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北颂 圣诞稻草人

第0220章 来自于权臣的强势镇压

    朝廷信不过他们,朝廷瞒着他们出兵,这是对他们一种莫大的侮辱。

    在他们眼里,这件事的性质,远比辽国和西夏大战更严重、更重要。

    他们情绪有些激动,所以嘴上难免有些没把门,什么难听的话都往出说。

    甚至有人还当场摘下了官帽,扬言要挂印而去。

    面对情绪激动的百官,赵祯有些小紧张。

    自从他出生以来,还从没有见过百官如此激动的场面。

    陈琳瞧见了赵祯似乎有些紧张,就微微往前站了站,挡住了赵祯眼前,正在喷唾沫星子的御史大夫。

    赵祯扬起小手,扒拉开了陈琳,埋怨道:“走开,别挡着朕看热闹。”

    他曾经跟寇季通信的时候,询问过寇季,说百官们在他面前总是有理有据,十分有礼,做事也十分得体,问寇季,他什么时候也能变成跟百官们一样有理有据、十分有礼、做事十分得体。

    寇季的回信很简单。

    寇季告诉他,百官们在他面前表现的一个个跟贤良一样,其实都是假装的,真要是露出了真面目,比寻常人还要难看三分。

    赵祯以前不信,直到看到了满朝文武怒喷寇准和刘娥的时候,他信了。

    平日里一个个装的人模狗样的,关键时刻,当真是一个比一个还像是市井间的泼妇。

    “寇季诚不欺我啊……”

    赵祯嘟囔着小嘴,说了一句,然后兴致勃勃的盯着看戏。

    他特别喜欢看这些平日里装的异常清高,异常有礼的官员们露出真面目的时候。

    总感觉裹在他们身上那层高大的纱巾摘掉以后,露出来的都是一个个低矮的小人。

    一个个也不过如此。

    平日里还好意思在朕面前装腔作势。

    赵祯看戏看痛快了,可曹利用却十分不痛快。

    满朝文武们喷寇准、喷刘娥的同时,也在喷他。

    他作为枢密使,作为刘娥在朝堂上的代言人之一,虽说没有领兵的权力,也无权私自调动兵马。

    但是没有他加盖枢密使印,内庭也不好调动兵马。

    如今朝廷没有跟满朝文武商议,就私底下悄悄的出兵,他也有责任。

    可他打仗是一把好手,斗智也是一把好手,唯独这嘴,有些拙。

    根本说不过那些个平日里靠着斗嘴吃饭的御史言官,以及文臣们。

    他刚插嘴辩解了三两句,就被人家喷的败下阵来。

    相比起来,被喷的最狠最凶的寇准,就显得十分的淡然。

    任凭百官们如何质问、逼问、出言不逊,他都安然不动。

    哪怕御史大夫的唾沫星子快溅到他脸上了,他也没有动一下。

    等到满朝文武喷累了。

    寇准才冷哼一声,喝斥道:“闹够了没有?”

    王钦若微微喘着气,咬牙道:“寇准,你今日必须给百官们一个交代?”

    寇准不屑的道:“交代?什么交代?你们是兵部的,还是三衙的,又或者是枢密院的?朝廷要调动兵马,还需要经过百官同意?是那条律法上规定的,还是太祖太宗,甚至先帝在位的时候,留有祖制?

    如果有,拿出来让老夫看看。

    老夫若是看到律法上,又或者祖制上有这么一条。

    老夫甘愿辞仕,回华州老家去种田。”

