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绝对一番 海底漫步者

第二百五十章 祸国美姬

    白马宗正给出的名单并不长,只有九个人,但人人份量都挺足,最差的也是小有名气白马宗正做为一家寺院住持,相对也比较受尊敬,社会地位较高,交的“狐朋狗友”档次相当不错。

    第二天,千原凛人就带上这群人,提上礼物出发了,可惜一天连续拜访了名单上的四位,几乎没什么收获年底都很忙,这些人倒是看在白马宗正的面子上好好接待他了,也按他的要求提供了一些“素材”,可惜有趣是挺有趣的,但往往都是某人在人生中的一个闪光点,想拍部短剧可以,拍成大河剧不行。

    这也正常,要是这人真一直闪光,那就是历史大名人了,不至少只有点小名气,连个帮着著书立传的都没有。

    也许又走了弯路……

    宁子没想到这么不顺,微带歉意的向千原凛人说道:“对不起,千原君,可能这方法不合适,不但没帮上忙,反而浪费了你的时间。”

    千原凛人不在意,容易的事一般出不了好成绩,麻烦是正常的。他在这方面心态一直非常好,不敢说没气馁过,但通常能很快调节过来创作过程中的困难真没什么,拍砸了挨骂更可怕,没颗大心脏干不了电视节目制作这一行!

    他微笑道:“没什么,就当观光了。”

    京都是座很传统的城市,工业占总产值不足1%,农业2%多点,服务产业占了总量接近97%,一年接受游客5000万人次以上,是真真正正为游客准备的城市。所以,他们奔波了一天,也算顺便游玩了一下。

    这里没有东京那种车水马龙和高楼大厦,四处都是幽静的神社、诧寂的寺院,还有长长的石阶路,参天的古树,偶尔能看过艺伎路过,也有戴着斗笠排成长长一队的僧侣,真细细在这里转起来,有种不同与其他城市的复古气息,感觉还可以。

    而且,旅游型的城市在购物方面都很有特色,又赶上了年节,像是各商家基本都推出了福袋活动里面塞满了店内各种不同的商品,但每袋价格一样,全看个人运气,运气好的能拿到一两折,差的也是八九折,算是商场年底清仓外加节日促销。

    近卫瞳以及爱子她们几个就买了很多,主要是些和果子、零嘴之类的,美千子则买了很多小工艺品,现在都大包小包拎在手里她们是跟出来玩的,千原凛人和圣子一起去找素材时,宁子就带着她们在附近购物或是游览神社、博物馆,甚至还去小剧院看了一场歌舞伎,反正她们几个真正的“游客”是没亏。

    一天下来没正经收获,但能玩玩也不错,他们一群人又回了白马家,近卫瞳高呼一声“看猴子去”,带上爱子和雾纱就跑了她们准备泡在温泉里吃今天买回来的零食,顺便也给猴子一点。

    千原凛人则对跑到山腰去泡温泉没了多大兴趣,他本质上就不是个爱享受的人,自顾自留在房间里整理今天收集到的素材是没用,但都花时间听了,还是整理出来,可能将来有用。

    宁子和圣子留下来帮忙,美千子也没去玩,跟在旁边倒倒水削削水果什么的,挺勤快却话不多,千原凛人这次留意到了,仔细看了看她,发现她小脸有些白之前以为她心里不痛快,这才阴着小脸,但现在看看气色好像更差了。

    千原凛人有些拿不准了,分神关心道:“千早,有没有身体不舒服?”

    美千子愣了愣,甜甜一笑:“没有啊,师父!”

    “真没事吗?”千原凛人必须要关心,不然回去了不好和南部良子交待带人家女儿出来,怎么也得照顾好了,哪怕南部良子不敢惹他也必须如此!

    宁子也转头看了看美千子,伸手去试她额头温度。美千子反应很灵敏,马上一甩头,直接甩开了宁子的手,但马上发现不对了,笑容更甜:“真没事,宁子姐姐。”

    宁子温婉一笑,两只眼睛眯成缝没说什么,千原凛人迟疑了一下,直接伸手放在了美千子额头上,过了片刻后感觉好像没问题,这才笑道:“没事就好。”

    大概就是十几岁的少女心事多吧,或者是快到青春期了?女生一般青春期什么时候开始?国中有可能吗?

    他胡思乱想了片刻感觉有些麻烦,忍不住又看了一眼“新助手”二之前圣子,其实这个也挺麻烦的,他也是刚发现这位老实过头了,今天几乎没说过话,就跟在他后面生怕有任何失礼之处,似乎自动就进入“学徒”模式了。

    这千原凛人同样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理论上来说,他觉得圣子该算他的一个小朋友的。

    圣子跪坐的腰板挺直,乌黑的长发纹丝不动,抄录的很认真,一笔一划像在练习书法,轻轻抿着嘴表情很严肃,猛一看就是个高冷的大小姐说真的,只论外表,她比宁子还像传统大家族的继承人。

    她很快注意到了千原凛人的目光,顿时高冷外表就碎裂了,有些忐忑不安地问道:“千原老师,我哪里做错了吗?”

