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绝对一番 海底漫步者

第八十九章 筹备

    吉崎真吾的惊讶不是没有原因的,虽然他和千原凛人共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承认他确实是难得一见的好编剧,但编剧和导演可是两码事。

    编剧创作剧本是有难度,行内有句俗话叫做“路面抠饼”,这就是专门用来说编剧的凭空想像出曲折动人的故事、有灵魂的角色,和你从路面上凭空抠出个饼来难度基本一致,全是无中生有。

    但导演绘制分镜头台本同样有难度,而且两者的难度方向完全不一样导演需要在这基础上更进一步,要将单一的文字转化为有形的画面和声音,拥有的知识面必须十分广博,包括但不限于剧组统筹、场面调度、艺术性、视听语言、美术设计、动作表演、摄像、后期剪辑等专业知识。

    比如编剧一行字,导演进行分镜头台本绘制时,对这一行字相关的镜头往往就需要考虑很多东西:

    景类是全景、中景、近景还是给个特写?

    摄影是推、拉、摇、移还是跟?

    关联镜头是淡入淡出、切换还是叠化?

    色调是暖一点好还是冷一点好?要不要用不同色调来区分不同人物不同场景?

    构图方面怎么构能让观众觉得舒服?

    怎么配音效才能增强观众身临其境的感觉?

    要不要加背景音乐烘托气氛?加的话什么类型?哪里切入,哪里淡出?

    该镜头长度需要多少秒?1秒是不是长了点?0.5秒是不是又太短了?

    演员在这里需要怎么表演才能合乎整体基调?

    甚至剧本只是说演员从杂货店里走了出来,导演都得考虑一下这杂货店的风格问题是昭和式的老旧杂货店还是目前的新式杂货店,哪个才能让观众不出戏,才能让场景更符合本剧的主体基调?

    简而言之,编剧凭空想象出了故事,算是食材,导演二次加工,算是厨师,在制作分镜头台本时若是不好好干,不肯对着众多的“调味料”绞尽脑汁,再好的食材也能给你糟蹋了,所以在电视节目制作这个行业里,年轻的天才编剧少见,年轻的天才导演更少见,就是因为当这个“厨师”需要考虑的东西太多,满满都是复杂的细节,年轻人往往没有那个经验积累,仅凭灵光闪现是不行的。

    制作分镜头台本最需要的不是灵光一闪,那玩意编剧有就行了,更多需要的是扎实的基本功和丰富的实战经验。

    眼下千原凛人要试着绘制分镜头台本,吉崎真吾倒没想过抢班夺权,但确实也做好了帮他大改特改的心理准备,只是连看了几页,感觉……改不了太多的地方,千原凛人考虑的已经非常细,几乎能考虑到的地方都考虑到了,而且分镜思维很成熟,动作关键点和剧情转折点卡得很准,简直像是拍过无数片子已经锻炼出来了一样。

    他确定了千原凛人的实力,而哪行从来都是实力为尊的,他的态度不由自主就出现了改变,不敢再抱着大改特改的心态,换成了和对待藤井有马那种主创导演差不多的态度,开始专注于查缺补漏,特别是对一些一个镜头多格分镜的复杂之处反复检查,判断会不会有互相抵触导致观众混乱的地方,然后写上自己的建议,以备回头大家一起讨论创作这东西,就是神仙也不可能完全不出错的,总会有点小毛病,这属于正常。

    白木桂马则还是在那里一遍一遍润色文学剧本,偶尔被千原凛人叫过去帮着查点东西,而千原凛人渐渐的,彻底沉迷于台本创作这种复杂的思考中,精神高度专注。

    电视节目制作,特别是电视剧的制作,真的很像是在手工制作一部精密仪器,或者说像是在解一个高难度、拥有大量未知数的方程式组,哪怕他有原版对照着可以参考,仍然感觉十分头大有些东西不是你看了答案就能找到过程的,还是需要反复尝试,在脑海里一遍一遍模似组合,不然根本不知道人家是怎么搞出的这效果,也不清楚自己能不能搞出更好的效果。

    在全身心投入下,中午吃得什么他都给忘了,脑子里全是“时间扩张”、“角色动作塑造”、“多机位变动”、“人机同动”、“音效变入”、“场景搭建”之类的东西,几乎挤成了一团浆糊,而等他肚子再次咕咕响起时,这才想起来还有别的事要做,猛然抬头看表,发现已经晚上七点二十五分了,顿时差点抑郁了……

    完了,来不及跑去料理屋吃饭了,昨天晚上还想着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结果第一天忙工作就忙到了这个点,而且工作还没告一段落,现在就走了不太合适。

    他拿着笔在那里犹豫了片刻,在心里判断是先放一放工作去找白马宁子,还是留下继续加班,毕竟现在大家状态正好,效率很高,走了太可惜,而吉崎真吾注意到他停了手,望了过来,疲累地问道:“千原,是卡住了吗?”

