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高武27世纪 草鱼L

第664章 神奇的小萌熊

    离开缈韵宗大门,苏越又回头看了眼这个美轮美奂的地方,还真的有些唏嘘!

    宗门内依然还是鸟语花香,如果不是满地的尸体,如果不是刚才惊心动魄的厮杀,谁能想到,这里曾经见证过一个文明的消亡。

    原本一个世外桃源,其实却是一个巨大的坟场。

    花开花谢,世事无常。

    对苏越来说,这也是一种警醒。

    离开山门,苏越首先要面对第五座雷劫山。

    可如今的他,气环里有10万卡气血,面对轰击下来的雷电,苏越早已经不怎么在意,虽然也会很痛,但却再也不可能造成什么伤势,至于想杀苏越,那更是天方夜谭。

    苏越恶趣味,尝试着用系统再压缩点气血。

    失败!

    果然,在自己气血值达到了瓶颈之后,连系统都已经无法再继续压缩。

    说起来,系统里的很多技能,其实也已经没有了作用。

    但苏越也不知道如何去升级或者更新系统,随便吧,这个系统也不会听自己的话。

    他心里记挂着神州,顿时间加快速度下山。

    越到下面,苏越就越是轻松,在第二座雷劫山的时候,苏越已经感知不到任何压力。

    很快,苏越又接连走下第一座雷劫山。

    在他面前,就是雷河的出口。

    来之前,苏越还在惆怅,他根本不知道怎么才能回去。

    现在大门就在眼前,心里还有点小激动。

    雷河出口,其实也没有一个特定的具体大小,就像是跨过一层比天还要高的幕布,一步就是另一个世界。

    “咦……我能不能抗走一座山呢?”

    苏越原本已经准备离开。

    可一个激灵过后,他脑海中突然又出现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苏越之前找司徒语问过,缈韵宗的兵器和宝物都已经废弃,没有类似雷业祖那么强大的灵魂之力,已经没办法再复灵,触碰一下就会成为灰烬。

    没能搜刮一些宝贝,一直是苏越的遗憾。

    回去还有那么多亲朋好友,总得搞一点见面礼啊,吃独食可不是好习惯。

    最后,苏越就把目光看向了雷劫山。

    下来的时候,苏越心情放松,也可以更加仔细的观察一下五座雷劫山。

    这里没有土壤,雷劫山可以说是悬浮在空中的五座小岛,理论上是可以搬走的。

    五座雷劫山,每一座的大小都不一样,其中第五座最大,而第一座最小。

    其实论性价比,苏越觉得第一座最合算。

    这座山上的压迫力,可以让九品上去修炼,效果应该不错,还没有什么危险。

    可第五座就有些恐怖了,除非是袁龙瀚,其他人可能一雷就直接劈死了,拿回去也没用。

    当然,苏越觉得第五座也不方便拿,那些雷电密集的劈下来,虽然不会死,但会疼到发疯。

    “但愿这些山头可以被抗走吧!”

    深吸一口气,苏越漂浮到了第一座雷劫山山顶,这里和第二座雷劫山山底连接着,得先轰击开。

    嗖!

    无双战戟出现在手中,嗡嗡颤抖。

    苏越深吸一口气,10万卡气血的恐怖爆发力蔓延出来,瞬间凝聚在无双战戟之上。

    轰!

    伴随着一道刺耳的音波震荡出去,整片虚空似乎都在颤抖。

    无双战戟暴涨出百米罡气,随后犹如天神的利刃,直接是朝着接连处斩去。

    嗡!

    伴随着一道圆形波纹扩散出去,虚空都好像被一分为二,同时,无双战戟的罡气也穿透了两座雷劫山的接连点。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接下来,就是一连串震耳欲聋的巨响。

    嗡!

