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北颂 圣诞稻草人

扬帆远航(二十九)

    寇庆听到了苏轼的话,沉默了一会儿,目光落在了那群正在参拜文圣的读书人身上,看着那些读书人虔诚的跪在圣人们面前。

    寇庆突然自嘲的一笑,“你说的对,天生的东西,我没办法拒绝。”

    大部分读书人一生奋斗的目标就是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

    即便是不愿意货与帝王家的,对帝王家也会有所敬畏,帝王家需要的时候,他们也得出力,并且很难拒绝,拒绝的代价相当大。

    寇庆跟他们都不同,他天生生在帝王家。

    所以大多数读书人的追求和目标跟他无缘。

    但他也有他要承担的责任。

    就像是赵杳此前省悟以后说过的那番话一样,他注定要继承庆国,注定要承担起庆国的一切。

    苏轼看到了寇庆脸上自嘲的神色以后,笑容灿烂的道:“你小子想清楚了?”

    寇庆点点头。

    苏轼继续问道:“那什么时候回去?”

    寇庆看向苏轼道:“你就那么不待见我的?”

    苏轼一脸苦笑,“我倒是想跟你把酒言欢,可家妹半年时间内,已经派人给我送了三封信了。

    我再不想办法劝你回去,她恐怕自己就要乘船过来了。

    她要到了此地,折腾的就不是你了,而是我们兄弟二人。”

    寇庆闻言,先是一愣,然后哈哈大笑了起来,笑了许久以后,寇庆对苏轼道:“为什么听到有人为难你,我心里就格外舒坦。”

    苏轼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这是病,得治。”

    寇庆再次放声大笑。

    苏轼在寇庆大笑过后,拉着寇庆进入到了文庙,参拜了寇圣像,然后带着寇庆到了临海督府衙门内。

    苏景先似乎早就知道寇庆和苏轼会到,所以破天荒的在临海督府衙门内摆了一桌酒宴。

    兄弟三人坐在一起,把酒言欢,畅谈了一夜。

    次日。

    苏轼将寇庆送到了码头。

    码头上已经有一艘船等候在哪儿。

    船上的船长是寇庆的老熟人张忠。

    寇庆在临别之际,冲着苏轼抱了抱拳。

    苏轼回了一礼,道:“宿命是躲不过去的,你若是不愿意接受宿命,那很多人都会为你错误的选择付出代家。

    但比起其他人,你是幸运的。

    因为你有一个好祖父,也有一个好的外祖父。

    他们在很早以前就为你铺设好了路。

    你不用一辈子栓在那个位置上。

    你只需要跟家妹生一个儿子,然后将儿子培养成人,你就能从那个位置上脱身,成为自由身。”

    寇庆重重的点头,表示记下了苏轼的叮嘱。

    他没有再说话,上了大船。

    一上船,就看到了张忠那一张堆满了笑容,一副讨好模样的脸。

    张忠嘴里说着许多恭维的话,什么‘有眼不识泰山’之类的张口就来。

    寇庆并没有在意张忠拍马屁的那些话,他只是抬起脚,对着张忠就是一顿猛踹。

    有些事情,寇庆身在局中的时候,未必看得清。

    可一旦脱离了局中,他立马就看清了。

    甚至比其他人看的还清楚。

    张忠这狗日的半年多前载他到临海督府的时候,明明知道自己的身份,却非要假装不知道,跟他演了一路的戏。

    寇庆踹他一顿,算是便宜他了。

    踹完以后,还不满的盯着张忠问道:“你是谁的人?”

    张忠一边揉搓着腿上的踢伤,一边苦笑着道:“属下两个儿子,如今都是国主近卫。”

    寇庆以手扶额,不想说话了。

    张忠的两个儿子都成了他爹的近卫了,那么张忠显然也是他爹的人。

    若不是他这半年走访了北荒各地,见识了各种各样不一样的兵马,他差点就被张忠给骗过去了。

    在各家的兵马当中,庆国的兵马并不是最强的。

    但庆国兵马的战斗力却一定是最强的。

    因为庆国兵马一直配备着比其他几家先进一代的枪械。

    张忠和他的人,毫无疑问配备着先进的枪械。

    而枪械对传统的武艺高手所造成的威慑,寇庆也是亲眼看过的。

    他不仅在道王宫里见识了枪械杀伐那些武艺高强的道人,还在各家的治地上,看到过一些传统的武艺高手和枪械之间的演练。

    强如狄青,在被五柄枪械对准的时候,也只能暂避其锋芒。

    陈琳那个老货,如何能在近百手持枪械的悍卒面前,堂而皇之的登上庆国的船?

    大宋和庆国双方,互不干涉内政。

    身份越高的人做事,需要出具的东西就越多。

    似陈琳这种太监中的霸主,想要登上庆国的船,最少得拿到赵祯和寇季二人的手令才行。

    不然张忠可以拒绝他登船。

    寇庆和赵杳二人逃家的时候十分仓促,陈琳根本没办法先去南荒请示赵祯和寇季二人的手令。

    所以他能出现在庆国的船上,显然是张忠放水的缘故。

    寇庆在见识了庆国的老将老卒们对待大宋官方的态度以后,就明白了一件事。

    大宋官方的人想在庆国军方的人面前讨到好,根本不可能。

    除非庆国上层有人提早发话。

    很明显,张忠就是得到了上层的受益,才会放陈琳上船的。

    张忠明显是一个有身份的人。

    张忠既然是一个有身份的人,那寇庆就无需对他客气。

    所以在返程了路上,寇庆如同大爷一般,霸占了船长室。

    舒舒服服的坐着庆国的大舰,远渡重洋,回返了庆国。

    历经数月,寇庆回到了庆国的日出码头。

    下船的时候,就看到了自己的妻子苏轸苏小妹,站在码头上笑吟吟的等候自己。

    寇庆欢呼了一声,冲下了船,抱起了自己的妻子,离开了码头。

    在跟自己的妻子温存了几日以后,寇庆就带着自己的妻子苏轸,回到了庆都。

    往后。

    寇庆就再也没离开过庆都。

    每日里不是在宫里跟自己的妻子畅谈诗词歌赋,就是跟在他爹寇天赐身边观政。

    如此过了五年。

    寇天赐在请示了寇季以后,将庆国国主的位置传给了寇天赐。

    同年,大宋皇帝赵润,将自己的皇位传给了自己的儿子赵杳。

    阳国国主刘伯叙,也将自己的皇位传给了自己的儿子刘墉。

    自此,禅让制度,似乎已经形成了一个惯例。

    自此,皇位似乎已经不再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象征,它更像是一个工作。

    三个新诞生的老家伙离开了大位以后,就像是逃命一般,带着人逃出了他们坐镇了几十年的都城。

    他们带着娇妻美妾,带着雄壮威武的兵马,乘着大船,往西而去。

    新任庆国国主寇天赐、大宋皇帝赵杳、阳国国主刘墉,得知了三个新诞生的老家伙们的去向以后,有点傻眼。

    他们三个小家伙心中所想的事情,貌似就是他们老子心中所想的事情。

    他们想退休以后去欺负黑鬼。

    他们老子抢先一步去欺负黑鬼了。

    有人或许会问了,寇天赐等人为何不去北荒和南荒呢?

    无他,守在南荒的那两个老不死的,他们惹不起!

    ……

    ……

    ……

    (番外也完结了……鼓掌!撒花!感谢兄弟姐妹们一路陪伴!稻草会再接再厉的。新书预计十一月二十号左右发,到时候我们再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