢头,谁知道青初洞有没有酝酿劫狱的计划。

    ……

    可用酬勤值:98万

    1:爱的供养

    2:人鬼有别

    3:猥琐隐身

    4:耳聋眼瞎

    5:你有毒

    气血值:8288卡

    ……

    一场拼搏下来,酬勤值涨势凶猛,距离救命的100万,只剩下不到2万卡。

    对现在的苏越来说,2万卡气血已经没有多大的难度,下湿境随便斩杀两个八品异族,应该就可以刷够2万卡。

    而且苏越现在也没有什么找死的事情。

    总得来说,一切还算完美。

    湛轻洞也算是一场意外横财。

    苏越查看了一下气血值,同样也涨幅了不少。

    风险伴随着收益,果然是武道界的至理名言。

    苏越原地休息了几分钟,除了浑身疼痛,经脉有些紊乱之外,已经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湛轻洞这里一切正常,段元狄你去找美坚国和罗熊国的两个九品,立刻合并陨石。

    “搜魂的事情,可以提上日程了。”

    等苏越这里的问题解决之后,袁龙瀚朝着段元狄点点头。

    “明白!”

    段元狄点点头,去布置合并陨石的事情。

    合并陨石也不是个简单事情,深楚城已经建造了最合适的地点,而且还安装了不少专业仪器设备,过程估计也得一段时间,最晚都得一夜时间。

    “苏越,你和我走,咱俩去隔壁,他们合并陨石,我正好帮你把龙椅的事情解决。

    “等柳一舟那里的事情结束,你先和你爸去趟湿境,想办法让你爸去诛青城修炼,之后你回来,再忙阳向族秘境的事情。”

    袁龙瀚看着苏越说道。

    距离秘境开启还有一段时间,苏越得做好万全准备。

    “嗯,好!”

    苏越点点头。

    龙椅熔炼结束,湛轻洞的拷问也结束,自己就可以放心的去诛青城。

    老爸修炼的事情重要。

    “我呢?我有什么任务?”

    苏青封也焦急的问道。

    苏越要炼化龙椅,段元狄要合并陨石。

    怎么弄了半天,好像就只有自己是个无业游民。

    活了半辈子,到头来修炼还得靠儿子。

    “你?

    “我也不知道你有什么作用,镇守湛轻洞你也帮不上什么忙,反而会拉仇恨。

    “这样吧,你去湿境,想办法找柳一舟汇合,尽量早早潜伏到诛青城附近,这样苏越一个人潜行会方便点。”

    袁龙瀚想了想,一时间还真的想不到苏青封有什么用。

    “好,我走!”

    苏青封点点头,又捏了捏苏越的脑袋。

    悲凉啊。

    我苏青封堂堂青王,现在竟然混到了和累赘一样的地步。

    弄了半天,我就是个高级打手。

    而且这个打手还不吃相,最终沦落成了累赘。

    伤心。

    难过。

    我得去湿境找点野味烤着吃。

    “老爸,你……”

    苏越见苏青封一脸不爽,他心里还有些难过。

    “没事,老爸在湿境等你。”

    苏青封转身离开。

    还好,有个儿子比较孝顺。

    养儿防老,有个儿子在背后,心里也踏实一些。

    “老爸,做事情小心一点啊,稳住别浪。”

    苏越摆摆手,一脸依依不舍。

    “你最后那句,纯粹就是废话。

    “放心吧,他摆脱了我的控制,现在想必已经偷笑出来了,你爸如果不去湿境伏击个九品,他就不叫苏青封。”

    看着苏青封的背影,袁龙瀚无奈的笑了笑。

    “该暗算个谁呢?

    “嗯,虫头族差点阴了我,虫头族还差点阴了我儿子,作为回报,那我就杀个阳向族泄愤吧!”

    果然不出袁龙瀚所料。

    苏青封刚刚跨过湿鬼塔,就已经坐在树上,蓄谋着小阴谋。

    ……

    湿境!

