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北颂 圣诞稻草人

第0259章 自留地

    寇季要将马留在保州,保州以后注定要成为一个是非之地。

    以后保州的军民,少不了要为了维护他的马,流血流泪。

    老卒见寇季沉默不语,狐疑的问道:“您是觉得小人等人称您小寇公不妥……”

    寇季缓缓回神,摇头笑道:“跟这么无关。我只是在想另外一件事。”

    老卒愣愣的点头,疑问道:“您是否遇到了难处,需要小人等人帮忙?”

    寇季笑道:“不算是难处……”

    寇季指着身后的马群,低声笑道:“瞧见我身后的马群了吗?”

    老卒一愣,咧嘴笑道:“隔着老远就看到了,只是您没有提及,小老儿也不敢多问。”

    老卒对寇季身后的马群也没有太在意。

    以寇季的身份,能弄来这么一群马,并不稀奇。

    寇季指着马道:“这些马,以后教给你们养,如何?”

    老卒闻言一愣,在他身后的保州民夫们也是一愣。

    老卒盯着那群马打量了一眼,咬牙道:“您要是让小人等人养它们,小人等人就养。”

    寇季微微挑起眉头,低声笑道:“不怕那些马官们为难?不怕朝廷的马政约束?”

    老卒盯着寇季,认真的道:“只要是您托付的事情,纵然是搭上性命,小人等人也不含糊。”

    老卒话音落地,在他背后的保州民夫们一起点了点脑袋。

    寇季咧嘴笑道:“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你或许会奇怪,我拥有这么大的一个马群,不领回汴京自己养,为何要托付给你们。

    我可以告诉你,因为这群马,跟别的马不一样。”

    老卒愣了愣神,目光在马群上面重新盘桓了一二,点头道:“刚才小老儿没仔细看,如今仔细一瞧,一匹匹都是好马。其中还有不少辽国的上等马。

    确实跟别的马不同。

    得小心伺候……”

    寇季认真的道:“不是小心伺候,而是十二分小心的伺候……”

    老卒仰着头,直愣愣的看向寇季。

    他不明白寇季这句话的意思。

    他倒没觉得寇季让他们养马,是在压榨他们,而是觉得寇季这话另有深意。

    寇季看出了老卒的疑惑,沉声道:“都没阉过……”

    老卒猛然瞪大了眼。

    他难以置信的盯着寇季道:“您……您刚说什么?小老儿没听清楚。”

    “没阉过……”

    老卒直起了耳朵,把寇季的话听了个真切。

    一瞬间。

    他目光落在了那群马上面,像是在看稀世珍宝一样。

    他嘴皮子哆嗦着道:“那可……那可都是宝贝啊……”

    寇季点头道:“在许多人眼里,它们确实是宝贝。”

    顿了顿,寇季认真道:“在把马托付给你们之前,我要提前跟你们说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

    老卒望向寇季,质疑道:“难道这马不是您的?”

    寇季摇头道:“马是我的马,但是有很多人惦记着它们。它们一旦留在保州,你保州必然会成为是非之地。到时候少不了有人来谋划这些马。

    你若敢接,马我就留在保州。

    你若不敢接,马我会带走。”

    老卒闻言,郑重的看着寇季道:“您只管将马托付给小人等人。保州周遭的四支厢军,都受过您的恩惠。小老儿回头会派人去知会其他三支厢军,让他们护着您的马。

    有人要抢您的马,得问一问我们二十万兄弟答不答应。”

    顿了顿,老卒又道:“纵然我们二十万兄弟拦不住,我们背后还有近三十万的妇孺……”

    寇季闻言,沉重的道:“你们既然愿意以所有人的性命护着我的马,那我就不怕告诉你们实话。我养马,不是为了我自己。

    我养马,是为了不让辽国的铁蹄,再侵入我大宋的疆土。”

    老卒咧嘴笑了,“小老儿猜到了,小老儿也是这个心思。”

    二人相视一眼,哈哈大笑。

    有老卒这一番承诺,寇季也能放心的把马留在保州。

    当然了,他也不单单是把马托付给了保州的军民。

    寇季笑过之后道:“你们只管放心养马,马官、马政,我自会料理。不会让人插手你们养马。但你们一定要把马给我养好,让它们不断壮大,可别给我越养越少。”

