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高武27世纪 草鱼L

第623章 八品苏越,浪到世界尽头

    秘境外。

    青初洞他们就这样眼睁睁看着苏越斩杀八品,却根本就无能为力。

    绝望。

    哪怕他们六个绝巅汇聚在一起,可依然还是对一个七品武者束手无策。

    第七城的损失,其实还可以慢慢弥补回来,可第八城浩劫,那是直接动了六族的根基啊。

    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六族的顶尖力量会形成一个可怕的断档。

    这个断档,可能十年,甚至二十年都不可能恢复过来。

    最有天赋的一批八品,全军覆没。

    六族剩下的八品,连秘境都没有资格进去,这些资质都一般,别说绝巅,能不能突破到九品都是未知数。

    心痛。

    心痛到无法呼吸。

    青初洞狠狠咬着牙,整张脸都已经扭曲到变形。

    肆眀庆现在连辱骂青初洞的力气都没有。

    可能,一切都是自己贪婪吧。

    钢厉承无声的感慨。

    这一次浩劫,或许是天灾。

    西战区的三个绝巅更是欲哭无泪,只恨自己太贪婪,鬼迷心窍,才会千里迢迢送人头。

    “这是个妖孽。

    “天赋妖孽,胆魄妖孽,勇气妖孽,有勇有谋,几乎是无懈可击。

    “你们看看他的战斗节奏,完美无缺,这一战,第八城会输,也是活该。”

    钢厉承开口,突然打破了凝固。

    木已成舟,再心痛也无法挽回损失。

    但他还在观察着苏越。

    实事求是的说,这小子绝对是近几百年,当之无愧的第一天才,根本就没有之一。

    他对六件妖器的运用,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这么极致。

    在苏越身上,钢厉承看到了一种……掌控。

    对!

    从踏入第八城开始,苏越其实就已经掌控了全局。

    不管是用九彩手环欺骗六族妖器,还是后来的挑战消耗,苏越都将一切掌控到了细致入微,根本就没有一丝混乱。

    单挑六族。

    率先斩杀六个八品。

    同时,他还利用这六个八品,完成了杀戮书的10层叠加。

    这一刹那,他已经超神。

    在全属性50%的增幅下,他实力直接超过普通九品中期。

    死了6个,第八城50个八品,还剩下44个。

    随后,苏越立刻抓住最混乱的时机,又及时封印了8个最强八品。

    只剩下了32个战力。

    一小半折损。

    关于战机,苏越已经把控到了极致。

    而10个被幻术混乱的武者,便直接将整个联军,拖入了地狱。

    第八城仅剩22个可以出战的武者。

    同时,这22个武者,还被10个幻术武者的纠缠给拖延着。

    严格意义上来说,苏越只是面对十几个八品。

    加上饮血拳套和电鹿甲,以及宗影草的增幅,苏越实力爆表,现在连九品后期都敢面对,更别说这十几个八品。

    况且,苏越还有战法本源。

    他手里的刀,那同样是坚不可摧的至宝。

    能怎么办。

    众人只能无可奈何,眼睁睁的看着苏越在第八城起舞。

    对!

    他就是在舞蹈。

    这个时候,整个世界似乎都安静了下来,不管是人族,还是异族,都因为苏越而进入了恐怖的静默模式。

    没办法。

    谁都会震撼,谁都会恐惧。

    那个起舞的七品无纹族,目前已经连杀了9个八品,第八城全面进入炼狱模式。

    鲜血横飞,尸体纷纷倒下,场景触目惊心。

    这何其荒谬。

    不到30秒时间,9个八品后期的圣地武者,被一个七品武者追着斩杀。

    他就是一道来自地狱的闪电,人们只能看到一道又一道的残影,在第八城来回闪烁,形如鬼魅,随后一个个八品宗师,就如韭菜一样倒下。

    大部分的武者,连死者为什么而死都看不清。

    一切都太快。

    平日里耀武扬威的八品宗师,甚至连逃亡的机会都没有,他们现在就是绝望的羔羊,只能任人宰割。

    其实看清楚又如何?