    苏越眼睛猛地睁大。

    与此同时,他身上瞬间延伸出一条条气血绳索,乍一眼看去,就像是万蛇出洞,整个空间都被照耀成了金黄色。

    这些绳索笼罩在雷劫山上,随后将其捆绑起来,密不透风,和粽子一样。

    这是苏越刚刚才推演出来的战法,目得就是为了可以拖走这座山,毕竟用两只胳膊举起大山,也不现实。

    这些绳索可以看做是苏越延伸出去的四肢,可以360°无死角的移山。

    随后,苏越一个闪烁,就掠到了雷劫山山底。

    卧槽。

    好重啊。

    我特么得多脑残,会想到搬一座山回去。

    当整座山的重量全部压在身上的时候,苏越才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沉重。

    也幸亏自己拥有10万卡气血,如果不够10万卡,都不一定能扛得起来。

    如果从天空俯瞰下去,根本就看不到苏越的存在,雷劫山绝对比任何一座摩天大厦都要高耸,和大山对比起来,苏越的身形就是一颗蛋……鹌鹑蛋。

    他就像是不小心被镶嵌在山底的一个意外。

    如果不是覆盖在山脉上的无数气血绳索,苏越想搬山,根本就不可能。

    “也不知道出去是什么地方,根据老姐所说,应该不在秘境里,但愿距离神州可以近一点。”

    简单适应了一下身上的重量,苏越咬紧牙关,一步步朝着空间壁垒走去。

    同时,他心里一直在默默给自己鼓舞打气。

    太沉了。

    苏越怕自己一不小心就会放弃。

    但一想到神州的困境,想到九品武者可以拥有一个适合的修炼场所,苏越心里又被荣耀填满。

    暂时的牺牲是值得的,为了神州强大,一切都值得。

    移山填海,这本来就是神州儿女的优良传统。

    只要神州的强者足够多,就再也不需要去惧怕湿境。

    ……

    湿境!

    无尽丛林。

    境妖苏醒之后,三头绝巅大妖丢下神州的强敌,立刻亡命逃窜,它们是打心眼里恐惧境妖。

    在很久之前,境妖专门以吞噬绝巅妖兽为食,是整个湿境妖兽的天敌,所向睥睨,被群妖称之为灾难。

    妖兽联盟的创建,有一部分原因是对抗和威慑武者,其实还有另一个最根本的作用,就是绝巅妖兽们要联合起来,一起对抗这个境妖这个灾难。

    境妖是无尽丛林最高层的机密,所以湿境八族不清楚,地球人族就更加不可能知道。

    毕竟境妖在1000年前随着雷世族被封印,时间太久远,很多事情已经被淡忘。

    利妖它们是绝巅大妖,寿命悠长,也经历过境妖肆虐的那个年代。

    从境妖复活的一刹那,它们就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所以第一时间就亡命逃窜。

    只有赶紧返回无尽丛林,将所有大妖都联合起来,才有可能对付这个灾难。

    可惜,三头大妖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它们确实回来了,也通知到了大部分的绝巅大妖,可惜,其中利妖却也被境妖生擒。

    目前的情况很凶险。

    境妖被几十头绝巅大妖包围着,但它气定神闲,根本不惧群妖,甚至在丛林中央还是很淡然的在撕咬着利妖。

    毕竟是绝巅大妖,利妖一时半会还死不了,生命力很强。

    周围几十头大妖又愤怒,有焦急,可它们连境妖的周围到到不了,因为境妖释放出一股气血暴风,只要有绝巅大妖敢靠近,它们就会被这股飓风伤害,甚至有可能重伤。

    就是这么残忍,面对境妖,湿境里所有妖兽都是被压制的状态,这股飓风会削弱它们。

    这也是境妖目前还没有彻底恢复实力,否则群妖将更加被动,它们甚至都不敢围这么近,天敌的属性压制,比想象中还要可怕十倍百倍。

    所有绝巅大妖心里都清楚,从今天开始,湿境里的妖兽不会太平了。

    这是最悲哀的事情。

    吼!

