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北颂 圣诞稻草人

第0172章 登基!发难!

    赵元俨哭的很哀伤。

    一共哭晕过去了四次。

    最后一次晕倒以后,就再也没起来。

    还是寇准让内侍宦官们把他抬出了垂拱殿。

    然而。

    他被抬出垂拱殿没多久,就出现在了偏殿里。

    寇准也再次出现在了偏殿里。

    寇季自然跟在寇准身边。

    只是赵元俨似乎不认识寇季一样。

    他对寇准拱了拱手,“寇相,本王来迟,未能听到皇兄的遗言,还望寇相告知。”

    寇准也没有隐瞒,他把赵恒临终之前的话,全部告诉了赵元俨。

    赵元俨听完以后,咬了咬牙。

    赵恒在临终遗言中,对他没有只字片语的叮嘱,这让他很不满。

    但他脸上并没有表露出来,而是一脸沉痛的对寇准道:“皇兄既然把总摄国政之权交给了寇相,那就有劳寇相了。

    寇相若有什么吩咐,尽管吩咐本王。”

    寇准叹了一口气,道:“原本想着让您赶在官家驾崩之前,赶到宫里,见一见官家,让你们诉说一下兄弟情谊。可惜官家没撑到您来的时候。”

    赵元俨点点头,道:“寇相有心了……”

    寇准点头道:“老臣也没有什么可以交代的。如今官家驾崩,朝野上下人心不稳。宗室之内多有动荡,王爷身为大宗正,要好好约束他们。”

    赵元俨沉声道:“本王明白。”

    “那就有劳王爷了。”

    “应该的,应该的。”

    “……”

    此后,赵元俨退出了偏殿,进入到了垂拱殿内,等待宗室的人到了以后,等他们哭完了,就叫到一旁,叮嘱一番,让他们不要借机捣乱。

    寇准、寇季二人,则在垂拱殿里,安抚那些姗姗来迟,却哭的死去活来的官员们。

    眼看要天明的时候。

    一个人影嚎啕大哭着,滚进了垂拱殿。

    一下子,把垂拱殿里的人吓了一跳。

    寇准见状,喝斥道:“丁谓,你在干什么?”

    丁谓对寇准的喝斥置之不理,他一直滚到了赵恒的尸身前,嚎啕大哭。

    “官家!官家!臣来迟了!”

    “臣没能见您最后一面,死罪啊!死罪啊!”

    “可臣也有苦衷啊!”

    “周怀正那个逆贼,居然派人杀到了臣府上,扬言要诛杀奸佞。臣府上上上下下被那群逆贼杀了个干净……臣……臣也是跳进了枯井,才逃过一劫的……还摔断了一条腿……”

    “臣……”

    “……”

    丁谓在赵恒尸身前,大声的哭诉着。

    寇准本要喝斥,但听到了丁谓满门被杀,也就闭上了嘴。

    寇季在一旁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哭给瞎子看呢……”

    寇准瞪了寇季一眼,寇季赶忙闭上嘴。

    但是他觉得寇季的话,有几分道理。

    赵恒已死,丁谓的依仗也没了。

    他之所以哭的这么伤心,把自己说的这么凄惨,就是表演给赵祯、刘娥二人看的。

    他希望赵祯可以借此看到他的忠心,将他引为心腹。

    他希望刘娥看到他的悲惨,能够怜悯他,将他引为心腹。

    丁谓不比李迪,他在入宫前,早已把宫里发生的一切,打听的清清楚楚了。

    他知道他的死对头寇准,如今已经位列一品,并且有了摄政的权力。

    他需要有一个新靠山。

    若是以前,他也无需如此,单凭他自己手下的那些心腹,他足以在朝堂上立足。

    可周怀正叛乱的时候,恰巧碰到了丁谓在府上宴请心腹们的时候。

    那群叛军杀进丁府的时候,刚好撞上了丁谓和他的心腹们喝的烂醉如泥的时候。

    叛军们一刀一个,一点留手的意思也没有。

    丁谓的心腹,被杀的七七八八。

    如今就剩下了一些官爵地位的小官。

    这些小官,还不足支撑他继续屹立在朝堂上。

    以前他跟刘娥之间,只是合作关系。

    如今他打算全心全意的投靠刘娥。

    丁谓一直哭诉到了天光大亮。

    一直跪在一旁小声哭泣的刘娥,終于开口了。

    “丁爱卿,官家驾崩,你我都很心痛。但还是要保重身体,为太子撑起这座江山,这才是官家最愿意看到的。”