    绝巅和九品都知道,苏越利用战法本源,可以做到一刀一个,直接秒杀八品。

    这是另一个层次的碾压。

    而低阶武者眼里的画面,其实也一样。

    他们不懂战法本源,却意识到了苏越的厉害,一刀一个,可以轻松秒杀八品。

    一眨眼,第13个八品宗师,满脸不甘心的倒下,无数武者看着直播大屏,看到了这个宗师脸上的恐惧和不甘。

    他是钢厉承的孙子。

    钢厉承喉咙一甜,差点被气到吐血。

    一刀封喉,毫无生还的机会,孙儿的表情,太不甘心。

    “中了幻术的10个八品,都清醒了。”

    血虫皇寒着脸道。

    “清醒了又能如何?

    “唉……大势已去!”

    现在活着的八品,已经仅剩下29个。

    其中10个刚刚解除幻术,目前还在发呆,他们的大脑还需要适应一下。

    而剩余的武者,早已经被吓破了胆。

    满脑子都是求饶和溃逃的武者,又能爆发出几分战力?

    “是啊,大势已去。

    “如果一开始,他们就能悍不畏死的围攻,也有可能反杀苏越,可这群八品和乌合之众一样,不成气候。”

    银恨摇摇头。

    这也没办法,论战斗节奏的掌控,苏越简直是这群八品的祖宗。

    而且电鹿甲的震慑也太恐怖。

    其实苏越也不是没有负伤,他每次出招的时候,会有一瞬间的僵持时间,那是苏越唯一的破绽。

    八品大圆满,不可能全是草包,也有武者利用这一破绽,斩了苏越几刀。

    但没用。

    苏越手持饮血拳套,他的血液还没来得及流出来,伤口就已经提前愈合。

    吸血效果,太恐怖。

    “神州,这笔账我青初洞记下来。

    “袁龙瀚你等着,这笔账,我一定会一笔一笔,清清楚楚的和你计算清楚。

    “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青初洞抬头望着袁龙瀚的虚影,瞳孔缩成了针尖,那是愤怒到极致的情绪。

    哪怕湛轻洞被斩杀,袁龙瀚都没有此时此刻这么愤怒。

    等着。

    第九城即将开启。

    不管你们在里面怎么争斗,都不可能耽误我拿到祖锤。

    袁龙瀚。

    让神州给你准备葬礼吧。

    ……

    杀光了!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苏越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竟然已经杀光了所有可以动弹的八品异族。

    除了八个被封印的最强者,目前第八城堪称是尸横遍野。

    毕竟只是个很狭窄的城池,所以40多具尸体横七竖八堆积在一起,给人的视觉冲击很强烈,也足够震撼。

    苏越捏着疯血刃,也在微微平复着呼吸。

    他并不轻松。

    连番恶战,苏越大概被砍了80多刀,浑身都是纵横交织的伤痕,只不过被饮血拳套治疗了而已。

    可即便是有饮血拳套,有些伤痕依然是没办法及时愈合。

    饮血拳套终究只是个辅助妖器,它的能力有上限。

    苏越负伤的速度,早就超过了饮血拳套的治疗极限。

    不过苏越也不在意,他气血雄厚,本身的恢复能力惊人,根本就是小伤。

    “神州苏越,有种别逃,放开我,我和你一对一决战!”

    苍修眼珠子猩红,睚眦欲裂的吼道。

    他嗓音嘶哑,明显已经愤怒到了极致。

    其他几个八品各个铁青着脸,一言不发。

    他们根本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这一切。

    恶魔!

    神州苏越,简直就是个恶魔。

    整整54个八品,除了几个坚持去第九城的蠢货外,剩下的50个,目前就只有他们八个活下来。

    简直该死。

    现在想想,那些提前跑到第九城的武者,算是机缘巧合的逃过了一劫。

    “畜生,你不敢面对我吗?”