    满朝文武闻言,有些哑火。

    朝廷的律法、祖制里面,限制武将专权的规矩有很多,准许文臣插手战事的也不少。

    可唯独没有让百官们干预调兵遣将的权力。

    为了拉拢文臣,太祖、太宗,乃至于先帝,一步一步退让,已经退让了很多了。

    可唯独在这件事上,一步也没有退让。

    调兵遣将,那是皇帝唯一紧紧握在手里的权力。

    暂许给了谁,谁才有权力去调兵遣将,没有暂许给谁,那调兵遣将的权力,就一直握在皇帝手里。

    太祖在朝的时候,那些个文臣一个个都是在战场上磨砺过的,人家懂战事,知道战事,所以人家开口指责朝廷用兵,太祖会听取一二。

    太宗在朝的时候,紧紧的握着手里的调兵遣将的权力,谁也没有分润。文官们上书指责朝廷用兵的时候,他会听,也会用,但唯独不会把手里调兵遣将的权力给他们。

    先帝在位的时候,过于热爱和平,手里握着调兵遣将的权力,也很少用。

    而且偶尔还会把手里的调兵遣将的权力借给文臣们玩玩。

    正是因为这三位,对文臣们过于优厚,过于忍让,才让文臣们忘乎所以的以为,朝廷调兵遣将,还需要经过他们讨论、允许。

    可朝廷真要是把调兵遣将的权力给文臣的话,那太祖何必去杯酒释兵权呢?

    他的目的不就是紧紧的把兵权抓在自己手里吗?

    又怎么可能在抓在手里以后,又分润出去?

    太祖皇帝害怕有人效仿他,夺了大宋的皇位,所以才从武将手里收走了兵权。

    难道他就不害怕文武皆备的文臣效仿他?

    所以从始至终,文臣们都没有调兵遣将的权力。

    他们当监军的时候很嚣张,想干嘛就干嘛,看领兵的将领不爽,就能从他们手里夺权,就能临时插手战事。

    但真要是从头到尾的去调兵遣将,你让他们试试,看谁听他们的。

    百官们被寇准怼的说不出话。

    垂拱殿上静悄悄的。

    良久以后。

    王钦若咬牙道:“我等虽然无权调兵遣将,但是对于朝廷出兵,对于朝廷要作战,我们有参政议政的职权。”

    寇准瞥向他,淡然的道:“垂拱殿这么大,你随便参政论政就是了。老夫又没有拦着你。”

    “你!”

    王钦若想发火。

    寇准却没给他发火的机会,只听寇准又道:“但老夫身为太师,身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身为总摄国政,有临机专断之权,也有决断政务之权。”

    寇准的言外之意,就是告诉王钦若,以及百官。

    你们怎么论政怎么议政,老夫不管。

    但是决定权在老夫手里。

    你们就算是能论政论出花来,老夫只需要说两个字。

    不允!

    然后你们论出的结果,就此作罢。

    你们能咬我?

    王钦若盯着寇准,咬牙切齿的道:“寇准,你想一手遮天不成?”

    御史大夫怒吼道:“如此朝廷,老夫不待也罢。老夫耻与你这个奸相为伍。”

    寇准没有搭理王钦若,而是看着御史大夫,以及御史大夫身后,一些跟着御史大夫一起摘官帽的人,冷冷的道:“老夫劝你收回你刚才所说的话,老夫也劝你们带回自己的官帽。”

    御史大夫摘下了官帽,丢在了地上,盯着寇准咆哮道:“你寇准在朝堂上,由着性子肆意妄为。大宋江山,迟早毁在你手里。

    老夫不会,也不想跟你这个权奸待在朝堂上,平白的玷污了清名。”

    寇准听到这话,不再搭理御史大夫,盯着御史大夫身后的那些言官们,冷冷的质问道:“你们也是这个心思?”

    言官们有人听到这话,小心翼翼的戴上了官帽,也有人陪着御史大夫一起,站在原地,直愣愣的盯着寇准。

    他们像极了一群慷慨赴义的义士,可惜他们挑错了示威的对象。

    他们若是找刘娥示威,刘娥八成会服软。

    可寇准不会。

    论示威,谁能比得过他。

    他向太宗皇帝示威,扯着太宗皇帝袖子,拉着太宗皇帝听他谏言的时候,这群御史言官们还没当官呢。

    寇准盯着那些摘掉了官帽的御史言官,冷冷的道:“既然尔等去意已决,老夫准了。”

    “殿前卫,收起他们的官帽,拔去他们的官服,带他们出去。”

    寇准吩咐殿外候着的殿前卫。

    御史大夫一点儿也没有惧意,他盯着寇准,怒道:“寇准,你这是自绝于士林,自今日之后,你休想再有一点好名声。我等纵然被罢官去职,也是一身正气,一世清名。”

    寇准听到这话,乐了,“是吗?那老夫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正不正,到底清不清。”

    寇准瞥向王曾,吩咐道:“王曾,你带领刑部的人,会同大理寺的人,一起查查这帮子一身正气的清官。将他们历年来的收入差点清楚以后,列成榜文,张贴在汴京城四处。”