    阳向族领地有三大圣殿。

    朱南洞是阳向族最老的绝巅,一直以来都在中心殿居住,他镇守着阳向族的根基,同时朱南洞还有一种可以预测阳向族吉凶的预感。

    当然,预测需要时机和代价,比如这次湛轻洞被俘事件,朱南洞就根本不知情。

    有时候,并不是朱南洞不管阳向族的吉凶,而是很多事情,即便你测出来,也根本无济于事,他根本就管不了其他绝巅要干什么。

    所谓预测吉凶,只不过是青初洞他们要一个好彩头,要一句夸赞和祝福。

    大吉之兆,他们会很开心。

    如果是大凶,他们就会认为朱南洞在妖言惑众。

    久而久之,朱南洞很少去预测吉凶,毕竟要损耗自己的寿命。

    而青初洞和金竹洞也很少找他来预测。

    至于湛轻洞,他甚至只见过朱南洞一次,都没怎么说过话。

    湛轻洞一心只想出人头地,他又怎么会听长辈的劝阻。

    如今的中心殿,已经快要成为一个孤殿,平日里也没有什么晚辈去拜见。

    左殿属于金竹洞,可他最近特别繁忙。

    前段时间在散星城池追捕柳一舟,好不容易对方最近销声匿迹,可金竹洞又要去负责主持掌目族地盘的挂瓜分事宜。

    左殿也属于常年无人的状态。

    而在右殿,却经常散发着恐怖的气息。

    神州西武事件结束,青初洞刚刚回族,就被朱南洞狠狠训斥了一番,两个绝巅差点大打出手。

    最后青初洞跪在天圣碧辉洞的塑像下请罪,整整跪了一天一夜。

    之后,青初洞就在右殿闭门不出。

    但阳向族的九品们还在有条不紊的筹备着秘境的事宜,这次秘境开启,会有大量的武者前来,甚至阳向族还承诺,哪怕沸血族和掌目族的流浪武者也可以来参与。

    这是一场盛世。

    青初洞之所以留在圣地,也是为了一些不时之需。

    右殿内。

    青初洞站在一座漆黑的高墙面前,已经整整一天。

    他表情平静,就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一样。

    嗡嗡嗡!

    突然,青初洞面前的墙壁开始剧烈扭曲,就如湖面中央的旋涡一样。

    青初洞原本犹如雕塑一样,似乎连他旁边的时间都已经被尘封,可墙壁扭曲之时,他的瞳孔瞬间露出一抹精芒。

    “袁龙瀚刚回深楚城,咱们晚了一步,我体内的降临咒印还没有完成,现在想劫狱,会很危险!”

    旋涡里浮现出一个漆黑的人影。

    “事情我都知道了,神州丹药集团有个蠢货想暗算苏青封,袁龙瀚暂时离开深楚城,也是为了对付那个白痴。

    “袁龙瀚甚至还打伤了刺骨族的古无天。

    “不怨你,命运使然罢了。袁龙瀚离开,只是一场意外,没能抓住这次机会,也很正常!

    “哼,袁龙瀚即便在深楚城又能如何?我青初洞既然要救人,就不可能失败,神州一开始就不该这么贪婪。

    “想拷问绝巅?也亏得袁龙瀚敢想。”

    青初洞平静的笑了笑,嘴角的神色是不屑。

    “美坚国和罗熊国的九品已经抵达神州,段元狄手里的陨石即将成功,到时候他们就可以进行搜魂,湛轻洞死的可能性极大!”

    黑影又沉着脸说道。

    “你身上的降临咒印,什么时候可以完成?”

    青初洞问。

    搜魂陨石的事情,青初洞知道,他也知道虫头族奸细网暴露,所以罗熊国九品腾出手,所以心里也有准备。

    “得明天清晨!”

    黑影道。

    “陨石什么时候可以合并完成?”

    青初洞又问。

    “没意外的话,应该也是明天清晨,但我可能会快一些!”

    黑影的声音毫无感情。

    “这就够了。

    “明天清晨我会用绝巅妖兽去引走袁龙瀚,到时候我的一半力量降临到你身上,你就可以从容打破深楚城的咒印,劫狱不难。

    “说起来,这次还真得谢谢你,没有白养活你20年!”

    青初洞淡然的笑了笑,满脸都是运筹帷幄的自信。

    “我并不会感激你20年的照顾,你只是想在神州安插一个高明的钉子而已,咱们的一切,都是交易。

    “我的目标是斩杀袁龙瀚,不惜一切代价。

    “这次任务完成,我要突破九品,我还要秘境里的东西,我要找到绝巅之路。”

    黑影的语气开始有些阴沉。

    “哈哈哈,交易……我喜欢这个词。

    “公平交易,童叟无欺!

    “最高级的钉子,就要用在最关键的时刻。这么多年,我把你安插在袁龙瀚身旁,一次都没有用过你,甚至还送给你不少钢骨族和四臂族的情报,你能走到这一步,也是时候回报我一次了。

    “袁龙瀚,你卑鄙无耻,真以为我青初洞奈何不了你吗?哈哈哈!”

    青初洞的笑容回荡在大殿里,显得格外阴森。

    “袁龙瀚正在帮苏越修炼,我得去主动申请看守湛轻洞,否则明天清早没机会。再会!”

    黑影话落之后,身躯直接消失。

    刹那间,高耸的墙壁回归了之前的压迫。

    “祝你好运……黄素俞!”

    青初洞朝着墙壁挥挥手。

    黄素俞!