    “没有,你做得很好。”千原凛人连忙笑道:“只是别这么拘束,咱们还是像以前那么相处就好。”

    “是……是,我明白了,千原老师。”圣子还是很恭敬,她一直很希望能跟随千原凛人学习,而且她知道自己很笨,所以特别小心。

    千原凛人微笑着点点头,肚子里面叹了口气也行吧,对待工作态度认真总是好的!

    不过,他还是喜欢近卫瞳那种大大咧咧的性格,那家伙想到什么说什么,胆子也够大,一起工作更合他胃口。

    …………

    一夜无话,第二天就是97年的12月31日了,这就是曰本魔改过的“大年三十”,千原凛人继续去拜访名单上剩下的五位都开始了,总该尝试到底,更何况名义上还有个替白马宗正去祝贺新年的任务。

    不过,从昨天的经验来看,很难说会有什么收获,估计这条路也走不通,或者可能寻求一个“不太出名”的历史人物来拍大河剧,这道路本身就有点问题。

    有一定可能还要再次推翻了重来,只能说创作这种事,特别是想创作出能让自己也满意的作品,实在是种煎熬!

    编剧这一行是真难,劝人学医天打雷劈,那劝人干编剧可能没那么严重,但起码也该五马分尸这一行是“路面抠饼”,有时候甚至连路都找不到,更别提凭空抠出个“饼”来了。

    他们一大早就出发,连续拜见了两位“博学有趣”之士,白马宗正的老脸好使,对方都很配合,提千原凛人的要求回忆了一下觉得有趣或精彩的历史故事,结果也没多大用处。随后,千原凛人干脆放开心怀,带着这帮小孩子朋友和女友一起去吃大餐出来玩嘛,吃也是重点之一,至少能占到三成份量!

    当然,他对京都不熟,只管出钱,是宁子指的路。京都这边是怀石派,连寿司店都快挤死了,太过清淡,吃个有趣还行,其实不适合年轻人的口味,她领着这帮人去吃鸭肉馒头了。

    她本性还是挺好玩的,领着这帮人七拐八绕去了一家叫做“十一段鸭屋”的小店,猛一听还以为是家色Q场所,其实主要是卖鸭子的地方这么说好像还是挺色Q的,但是真鸭子,不是那种俱乐部鸭子。

    鸭肉馒头叫馒头,但是油炸后去壳再蒸煮的碗料理,带汤,但碎鸭肉、鱼肉、百合根等混合而成的那个团子,泡在汤里像个白白胖胖的大馒头,可能因此得名。

    口感很浓郁,咸香咸香,而且这家店还提供盐烧鸭头、烤鸭等料理,不是很有嚼头就是一咬便流油,很合千原凛人的口味他来曰本这么久了,唯一觉得口感合适的日常料理是拉面,别的也能吃,他不是很讲究的人,但……

    太寡淡了,没意思,日料厨子你让他多放点盐和油就像打算杀了他一样,乱用香料倒不是不在乎,真是什么都敢往菜里塞,超级烦!

    他们一群人在这家小店里吃了个满嘴流油,近卫瞳和西野零纱尤其喜欢,还买了“风干鸭腿”打算嚼着玩,然后才又动身在宁子的带领下,去找今天第三位素材提供者。

    近卫瞳海女出身,野丫头一个,才不在乎什么走路不能吃东西,笑不能露牙齿之类的淑女仪态,一边用力撕着鸭腿,一边关心地问道:“宁子姐姐,师父去采集素材,咱们玩什么啊?”

    宁子看了看信封上的地址,想了想笑道:“我们要去千岁院,那里靠近府中心,有博物馆,也有剧场……有家渍物博物馆好像挺有趣,可以看一看;剧场的话,有家小剧场从开业以来一直只演一部剧,小有名气,你们也许会喜欢。”

    渍物就是咸菜,近卫瞳完全没兴趣,看舞台剧兴趣也不大,反而好奇问道:“千岁院是什么地方,寺院吗?”

    宁子微笑道:“不是,是家能剧剧院。”

    “能剧!?”近卫瞳眼睛一亮,马上问道:“那我们不能去看能剧吗?”

    她是真土包子,真还没看过能剧,但她当然听说过,感觉是种高雅的享受能剧起源自唐朝的百戏,传到这边最初叫“猿乐剧”,和杂技差不多,后来经过了近千年的发展以及改良,变成的曰本的传统戏剧,类似华夏京剧的性质。

    歌舞伎就是从能剧中分化出来的,不过歌舞伎只有三百多年历史,且只是在关东江户(东京)地区更流行,针对的观众是普通百姓,而能剧自一开始,就是公卿贵族专享,表演者世代父子相传,能演的人不多能剧的大本营就在京都,以前公卿们住这里,养的演员们基本也都集中在这里,换个地方只能等巡演,找个正经的能剧剧院都难。

    近卫瞳对能拿回村子里吹嘘的事通常都格外上心,看能剧可是她那个小渔村里享受不到高雅玩意儿,很想去,但宁子无奈笑道:“你们可能不会喜欢,但看一次也可以……爱子酱、雾纱酱还有美千子酱,你们想看吗?”

