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北颂 圣诞稻草人

第0293章 向敏中病危……

    寇季盯着向嫣疑问道:“你们向府真的打算把小妹送进宫?”

    虽说寇季初见向家小妹的时候,向家小妹给寇季的感官不好,但是接触的久了,寇季也渐渐的了解了她。

    她其实就是一个有点小心眼,有点小鬼计的小丫头而已。

    性子不坏,只是有点护短。

    凡是跟她关系亲近的人,她都喜欢护着。

    有人得罪的向府的姐妹,不等向府的姐妹开口,她就急吼吼的找上门去,去找人家算账。

    这也很向府的三代男丁比较羸弱有关。

    向府三代男丁里,并没有什么太出彩的人物,一个个在向敏中的教育下,都变成了书呆子,遇事能忍则忍。

    忍久了以后,就被人当成了好欺负的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向家小妹才会变成小刺猬一样,对谁都凶巴巴的。

    向嫣面对寇季的疑问,哀叹了一口气,低声道:“这是我爹的决定,我祖父也点头答应了,谁也改变不了。”

    寇季皱眉道:“宫里可是一个是非窝……”

    寇季左右瞥了一眼,见周遭没有人,向家小妹也跑远了,就小声的对向嫣道:“先帝在位时期,后宫诞下多名皇子皇女,除了官家、赵絮二人外,其他的全部夭折。

    以你的聪慧,不会看不出这其中的门道。

    我若所料不差,刘娥、杨太妃二人八成也有参与。

    小妹入了宫以后,落在她们二人手里,会被欺负成什么样子,你应该能想到。”

    向嫣脸色难看的道:“我也知道宫里是个是非窝,可我祖父和我爹已经决定了此事,我也阻止不了。”

    寇季微微叹了一口气,没有再多言。

    向家小妹入不入宫,那是向府的家事,寇季现在还不算是向府的人,他没办法插手。

    “你祖父功利心太重……”

    寇季如此评价。

    向嫣却没有开口。

    向敏中是她祖父,她还没有资格说自己祖父的坏话。

    寇季沉吟了一下,又道:“小妹如果非要入宫不可的话,我会求一求陈琳,让他照应一下小妹。”

    “有陈大伴照应,小妹入了宫,肯定不会被为难,我替小妹谢谢你。”

    向嫣低声说了一句。

    寇季勾起嘴角,坏笑道:“那你打算怎么谢我?”

    向嫣先是一愣,见到了寇季坏坏的眼神以后,吓的慌忙躲闪。

    寇季却向她扑了过去。

    “小少爷?!”

    寇季刚逮住了向嫣,背后响起了寇忠的声音。

    寇季探出去的手一僵,黑着脸,回过身,一脸煞气的瞪着站在不远处的寇忠。

    寇忠见寇季浑身煞气,吓了一跳。

    他哆嗦着往后退了一步。

    向嫣却借此逃远了,隔着老远,对寇季挥挥手,相约三日后再见。

    寇季瞪着寇忠,恶狠狠的道:“你坏我好事?”

    寇忠陪着笑脸道:“老仆刚才瞧了个明白,您钻进向家姑娘怀里……”

    寇忠话说了一半,说不下去了。

    因为寇季眼中凶光尽显。

    寇忠赶忙道:“府上伺候您的丫鬟那么多,官家还赐了您不少宫女在别院养着,您要是有心思……”

    “你懂个屁!”

    寇季低声骂了一句。

    “说,找我何事。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回到府上,有你好看的。”

    寇季一脸凶神恶煞的说着。

    寇忠急忙道:“宫里来人了,说老爷请您入宫。”

    寇季一愣,狐疑道:“这个时候召我入宫做什么?”

    吕夷简在曲阜,大刀阔斧的在收拾孔家,从孔家清理出来的田产,在逐步的分给从东北疆裁撤下来的将士们。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貌似没有什么需要他插手的事情。

    难道是满朝文武因为升官的事情闹到朝堂上了?

    寇季狐疑的跟着寇忠回了府,换上了朝服以后,匆匆进了宫。

    进了资事堂,赵祯、寇准、王曾、向敏中皆在,李迪也在。

    寇季依礼挨个问侯了以后,寇准就甩给了他一卷文书。

    寇季展开一看,有点懵,“让我担任此次开封府秋闱的考官?”