    见苏越不说话,苍修又歇斯底里咆哮道。

    他气血翻滚,犹如火山爆发,第八城的大地都在龟裂。

    可恨。

    八元树界的封印根本就无法破开。

    苍修突破了。

    对!

    不光苍修,这8个八品大圆满的宗师,目前已经有6个突破到九品。

    苍修之所以敢怒吼苏越,就是因为他已经九品。

    6个九品,再加两个八品,他们足以灭杀苏越。

    只要苏越敢放苍修,其他七个武者也会挣脱封印,八元树界是同时破封的妖器。

    而其他宗师之所以没有挑衅,是担心苏越会因为恐惧而提前逃出去。

    虽然外面有绝巅,苏越肯定也活不了,但苍修他们不甘心。

    必须要斩了次獠,必须要亲自复仇。

    这是一个九品的基本尊严。

    钢谷水他们各个咬着牙,都在等着苏越打开封印。

    他们害怕苏越逃离。

    这小子斩杀了42个八品,目前伤痕累累,而且气血也开始枯竭。

    如果这时候跑了,他们几个会被气死。

    “苍修你急什么,让我喘口气,有点累。

    “我说过,我来第八城,就是要杀光你们。

    “所谓杀光,那就是一个都不剩,你们8个一样都是死。”

    苏越舔了舔嘴唇上的鲜血,又阴森森盯着苍修。

    这时候,苍修他们身上的封印,开始松动。

    属于八元树界的小树苗,逐渐出现了风化的征兆。

    一次封印这么多强者,八元树界的耐久度已经到达极限。

    其实不仅八元树界。

    电鹿甲耐久度告急,濒临破碎。

    饮血拳套的效果已经大不如前。

    可苏越还是解开了八元树界的封印。

    “哼,畜生,今天我苍修活活剥了你的皮!”

    咔嚓!

    咔嚓!

    咔嚓!

    笼罩在几个强者身上的封印,开始出现裂痕。

    苍修深吸一口气,强行压抑着内心的震怒。

    他得让自己平静下来。

    哼,你上当了。

    神州苏越,你自大傲慢,都已经这副德行,竟然还敢放开封印。

    简直就是找死。

    还妄图连我们几个都斩杀?

    你太愚蠢,你根本没有意识到,这里已经突破了6个九品。

    嗡!

    苍修无需再隐藏。

    属于九品的气息,直接是冲天而起。

    “神州苏越,你欺骗了我的感情,我要让你痛不欲生!”

    钢谷水身上也弥漫出九品气息。

    “你罪该万死。”

    肆岚卡突破。

    “神州苏越,你只要解开八元树界,就代表你是个尸体。”

    虫九杯恨的牙痒痒。

    这畜生如果不是骗走自己的八元树界,他们又怎么可能这么被动。

    虫九杯,突破。

    “杀!”

    银汉和古节拜同样已经突破。

    他俩没有多说废话。

    苏越斩杀了第八城所有八品,六族全部遭受浩劫。

    这个畜生,今天必须死。

    另外两个八品就低调了许多。

    由于苏越太恐怖,他们不准备冲到最前面,但也会作为辅助,去暗中骚扰苏越。

    苍修,肆岚卡,钢谷水,虫九杯,银汉,古节拜。

    当初和苏越谈生意的武者,就是他们。

    同时,他们也是每族的佼佼者,算是第八城的领袖。

    他们突破,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其实苏越的出现,也渐渐增加了他们的压力,强烈的情绪波动,使得他们气血翻腾迅速,从而更快的突破。

    看着族人被屠戮,看着苏越肆无忌惮,没有人可以平静。

    愤怒化为力量,让他们彻底突破。

    “咦……你们都突破了?”