    丁谓闻言,終于收住了哭声,他颤颤巍巍的对刘娥拱了拱手,道:“老臣遵娘娘懿旨……老臣一定保重身体,为大宋江山,为官家……”

    寇准、寇季祖孙见此,对视了一眼。

    他们心里都清楚,随着丁谓这一句‘遵娘娘懿旨’开始,新一轮的争斗,又要出现了。

    哭了一夜,跪俯了一夜,刘娥已经不打算再哭了。

    她在宫娥搀扶下,站起身,吩咐道:“来人呐,扶丁爱卿下去休息,着御医好生为丁爱卿诊治,一定要保住丁爱卿这条腿。”

    “喏~”

    内侍官宦们得到了刘娥的命令,扶着丁谓离开了垂拱殿。

    刘娥等丁谓离开以后,看向寇准,道:“寇爱卿,新君登基的事宜,还需您操持。”

    寇准拱手道:“理应如此……”

    刘娥点头道:“官家的灵寝,放置在大庆殿,寇爱卿以为如何?”

    寇准缓缓点头。

    当即。

    刘娥唤来了宦官,让宦官去将作监,询问赵恒灵柩赶制的事宜。

    将作监的人,经过了一夜的赶制,做出了一副供赵恒尸身临时放置的棺椁。

    刘娥命人将赵恒的尸身放置到了棺椁内以后,抬到了大庆殿。

    重新布置了灵堂。

    寇准则停留在垂拱殿内,布置新君登基之所。

    等到一切布置妥当以后。

    寇准命人敲响了皇城头上的钟。

    一共八十一响。

    唯有帝后驾崩的时候,才能敲的八十一响。

    钟声响彻了整个汴京城。

    百官们闻着钟声,穿戴着丧服,到达了宜德门外。

    八十一响钟声敲完了以后。

    寇准命人打开了宫门,迎百官入朝。

    皇宫外的叛军尸身,早已被禁军将士清理了干净,又用水冲刷了许久,血迹已经被冲刷干净了。

    但那城墙上的箭孔、巨石砸出的豁口、浓浓的血腥味,提醒着百官,昨夜发生了什么。

    百官们入宫以后,先到了大庆殿外。

    先祭拜了赵恒,哭诉过以后,才赶到了垂拱殿。

    垂拱殿里。

    百官跪伏在地上。

    郭槐站在空荡荡的御阶下,等到百官到齐以后,高声道:“宣官家遗诏……”

    随后,便有内侍宦官,捧着赵恒的遗诏,到了他面前。

    郭槐先对着诏书施了一礼,然后双手捧过了诏书,开始宣读。

    虽说寇准昨夜已经当着百官的面宣读过诏书了,但并不正式。

    他之所以提前宣读了诏书,就是为了让百官安心,让百姓安心,同时爷让那些心怀叵测的人,趁早打消不该有的念头。

    郭槐一字一句的宣读着诏书。

    “传位于皇太子赵祯……钦此。”

    在郭槐最后一个字宣读完了以后,百官们跪伏着,齐声喊道:“臣……遵旨……”

    郭槐把遗诏交给了内侍宦官,供在了桌上以后,站直了身,甩了甩拂尘,高喊道:“恭迎新君……”

    寇季推着寇准,寇准牵着赵祯,出现在了垂拱殿内。

    寇准一路把赵祯送到了御阶下,才交给了跟在后面的陈琳手里。

    陈琳扶着赵祯,上了御阶。

    赵祯在陈琳的指引下,规规矩矩的坐在了龙椅上。

    “起~”

    郭槐高喊一声。

    百官起身。

    “跪~”

    百官跪到。

    “拜~”

    “臣叩见官家……”

    “恭请官家移步太庙……”

    赵祯愣愣的看着跪在脚下的群臣,一言不发。

    良久之后,在陈琳的提醒下,他才怯怯的道:“准……准……”