    寇准三人齐齐点头。

    赵祯板着脸,点着脑袋,一脸认同。

    寇季拿着文书,有些不确定的道:“我非进士出身,身上也没有学士的职位,让我担任开封府秋闱的考官,会不会有些草率?

    百官能答应?”

    寇准瞪了寇季一眼,提醒道:“你只是副考,并不是主考。”

    寇季恍然大悟,点头道:“那还行……”

    寇准闻言,恨不得扑上前掐死寇季这货。

    他黑着脸问寇季,“你知不知道让你担任副考,意味着什么?”

    寇季沉吟了一下,缓缓摇头。

    向敏中在一旁小声解释道:“让你担任开封府秋闱的副考,来年春闱的时候,副考也必有你一席之地。”

    寇季一瞬间就听懂了向敏中话里的意思。

    开封府秋闱副考官不算什么,明年春闱副考,那才是重头戏。

    历来科举考官,那都是抢破头的事情。

    一旦担任了考官,不仅能名声大噪,在士林里扬名,还能网罗一门进士门生。

    多一批进士门生,就等于多了一批政治资源。

    甚至可以说是自己的党羽、班底。

    虽说以寇季的年纪、地位,无法担任主考,无法大肆网罗门生。

    但以他的身份背景,只要他担任考官,肯定会有进士会投入到他门下。

    有了这一批进士门生,寇季在朝堂上的地位就会更加稳固。

    明白了寇准此举的深意,寇季紧握着文书对寇准深深一礼。

    想来寇准为了帮他争取到这个副考官的身份,没少遭人非议。

    虽然没人敢当着寇准的面说寇准的坏话,但是背地里必然骂寇准以权牟私。

    同时,寇季也没忘了对王曾、向敏中施礼。

    想来他们在这件事中也起了不少作用。

    寇准三人见寇季难得的向他们躬身施礼,微微一愣。

    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赵祯有心跟寇季说两句,想向寇季表表功,想告诉寇季,寇季之所以能够担任副考官,他也有出力,可他却一直找不到插嘴的机会。

    寇季收起了文书以后,寇准提醒道:“此次开封府秋闱科考,由李迪担任主考,你和开封府知府担任副考。

    一应事由,李迪会告诉你。

    遇事不决,也可以请李迪出面帮忙。”

    依照惯例,秋闱科考的时候,一般是由各州府主官担任主考,属官担任副考官。

    一些特殊情况,还会邀请各府路转运使或者安抚使担任主考。

    唯一例外的就是开封府。

    开封府作为京师所在,秋闱的时候,不只是开封府内的学子会参加科考,太学、国子监的学子,也会在开封府科考。

    所以每次开封府秋闱科考,朝廷都会派遣一位朝中重臣坐镇。

    为的就是彰显朝廷对科举的重视。

    寇季听完了寇准的话,对一旁的李迪拱手道:“那就劳烦李爷爷了。”

    李迪哈哈笑着,拍着寇季的肩头道:“有老夫坐镇,保你无忧。”

    李迪应该算是几个老倌中,唯一一个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寇季顺眼的人。

    他不像是寇准三人,觉得寇季狡猾如狐。

    反而觉得寇季是一个乖巧懂事,又不给人添麻烦的后辈。

    商定了此事以后,寇季也没有在资事堂里多留。

    拱了拱手,退出了资事堂。

    赵祯有心留下寇季攀谈几句,可几个老倌却没有给他机会。

    寇季刚出了资事堂大门。

    寇准三人就拉着赵祯,教导他如何处理朝政。

    也不知道寇准三人是怎么了,近些时日对教导赵祯格外上心。

    赵祯觉得这三个老家伙是在故意给他施压,故意为难他。

    直到三日后。

    赵祯不这么想了。

    因为向敏中病倒了。

    在教导赵祯的时候,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御医赶到了资事堂以后,替向敏中诊治了一番。