    苏越看着即将要破封而出的6个强者,喃喃自语。

    “哼,你现在想逃离第八城,已经没机会了。”

    苍修咬着牙,语气森寒。

    嗡!

    这时候,五彩斑斓的光泽,纷纷覆盖在了几个强者的身上。

    他们都抽出了自己兵器。

    并且身上也施加了防具。

    毕竟是首领级的强者,这些人的装备,比普通八品要高好几个规格。

    就连两个没有突破的八品,都拿出了不少妖器。

    嗡!

    嗡!

    嗡!

    空间震荡,气流炽热。

    杀气如一只锅盖,直接扣在苏越头顶,空间扭曲,附近的空气都已经被抽空。

    第八城出现了对九品的规则压制。

    可规则压制的力量很淡,毕竟苍修他们刚刚才突破。

    不会影响到杀苏越。

    “呼……可惜啊,这么多妖器,我却没有解封方式。”

    苏越摇摇头,眼睛里的贪婪一闪而逝。

    嗖!

    这时候,率先解封而出的苍修,已经朝着苏越一刀劈斩下来。

    刀气如半月匹练,劈开了上空的浓雾,犹如开山裂石一样,笔直的朝着苏越落下。

    下一息,苏越的肉身就会被一劈两半。

    嗖嗖嗖嗖!

    与此同时,其他九品的轰击,也从不同角度轰击过去。

    高手毕竟是高手。

    被封印的时候,他们已经用眼神确定好了战术。

    苍修攻击力最强,他负责输出。

    而其他九品,则负责将苏越封锁在原地。

    面对这么密集的打击,苏越现在插翅难飞。

    “还不错,有点样子了。”

    嗡嗡嗡!

    嗡嗡嗡!

    疯血刃在掌心颤抖,苏越的心脏开始疯狂跳动。

    这是……兴奋。

    ……

    “他们能杀了苏越吗?”

    肆眀庆寒着脸问道。

    苍修他们突破,其实也在预料之内。

    可现在苍修等人又和苏越厮杀在一起,肆眀庆害怕肆岚卡会死。

    死不起了。

    “应该,不会败吧。”

    血虫皇深吸一口气。

    苏越只是个七品,而且身上有伤,气血也不再充盈。

    他面对的,可是6个九品。

    这6个九品,可不是乌合之众,他们都是种族内的佼佼者。

    “静观其变。”

    银恨咬着牙。

    这个苏越太狡猾,没有人知道他的底牌。

    “其实,他们八个应该直接跑去第九城,让苏越自己离开秘境。

    “还是有点危险!”

    古紫珈注视着古节拜。

    何必节外生枝呢!

    如果你们要去第九城,苏越根本就拦不住,完全可以牺牲那两个八品去牵制苏越。

    秘境的出路只有一条,苏越必死无疑,没必要追杀的。

    “已经杀红眼了。

    “怎么逃?

    “6个九品,被一个负了伤的七品,追着逃跑?

    “丢人现眼。”

    肆眀庆瞪了眼古紫珈。

    刺骨族还真是名不虚传,从上到下的怂。

    九品武者难道不要脸嘛?

    如果这一次他们逃了,那这辈子就别想抬起头做人了。

    一定能杀了这畜生。

    一定可以。

    6个九品,没有任何道理会输。

    古紫珈沉着脸不说话。

    仔细想想,其实肆眀庆也有点道理。

    6个九品被一个七品武者追着跑,也是天下最滑稽的事情。

    盟军会怎么看待?