    御史大夫听到这话,浑身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寇准瞧见了他哆嗦,嘴角勾起了一丝讥讽。

    寇准跟御史大夫公事的时间也不断,御史大夫清正不清正,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在这一群即将被罢官的人里面,只有那么两个清正的。

    一个是因为家底丰厚不缺钱,懒得贪。

    另一个则是愣头青。

    余者,没有一个清正的。

    至于这两个清正的,其实他们不太适合待在汴京城为官。

    倒不是因为这两个清正的不贪污,实在是这两货太能闹腾了。

    正是因为他们不贪污,为人清正,所以他们在朝堂上什么话都敢说,什么事情都敢做。

    明明一些可以背地里妥善解决的问题,他们非要闹到朝堂上,闹得满朝皆知,把事情闹大,变得难以处理。

    寇准之所以没点出这两个货,也是想着等后面王曾查验清楚以后,重新召他们入朝,擢升他们去汴京城外任职。

    至于御史大夫等人……

    寇准盯着他们冷笑道:“尔等清正廉明,乃是百官楷模,等到王曾会同大理寺查点清楚尔等近些年的收支以后,老夫必定会让人送上一副清正廉明的牌匾,并且亲手书写邸报,为尔等扬名。”

    御史大夫听到这话,早已不淡定了,他颤抖着,咬牙道:“秋后算账……寇准,你不仅仅是要自绝士林,还要自绝百官?!”

    寇准背靠着寇公车,幽幽的道:“老夫打算从今岁开始,加开三年恩科。”

    御史大夫闻言,噗通一声跌倒在了地上,面若死灰。

    寇准这种罢黜言官,秋后算账的法子,确实容易得罪百官,得罪士林的读书人。

    可在加开三年恩科上面。

    这一切的矛盾瞬间就不存在了。

    天下间的读书人,只会把寇准奉若神明。

    他们会觉得,寇准罢黜言官,是在给他们腾位置。

    寇准秋后算账,也是在提点他们。

    总之,寇准纵然有无数的不堪,他们也会一一找出理由,帮寇准辩解。

    《宋史》上,刘娥在赵恒驾崩以后,如何以女儿身,在朝堂上立足的,有是如何以女儿身,跟赵祯这个皇帝平起平坐的?

    靠的就是不断的开恩科、开常科。

    借此拉拢天下的读书人为她摇旗呐喊,为她站台助威。

    寇季的出现,改变了寇准的命运,也改变了刘娥的命运。

    如今刘娥尚没有想出这个拉拢文人的法子,寇准到先做了。

    不过比起刘娥,寇准显得更理智。

    他只是开了三年恩科。

    刘娥开恩科可比寇准疯狂多了,几乎是年年考。

    恩科完了就是常科,常科完了就是恩科。

    并且还录取了不少的进士。

    搞得赵祯亲政以后,都没法子再开科举,只能暂停了科举十多年,才勉强消化了刘娥疯狂开科举带来的后果。

    寇准的做法,可以说是把御史大夫一行人,一下子踩到了泥土里。

    把他们罢官去职以后,他们就没了官爵,变成了寻常百姓。

    再把他们多年来贪污受贿的罪证张贴出去。

    他们以后的名声会臭不可闻。

    他们以后除了躲在家里外,再也不能出仕了,甚至出门都得小心点。

    御史大夫,以及那些言官们被拖出了垂拱殿以后,满朝文武看着寇准的目光,全是畏惧。

    寇准的做法霸道、狠辣。

    吓到他们了。

    寇准瞧着满朝文武看着他的目光里充满了畏惧,心里暗叹了一口气。

    他不想当一个权臣,也不想让人畏惧。

    他想当一个贤臣,想让人敬仰他。

    可这帮家伙们不省心,逼得他不得不做一个权臣。

    他也很无奈。

    无奈归无奈,该处理的事情还是要处理。

    惩治了御史言官以后。

    寇准看向了王钦若,淡淡的道:“王吏部对朝廷出兵一事,还有疑惑?”

    王钦若冷着脸,咬着牙,沉声道:“纵有疑惑,老夫也会自己想清楚,就不劳烦太师了。”

    寇准闻言,满意的点点头,看向其他文武官员,问道:“诸位可还有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