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高武27世纪 草鱼L

第712章 穷途末路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

    强者厮杀,瞬息万变。

    不知不觉,大峡谷已经是满目疮痍,一眼望去,地皮已经不知道被翻了几次,地底深处甚至还有诡异的泥浆蔓延上来,从天空俯瞰下去,地面似乎要被打穿一样。

    苦卑陀负伤。

    没办法,他虽然有权杖,但毕竟实力太悬殊。

    镜妖和苏越都是裂虚境,短时间内不可能分出胜负,况且苏越最开始的目标,也是苦卑陀,他负伤在所难免。

    苏越要尽快拿到生之气运。

    其实苏越心里也在算计着镜妖,之所以一直没有针对镜妖,也是想让镜妖放松警惕,毕竟一会还要在它身上布置丹药。

    想让镜妖不跑,这是个大问题。

    “苏越,你是想从我体内抽走生之气运吗?

    “像你这么蠢的武者,不知道可不可以代表神州整体智商,我对你有点可怜。”

    然而,苦卑陀丝毫不慌,哪怕他的上半身都几乎被打烂,但他脸上依然是那副令人作呕的讥笑。

    他在嘲讽苏越。

    “苦卑陀,你用全力,别给我浪费时间。”

    镜妖感觉到了棘手,因为苏越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强一些,而且他还掌握着自己的短脉。

    苏越太狡猾,镜妖吃不准这个家伙的想法。

    都什么时候了,苦卑陀竟然还有心思去嘲笑别人,愚蠢!

    “镜妖,你是害怕苏越逃跑吗?”

    突然,苦卑陀转头,又朝着镜妖诡异一笑。

    这一笑,让苏越也摸不着头脑。

    苦卑陀什么意思?

    劳资为啥要跑?看不起谁呢,有种你们别跑。

    “吼!”

    果然,镜妖有被冒犯到,当下就是一声怒吼。

    你个垃圾绝巅,还敢嘲讽裂虚境,如果不是要面对苏越,早就吞了你了。

    “哈哈哈哈,放心,你俩谁都逃不了,你们已经陷入我的绝阵,谁都不可能逃离出去。”

    苦卑陀漂浮到空中。

    这时候,一层漆黑的浓雾,已经笼罩了整个峡谷。

    苏越惊愕的发现,自己好像真的无法离开黑雾。

    里面充斥着一股很澎湃的力量。

    虽然苦卑陀夸张了黑雾的禁锢,但苏越也不得不承认,论禁锢,自己根本做不到这种程度。

    黑雾很精妙,苏越可以称之为完美无缺。

    或许,唯一的缺陷,就是苦卑陀太差劲。

    如果他也是裂虚境,那就真的成绝阵了。

    但即便如此,自己要破阵也需要全神贯注,很明显,目前还有镜妖干涉,自己不可能全神贯注。

    可苏越心里是喜悦的。

    因为镜妖面临的状况也一样,自己最担心什么?

    当然是镜妖逃跑。

    但现在镜妖跑不了了,它如果想破阵,也需要全神贯注。

    苦卑陀是送财童子啊,自己瞌睡,就把枕头送过来。

    至于生之气运,则问题不大,只要搞定镜妖,到时候收拾苦卑陀就太容易了。

    “苏越,你是不是很好奇,我孔古雀皇朝为什么这么强大,哈哈哈哈,因为我继承了修真界魔门的衣钵。

    “在我眼里,你神州从来都不堪一击。

    “我才是这个时代的气运,你又算什么东西。”

    苦卑陀终于解开苏越心里的谜团。

    闻言,苏越一脸茫然。

    我特么一时间竟然有些无言以对。

    这不是瞌睡给枕头,简直是连催眠曲都安排上了啊,就差再派遣个暖被子的丫鬟。

    太巧合了。

    你竟然拿到了魔门传承这张牌。

    我不干废本源神,都有点对不起您的馈赠。

    而镜妖浑身长毛竖起。

    它脑海里出现一些模糊的记忆。

    镜妖似乎想起了什么,曾经有过一场惨烈厮杀,自己被禁锢了。

    好多年。

    ……

    苦卑陀作壁上观,安逸的观看二强厮杀。

    可惜,他想多了。

    苏越体内突然爆发出一道血光,随后气势汹汹的镜妖就被彻底压制。

    同时,苏越还将一些光团打在镜妖体内。

    这是镜妖最惊慌失措的时候。

    它疯狂咆哮,疯狂想撞破禁锢,想逃离这个地方。

    镜妖明白,自己被算计了。

    它没想到苦卑陀有这种大阵。

    它心里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果然苏越早就知道断脉的事情。

    苏越利用断脉,彻底压制了镜妖。

    十颗宇宙丹被打入镜妖体内,就如一根根锈迹斑斑的铁钉子,让镜妖的血脉都开始凝固。

    这一次,它嗅到了死亡的危机。

    前所未有。

    ……

    又过了一会。

    镜妖已经彻底昏迷,一眼看去和死狗一样,十颗宇宙丹,已经全部被打入体内。

    一切都跟顺利。

    当然,苏越气环里的气血也有些枯竭。

    接下来,还要打破苦卑陀的禁锢,估计得需要一段时间。

    苦卑陀早已经逃之夭夭。

    能坚持到这一战,那都是阴比中的战斗机,苦卑陀察觉到不对劲,早就鞋底抹油溜了。

    他临走前,苏越给他留下一句话:

    “一个小时后,你还会回来。”

    苦卑陀下一站肯定是孔古雀王朝的都城,他要去夺舍苏建军。

    ……

    哼。

    一个小时后回来?