    而且他们以后也会被心魔干扰,根本没办法继续修炼。

    “哼,看到了吗?苏越已经没有丝毫还手之力,他只能逃跑躲闪,等他力竭之后,下场就是粉身碎骨。”

    众人紧张的关注着直播画面。

    苏越避开了苍修的一刀。

    同时,他也被刀气擦伤,险之又险,毫厘之差,一个不慎,就是肢体被斩。

    接下来的几招,苏越依然在狼狈的躲闪。

    肆眀庆一声叫好。

    血虫皇的表情也放松了一些。

    确实。

    画面里的苏越很狼狈,简直和一条被撵的狗一样。

    如果不是因为战法本源的眼力,他可能已经是一具尸体。

    不过不重要。

    七品武者,他的气血终究会有一个极限。

    力竭之时,就是苏越的死期。

    “雷电战甲碎了。”

    血虫皇说道。

    “哼,我就说过,他已经强弩之末。”

    肆眀庆狠狠捏着拳头,一脸凶神恶煞。

    而青初洞和钢厉承却铁青着脸,至始至终都一言不发。

    古紫珈的表情也不好看。

    ……

    确实!

    苏越的状态现在很狼狈。

    面对6个九品的极限压制,苏越根本连抬头的机会都没有。

    如果不是战法本源的加持,他早已经被斩成了肉泥。

    鲜血横飞,险之又险。

    苏越已经从之前那个杀戮舞者,变成了钢丝上跳舞的小丑,稍有不慎,就是万劫不复。

    “畜生,你的饮血拳套还能用吗?”

    苍修红着眼骂道。

    “饮血拳套耐久度没了。”

    钢谷水补充。

    “我看你还能用什么东西疗伤。”

    嗖!

    嗖!

    嗖!

    苍修话音落下,刀光继续汇聚成恐怖刀网,再一次笼罩在苏越身上。

    他们都已经杀红了眼。

    苍修恨之前自己太慷慨。

    如果不是宗影草的增幅,苏越不可能拥有这种可怕的速度。

    该死,宗影草暂时不可能因为耐久度而消失。

    苏越一言不发,依然如狂风中的枯叶一样,不断在刀网中极限闪烁。

    他脸上没有什么惊慌的表情,瞳孔坚定而稳健。

    “苍修,再加把劲,速战速决。”

    钢谷水用妖器给苏越套上减速诅咒,连忙提醒道。

    也不知道为什么,钢谷水心里总有一些不详的预感。

    虽然他们占尽上风,斩杀苏越只是时间问题。

    可他心里就是不舒服。

    ……

    “呵……蠢啊,全部都是蠢货……终究还是中计了。”

    秘境外。

    钢厉承深吸一口气,随后自嘲一笑,又有气无力的感慨道。

    他眼里充斥着浓浓的悲伤。

    因为钢谷水已经是个死人。

    虽然现在还耀武扬威的占据着上风,可从追杀苏越开始,他已经就死了。

    他是被自己蠢死的。

    “什么中计?钢厉承你说什么?”

    肆眀庆寒着脸问道。

    “青初洞,你不解释一下吗?别装糊涂。”

    钢厉承不想多说话。

    “苏越根本不像表面上那么惨,他如果要逃,随时可以离开第八城。

    “之所以被苍修压制,是因为他要利用九品的杀气来突破。

    “这小畜生是压气环武者,他的境界壁垒和普通武者不一样,需要更加极限的压迫才可以。

    “苍修他们太蠢,目前被利用,成了苏越的磨刀石。”

    青初洞目视着前方,缓缓说道。

    可不管自己心里多么遗憾,还是救不了苍修。

    没办法,这是他们的宿命,遭遇了苏越,根本就无解。

    “哼,你们以为我没有想到吗?苏越即便是突破到八品又如何?

    “他依然不是6个九品的对手,最多保证逃亡罢了。”

    肆眀庆怒视青初洞。

    这个畜生,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没有一句好话。

    “肆眀庆,你可能忘了,苏越手里还有五颗毒药没有用!

    “虽然他们已经突破到九品,但毕竟是九品初期,境界都不稳,这些毒核还可以很有效的削弱。

    “哪怕只是削弱回八品,他们也是……死路一条。

    “呵呵,真够蠢的。”

    钢厉承又自嘲的笑了笑。

    “毒核!