    一头狼首大妖朝着境妖怒吼:放了利妖,我们不会为难你,滚出湿境。

    同时,和利妖同时逃出来的两头大妖,也正在被所有绝巅大妖批判着,也是它们三个咎由自取,如果不是因为嘴馋去神州,又怎么可能会招惹这种灾祸。

    以境妖现在的实力,其实大家躲在无尽丛林还是比较安全的。

    毕竟,境妖的实力没有彻底恢复,它想从群妖联手中抓走绝巅大妖,也不是那么容易。

    可它们三个在神州被消耗了一次,正好落入了境妖的圈套。

    两个大妖低着头,连重气都不敢喘。

    真的是羞愧。

    因为贪婪,害了利妖不说,甚至还有可能让境妖越来越强者。

    妖兽们都清楚,境妖只要开始吞食绝巅大妖,那它的实力很快就能恢复起来,等再强大一些,妖兽联盟都不一定能对付得了。

    这可真是灾难。

    吼!

    境妖嘴里死咬着利妖,虽然对方还在挣扎,但境妖已经胜券在握。

    它看着一圈绝巅大妖,眼里只有浓浓的轻蔑:你们都等着,你们都是我的食物,一个都跑不了。

    在境妖眼里,绝巅大妖真的就是食物而已。

    也是它运气好。

    从秘境逃出来的时候,境妖其实受伤很重,但吞噬了银恨和利妖之后,实力起码可以恢复一些。

    这些食物聪明了,竟然还学会了抱团。

    但根本就不重要,境妖有足够的耐心,它可以慢慢狩猎,只要自己能多吃一头绝巅大妖,实力就会进步一个层次,自己越来越强,可群妖的实力却是永恒的。

    等实力彻底恢复的时候,就是任意吞食绝巅大妖的时刻。

    境妖不着急。

    “境妖,可否给我一个面子!”

    这时候,空中突然飞出来一个不到半米高的白熊幼崽。

    对!

    通体洁白,看上去格外可爱,最引人注意的地方,是这个白熊头上竟然戴着一个古老的斗笠。

    没错。

    和在场所有绝巅大妖比起来,白熊简直和蚊子一样渺小,再加上拿顶斗笠,就显得更加怪异。

    但令人吃惊的是,斗笠熊出现的刹那,全场都安静了下来。

    斗笠熊虽然只有九品的实力,但似乎得到了所有绝巅大妖的恭敬。

    特别是和利妖一起去神州的两个绝巅大妖,它们低着头瑟瑟发抖,就像是看到了王,王要来兴师问罪。

    “哼,从斗笠山走出来的妖兽吗?

    “不急,你现在还有点嫩,我吃了没什么效果,等你成长到绝巅,我一定吃了你,谁都护不住你,我不可能等你在成长到裂虚那个地步。”

    看到斗笠熊,就连境妖都诧异的抬起头。

    同时,它瞳孔深处有了一点警惕。

    斗笠山。

    那是一个脱离了这个世界的奇特世界,里面有宇域修真界的一个妖族宗门,名叫斗笠山。

    只要是有缘的妖兽,都有可能前往斗笠山修道。

    当年境妖尝试过,可惜它失败了,其实在雷世族时代,一共也没有几个妖兽可以得到斗笠山的斗笠,当初那一批斗笠山大妖都死了,没想到在这个时代竟然还有。

    斗笠,代表着裂虚境的可能。

    同时,也代表着妖兽世界未来的王。

    所以境妖眼里有些警惕。

    它也想杀了这头斗笠熊,可眼前这群绝巅大妖绝对不会允许。

    境妖知道斗笠妖在群妖中的地位,很神祇一样,很多大妖会拼了命去守护。

    “放肆,我有斗笠,我是万兽之王,你境妖罪恶滔天,还敢对本尊不敬。

    “立刻给我把利妖放了,我可以赦免你的罪孽,并且承诺,以后不会和你为敌,你自己去自身自灭吧!”

    斗笠熊虽然是幼崽状态,咆哮的时候也奶声奶气,但话语间却充斥着一股霸气。

    吼!

    吼!吼!

    吼!

    顿时间,数不清的妖兽开始跟着斗笠熊开始大吼。

    它们怒吼的意思很简单,大概也就是几点:

    小心万兽之王灭了你。

    境妖,你得到妖王宽恕,还不感恩戴德。

    境妖,今天饶了你,你赶紧滚。

    境妖,你还不放了利妖,是要逼万妖之王愤怒吗?