    你苏越又不是神仙,我苦卑陀凭什么回去?

    你以为你裂虚境,就天下无敌吗?

    我抓着你的老婆。

    我夺舍你的弟弟,我看你还敢不敢追杀我。

    该死的镜妖,为什么会这么弱。

    打击强者你不行,欺负劳资你第一名。

    有本事怎么不吞苏越?

    该死的畜生。

    苦卑陀阴沉着脸,回到孔古雀王朝。

    路上他一直在怒骂。

    镜妖确实也太没出息了,简直被苏越压着殴打啊。

    完了。

    收拾苏越的计划彻底崩溃。

    现在苦卑陀唯一的后路,就是夺舍苏建军,彻底恢复成人。

    轰隆隆。

    苦卑陀一路横冲直撞,可当他轰开宫殿大门的时候,却看到苏建军和牧橙已经启动了传送阵。

    “丑鬼,再见了,感谢你的大阵,让我早早突破到七品。”

    苏建军一脸轻蔑的冷笑着。

    他们其实之前就可以离开这里,现在就是在等苦卑陀,他要气死这个老驴。

    “我也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的宝物,我的神念之力也不会进步这么快。”

    牧橙也很真诚的点点头。

    随后,他俩就不见了,宫殿里只留下五颜六色的光华。

    僵硬。

    苦卑陀站在门口,和被冻僵了一样,一张脸比一万年的老树根还要僵硬。

    他不蠢。

    事情已经很清楚了,原来自己一直都被欺骗着。

    苏建军不是五品,他并没有抵触修炼,反而他一直在突破。

    他甚至已经是七品。

    该死。

    骗子,都是骗子。

    牧橙肯定早就醒了,只有自己一直都被欺骗着。

    噗!

    气极之下,苦卑陀一口鲜血喷出来。

    他觉得自己和傻子一样,早已经掉进了苏越挖好的大坑里。

    为什么!

    为什么自己没有发现别人的异常。

    镜妖。

    苏建军,牧橙。

    一切的一切,好像都是苏越提前就布局好的。

    苦卑陀感觉暗中有一根漆黑的箭,在阴森森的瞄准着自己,随时让自己一命呜呼。

    他心里开始怕了。

    传送阵的光泽结束,宫殿空荡荡,像是棺材的内部,让人毛骨悚然。

    苦卑陀不知道苏越什么时候会破封而出。

    他心里很慌。

    失魂落魄的来到门外,苦卑陀心里很迷茫,他不知道下一步自己该干什么!

    没有肉身,这个复生体都不知道能坚持几个月。

    强行闯荡神州,也不太现实,因为神州已经加强了最终防御。

    太阳的光线很刺眼。

    苦卑陀抬起头,对视着阳光。

    突然,天阴沉了下来。

    并不是空中有云,而是一道黑影,挡住了太阳。

    该死。

    裂虚境,难道苏越这么快就突破了禁锢?

    面对扑面而来的恐怖气息,苦卑陀肝胆俱裂。

    不可能。

    那是魔门的最终大阵,苏越不可能这么快破开,更何况他刚刚才打败镜妖,气血恢复也需要时间啊。

    “苦卑陀你好,我是苏青封,苏越是我儿子,我来提取你的狗头。”

    轰隆!

    苏青封落地,宫殿大院被砸出一个深坑。

    “你……”

    苦卑陀目瞪口呆。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当初那一战结束,苏青封明明和自己一样,是绝巅大圆满,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到裂虚境。

    “十几天前,我就已经裂虚境了。”

    苏青封摇摇头,一掌朝着苦卑陀拍下。

    嗖~

    苦卑陀二话不说就要逃。

    造孽了。

    神州到底是一群什么妖怪。

    然而,他想多了。

    在天空的各个角落,神州绝巅们手持圣器,已经封死了他一切退路。

    或许他们打不过苦卑陀。

    但用圣器阻拦一下,问题不大。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天地中回荡着凄厉的殴打声。

    苏越不让苏青封斩杀苦卑陀,但苏青封多残暴啊。

    死亡有时候反而才是解脱。

    可惜,苦卑陀得不到解脱的机会,他被苏青封捏着脑袋,又回到了熟悉的湿境。

    孔古雀皇朝的宫殿群,已经在厮杀中被波及成废墟。

    孔古雀王被神州强者活捉,他不知道自己的命运,也不知道孔古雀王超以后的命运。

    哎!

    镜妖和苦卑陀都被打败了,可我总感觉真正的危机才开始。

    袁龙翰一脸忧愁的望着湿境方向,可他现在已经没资格再参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