    “该死,我都差点忘了。”

    肆眀庆这时候才回想起来,来第八城之前,苏越在第七城用八品尸体,培育了五颗毒核。

    刚才血虫皇说过,毒核对八品有效,对九品效果不强。

    可肆岚卡他们刚刚突破,目前境界不稳,严格意义上来讲,依然会被深深的影响到。

    而且毒核的药效,和施术者也有一定关系,如果施术者气血雄厚,那毒性自然就会更加膨胀。

    苏越压气环,他一旦突破到八品,那就是10000多卡气血。

    灾害啊。

    血虫皇脸色煞白。

    银恨和古紫珈也捏着手掌,浑身都在颤抖。

    全军覆没。

    不管是什么阵营,在这个恶魔面前,终究还是要全军覆没。

    ……

    神州也在担心苏越,特别是他险象环生的时候,牧京梁都差点窒息。

    不过袁龙瀚和青初洞的分析一样。

    富贵险中求,浪到这种地步,已经是苏越的常规操作。

    袁龙瀚相信苏越可以突破。

    他唯一担心的事情,是苏越如何从秘境里出来,其他都不是什么问题。

    墨铠没有担心苏越。

    他早就看透了苏越的小心思。

    墨铠只是感慨苏越太优秀,太像自己。

    这才是真正的徒儿。

    什么都不说了,墨铠已经做好了领苏越逃亡的准备。

    不惜一切代价。

    ……

    第八城。

    苏越后背又增添了好几道伤痕,深可见骨,触目惊心。

    可苏越内心却越来越满足。

    快了。

    他可以感知到境界壁垒已经开始松动。

    在6个九品的极限压制下,苏越即将要打破境界壁垒。

    同时,他掌心里已经捏好了5颗毒核。

    虽然苍修他们已经突破到九品,但毒核的效果只是减弱一部分,还会继续削弱他们。

    苏越只需要这一点点削弱力量,就足够了。

    毕竟,突破之后的自己,实力同样会突飞猛进。

    ……

    可用酬勤值:281万点

    1:爱的供养(下次使用,消耗6900酬勤值)

    2:人鬼有别

    3:猥琐隐身

    4:耳聋眼瞎

    5:你有毒

    6、你很贪婪

    气血值:10055卡!

    ……

    突破了。

    苏越体内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打碎了一样。

    就像是压在身上的一层外壳被粉碎,苏越肉身的重量,瞬间就减轻了大半。

    他身形一闪,已经和一片羽毛一样,直接闪烁出了刀网。

    很轻松。

    完全没有之前那种险之又险的艰难。

    在苏越眼里,苍修他们的速度,突然就慢了下来。

    一切,都轻松了太多。

    没错。

    苏越突破了。

    他看了眼系统。

    酬勤值突飞猛进,这也是正常现象,毕竟以一敌六,还是越两阶挑战九品,酬勤值给少了才是怪事。

    这已经是浪到世界尽头的极限挑战。

    给100多万酬勤值,也理所应当。

    甚至,苏越以后都找不到这种机会。

    对。

    他突破了八品,酬勤值果然在大幅度下降。

    而气血值不光突破了10000卡,还直接又增幅了55卡。

    这其实就是压缩灵气的超强作用。

    在这种极限的压迫下,苏越的气血修为也在突飞猛进。

    这才是修炼。

    这才叫开挂般的修炼。

    “你……突破了!”

    感知到苏越的情况之后,苍修他们停下脚步,一个个冷冷盯着苏越,他们心里也特别震撼。

    这小子速度突然就快了很多,明显就是突破征兆。

    该死。

    这种情况下都能突破,畜生。

    “嗯,多谢诸位,见笑了。”

    苏越笑了笑,并且还朝苍修他们抱拳拱手。

    神州礼仪之邦,应该道谢。

    “死!”

    苍修震怒。

    劳资一心要杀你,你却在利用劳资突破。

    简直岂有此理。

    嗖!

