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北颂 圣诞稻草人

第0496章 敌众我寡?

    大雪山底下有什么?

    什么可以让轲比能走出可鲁克湖,盘踞在大雪山下?

    答案是粮食!

    唯有粮食才能让这位拥有传奇人生的老马贼,走出可鲁克湖,盘踞在大雪山之下。

    少量的粮食,可以让这位老马贼在大雪弥漫的冬日里,舒舒服服的过一冬。

    大量的粮食,可以让这位老马贼借着大雪弥漫的冬日,招兵买马,东山再起。

    这位老马贼应该已经很老了。

    可是他的雄心似乎并没有被光阴磨灭掉。

    只是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招惹寇季这个煞星。

    若是寻常的大宋辎重运输队,他出声威胁一番,或许督粮官会交粮买平安。

    可寇季不会。

    寇季不会向任何力量比自己弱小的人妥协。

    也不接受任何的威胁。

    “应该是为了粮食……”

    寇季坐在马背上,缓缓开口,解开了安子罗心头的疑惑。

    安子罗主动请缨道:“我这就带人去剿灭了他。”

    寇季淡然一笑,“不必……安兄是青塘大将,去对付轲比能,就犹如用牛刀杀鸡,不可取。”

    安子罗张口预言。

    寇季已经侧头吩咐起了身边的巡马卫首领。

    “你带着人随刘亨去一趟。”

    巡马卫首领抱了抱拳,带着其他的巡马卫汉子去跨马、披甲。

    少顷过后。

    那熟悉的铁甲,再次出现在了人前。

    虽然已经是第二次目睹重甲骑兵的出现,但许多人看着重甲骑兵,眼中依然带着畏惧。

    刘亨在巡马卫汉子们披甲的时候,挑选了一千捧日军将士,命令他们褪下了重甲,换上了轻甲,乘骑在马背上。

    一切准备周全以后。

    刘亨带着一千捧日军将士,两百巡马卫,一百皇城司探子,脱离了押运粮草的队伍。

    一晃眼的时间。

    刘亨一行就消失在了大雪山下。

    脱离的大部队。

    刘亨准备派遣押送皇城司的探子前去查探轲比能的盘据地。

    巡马卫首领却拦下他。

    “刘公事不必那么麻烦,只管跟着我们兄弟走就行。我们兄弟会很快挖出那个马贼头子的盘据地。”

    巡马卫首领,领着刘亨一行,追寻着马粪的踪迹,很快就找到了轲比能的踪影。

    当身穿黄衣、头裹黄巾的回纥人出现在刘亨眼前的时候,刘亨愣了许久。

    刘亨愕然的侧头看向巡马卫首领,“仅凭着马粪就能找到贼人的踪迹……你在草原上待过?”

    巡马卫首领对刘亨灿烂的一笑,“刘公事不必多问,小少爷不让说。”

    刘亨瞥了巡马卫首领两眼,“那我不问……”

    巡马卫首领笑道:“小少爷说过,除了我宋人,一个活口也不留。眼前这股马贼,不足三十之数,应该是马贼的探子,大股的马贼应该就在附近盘踞。

    我们是冲上去灭了他们,还是驱赶着他们,让他们领着我们去找大股马贼?”

    刘亨沉吟道:“对付马贼,你似乎很有经验?”

    巡马卫首领低声笑道:“一点点……”

    刘亨询问道:“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做?”

    巡马卫首领认真道:“驱赶着他们,让他们领着我们去找大股的马贼。”

    刘亨微微皱起了眉头。

    “对方可是有三千之数……”

    巡马卫首领回头看了一眼跟在背后的一千捧日军将士,笑道:“我们可是有一千捧日军的精锐。”

    捧日军校尉高义听到二人的话,策马上前,郑重道:“我赞成驱赶着他们,去找大股马贼,将其聚而歼之。”

    刘亨迟疑道:“对方人数比我们多。”

    高义正色道:“一群乌合之众而已。我们可是最精锐的大宋禁军。”

    高义瞥向巡马卫首领,对刘亨又道:“比起他们,我们可能有所不如。但比起那些乌合之众,我们强了可不止一星半点。

    况且,我们此次的主要任务,是押送粮草到沙州城,没有多余的时间跟这些马贼在草原上虚耗。

    所以,聚而歼之是最妥善的办法,也是最快速的办法。”

    刘亨目光在巡马卫首领、高义二人身上盘桓了一下,沉声道:“你们有把握就好……”

    刘亨看向了不远处,已经发现了他们,并且准备逃窜的马贼们,郑重的下令。

    “杀过去……”

