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北颂 圣诞稻草人

第0567章 总有人默默的为大宋江山社稷增砖添瓦

    “五成!最少五成!”

    寇季不容拒绝的道。

    李昭亮恼怒的喊道:“你手握一字交子铺,富得流油,还要跟我抢钱花?”

    寇季橫了李昭亮一眼,不咸不淡的道:“一成归我,一成归朱能,剩下三成是帮你解决后顾之忧的。”

    李昭亮听到了寇季后半句话,略微愣了一下,不满的哼哼的两声,却没有再跟寇季扯皮。

    “嘭……”

    李昭亮将手里的囊袋扔到了寇季面前,哼声道:“这算是朱能的那一成……不能再多了……”

    丢下了这话,李昭亮气哼哼的离开了城主府。

    寇季在李昭亮走后,伸手从囊袋抓出了那块拳头大的金块,低声笑道:“跟我得瑟,欠收拾……”

    钱不钱的,寇季不在乎。

    寇季就是看不惯李昭亮在自己面前得瑟,所以才吓唬了李昭亮一把,从李昭亮手里分出了一半油水,借此惩治李昭亮。

    李昭亮发现了个金矿算什么?

    朱能的心腹在甘州开荒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巨大的银矿。

    也没见朱能得瑟。

    朱能的心腹在挖出了银矿的同时,派人告知给了朱能。

    朱能立马上报给了寇季,寇季命令朱能的手下封锁了矿脉,暂时不要开采。

    河西的利益还没有分配结束,现在爆出有巨大的银矿,立马会遭到哄抢。

    一些人为了银矿,甚至会拿命拼。

    寇季倒不是怕人拼命,他主要是怕麻烦。

    李昭亮走后,寇季也没有在城主府内停留多久。

    他派人收势了李昭亮送来的金块以后,就离开了城主府。

    如今西凉城内空荡荡的,白天见不到多少人。

    寇季不愿意待在其中。

    他喜欢挎着马,漫步在旷野上,看那成千上万的人开垦出成千上万亩土地的场面。

    湿润肥沃的土地,被翻一个面,趴在大地上,一眼望不到头,看着十分有成就感。

    “小少爷……”

    就在寇季跨马漫步在田间的时候,巡马卫首领匆匆忙忙的策马到了寇季身边。

    寇季勒马,盯着他疑问道:“有事?”

    巡马卫首领苦着脸点点头。

    寇季见此,饶有兴致的道:“能让你露出苦瓜脸的事情可不多,说说……”

    巡马卫首领闻言,脸色更苦。

    “有兄弟闯祸了……”

    寇季一愣,有些难以置信,“在自己的地头上,被人欺负了?”

    巡马卫首领赶忙摇头,“那倒不是……是咱们手下的兄弟,欺负人,惹上了麻烦。”

    寇季愕然道:“你们欺负谁了?”

    巡马卫首领苦笑道:“兄弟们在开荒的时候,有个四旬左右的人在田边晃荡。兄弟们上去打听了一下,知道他是一个闲人,就把他扣下了,勒令他跟兄弟们一起开荒。

    然后在开荒的过程中,发现那人的身份不一般。

    小人没敢轻举妄动,赶忙过来找您商量。”

    “四旬左右……身份不一般……”

    寇季思量了一下,沉吟道:“朝廷的人?”

    巡马卫首领苦着脸点点头,“八成是……”

    寇季目光落在了巡马为首领身上,疑问道:“你是怎么判断出他是朝廷的人的?”

    寇季能通过巡马卫首领的只字片语,判断出那人是朝廷的人。

    在河西这片土地上,巡马卫们得罪不起的人,他们大多都认识。

    偶尔有一两个不认识的,得知了巡马卫身份以后,也会表明自己的身份。

    绝对不会隐瞒身份。

    不愿意表明身份,又能让巡马卫汉子们感觉得罪不起的人,只有一种,朝廷的人。

    巡马卫首领没有寇季那种脑子,所以他不会抽丝剥茧的去分析,他听到了寇季的问话以后,苦着脸道:“那厮闲暇的时候,喜欢埋怨人,谁都埋怨。

    上到官家,下到满朝文武。

    即便是小少爷您,他也没少埋怨。”

    寇季眉头一挑,大致猜测出了那人的身份。

    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埋怨赵祯,埋怨满朝文武,又不怕被人弄死的,只有一种人。

    那就是御史。

    四旬上下,那倒是跟御史中的某一人,年纪十分相符。

    “他都埋怨我什么了?”