    乱七八糟的一顿怒吼,让丛林里的树木成片成片的倒下,方圆十里,已经成了光秃秃的荒芜地带,触目惊心。

    吼!

    境妖一脸不屑的藐视着斗笠熊,继续咆哮道:

    “如果你成长到裂虚,我境妖可能还会忌惮你,但你现在就是个垃圾,你有什么资格咋咋呼呼,等有机会,连你一起吞了。”

    境妖一如既往的霸气,他加快了撕咬利妖的机会。

    吼!

    见境妖油盐不进,而且利妖的伤势越来越重,另一个大妖焦急的问斗笠熊:妖王,咱们咱们办?

    斗笠熊转头,恶狠狠的盯着另外两个大妖,吼道:

    “利妖擅自去地球送命,谁都救不了它。

    “你们俩个也要受到惩罚,以后再也不允许和武者打交道,我们还要去找地球武者要一个说法,敢坑我妖兽一族,还有没有把我妖王放在眼里。”

    斗笠熊对境妖无可奈何,最后只能去骂两个大妖。

    恨铁不成钢啊。

    如果你们不去神州,境妖根本就没机会的。

    两个大妖唯唯诺诺,一脸羞愧。

    它们对境妖是恐惧,可对斗笠熊,那是打心眼里的敬畏,妖兽毕竟单纯,它们对斗笠山特别崇拜,也认定斗笠熊是斗笠山派遣下来的王。

    “哼,我就想不通,地球那个世界,能有什么意思?他们武者世界,每隔1000年左右,就会出现一次灾祸,也不知道你们去搅合什么,别连累了整个妖兽族。

    “我最看不起武者,特别是耍阴谋诡计的武者,这件事情没完,我迟早要去地球要个说法!”

    斗笠熊越说越气,越说越愤怒。

    其他绝巅大妖也在愤怒的回应,有些大妖叫嚣着要去地球,去替利妖复仇。

    不管是在妖兽世界,还是在武者世界,都有欺软怕硬的存在,这些大妖已经将利妖的死,嫁祸到了人族武者身上。

    吼!

    “其实这是它们三个和地球武者的交易,不能把责任怪罪在地球武者身上,别莫名其妙给妖族再惹灾祸,地球武者也不弱。”

    妖兽之中,还有一些不同的声音。

    柳一舟求援的时候,并不是只找了利妖它们三个,其他大妖也找过,只不过它们没有能力罢了,但它们也吃了柳一舟的好处。

    不管是讲道理,还是讲理智,妖族已经面临了境妖一个大敌,不应该再招惹地球武者了,那叫腹背受敌。

    而且和湿境武者比起来,地球武者也确实没有什么仇恨,送来的食物还那么美味。

    “哼,你们就是馋地球武者的食物。”

    另一个绝巅大妖怒吼道。

    “都别吵了,妖兽族的仇恨不能放弃,除非地球武者能救了利妖,否则这件事情没完。

    “一点点食物就能收买你们,简直可耻。”

    斗笠熊漂浮在一群大妖中间,简直和一粒芝麻一样大,但它的话语权却很权威。

    那些吃过地球武者食物的大妖,顿时间沉默下来。

    嘴馋是原罪啊。

    ……

    “我靠,我这是在什么地方?怎么会掉到妖兽窝里。”

    苏越面前的浓雾开始稀薄。

    他虽然还没有从虚空中坠落下来,但已经可以看到湿境里的景色。

    震撼啊。

    这一幕也由不得他不震撼。

    这么多的巨大妖兽,清一色全是绝巅境,一个个妖兽身形和小山一样,有些夸张的大,甚至可以和雷劫山比较,场面看上去让人心慌。

    “这也太倒霉了,我背着雷劫山,速度快不了,很难逃出妖兽的包围圈啊。”

    苏越开始发愁。

    看来只能好言好语的商量了,我既世界可以虚化自己的肉身,但却虚化不了雷劫山啊。

    但愿这群妖兽可以和善一些。

    “咦,是那个境妖?还有银恨?”