    然后告诉赵祯、寇准,向敏中操劳过度,几近油尽灯枯了,不能再在内庭操劳了,不然很有可能熬不过今年。

    寇准听完了御医的诊断以后,果断派人出宫去通知向府的人的。

    赵祯看着躺在榻上无声的说着话的向敏中,看着守在向敏中床榻前,努力的在猜测向敏中说话的寇准,眼泪止不住的滚落了下来。

    他终于明白了向敏中、寇准、王曾三人为何如此急切的教导他学习理政了。

    王曾两鬓已白,寇准、向敏中二人白发苍苍多年。

    寇准、向敏中二人,大概是感觉到自己老了,也感觉到了自己已经迈入到了风烛残年的地步。

    所以才迫切的教导他理政。

    他们是希望,在他们走了以后,他能够独当一面的处理朝政,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帝王。

    “朕……朕不希望向爱卿有事……”

    赵祯站在向敏中床前,声音略带哽咽的说道。

    向敏中已经跟寇准说完了话,听到了赵祯孩子气的话,咧嘴笑了。

    “官家……别说傻话……人固有一死……谁也逃不过……能看到官家为老臣垂泪……老臣死而无憾……”

    向敏中努力说了很久,才说出了这么一段完整的话。

    “呜……”

    赵祯一下哭出了声。

    连带着资事堂里的所有人,心里都升起了一股莫名的伤感。

    向府的人很快遍到了资事堂。

    他们在内侍宦官的帮衬下,抬着向敏中出了资事堂。

    寇准在向敏中走后,也没有多待。

    他吩咐王曾安抚好赵祯,他赶回了寇府。

    一进府门,他就大声的喝道:“寇忠?!”

    “寇忠?!”

    “……”

    寇准一路从府门口,喊到了厅堂里,远在四君园里正在跟寇季商量事情的寇忠,才得到了下人们的禀报,赶到了厅堂。

    寇忠一到,还没有开口,寇准就率先开口吩咐道:“现在,立刻去城里,找最好的媒婆,上向府更换更贴。

    再派人去备齐定亲的聘礼,一并送到向府。

    天黑之前,定下季儿和向府嫡长孙女向嫣的婚事。”

    寇忠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这么急?不是说好等先帝大丧过了以后再议此事吗?

    还有,此事要不要问一下小少爷的意思?”

    寇准瞪起眼,怒吼道:“向敏中快死了!”

    寇忠吓了一跳,二话没说,掉头出门,去按照寇准的吩咐做准备。

    寇准如此急切的让他尽快找媒婆把两家的亲事定下,甚至为此不惜节省了诸多俗礼。

    这说明,让寇季和向嫣成亲,很有可能是向敏中交托给寇准的最后一件事。

    也很有可能会变成遗愿。

    寇忠自然不敢耽搁,更不敢多问。

    寇忠指示着府上的下人们忙成了一团,自然引起了寇季的主意。

    寇季步入到了厅堂里,见寇准阴沉着脸,坐在椅子上,心里咯噔一下,急忙凑上前,问道:“祖父,发生了何事?”

    寇准也没有隐瞒寇季,他声音深沉的道:“向敏中今日晕倒在了资事堂,经过御医诊断,向敏中只怕命不久矣……”

    寇准话还没说完,寇季闷头就往外走。

    寇准喝道:“你去哪儿?”

    “去向府!”

    寇季头也不回的说。

    寇准皱眉道:“谁都能去向府,唯独你不能?”

    寇季叫下一顿,眉头紧皱道:“为何?”

    寇准沉声道:“今日是你和向府的向嫣定亲的日子,你不能去向府,去了就是失礼。”

    “定亲?”

    寇季眉头皱的更紧。

    倒不是说他不喜欢向嫣,也不是他不愿意跟向嫣定亲,而是他觉得,向老倌快死了,这个时候他跟向嫣定亲,有些不合时宜。

    “这是向敏中在苏醒以后,特地交代老夫的……”

    寇准解释了一句。

    寇季眉头微微舒展,既然是向敏中的嘱托,那就能理解了。

    寇季迈开步子,继续往外走去。

    寇准不悦的道:“去哪儿?”

    “向府!”

    “不是说了,你不能去向府吗?”

    “到这个时候了,谁还管得了这些。”

    “……”

    寇季丢下了这句话,人已经消失在了寇准眼前。

    寇准张了张嘴,愣是没有再开口让寇季留下,也没有开口让人去追寇季。

    寇季出了寇府,直奔向府。

    得知向敏中快要死了,他心里是五味杂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