    美千子无所谓,她其实也没看过,但她好奇心不强。雾纱和爱子都好奇,马上点头道:“想看!”

    宁子很好说话,笑眯眯道:“好吧,那就看能剧好了。”

    千原凛人微笑不语,他也没看过,但他知道是什么东西,也知道看完了是什么效果和现代孩子听京剧效果一样,不是票友,估计坐不了三十分钟就想逃跑。

    这几个人找着“受罪”,他也不管,一路就到了千岁院。宁子去买了票,不过最好的位置是预定的,只拿到了“悬桥”左后侧贴边的位子,不过近卫瞳这些人也不懂,不在乎,然后宁子又陪着千原凛人和圣子去找人森川梅守。

    工作人员表示森川梅守没时间,最近演出正忙,不接待访客,好在白马宗正的老脸在京都地皮上顶用,在让工作人员转交了白马宗正的信后,工作人员把他们一行人直接带去了后台。

    此时正准备开场,后台一片兵荒马乱,等千原凛人等人进了森川梅守的休息室,森川梅守正在别人帮忙下戴假发以及换装,不过没化妆能剧表演是不化妆的,歌舞伎才需要,那个你看看台上谁的脸最白,就能知道谁在戏中重要性更高,地位也更高。

    因为能剧要求就是服装要超级繁琐华丽,他站着不能动,只能微微侧头表示欢迎:“千原老师,久仰大名了,欢迎光临千岁院,未能远迎,实在是失礼了,请不要介意。”

    “哪里,是我们来的冒昧,真是多有打扰,请见谅。”千原凛人笑着回话,这都是一般性的客套话,他们双方工作社交都不沾边,森川梅守更不是普通民众,所谓“久仰大名”估计也就是听过千原凛人的名字,而千原凛人在此之前甚至都不知道有森川梅守这个人隔行如隔山嘛!

    双方客套了一下就算认识了,毕竟中间夹了个白马宗正当介绍人,而白马宁子笑眯眯送上了伴手礼:“森川样,父亲让我们代他祝您新年愉快。”

    能剧演员的观众不多,但本身算艺术家,森川梅守也够老,所以宁子用了“样”这个称呼。这些人代代相传,大多身上都有古代官职的,有种戏剧界贵族的意思,一般人都会往高了敬称,而森川梅守看了宁子一眼,笑道:“令尊身体还好吗?好久没和他一起喝茶了。”

    “他一切都好,劳您关心了。”

    “能听到这消息真是太让人欣慰了,年后希望能和他相聚一下。”

    “是,我会向父亲转达您的美意。”

    宁子应对十分得体,而到了这里客套流程就算走完了。森川梅守自己不能动,但请他们坐下,然后让人上了茶,这才言归正传:“千原老师的来意我已经清楚了,是打算为大河剧收集创作素材吗?”

    “不错,白马先生推荐您,认为您也许了解一些有趣的历史人物和趣闻。”千原凛人也进入了正题,“您印象中最深刻或是最有趣的故事能告诉我吗?”

    他如同采访,而二之前圣子迅速掏出了记录本,开始帮着记录要点,要当个好助手,而森川梅守沉吟道:“千原老师去过奥陆吗?有没有听过凉姬这个人?”

    “抱歉,没有。”

    “凉姬是战国时代的人,在奥陆被称为‘奥陆之宝’、‘奥陆第一美姬’。”森川梅守一边完成着装一边笑道:“也被称为……祸国美姬!”

    “哦,可以详细说说吗?”千原凛人来了兴趣。

    “当然,我也是很小的时候从一位前辈那里听来的,印象非常深刻,去奥陆时还特意查证过,确实有这个人,而且人生十分精彩,你愿意听当然没关系,只是我得先完成表演,可以稍等一下吗?”

    千原凛人有些无奈,但没办法,这是人家的工作,只能笑道:“是,期待您精彩的表演。”

    森川梅守已经着好装了,笑了笑没再说什么,面色郑重起来,亲自拿出了一个木箱,打开后里面是一排排的面具能剧本演做为主角来说,是必须戴面具出演的,而且面具地位特殊,能剧演员会让别人帮着着装,但从来不会让别人帮着戴面具,甚至平时都会拿出来给别人看。

    他小心的拿出了一个面具,对着面具轻声且认真地说道:“我要演你了!”

    说完了,他这才反过亲手戴好了面具,转头对千原凛人说道:“主人怠慢了,请不在介意,您可以在后台观看表演。”然后就带着一帮人离开休息室,前往舞台。

    千原凛人挑了挑眉,这戴上面具说话声调和语气都变了啊,不过他也没在意,和宁子、圣子一起跟在了后面,心思还多半放在“凉姬”身上。

    祸国美姬吗?有点意思,希望不会让人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