    刘亨率先催动胯下的战马,杀了出去。

    巡马卫首领、高义,带着人紧随其后。

    马贼们在刘亨一行发起冲锋的时候,瞬间一哄而散,分成了数股,向四处逃窜而去。

    马贼们也不傻。

    在发现了刘亨一行那庞大的队伍以后,就知道不能力敌,所以果断选择了抽身离开。

    多年为贼的经验告诉他们。

    逃跑的时候,绝对不能一窝蜂的向一个地方逃。

    而是得分开逃。

    敌人若是分兵,他们就有机会重新聚在一起,蚕食对方。

    敌人若是只追一股,那其他逃出去的人,也能回去搬救兵。

    然而。

    他们小逊了敌人的强大。

    在他们分开逃窜的同时。

    那些身穿铁甲的敌人,一边奔跑,一边举起了一根根铁筒。

    “啪……”

    铁筒喷出火焰,分逃的马贼,瞬间有人跌下了马背,气绝身亡。

    也有马贼中了一枪,却没死。

    不等他们继续逃跑,炮仗声再次响起。

    一路奔出去了数百丈。

    响起了四次炮仗声。

    分成三股的马贼当中,有两股死在了炮仗声下。

    独留下了一股,在草原上狂奔。

    活下来的马贼,意识到自己遇到了强敌。

    有心再次分兵,可有害怕对方那炮仗声再次响起。

    “去找大首领……”

    敌人明明有一举歼灭他们的实力,却一直追着他们在跑,其目的是什么,马贼们已经猜到了一些。

    敌人是想逼着他们去找他们的首领。

    马贼们觉得,敌人有些狂妄。

    敌人手里虽然有他们从未见识过的武器,可敌人人数只有一千多人。

    而他们首领帐下,却有四千多人。

    用人堆,也能堆死敌人。

    若是能得了敌人的盔甲、武器,他们的实力还能再进一分。

    马贼们一路冲到了一个矮丘底下,突然折道,顺着矮丘的东边窜了过去。

    刘亨一行穷追不舍。

    绕过了矮丘。

    入眼的是一片牧场。

    上万的牛羊在枯黄的草地上,嚼着枯叶、刨着草根,在觅食。

    马儿在牛羊群中放肆的欢腾。

    矮丘脚下,扎着近千顶帐篷。

    帐篷里的马贼,听到了数量庞大的马蹄声的时候,已经出现在了帐篷外。

    刘亨领着人出现在牧场边上的时候,刚好跟他们的目光对上。

    刘亨猛然勒马,瞳孔微微一缩。

    “近四千多人?!”

    马贼的数量,超过了从安子罗口中得知的数量。

    刘亨心生退意。

    却听巡马卫首领嘿嘿一笑,眼中闪射着兴奋的光芒,“四千多人有如何?照杀不误!”

    刘亨郑重的道:“人数多过我们三倍,不可力敌。”

    巡马卫首领看向刘亨,大笑道:“刘公事大概没见识过我们兄弟的实力。”

    刘亨沉声道:“我知道你们实力很强,可对面人数众多,我们不能冒险。”

    巡马卫首领果断道:“小少爷有令,一个活口也不留,我们必须遵从。别说是四千,就是四万,我们兄弟也会冲上去。”

    刘亨瞪起眼,“你们是疯子吗?!”

    巡马卫首领听到这话,居然认真思考了一下,道:“你觉得我们是,那我们就是。”

    “你们掠阵!我们冲!”

    “兄弟们!”

    “拔刀!”

    一柄柄长柄弯刀,出现在了巡马卫汉子们手里。

    巡马卫汉子们兴奋的握着刀,汹涌的冲了出去。

    逃离了虎口的马贼,已经冲进了牧场中,和其他的马贼回合。

    在得知了敌人降临以后,从帐篷里出来的马贼们,齐齐跨上了马背。

    年迈的轲比能被一众马贼簇拥在中间,阴沉着脸盯着冲过来的巡马卫汉子。

    在看到了敌人出现的第一眼,轲比能就心生退意。

    敌人明显是正规军。

    远不是他手下的乌合之众能比的。

    可他见到了敌人只派遣出了两百铁骑以后,心里就生出了一股怒意。

    “两百人,就敢跟我四千人为敌?!”

    “狂妄!”

    “兄弟们,上马杀过去。”

    “谁杀了他们,我就将他们的盔甲赏赐给谁!”