    “他说……他说……”

    巡马卫首领有些吞吞吐吐的。

    寇季翻了个白眼,“直说……”

    巡马卫首领苦笑道:“他说小少爷您是一个棒槌,根本不会治理地方,他说小少爷您在河西开垦荒地、种植树木,固然可取。

    但是对于林地、牧地的划分,都过于粗暴。

    根本没有合理的利用地形。

    还说您没有留出足够的空地去兴修水利,现在从老天爷手里抢来的良田,迟早要还回去一部分。

    还说你对俘虏、甘州回鹘族人处理的方式不错,但分配的方式却有些差强人意。”

    寇季嘴角抽搐了一下,眼见巡马卫首领还要继续说下去,果断打断了他的话,道:“不用多说了,带我去见见他。”

    巡马卫首领点点头,带着寇季去找那人。

    路上,巡马卫首领犹犹豫豫的道:“小少爷,那人若是要怪罪兄弟们,你可一定要护着兄弟们。千万别把兄弟们交出去给那人泄愤。”

    寇季略显恼怒的瞪起眼,“我是那种人吗?”

    巡马卫首领干巴巴一笑,“小人就是担心。”

    寇季喝骂道:“担心个屁,瞎担心。”

    巡马卫首领在寇季的喝骂下,不再言语。

    他带着寇季策马扬鞭,没一会儿工夫,就到了一块田间。

    田间。

    一帮子膀大腰圆的汉子,凑在一起,往东面开荒而去。

    独留下一个四旬左右的中年人,手握着锄头往南慢慢的挖掘。

    寇季看到了那中年人的身影,跟自己猜测到的那个人一模一样,就哈哈大笑道:“杜御史,你怎么把自己弄的灰头土脸的。”

    杜衍瞥了寇季一眼,没有搭理寇季,继续握着锄头开荒。

    寇季见此,也没有急着跟杜衍说话,他下了马背,在地上铺了一张毯子,席地而坐,静静的看着杜衍开荒。

    杜衍开垦荒地十分细腻,远比巡马卫汉子们要细腻很多。

    一锄头挖下去,翻出一大块土,然后有锄尾敲碎土块,将散落出来的草根捡拾干净,才会挖第二下。

    杜衍开垦出了方方正正的一块地以后,放下了锄头,抄起了腰间的水囊,喝了一口,然后提着锄头走到了寇季面前。

    “你手下的人做活太糙,不堪入目。”

    杜衍一点儿也不客气的坐到了寇季身边,一脸嫌弃的说。

    寇季眉头一挑,“那也没办法,如今河西之地,有一个算一个,都丢在了地里,能开垦出一亩地,那就是一亩地。能种出一亩庄稼,那就能产一亩地的粮食。多一口粮食,就能多一个人吃饱饭。”

    杜衍闻言愣了一下,点点头,又摇摇头,道:“道理是这么个道理,可做活太粗糙了,一亩地就产不了一亩地的粮食。”

    寇季叹气了一声,道:“河西初定,缺人、缺粮种、缺耕牛、缺农具,只能如此。”

    杜衍长叹了一声,点点头道:“也对,是我要求太高了,没有考虑到河西的实情。”

    寇季侧头看着杜衍,十分认真的道:“你不怪我手下的人扣押了你?”

    杜衍一愣,疑问道:“为什么要怪?我觉得他们说的很有道理啊。河西如今初定,地广人稀,到处都缺人。碰上我这么个闲散人在地头晃荡,自然得拿下了,扔到地里开荒。

    我若是他们,碰上了那些搞不清楚身份,又不愿意表明身份的人,我能把他们用到死。

    相比而言,你手下的人温柔多了。”

    寇季一瞬间觉得,杜衍私底下的时候,比在朝堂上有趣多了。

    站在朝堂上的杜衍,那就是一个老古板,逮谁喷谁,毫不留情。

    私底下的时候,居然是一个妙人。

    寇季笑着道:“官家把你从御史台提溜出来,扔到河西,是为了什么?总不可能让你来河西开荒吧?”