    苏越在境妖的背上,看到了银恨。

    在秘境他可是领教过境妖的厉害,而且苏越可以听懂妖兽们在吼什么,通过异族的交谈,苏越知道了境妖的厉害。

    在境妖嘴里,苏越还看到一个重伤的绝巅大妖。

    该死。

    是境妖在吞食绝巅大妖。

    这可不得了啊,据说境妖吞食了绝巅大妖,会很快成长起来,最后要失控的。

    得阻止它。

    苏越虽然不认识利妖,但他却知道境妖的危害,这是个害虫。

    坠落下来的过程中,苏越又不小心看到了通体雪白的斗笠熊。

    他视线第一时间就被这个萌物所吸引,这家伙,太萌了,简直和抓娃娃机里的毛绒玩具一样,竟然还配着一个斗笠,有一种江湖侠客的感觉。

    这到底是个什么奇葩,为什么会出现在无尽丛林。

    同时,苏越也听到了斗笠熊它们的交谈,作为精通妖语的武者,苏越可以精准的理解一切妖语。

    搞了半天,境妖嘴里的大妖,是因为和神州做交易,才被境妖钻了空子抓走。

    还有,这个江湖斗笠熊似乎还想把责任迁怒到地球,简直是岂有此理。

    既然你说,阻止了境妖就会放弃找神州麻烦,那我就只能圆了你的梦了。

    神州面对湿境异族都很麻烦,现在哪里还敢得罪这群妖兽,这也太可怕了,一眼望不到尽头,一旦全部抵达神州,绝对是一场浩劫,神州还有很多普通人啊,这得负责。

    其实妖兽们很简单,误会解开,它们不会不依不饶,苏越有这个把我,最好是化干戈为玉帛。

    瞄准!

    雷劫山即将坠落,苏越身形从山底跑到山顶。

    他将雷劫山坠落的方向,调整到了境妖的脸上。

    贴脸给你一下子。

    ……

    吼!

    “你们都散了吧,指望你们这群废物,根本就不可能救它。

    “在我境妖面前,你们都是食物,你们的气血会被我压制,你们连该有的水平都没办法发挥出来,还拿什么来救它。

    “我给你们的建议,是好好享受剩余的生命,毕竟你们的结局和它一样,很快都是我肚子里的食物。

    “你们不是把斗笠山当圣地吗?想救它,除非有斗笠山的圣兽出来,可惜啊,它们已经和宇域修真界一起死亡,现在也就是个小世界的碎片。”

    境妖见一群妖兽还围着自己,明显是不想散,它心里有点烦躁。

    其实说实话,境妖的状态现在非常虚弱,它之前也要硬撑着轰伤了一个绝巅大妖,如果再来几个,是真的顶不住了。

    能让这群大妖离开这里,才是最好的结局。

    吼!

    这时候,在境妖嘴里一直挣扎的利妖也终于张开嘴,凄厉的嘶吼了一声。

    “大家都走吧,别看着我被吃,给我留点尊严。

    “如果有可能的话,切记给我报仇,千万不要让境妖祸害妖兽族。”

    凄厉。

    悲凉。

    群妖感同身受,说不出的难受。

    利妖那可是堂堂绝巅大妖啊,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吃掉,这是多么悲惨的一幕。

    和利妖同去神州的两头妖兽一脸悲哀。

    虽然争斗了这么多年,但眼看着利妖被吃,它们也心如刀绞。

    利妖的死,其实算是救了它俩。

    “走好!”

    斗笠熊摇摇头,背过了身子。

    作为一头圣兽,它觉得自己悲天悯人,见不得这种凄惨场景。

    利妖真的坚持不住了。

    境妖也是真的可怕,它对妖兽族确实有绝对的压制能力。

    天敌这种事情,让人很无奈。

    吼!

    利妖目浑身是血,它又发出一声低吼。

    不甘心啊。

    它抬头,怨毒的望着黑漆漆的天空,为什么自己要承受这种灾祸,为什么要以这种方式死去。

    因为嘴馋,没想到竟然会断送了自己的命。

    境妖!