    寇季像是在说玩笑,但老卒却很认真的回答道:“没有了马官、马政的约束,小人等人必定会让马群越来越壮大。

    军中不缺养马的人手,甚至还有几户,世世代代都是养马的。

    只是朝廷总是派遣一些不懂养马的人过来指手画脚,最后硬生生把好马养成了劣马。”

    老卒说的这是朝廷的弊政,也是大宋朝廷处理方式的通病。

    “以后会变得……”

    寇季随后说了一句,像是在敷衍,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老卒在民夫中挑选了一二,挑选了十几个娃娃,让他们帮着寇府的侍卫一起驱赶马匹入城。

    寇季原以为,十几个娃娃会被马群奔跑的雄姿吓的落荒而逃。

    却没料到,这十几个娃娃们骑术了的,人家纵使不用马鞍,也用拽着马儿的鬃毛,稳稳的落在马背上。

    瞧着娃娃们骑在马背上灿烂的笑容,寇季心里有些羞臊。

    娃娃们的笑容很单纯,像是得到了心爱的玩具一样快活,但寇季总觉得他们是在嘲笑自己,嘲笑他这个朝廷的大官,不会骑马。

    寇季踢了一脚胯下那匹不争气的驴子,让它努力追赶马儿的脚步。

    驴子似乎存心跟他作对,走三步,停一步,然后对着路边的鲜草一顿狂啃。

    寇季被迫跳下了驴背,陪着老卒步行入了保州。

    再入保州,保州给了寇季一种刮目相看的感觉。

    战时的保州,像是一个密不透风的战争堡垒,里面充斥着大量的兵马、军械、粮草,除此以外,没有其他杂人。

    归于平静的保州,像是一个繁荣的集市,人来人往,车马横行,小商小贩多不胜数。

    经历过一次又一次的战争。

    保州的百姓并没有逃离此地,他们依然停留在这片土地上,让战后的保州变得繁华。

    故土难离四个字,莫名其妙的就浮上了寇季心头。

    纵然故土被伤的千疮百孔,生活在它上面的人们,也很难舍弃这片生他养他的土地。

    “比起往年,保州城的人多了不少……”

    老卒不理解寇季的心情,他见寇季的目光一直在保州城百姓身上徘徊,就笑着解释道:“往年可没有这么多人……自从您让军中的妇孺们在家里养猪、养牛、养羊以后,保州城里的人就多了起来。”

    老卒这话说的没头没尾,但是寇季却听懂了他的意思。

    军中的妇孺们都是吃过大苦的人,如今好不容易安定下来,养了牛羊家畜,自己肯定舍不得吃,所以会拿到集市上贩卖。

    时间一久,自然会吸引很多商客过来做生意,保州城自然变得比以前繁华。

    军中妇孺们的数量可不少,她们养牛羊,自然不可能一只一只的养,要养,那也是一群一群的养。

    为了给她们凑出牛羊崽儿,寇季、陈琳二人都没少背地里往进贴钱。

    但二人都没有动用公款,因为公款不允许他们这么做。

    所以陈琳拿的是赵祯的私房钱,寇季拿的也是自己的私房钱。

    赵祯和寇季虽然没有在明面上谈及此事,但是二人心照不宣的已经把保州,以及保州周遭四支厢军所属的地方,划为了自己的自留地。

    这一块地方,是赵祯、寇季,共同的自留地,他们在里面做什么,不会让别人插手,也讨厌让别人插手。

    因为这是他们共同的地盘,也是他们目前为止唯一能够掌控的地盘。

    过了保州城,迎面就是一片片巨大的麦浪。

    时间虽然没到五月,可一些迫不及待的麦子,已经开始悄悄的发黄。

    一片绿、一片黄。

    风一吹,绿黄翻滚,混在一起,形成了麦浪滚滚。

    寇季盯着翻滚的麦浪,分外自豪。

    老卒也自豪,老卒在看到了风吹麦浪的时候,激动的道:“这就是咱们的庄稼,官家念及我们守卫保州有功,免了五年的税赋。

    田里产的麦子,都是咱们自己的。

    您要是能在保州多待一些日子,就能吃上今年的新粮。”

    见寇季沉默不语,老卒遗憾的道:“小老儿倒是忘了,您贵人事忙。”

    “不过没关系,等新粮下来了,小老儿就差人给您送一些过去。”

    老卒脸上笑容灿烂的道。

    寇季会心一笑,“那我在汴京城里等你送新粮过来,到时候不仅我自己吃,我还请官家一块尝尝。”

    老卒一愣,咧嘴笑道:“那咱们的粮,岂不成了贡粮了?”