    然而,苏越嘴角一笑,下一秒直接消失。

    苍修的刀网,扑了个空。

    咔嚓!

    咔嚓!

    还不等苍修他们反应过来,第八城响起了熟悉的骨骼脆响。

    是两个八品武者。

    苏越一念闪烁到了他俩身旁,一左一右,直接将其捏死。

    面对已经突破到八品的苏越,他俩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直接秒杀。

    10000多卡气血,再加上全属性增幅,苏越现在就是九品后期。

    “你……”

    钢谷水指着苏越,浑身都在颤抖。

    他脸上的表情是愤怒。

    可他心里,其实已经有些恐惧。

    刚才苏越斩杀两个八品的手段,他们竟然都没有见过。

    苏越是压气环的武者,他突破八品,就意味着气血超过了10000卡。

    他们这些九品,气血值也就10000卡而已。

    而苏越的其他力量,不管是全属性增幅,还是速度,都是碾压的状态。

    还有,苏越对战法的掌握,根本就不是他们可以理解的境界。

    嗖!

    钢谷水还在警惕苏越出手。

    而虫九杯已经率先一步,朝着第九城方向掠去。

    他心里有逼数。

    之前七品的时候,都围攻不死,更别说现在又一次突破。

    逃。

    只有逃到第九城,才有活命的希望。

    想离开第八城,传送阵不给时间。

    “跑不了了。”

    苏越摇摇头,随后举起手,轻轻打了个响指。

    噗!

    果然。

    他话音落下,虫九杯一口鲜血喷出去,直接中了毒核的剧毒。

    嗖!

    苏越再次施展一念闪烁,很轻松的到底虫九杯面前。

    噗!

    黑虎掏心。

    苏越捏碎了虫九杯的心脏,同时气血朝着他四肢百骸扩散出去。

    九品生命力要更加顽强。

    但无所谓。

    只要掌握了战法本源,无非也就是浪费点时间罢了。

    虫九杯倒下,也意味着第八城第一个九品被斩杀。

    其他五个九品浑身炸毛。

    这小畜生,比想象中还要可怕百倍。

    “下一个,是谁呢?”

    苏越阴森森的看着他们。

    杀戮……再次开启。

    银汉……亡!

    古节拜……亡!

    肆岚卡……亡!

    苍修……亡!

    最后,就只剩一个钢谷水。

    他身上悬浮这一个龟壳一样的妖器,苏越轰击了几招,根本就没办法打破。

    “苏越,你走吧,我这妖器只有绝巅的虚斑才能破开。

    “你杀不了我。”

    钢谷水摇摇头。

    这已经是他压箱底的宝贝,也是自己安身立命的根本。

    钢谷水真的怕了。

    全死了。

    苍修死了,肆岚卡死了,虫九杯死了,银汉死了,古节拜死了。

    6个九品,顷刻间就死了五个。

    这到底是哪里跑出来的魔鬼。

    钢谷水活了修炼了这么久,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恐惧过。

    “得虚斑吗?”

    苏越看着钢谷水,随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对,九品杀不了我!

    “苏越,你也死定了,秘境外有六个绝巅,就是袁龙瀚过来,也不可能救你出去。”

    钢谷水又怨毒的骂道。

    “虚斑……我还真的有。”

    然而。

    苏越转移了话题。

    他脚掌轻轻一踏地面,就笔直的跳跃到钢谷水头顶上空。

    随后,苏越双臂合拢,指尖朝着地面,犹如一根从天而降的箭矢一样,直接刺向防护龟壳。

    钢谷水抬起头,茫然的看着苏越。

    他不理解这是要干什么。

    直至苏越掌心里蔓延出来虚斑箭,钢谷水才回过神来。

    他一屁股坐在地上,瑟瑟发抖。

    ……

    感谢了类兄每天一块钱的打赏,消失了好久,还以为跑了,吓我一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