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玩家凶猛 黑灯夏火

第四百六十七章 技俩

    鹅城,同福客栈。

    “客人,我们实在是没房啦。”

    掌柜一脸无奈地说道:“所有客房都住满了,我好说歹说,花了银子补贴,才让两名客人同住,勉强给几位腾出一间房来。

    剩下能住人的,也就只有大堂的大通铺了。”

    “嘶。”

    徐管事眼角余光瞥了眼后方的李昂等人,咬咬牙,从袖子里拿出几颗碎银,放到掌柜的手里,“老哥你就帮我个忙,再去和楼上的客人说说。”

    “老哥你也帮我个忙吧,我再去楼上,怕是要被打下来。”

    掌柜苦笑着把碎银又放回徐管事手中,“实在不行,我就不收你们差旅费。”

    “这”

    徐管事挠挠脑袋,也是气急,“特娘的,这城里的旅店就三座,还都住满了人。”

    李昂插话问道:“这人怎么这么多?”

    “客人不知?”

    掌柜摊手说道:“再过几天,吕州城就要迎接祥瑞,不少善男信女都去等着观瞻呢。”

    “祥瑞?”杨二疑惑道:“那是什么?不会是插了金翅膀的猪吧?”

    没等掌柜回答,旁边桌上的某个行商插嘴说道:“当然不是。

    上一个敢拿金猪当祥瑞,来欺君罔上的县令,早就被流放到崖州看鱼去了,

    这回的祥瑞可是正儿八经的那种,

    据说,安南国捕获了一只讲人言、通数术、擅巫卜、知佛礼、晓阴阳的奇珍异兽,特地差遣使团,将其送入京都,准备献给陛下,

    安南使团正好就途经吕州城。”

    杨二有些不信,“真的假的?”

    “管他真的假的,有人就有商机。”

    那行商摇头苦笑道:“可惜我晚来了几天,现在连旅店住房都没订上,今晚就只能挤大通铺咯。”

    徐管事闻言嘬了嘬牙花,转身朝李昂轻声说道:“道长,要不我再派人去向县衙老爷通报一声?

    听闻这鹅城县令喜欢结交得道高人,若他知晓有您这样的修士在此,定会”

    “不用了。”

    李昂摇了摇头,他身上可没带度牒文书,在到吕州城之前和官府的人扯上关系,只会平添麻烦,“今晚我们就先住在这里吧,那件空出来的房子,就让给女眷和海尔居士。”

    掌柜闻言点点头,“嗯,我这就去安排。”

    徐管事犹又不甘,可李昂都已经同意,他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小声嘀咕着“我们可是有名有号的大商行”

    天色渐晚,跟着商队的女眷都在二楼房间休息,

    同福客栈的小儿伙计,将大堂里的板凳都堆到隔壁卧室,把十几张桌子拼接在一起,堆放于大堂角落,

    再在上面铺上褥子,凑活着弄成一个大通铺,让没房间的客人们挤一挤。

    李昂、万里封刀和邢河愁三个都是糙汉,也不讲究起居条件,毕竟剧本任务里有的是更恶劣的环境,能够有个睡觉的地方就不错了。

    入夜,客栈大厅内鼾声四起,

    白天和李昂他们搭话的那位行商辗转反侧,总觉得褥子下面似乎有什么尖利东西戳着脊背,难受的很。

    正当他想要悄悄起床,掀开通铺褥子看看到底是不是钉子在戳自己后背的时候,

    睡在他旁边的一位旅客,打着呼噜,翻了个身,

    随后,行商便隐隐约约闻到了一股异香。

    那香味似有若无,缥缈甘甜,似糖如蜜,

    行商一时间只觉如坠云端,头脑昏沉,双眼皮不住打架,迷迷蒙蒙地睡了过去。

    当他再醒来时,自己还缩在被窝里,

    但一只枕头已经重重压在了他的面庞上。?!?!

    窒息感扑面而来,行商惊恐万分,急于挣扎,

    然而他的手脚似乎都被人用绳索牢牢束缚住,费劲力气也挣脱不开,想要喊叫,却被厚重枕头下的一双大手牢牢捂住嘴巴,只能发出低沉轻微的“呜呜”声。

    黑店?遭遇歹人了?

    行商脑中涌起纷繁复杂心绪,随着窒息感愈发强烈,所有思绪都化为了不甘、迷茫,与痛苦。

    家长父母妻儿谁去照顾

    “咳!”

    沉闷咳嗽声响起,那双捂住行商嘴唇的手掌瞬间僵住。

    “这家店做的牛欢喜是真牛逼啊,挺好吃的”

    青年的迷迷糊糊说话声在在大通铺一侧响了起来,行商立刻回想起,这似乎是白天那个短发黑袍道人的声音。

    道长救我!

    行商心中咆哮,挣扎地越发激烈,

    然而大厅里黑灯瞎火,伸手不见五指,两侧睡着“旅客”,都在拼尽全力压住他的手脚,让他无法挣脱。

    “大爷您消消气儿,我把输氧管先给你拔了”

    青年道长还在说着胡言乱语的梦话,完全没有注意到,大通铺另一侧的行商都要哭出来了。

    “这位选手,是什么让你走上好声音的大舞台?是我的腿”

    那青年道士似乎在梦里讲着冷笑话,说着说着竟然把自己逗乐了,“嘿嘿嘿”的笑个不停。

    行商两侧的歹徒等了好一阵,确定道人没有醒来之后,才重新将枕头狠狠压向行商。

    “我说,给条活路行不行,没必要赶尽杀绝吧?”

    那道人的声音蓦然低沉了下来,行商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觉得耳边响起一阵爆裂轰鸣,

    压制住自己手脚的力量瞬间消除,盖在身上的被褥也被挑起。

    穿着白色衬衣的李昂双脚踩踏在大厅地板上,看着被【碎物散射】轰飞的两名歹徒,幽幽叹了口气,“大晚上的,好好睡觉不行么?”

    【碎物散射】的轰鸣声相当响亮,不止惊起了睡在大厅通铺的众人,

    还惊动了睡在一楼隔壁房间的旅店掌柜与小儿伙计等人。

    三名店小二,拿着长棍与蜡烛奔到大厅,看着站在大厅对峙的李昂几人,都一脸懵比,

    只有邢河愁和万里封刀还在闭着眼睛睡觉。

    “道长,发生了什么?”

    护卫杨二低声问道。

    李昂朝那两名歹徒努了努嘴,“这几位估计是看上这行商携带的钱财,准备今晚谋财害命。”

    “害命?

    杨二眉头一皱,看向那两名面色阴郁的旅客,“他们疯了不成,这旅店众目睽睽,门窗封死紧闭,

    今晚谋害了人,明天就会被官府通缉,捉拿归案。”

    “使了化整为零的手段而已。”

    李昂淡然道:“几人装作不认识的样子,一起入住旅店,

    在挑选床位的时候,共同围住目标,

    等晚上用异香把大通铺上的其他闲杂人药晕,

    然后用枕头捂死行商,

    利用携带来的布帛、石灰,包裹其手脚,拿刀将其分尸,遮掩血迹,

    然后将零碎尸块装入包裹,第二天清晨,

    各自带着装有不同尸块的包裹,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离开旅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