    这种已经消失了1000年的天敌,为什么突然就又出现了。

    自己的命为什么这么衰,偏偏就遭遇了境妖。

    圣兽们,你们如果能听到祈祷,就来救救我吧,我其实不想死,更不想被吃掉啊。

    利妖嗓子里呼噜噜响。

    斗笠山是传承在所有妖兽血脉里的信仰,它们都以斗笠山为圣地。

    而且越是强大的妖兽,就越是崇拜斗笠山,因为那是妖兽起源的地方,也是妖兽最辉煌的地方。

    “咦……那是什么!”

    利妖几乎都已经放弃了抵抗。

    可突然间,它看到一个巨大的黑影,正由小变大,从空中在急速坠落。

    很明显,目标就是自己这里。

    那是什么?

    利妖虽然被境妖咬在嘴里,但它只要还死,基本的感知力就还有。

    这团黑影里蕴含着极度恐怖的能量。

    利妖原本已经开始衰竭的心脏,突然开始剧烈跳动起来。

    难道……是斗笠山显灵了?

    吼!

    吼吼吼!

    这时候,其他妖兽同样发现了天空中的巨大坠落物。

    不少妖兽开始朝着天空咆哮,但它们同样也惊恐于坠落物中所蕴含的恐怖能量。

    真的很恐怖。

    “是修真界的气息。”

    斗笠熊猛地抬头,它从斗笠山归来,对修真界的气息很熟悉。

    它瞳孔里无比错愕。

    这到底是什么!

    境妖也抬起头,它也感觉到了厌恶的气息。

    没错。

    是来自宇域修真界的东西,境妖有些忌惮,所以它也特别厌恶。

    躲开!

    这是境妖脑海里唯一的念头。

    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这座大山的坠落速度极快,眨眼时间,已经是狠狠轰击在了境妖的脑门上。

    吼!

    境妖吃痛,在剧烈的打击下,它凄厉的惨叫一声,同时大嘴里的利妖也找到机会,拼尽全力释放虚斑,立刻从魔嘴里逃走。

    嗖!

    一个绝巅大妖眼疾手快,见状连忙冲出去,把利妖抓了回来。

    得救了。

    利妖虽然重伤,但终于是活着回到了族群里。

    这一瞬间,整个妖兽族都松了口气。

    随后,所有大妖的视线,才集中到了这个巨大的山峰上。

    一座深紫色的山,上面遍布着一条条气血锁,触目惊心。

    斗笠熊可以确定,这座山确实来自于宇域修真界。

    但它不理解山上的气血锁,这些东西哪来的?和修真界八竿子打不着啊。

    吼!

    境妖怒吼。

    它气急败坏,简直要发疯。

    眼看着就要弄死利妖,可突如其来的一座山,彻底打乱了自己的计划,不仅如此,山峰里蕴含着恐怖的能量,又令境妖伤势加重,它怎么可能不愤怒。

    境妖不理解,为什么会有一座山坠落下来,而且还有修真界的气息。

    难道真的是斗笠山在保佑这群可悲的妖兽?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太倒霉了。

    境妖只想毁灭这座该死的大山。

    吼!

    这时候,躺在地上的利妖一哆嗦就站了起来,它歇斯底里的朝着雷劫山大吼。

    “是斗笠山的圣兽,是圣兽救了我,是圣兽救了我。”

    利妖用尽了浑身力气在嘶吼。

    其余大妖有些诧异,有些不可置信,有些眼神已经狂热。

    斗笠山。

    圣兽。

    这还能了得?

    然而,斗笠熊还是不相信。

    虽然都是宇域修真界的气息,但修真界宗门林立,每个宗门的气息都不相同,而斗笠山是圣兽聚集的山门,那更是特殊中的特殊。

    这座山,和斗笠山没有任何关联。

    况且,上面还有气血锁链,这是武者的能力,这就显得更加可疑。

    “别乱猜了,我叫苏越,地球神州武者!

    “你们在危难之时帮助了神州,我特意来报恩,我们地球的武者,永远是你们妖兽的好朋友,我们和湿境武者不一样,我们知恩图报,是最善良友好的武者。”

    见妖兽们越吼越乱,苏越身躯浮现在山顶,随后气沉丹田,将自己的声音扩散出去很远,同时也格外的响亮,并且他的语言更容易被妖兽所理解。

    安静!