    一个和袁龙瀚有着血海深仇的小孩。

    黄素俞的父亲是个疯子,并且也是个叛徒。

    当年黄素俞父亲和自己手下在神州交易,不巧被袁龙瀚撞见,最后袁龙瀚亲手将其斩杀。

    那时候,黄素俞还是个学生。

    袁龙瀚并没有告诉黄素俞实情,只是说他的父亲为国牺牲。

    简直是可笑。

    这种谎言,又能隐瞒多久。

    袁龙瀚斩杀黄素俞父亲的录像,被青初洞的手下清晰的记录了下来。

    就这样,黄素俞成了青初洞秘密培养的间谍。

    甚至,是没有任何瑕疵,从小到大一次都没有暴露过的间谍。

    青初洞心机之深,外人根本就难以理解。

    他能沉得住气。

    如果是一些小事,他根本就舍不得浪费这颗棋子。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

    湛轻洞被抓,这是阳向族最大的事情,没有之一,而这时候,钉子的作用就会出现。

    而且湛轻洞也不怕黄素俞是诈降。

    当年为了达成培养协议,所以黄素俞心甘情愿被青初洞在体内刻下诅咒咒印。

    假如黄素俞有什么异常,他随时可以将其斩杀。

    这一次青初洞的计划也很简单。

    他会动用朱南洞借给自己的妖器,强行将一个赫赫有名的绝巅大妖传送到神州,到时候袁龙瀚一定会暂时离开深楚城。

    黄素俞体内有自己曾经的诅咒,所以他可以刻下降临咒印。

    到时候,黄素俞会得到自己一半的绝巅力量。

    没有袁龙瀚的情况下,救走一个湛轻洞,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当然,作为交换,青初洞会承诺黄素俞突破九品,甚至让允许他去秘境找绝巅机缘。

    这些事情青初洞也没有欺骗。

    他朝着黄素俞,以绝巅的名誉发过誓,他没必要欺骗黄素俞。

    让一个奸细成长起来,时不时就跑去找袁龙瀚报仇,没事干就恶心他,这何乐而不为。

    自己的誓言,也会让黄素俞真心诚意的帮自己办事。

    “湛轻洞,袁龙瀚把你打成残废也好,等你回圣地之后,看我怎么收拾你。

    “孽畜,还企图逃脱我的掌控,我青初洞既然能创造你,就可以让你听话!”

    想起湛轻洞,青初洞眼珠子里就渗透着凌冽的寒气。

    他这辈子最大的失误,就是没有去防着湛轻洞这个畜生。

    否则,黄素俞这颗钉子还可以藏的更久。

    “人心!

    “嘿嘿嘿,贪婪,憎恨,虚伪,嘿嘿嘿!

    “人心啊,还真是天下最有趣的东西。

    “袁龙瀚你贪婪啊,如果我是你,我不会贪婪,我要第一时间就斩杀湛轻洞。

    “活了这么大岁数,你为什么就不明白一个道理呢?

    “只要猎物活着,那就是最大的变数,你真的够愚蠢!”

    青初洞一边喃喃自语,一边走到了大殿的顶层。

    寒风阵阵,天幕阴沉。

    他站在楼顶,俯瞰着阳向族圣地的星星点点,内心不由得感慨万千。

    “这个世界,迟早都会属于我青初洞。

    “所有的一切,不管是八族圣地,还是整个湿境,亦或者地球,所有的疆域,都将属于我青初洞一个人。

    “你们这些绝巅,全部会成为我的奴仆。

    “袁龙瀚,你和我斗了一辈子,我会给你最大的恩赐,你们神州历史上有太监这种职业,我会让你也成为那样,让你一辈子都抬不起头!”

    迎着冷风,目视着秘境的方向,青初洞的一颗心已经豪气万千。

    ……

    深楚城!

    段元狄和美坚国以及罗熊国的九品,正在另外一个地方进行陨石合并。

    苏越跟着袁龙瀚来到牢房的隔壁,袁龙瀚要炼化龙椅,所以不能被湛轻洞的气息影响,那样的气血,可能会影响到苏越,会有害。

    而羁押青初洞的牢房外,则回来五个八品一起镇守。

    他们经过训练,可以加持牢狱的防御大阵。

    黄素俞首当其冲的申请来镇守,这一切没有任何人怀疑过。

    作为身经百战,立下过赫赫战功的八品中将,也根本不可能怀疑他。

    但谁又能想得到,就是这个神州最年轻八品记录的保持着,此刻体内却在暗中运行着一种歹毒的降临咒印,他还是青初洞埋下来的钉子。

    同时,黄素俞作为段元狄的左右手,他还掌握着牢房大门的开启方式。

    说来也是巧。

    这牢狱的机关,只有三个人可以开启。

    袁龙瀚,段元狄,还有一个就是黄素俞。

    黄素俞是作为备选的掌控者,他的地位不言而喻,副典狱长的名头,可不是浪得虚名。

    寂静!

    夜幕降临,世界上一切的事物似乎都寂静了下来。

    所有事情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就连牢狱内的湛轻洞,都停止了咆哮,好像一切都进入了睡眠。

    甚至,气氛平静的有些反常。

    “元帅,阳向族真的没计划来劫狱吗?这不符合他们的脾气啊。”

    苏越在休养生息,恢复伤势,袁龙瀚正在帮他炼化龙椅。

    突然,苏越忍不住开口问道。

    他心里总有些不祥的预感,虽然有些可笑,但他还是开口问道。

    阳向族真的没有企图劫狱?

    可袁龙瀚明明离开过一段时间啊,湛轻洞可以绝巅啊,哪怕他们自杀式劫狱都正常。

    奇怪。

    明明袁龙瀚亲自镇守在这里,苏越却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青初洞当然不会善罢甘休,不过咱们也别慌……稳住!

    “相信我,邪不胜正!”

    袁龙瀚原本闭着眼睛,和苏越说话的时候,他眼睛微微睁开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