    寇季脸一沉,故作生气的道:“那可不行,朝廷拿贡粮不给钱。他们想要让他们花钱来买。”

    老卒被寇季的话逗笑了。

    二人说说笑笑的继续前行。

    由于他们带着大批的马匹,所以不能距离麦田太近,怕约束不好马,糟蹋了粮食。

    所以二人沿着大道的另一侧行走。

    走了一段,撞上了两个光屁股的放羊娃。

    老卒老脸一黑,“那个天杀的,不让娃娃穿裤子就跑出来了?”

    一个娃娃,骑着一头老黄牛走了过来。

    听到老卒的话,笑嘻嘻的道:“我爹说,寇公当时被了怕叔叔伯伯们冻死,连自己裤子都脱下来给了叔叔伯伯们。

    我们这是在学寇公……”

    寇季听到这话,哭笑不得。

    老卒听到这话,老脸一红,这谣言其实是他传出去的,他主要是为了让后世子孙们记住寇季的好,所以才这么说的。

    如今被娃娃们当着寇季的面说出此事,他有些羞怒。

    他盯着娃娃们喝斥道:“胡说八道,还不回去穿裤子。”

    “不穿不穿就不穿,我们要学寇公……”

    “天这么冷,不穿裤子,小心冻坏了小雀雀……真要是冻坏的小雀雀,就让你们进宫去给陈公做伴……”

    “那也不坏!我爹说了,陈公虽然没有小雀雀,但比朝堂上那些有小雀雀的男人。”

    “……”

    老卒说不过调皮的娃娃们,就恼怒的假装要打他们,吓唬着他们回家去穿裤子。

    吓走了娃娃们。

    老卒有些不好意思的凑到寇季身边,低声道:“让您看笑话了……”

    寇季摇头笑道:“童言无忌嘛……”

    顿了顿,寇季疑问道:“孩子们没衣服穿?”

    老卒赶忙摇头,赌咒发誓的道:“有!一人还有两套呢。都是陈公给的。也不知道陈公从哪儿弄到的衣服,虽说有些破旧,但是缝缝补补还能穿,改一改刚好给娃娃们做衣裳。

    陈公可是一件一件的盯着娃娃们的衣裳做好的。”

    “陈琳……面冷心热啊!”

    寇季随后感叹了一句。

    就听有人淡然道:“老夫怎么觉得你这话听着不舒服呢。”

    说曹操曹操到。

    寇季跟老卒刚提到陈琳,陈琳就从一旁的杂草丛里走了出来。

    寇季一脸愕然的道:“你怎么蹲草里了,还蹲这么隐蔽?”

    陈琳拍了拍身上沾上的杂草,黑着脸道:“最近有几个黑心肠的到了保州,他们见保州的娃娃平日里在田间地头瞎跑,无人管束,就起了歹心。

    老夫亲手捏死了八个,还有几个没找到,老夫跟着这些娃娃们,就是在等这些黑心肠的出现,然后一手一个,捏死他们。”

    寇季幽幽的道:“那确实罪该万死。”

    陈琳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寇季吧嗒着嘴道:“我还以为你只在乎官家,没想到你居然也在乎这些娃娃。”

    陈琳冷哼道:“那一张张小脸,笑起来的时候,像是太阳一样,让老夫觉得暖洋洋的,难道老夫就不能守一守他们的笑脸?”

    寇季一愣,哭笑不得的道:“应该,应该……”

    陈琳听到这话,脸上的神色才缓和了几分,他目光瞥向了寇季身后的马群,撇撇嘴道:“从辽国骗来的?”

    寇季翻了个白眼,道:“什么叫骗?我这是光明正大的带回来的。”

    陈琳哼哼了两声,道:“瞧着它们蹄子、毛色、身形,都不错。都是好马……”

    寇季意外的盯着陈琳,“你还懂马?”

    陈琳不屑的道:“除了你,老夫都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