    一个瞬间,整片丛林都安静了下去。

    大大小小,形态各异,数不清的眼睛都盯着苏越,所有妖兽都是一脸懵逼……不是圣兽。

    当然,利妖脸上也开始羞愧。

    搞了半天,不是斗笠山的圣兽,原来是神州武者来救援了。

    虽然逃命成功是好事,但利妖心里还是有些遗憾。

    另外两个大妖差点哭出来。

    万万没想到,关键时刻竟然是神州武者来救援。

    没错。

    这个神州武者说的没错。

    地球武者是妖兽的好朋友,永远的好朋友,食物也好吃,也够意思,够义气。

    吼!

    突然,一个妖兽大吼一声,提醒苏越小心。

    因为震怒之下的境妖,已经从背后朝着苏越袭杀过去。

    这群妖兽还没弄清楚来龙去脉,但利妖毕竟是救下来了,所以它们对苏越已经有了一些好感,故而出声提醒。

    可惜,由于之前利妖的事情,绝巅大妖们更加惧怕境妖,也没有一个敢去帮忙。

    其实出手也迟了,境妖速度太快,根本就来不及帮忙。

    “没关系!”

    苏越也已经感知到了境妖的袭杀。

    他根本就懒得躲闪。

    嗡!

    就这样,境妖的利爪,从苏越的身体里穿透过去……

    这一幕,吓坏了不少绝巅大妖,特别是利妖,它眼珠子都红了。

    该死。

    神州武者刚刚救了自己的命,转眼就被境妖给杀了,连尸体都被撕碎了。

    还有,这个神州武者也是傻,你明明只是个九品,为什么不找个地方躲起来,那可是境妖啊。

    可随后,利妖的身躯就僵硬了。

    没死。

    神州武者竟然没有死。

    他的肉身虽然被境妖撕碎,但气息还没有消失,而且没有一点点受伤的痕迹,境妖的轰击无效。

    这是怎么回事?

    其他妖兽和利妖的状态一样,同样理解不了苏越身上所发生的一切。

    斗笠熊眯着眼,心脏狂跳。

    它并不是好奇苏越没有受伤,它只是看到了苏越手腕上的金瓜子图案。

    绝世完美体。

    那是绝世完美体的标志吗?

    这个地球武者,看来是得到了修真界的传承。

    绝世完美体啊。

    在宇域修真界,那也是旷古绝今的曜日天骄啊。

    这怎么可能。

    斗笠熊本身也在九品,它也在修炼气血,想在绝巅境更加强悍一些,并且尝试一下裂虚境的可能。

    可谁能想到,绝世完美体都出来了。

    要知道,绝世完美体可是百分之百的裂虚境人选啊。

    多可怕。

    ……

    嗡!

    境妖身躯一闪而过,它脸上也满是惊愕。

    这个武者,竟然是秘境里的老熟人。

    境妖认得苏越,所以它心里更加愤怒,毫不留情,酝酿着下一轮的绝杀。

    苏越面无表情。

    20000卡的打击水平?

    很一般啊。

    看来这个境妖伤势确实很重,目前应该是在装哔,想恐吓这群绝巅大妖。

    不过它确实也是在装,秘境里明明就已经负伤了。

    苏越冷笑了一声,心里已经有了精准的判断。

    轰隆隆!

    下一个呼吸,苏越已经复制了这道20000卡级别的虚斑打击。

    他掌心里握着从境妖那里复制来的虚斑,一转身,就狠狠轰击在了境妖身上。

    吼!

    境妖一声凄厉的惨叫,它的膀胱都差点被苏越打穿,剧痛无比。

    没想到啊。

    由于苏越是九品,境妖根本就没有想过他能施展虚斑,所以才会结结实实的打中。

    “孽畜,今天我就替天行道,替我的大妖兄弟们斩了你。”

    苏越双指并拢,义正言辞的训斥着境妖,这一刻他活脱脱一个忧国忧民的大侠。

    嗖!