    在百官的注视下,赵祯换上了帝王服饰,坐上了龙撵,随着百官,出了宜德门。

    宫门外,早已聚满了百姓。

    他们在开封府、巡检司两个衙门差役的组织下,跪倒在地上。

    之所以需要开封府、巡检司的差役们组织,那是因为,百姓们其实没有那种见了皇帝就跪的心思,朝廷也没这种规矩。

    昔年赵恒坐着龙撵出巡的时候,百姓们非但不跪,还一个个争先恐后的抢着看他(此事正史上有明确记载,非稻草杜撰。)。

    如今之所以需要百姓们跪下,其一是为了恭迎新君,其二是代表其他百姓向新君表示臣服。

    赵祯的龙撵到了景灵宫。

    入了景灵宫,祭拜了苍天,上表了祭文,又去了祭拜了赵氏先祖,祭拜了诸位先贤。

    赵祯才坐着龙撵,重新回到了皇宫。

    回到了垂拱殿。

    百官们再次跪伏以后,赵祯才准许他们平身。

    随后,就是追封一系列赵氏先祖的诏书。

    这些诏书都是由寇准、刘娥等人商定以后,中书舍人草诏,加盖了玉玺,以赵祯的名义宣读出去的。

    追封完了赵氏先祖,自然就是给赵恒累加谥号、庙号。

    经过商定,赵恒谥号为膺符稽古神功让德文明武定章圣元孝皇帝,庙号真宗。

    明发邸报,昭告天下。

    赵恒一生,就此画上了一个句号。

    然后,就是加封刘娥为皇太后的诏书。

    在宦官宣读加封刘娥为皇太后的诏书的时候,百官们就开始蠢蠢欲动,但却没人开口。

    等到加封完了杨妃为皇太妃以后。

    百官们終于开口了。

    御史大夫当即出班,高声喊道:“臣有疑问!”

    随后,数十名言官出班,跟着高喊,“臣等有疑问!”

    赵祯见此,有些手足无措,但他仍然强装镇定的坐在龙椅上,双眼充满哀求的看向寇准。

    寇准知道御史大夫们要说什么,当即让寇季推着他,出现在了殿中,冷着脸道:“你们有疑问,回头再说。莫要搅乱了新君登基大典。”

    御史大夫仰着头,高声道:“事关重大,不能等,也不能拖。”

    寇准微微眯起眼,质问道:“那你们想怎样?”

    御史大夫朗声道:“自然是查明此事,不然官家这登基大典,办了还不如不办。一点周怀正的话查证属实,那这登基大典传扬出去,会变成一场笑话。”

    “嘭!”

    寇准一拍寇公车,喝斥道:“放肆!”

    御史大夫拱了拱手,道:“官家面前,臣不敢放肆,臣只是就事论事。臣不希望,官家登基以后,背上一个不孝的名声。”

    赵祯愣愣的看向寇准。

    他不明白御史大夫口中所说的,究竟是什么事情。

    他到现在还不知道,刘娥非他的生母。

    寇准瞪了御史大夫一眼,沉声道:“去请皇太后……”

    当即,就有小宦官匆匆跑出了垂拱殿,去大庆殿请刘娥。

    少顷过后。

    刘娥穿戴着素缟出现在了垂拱殿内。

    刘娥一进垂拱殿,百官群情激扬。

    “刘娥,你个妖后,安敢居于皇太后之位?”

    “刘娥,你李代桃僵,哄骗世人,该当何罪?”

    “……”

    刘娥冷着脸,在百官们喝骂下,走到了御阶下。

    她转身面对百官,冷声道:“你们要欺我孤儿寡母?”

    “胡说八道!”

    御史大夫面色冷峻的喊道:“我等身为宋臣,自当誓死效忠官家,又怎敢欺官家。我等找的是你,跟官家无关。

    你李代桃僵,哄骗世人,引来上苍不满,降下警示,你凭什么坐皇太后之位?

    又有什么资格坐上皇太后之位?”

    刘娥盯着百官,冷喝道:“那你们要本宫如何?自请消除后位,还是自缢在这大殿之上?”

    御史大夫刚要开口,就听刘娥又道:“本宫乃是先帝敕封的皇后,没有先帝旨意,你们有什么资格对本宫指手画脚?

    本宫是官家的大娘娘,是官家的大母。

    依照礼法,本宫如何不能身居皇太后之位?”

    “妖后!你李代桃僵,做尽了亏心事,安敢在这里大放厥词。”

    “不知廉耻!”

    “……”

    百官们似乎被刘娥不服软的态度激怒了,口不择言的对着刘娥喝斥。

    龙椅上的赵祯,看着凶神恶煞的百官,弱弱的说了一句,“你们……你们不要欺负大娘娘……”

    虽说刘娥对他平日里约束极严,他心里不喜欢刘娥。

    但刘娥养了他这么多年,他对刘娥多少也有亲情在。

    眼看着百官喝骂刘娥,各种脏话往出喷,他忍不住替刘娥说了一句。

    然而,他声音太小,百官们忙着吵架,没有听到。

    陈琳轻咳了一声,高声提醒道:“官家口谕,让尔等别欺负皇太后……”

    百官们闻言一愣,齐齐看向了赵祯。

    御史大夫愤怒的道:“官家,刘娥这个妖后,害您母子分离多年,无法享受天伦,您居然护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