    他借机伸了个懒腰,也停止了工作,对千原凛人的“坐功”有点佩服了这年轻人活活坐了一天,除了上过一次厕所就没离开过椅子,害他也不好意思乱跑偷懒,直接弄了个腰酸背痛,只能说年轻真好,至少前列腺没什么毛病。

    千原凛人暗叹了口气,第一集的分镜台本还有个为整季定风格定基调的意义,早点弄完了第一稿多改几次,完全确定了后就坚决不能再变动了,所以……先工作,工作完了再生活,白马宁子那边等一天不要紧。

    他马上把注意力又放回到了台本上,笑道:“没有,只是有点饿了,白木君去弄点吃的回来,吉崎君咱们继续关于这里这部分,我感觉多镜头用多机位一次拍摄较好,省时省力也好出效果,但演员走位还有机位移动有点拿不准,我想要的效果是这样的……”他在纸上胡乱画了张简图,箭头满天飞,和准备进攻某个阵地差不多,直接请教道,“吉崎君帮着看看该怎么设计比较理想。”

    吉崎真吾马上凑了过来,他在片场混了十年多了,经验还是足够丰富的,有了设计那具体操作难不倒他,马上开始指点着建议,“简单一点,三台摄像机差不多就够了,保险一点就用四台。一号机从这里到这里平行移动拍摄,用广角,二号机……”

    他们这三个人一直工作到了夜里十二点半,然后终于对第一集怎么拍有了一个大概的构想。白木桂马也没犹豫,洗漱也不管了,直接找出了睡袋就钻了进去,高强度脑力工作了一天他很困了,需要睡觉,而吉崎真吾也打电话给老婆请了假,还让千原凛人帮他作证没去喝酒没去鬼混,然后也找了个睡袋直接躺下了。

    千原凛人则看了看时间,叹了口气,决定明天一定要去料理店吃晚饭,然后直接也睡了再花大半个小时回家,明天再花大半个小时过来,不划算,直接睡办公室算了了。

    第二天还是村上伊织把他们叫起来的,然后和千原凛人单独商量分离《人间观察》工作组的事。

    《人间观察》的工作组本身就超级臃肿,原本计划就是要分出一大半精干人员给《半泽直树》的,现在也差不多也到时候了,村上伊织已经初步确定好了名单,而千原凛人和她已经熟得不能再熟了,根本没拿她当女人看待,一边揉眼屎一边看名单,随后提了要求:“普通工作人员你自己拿主意就好,就是我还需要一个老成一点的执行导演,这个你早点找一找。”

    按初步拍摄规划,他准备《半泽直树》三个导演共用一份台本同时动工,他算一个,吉崎直吾算一个,那就还缺一个,可惜藤井有马不肯过来,不然就不用再给团队里添人了。

    村上伊织点了点头,准备回头去考察制作局内的导演们,然后又关心地问道:“主题曲要不要开始准备了?”

    她已经在申报预算了,想来不会缺钱,那在这个圈子里有钱就好办事,已经不是《世奇》那个穷酸样子了她准备展现一下能力,这次无论如何也要按着歌手和作词作曲家们出首经典,保证按传统让大制作有个“120分”的主题曲。

    她是信心十足,但千原凛人却不肯配合她,在那里低头想了一会儿,直接道:“不用,这次不要主题曲了。”

    “什么意思?”村上伊织惊讶了,“千原,现在我们不缺钱了,虽然也不能浪费,但也不需要在电视剧的门面上节省。”

    在曰本,任何大热的电视剧的主题曲都会被传唱好久,这是一个可以帮助提高收视率的很好噱头,真是挤钱也要弄好了,更别说现在不缺钱了这几乎是传统了,她实在理解不了。

    千原凛人直接笑道:“情况不一样的,这部剧咱们要打造成‘正统电视剧’,面对的观众是成年人职场人士,他们不需要主题曲来帮着烘托氛围,催人泪下,所以……咱们就不要那个了,只要让观众专注于剧情就好,让他们为主角的经历自发感动会更有效果。”

    村上伊织没提这事,他都给忘了,原版的《半泽直树》就没有主题曲,而是用凝重的纯音乐做为开端,反而增加了原剧的厚度和引人入胜,明显加快了剧集的整体节奏,提高了引人入胜的程度,千原凛人感觉可以照搬一下后世大部分美剧也都放弃了主题曲这种拖节奏的东西了,而且他对剧本和拍摄都有信心,不需要搞什么噱头,准备就单纯靠剧情和角色塑造来取胜!

    用最没花巧,最纯粹的一拳,给观众致命一击!

    村上伊织不是很赞同,但千原凛人才是《半泽直树》的总负责人,他的决定就是最终决定,她没办法反对,只能默认了,又把一叠资料交到了千原凛人手里,叹气道:“这是我根据要求筛选出来的一部分演员名单,你先大概看一下,找找有没有合心意的。”

    千原凛人点了点头,马上开始翻看起来。

    堺雅人那种类型的超优秀演员可不太好找,而且电视剧要想出彩,反派也要和主角衬得起来,得是同级别的,别出现了压戏现象,同样不好找。

    这其实该算本剧最大的难关了,可比有没有主题曲关键一百倍,他一时看得很认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