    境妖又不蠢。

    它转头怨毒的瞪了苏越一眼,随后一转身就溜了。

    对。

    连一句狠话都没有留下,它就直接无影无踪,比狗跑得够快。

    没办法。

    境妖心里也是真的怕了。

    这个新时代的武者不简单,刚才那一招看似简单,其实境妖已经竭尽全力,它以为一招可以秒杀九品武者。

    结果伤势更加严重。

    该死,比起在秘境里,这个武者实力暴涨了几百倍,根本就不正常。

    为什么身体会虚化,自己的招式打空?

    你一个九品,哪来的虚斑,为什么可以用虚斑来回击自己。

    境妖承认,它惹不起这个武者,起码目前是惹不起,所以就溜了。

    ……

    境妖溜了,世界安静了下来。

    所有绝巅大妖都盯着苏越,暂时还不知道该说什么。

    “多谢这位兄弟支援神州战场。”

    苏越朝着利妖抱拳,打破了大家的尴尬。

    “哼,你们神州武者欺骗妖兽,让我们加入战争漩涡,这绝对不允许。

    “原本我熊九州应该去神州兴师问罪,但看在你救了利妖的命,这场恩怨就一笔勾销吧。”

    还不等利妖开口,熊九州就已经漂浮到苏越面前,冷着脸说道。

    “你……有点可爱啊!”

    苏越虽然是个男的,但看的斗笠熊的毛,真想去摸一下,手痒痒。

    这也太白了。

    萌萌哒。

    这副生气的表情,更是萌上加萌。

    “哼,你有没有听本尊说话。”

    斗笠熊见苏越嬉皮笑脸,更加气愤。

    “听,听,你可爱,你有理。”

    苏越点点头,心里想到,他并没有说出口,应该尊重对方,这也是个大佬。

    “对了,神州的战争结束了吗?”

    随后,苏越连忙转头看向利妖。

    吼!

    “还没有,可能神州很不利,我们走的时候,神州就要败了,现在不知道什么情况。”

    利妖看了眼另外两个大妖,心里有点羞愧。

    当初境妖出现,它们三个夹着尾巴就跑,还真不知道神州目前的情况,毕竟金竹洞他们没办法镇压了。

    “什么……有危险。

    “诸位老兄,改天苏越亲自前来找你们畅谈,今天还有要紧事,我就先回去了。”

    闻言,苏越满心焦急。

    听利妖所言,神州现在的情况很紧急,很可能是惨败。

    这还能了得。

    “你不用再来了。

    “本尊代表斗笠山宣布,从今天开始,所有妖兽都不可以擅自离开无尽丛林,以防境妖偷袭,假如有一个绝巅大妖被吞,都会祸害整个妖兽族。

    “无尽丛林封山,谁敢擅自闯进来,格杀勿论。

    “武者,你走吧!”

    斗笠熊不耐烦的驱赶苏越。

    绝巅大妖不可以被境妖吃,这不仅仅关乎到它自己的命,也关乎到其他绝巅大妖的命,境妖不可以强大下去。

    “告辞!”

    苏越点点头,它没时间考虑什么禁令,这是妖兽内部的事情。

    轰隆隆!

    雷劫山震动,苏越再一次扛着大山前行。

    这里距离战场不怎么远了,而且苏越习惯了重量,速度不会受太大影响。

    ……

    嗖!

    苏越走了一会,越走越快,突然,他的肩膀上趴着一个毛茸茸的白熊。

    “咦,你是?”

    苏越转头,惊了一下。

    这个九品的傲娇斗笠熊熊,怎么就到了自己肩膀上,自己竟然没有丝毫察觉。

    “大惊小怪什么,就是我,圣兽熊九州。”

    斗笠熊一转身,又坐在苏越肩膀上,它的斗笠被背在了背上。

    “你不是……”

    苏越不理解了。

    大萌佬,你不是刚刚才宣布封山嘛,怎么跑我这里来了。

    “我封的是它们,又没有封我自己,听说神州很繁华,本尊要去看看。

    “别奇怪我为什么可以出现在你这里,我好歹也是在宇域修真界修炼过的圣兽。”

    斗笠熊又不耐烦的解释道。

    而且这次斗笠熊说话的时候,竟然用的是神州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