    “……”

    马贼们得到命令,挥舞着手里的弯刀,嗷嗷叫的冲向了巡马卫的汉子。

    “嘭!”

    两股势力碰撞,最先响起的是沉闷的碰撞声。

    巡马卫汉子们身披着重甲,勇猛的撞进了马贼群中。

    马贼们的刀没有在巡马卫的汉子们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自己却被巡马卫的汉子们撞下了马背。

    铁蹄呼啸着踏过,留下的是一具具残缺不全的尸骸。

    巡马卫的强横,远超过了在场的所有人想象。

    他们如同一支铁锥,狠狠的扎进一团肉里,带出了无数的鲜血和碎肉。

    仅仅一次冲锋。

    轲比能就意识到了对方不是自己能力敌的。

    可惜他暂时逃脱不了战场。

    巡马卫由东向西而冲,挡住了他向西逃跑的道路。

    刘亨在巡马卫汉子们冲出去以后,就领着人冲了过来,堵在了东面。

    南面是丘,北面有一条宽敞的大河。

    他没办法逃。

    “杀!”

    轲比能调转了马头,杀向了巡马卫汉子。

    巡马卫汉子们自然不会怯战。

    提着滴血的刀,迎了上去。

    又一次碰撞,留下了一百具尸骸以后。

    轲比能再也没有回头。

    领着手下的马贼们,往西面逃窜而去。

    巡马卫首领见此,嘿嘿一笑,大声喊道:“换马!”

    巡马卫汉子们齐齐换上了没有披甲的战马,追了出去。

    一击不中,远遁千里。

    是马贼们在草原上横行的手段。

    只是他们的手段用错了时候,挑错了对象。

    换上的没有披甲的战马的巡马卫汉子,追击的速度并不比马贼们慢。

    火枪成了收割马贼们性命的利器。

    巡马卫的汉子们不需要刻意的去瞄准。

    只需要盯着那黑压压一群人的后背,疯狂的开枪即可。

    从矮丘一头,逃到了矮丘另一头。

    马贼们付出了两百多条人命。

    轲比能的心在滴血。

    他好不容易招揽到的一千多马贼,经此一役,恐怕就要消耗殆尽。

    而他派人劫掠到了粮食、金银、牛羊。

    也成了敌人的战利品。

    但他却不敢跟敌人停下硬拼。

    因为他拼过。

    不是对手。

    远远不是对手。

    “冲过了格森丘,前面有一片迷林,到了迷林,我们就能甩掉他们……”

    轲比能怒吼着对马贼们喊着。

    马贼们自然听懂了轲比能的意思。

    马贼们之所以能在西域猖獗下去,凭借着的就是他们对地形的熟悉。

    他们在招惹了强敌以后,可以凭借着对地形熟悉的优势,轻易的摆脱强敌,远遁千里。

    轲比能之所以选择在矮丘边上驻扎,就是因为距离矮丘不远的地方,有一片能让他们轻易脱身的迷林。

    这也是为何他在明知道宋国的辎重运输队伍有安子罗护送的情况下,还敢送信威胁的原因。

    “哈哈哈……”

    马贼们在轲比能带领下,冲进了迷林,凭借着地形优势摆脱了身后强敌追击以后,疯狂的大笑。

    他们又一次凭借着地形优势,摆脱了强敌。

    轲比能的忠奴凑到了轲比能身边,咬牙道:“大首领,我们被拓跋乌给骗了。我们就不该听他的,从可鲁克湖出来,招惹宋人。”

    轲比能愤恨的道:“拓跋乌那个贼子,一定是投靠了那耶,那耶想借着宋人的手除掉我们。”

    轲比能口中的拓跋乌是黄头回纥中的一个小贵族。

    而那耶是黄头回纥可汗。

    “我们一定要报仇!”

    “对!报仇!”

    “……”

    轲比能在属下们的呐喊声中,咬牙切齿的道:“出了迷林,我们就会可鲁克湖,先杀了拓跋乌的族人,再找那耶算账。”

    “纳米尔,你在前面带路……”

    纳米尔是一个中年青塘人,可轲比能一行不同。

    轲比能一行皆是黄衣、黄布裹头,胡须也是黄色的。

    而纳米尔则是一身黑,胡须也是黑的。

    他是轲比能到了大雪山以后,招揽到了青塘人。

    纳米尔听到了轲比能的吩咐,带着轲比能一行穿梭在迷林里。

    不久以后,一行人出现在了迷林的西面。

    然后。

    他们齐齐的愣在了原地。

    只见那被他们摆脱了的骑兵,笑吟吟的在迷林外等候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