    杜衍瞥了寇季一眼,淡淡的道:“你在沙州城逼死了薛田,官家派我来,当然是来问罪的。”

    寇季听到这话,倒是没觉得意外。

    杜衍是朝中重臣,轻易不会离开汴京城。

    一旦离开了汴京城,那就说明他身负重任。

    寇季可不会天真的以为,杜衍是来河西游玩的。

    “诏书呢?”

    寇季抬手问杜衍要问罪他的诏书。

    杜衍瞥了寇季一眼,淡淡的道:“丢了……”

    寇季愕然的瞪起眼。

    诏书都能丢,这话说出来谁信?

    杜衍见寇季一脸愕然,就絮絮叨叨的说道:“你在河西建立了泼天大功,朝廷问罪你的诏书,自然没办法拿出来。

    一旦拿出来,被人传言出去,官家的脸面,还有朝堂上衮衮诸公的脸面,可就要丢尽了。

    民间的百姓,指不定要把朝堂上的衮衮诸公骂成什么样子呢。

    我可能会被骂成有眼无珠的黑心鬼。”

    寇季一愣,放声大笑。

    “哈哈哈……杜衍,你真是一个妙人……以往在朝堂上,可没见你这么有趣……”

    杜衍瞥了寇季一眼,淡淡的道:“朝堂那是什么地方,那是讨论国事的地方,一字一句,都牵扯到天下黎民百姓的生计,岂能信口开河,岂能嬉皮笑脸。”

    寇季笑着道:“理是这个理,只是你一个十分严肃的人,突然变的如此跳脱,让我觉得有些不适应。甚至我还会怀疑,你是不是有所图谋。”

    顿了顿,寇季幽幽的道:“河西初定,可有不少人惦记着河西的利益啊。”

    杜衍像是看白痴一样的看着寇季,愕然道:“我一个御史,一个言官,要那么多钱做什么?给自己招骂,还是嫌自己屁股下的官椅坐着太舒服?”

    寇季闻言,笑容更灿烂,“你倒是看的明白……”

    杜衍撇撇嘴道:“能看明白的人很多,可能做到的人却不多。朝堂上有不少人,为了利益,心都变黑了。”

    “那倒也是……”

    “我愿意跟你小子和气的说话,是因为你小子虽然心黑,但却是个干净人。从来不向百姓伸手,也不想朝廷的官钱伸手。”

    寇季愕然的盯着杜衍道:“你是在夸我,还是在骂我?”

    杜衍淡然道:“随你怎么想。”

    寇季哭笑不得的摇摇头,“朝廷交代给你的任务,你已经完不成了,接下来你准备做什么?”

    杜衍愣愣了,道:“在西凉城开开荒,等李迪那边派人将属于朝廷的缴获送到西凉城的时候,我就跟随他们一起回去,一路上盯着,避免有些人心黑,动不该动的钱。”

    寇季沉吟了一下,笑道:“开荒,会不会有些大材小用?既然你对我在河西颁布的多项政令都不满,那不如你帮我处理河西的政务如何?”

    杜衍瞥向寇季,质问道:“开工钱吗?”

    寇季一愣,哈哈笑道:“开,依照你的俸禄,给你结钱。”

    杜衍果断摇头,“那可不行……我在河西可没什么身份,帮你做事,就相当于你的幕僚。我一个御史台主官,给你当幕僚,你给我那么一点钱怎么行。”

    寇季略微有些错愕的道:“你不是不贪财吗?”

    杜衍瞥了寇季一眼道:“黑心钱我自然不贪,可我付出了劳动,得到的工钱,我拿的心安理得。”

    寇季哭笑不得的道:“行,工钱你随便开。等你走的时候,我一并送到你手里。”

    杜衍点点头道:“记得给我开具文书,证明那些钱财是我付出的劳动得到的回报。”

    寇季哈哈大笑,“你真是一个妙人。”

    杜衍抚摸着胡须,没有说话。

    寇季怎么评价他,他才不在乎。

    寇季的那些工钱,他其实也不在乎。

    他就是想找个由头,为河西做点事。

    寇季理政的手段,大方向上基本都没有错,可手段过于粗糙,小方向上还有一些熟路。

    他看多了,有些看不下去,又闲着,所以就有心出手帮帮忙。

    所以他才会任由巡马卫汉子们将自己扣押,却没有表露身份。

    他就是想借此向寇季释放一个信号,他愿意帮忙,愿意为河西出力。

    寇季在跟他聊天的时候,看出了这一点,所以才大方的雇佣他,治理河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