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玩家凶猛 黑灯夏火

第三百九十八章 寄生

    “肋骨断了几根,还好。”

    面对石匠,茱莉亚似乎有些紧张,眼神不自觉地瞥向石匠旁边,那个披着黑袍的诡异臃肿身影。

    “嗯。”

    石匠点了点头,“恩多?”

    这似乎是臃肿身影的名字。

    茱莉亚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显得更加紧张。

    臃肿身影上前一步,黑袍下突然延伸出无数金属细枝,每条细枝都连接着造型古怪的手术工具。

    黑袍兜帽下的绿色眼眸闪闪发光,似乎在扫视着茱莉亚。

    良久,他才用好似指甲刮过黑板的沙哑尖锐声音说道,“身躯没什么问题,神智也很正常,没有认知诅咒、夺心、道心种魔”

    不知道是不是茱莉亚的错觉,她觉得对方的语气中,蕴含着强烈的遗憾对于他没有机会进行急救手术、分解辛迪加组织内其他成员身躯的遗憾。

    “好了,没事就好。”

    石匠打断了恩多的叙述,朝着茱莉亚微笑道:“去lux22那里汇报任务详情吧,这次剧本任务完成之后,你的排名又能上升了。”

    茱莉亚勉强笑了笑,并没有多么开心。

    辛迪加是个严密低调的隐秘组织,最底层是一群外围成员,如雇佣兵、私人武装公司、科研实验室、掮客、黑客。

    辛迪加在各个大洲都有自己的产业和据点,但是他们对于外围成员似乎并不是很关心。

    外围成员往上,则是内部成员,也就是拥有超凡力量的玩家。

    这些玩家被称为“学徒”,

    学徒在被招募进辛迪加后,会被派遣至据点中接受全方位的训练,并完成辛迪加下达的种种任务,以赚取贡献点,兑换组织内部给予的奖励。

    和其他隐秘组织相比,辛迪加给予成员的奖励丰厚无比,一些奖励甚至比玩家们拼死拼活完成剧本任务得到的装备道具还要丰厚。

    当然,这并不是没有代价的,

    辛迪加下发给成员的现实世界任务,完成条件普遍严苛,执行起来不比剧本任务简单,

    什么暗杀一名上市公司总裁并将现场布置成意外事故;

    追猎并俘虏一名真实身份暴露的孤狼玩家;

    在竞技场决斗中杀死一只组织培养出的生物兵器;

    而且,辛迪加内部实施淘汰制,只有表现优异的学徒才能够晋级,获取到更多的资源,更多的情报。

    所有学徒的顶端,是十名被称为“使徒”的辛迪加核心成员。

    那些人是现实世界里最早一批获得玩家资格的存在,比现在的玩家足足领先了十个月之久

    茱莉亚从未见过使徒,只是隐约听说,在十名使徒之上,是辛迪加组织的创造者,他的称呼只有一个词。

    教授。

    茱莉亚轻轻舒了一口气,她从未希冀过自己能在组织内部不断往上爬,最终成为使徒,

    她加入辛迪加只是无奈之举,仅仅只是希望自己能活的久一点,有朝一日,能以曾经的身份回到家人身边

    茱莉亚很好地隐藏了自己的伤感,朝石匠和短发妹子笑了笑,将毛巾还了过去,朝门口走去。

    “等等。”

    恩多的声音骤然响起,斗篷下方的肩膀处,

    一根连接着手术刀的金属细枝飞速蔓延,径直飞茱莉亚背后,斜斜一斩之后,又以更快的速度收了回来。

    茱莉亚只觉脊背一凉,背部皮肤出现一个浅浅伤痕,隐约有鲜血流出。

    她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身躯已然在本能驱使下,猛地转过来,做出战斗姿态。

    却见黑袍身影正用金属细枝,端起了一个长方形的金属手术盘,

    并将沾着微量鲜血的手术刀,在手术盘上轻轻一刮。

    “这是”

    茱莉亚下意识地向手术盘中望去,借着昏暗灯光,她分明看见盘底躺着一条纤如发丝、长如筷子的透明寄生虫。

    寄生虫盘缩在一起,似乎已经失去了活性,

    虫躯上沾染的鲜血,也证明它是刚刚从茱莉亚脊背中取出的。

    茱莉亚当即浑身一颤,全身上下都被恐惧所淹没。

    “唔”

    恩多低下头,用手术刀精巧稳定地切割开手术盘里的纤细虫子,仔细审视,

    “看起来不像是原生寄生虫物种,有点像涡虫?中空腔体内有根菌丝,尚不知其作用。整根虫子已经死亡,没有任何活性,没有任何能量残留”

    他思考了一下,抬起头对战战兢兢的茱莉亚说道:“转过去。”

    茱莉亚下意识地转过身形,却听身后手术刀划破空气的倏倏声再次响起,

    只觉全身上下瞬间被切割开数道微小创口。

    一条,两条整整十八条寄生虫整整齐齐地躺在手术盘中,看上去惊悚无比,触目惊心。

    “这些虫子是人造物,”

    恩多看向茱莉亚,目光中满是炽烈的探究热情,“你被人下了寄生虫。”

    “”

    茱莉亚浑身一颤,一想到那么多的虫子藏在自己体内,她就感觉阵阵恐惧直涌心脏。

    短发妹子双眼圆睁,同样满脸惊恐,

    石匠则眉头紧皱,低声问道:“能追踪么?”

    “几乎不可能,这些虫子本来就是死的,灵能波动早就散尽了,就算用因果层面的追踪术式也没法找到源头,而且”

    恩多讲着讲着,却见手术盘中,所有寄生虫像是接收到什么指令一般,连同内部菌丝一起,齐齐融化成一滩透明液体。

    “”

    所有人默默注视着手术盘,茱莉亚清晰感觉到身上的细微伤口涌出微量鲜血,传来阵阵刺痛,但她却根本没有心思去关注伤疤。

    谁?什么时候?怎么下的虫子?

    茱莉亚在执行童话世界的任务前,做过全面的体检,所以这些虫子只可能是在她执行任务期间得上的。

    她的眼前闪过一张张剧本世界里遇见过的面孔,玩家,土著,魔兽最终定格在了那个全身上下笼罩在红色大衣中的身影。

    “走吧,我陪你去lux22那里。”

    石匠深吸了一口气,郑重地对茱莉亚说道:“你要一五一十,事无巨细地讲述,剧本任务里发生过的所有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