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玩家凶猛 黑灯夏火

第五百零五章 桃子

    “奇术?”

    白永砚摇头笑道:“蜀王府能人无数,这宴席之上更是藏龙卧虎,

    我一介方外术士,就不拿三脚猫的功夫出来献丑了。”

    “白老弟何须自谦?”

    舞蛛老者哈哈大笑道:“既然这席中藏龙卧虎,白老弟你就更加得露一手,证明我等王府客卿里没有酒囊饭袋。”

    舞蛛老者平时就看装腔作势、自诩王府术士第一人的白永砚很不爽,故意要逼对方露一手。

    宴席之上白永砚不好展露最擅长的炼丹技艺,只能耍一耍第二擅长的幻术,而幻术最忌讳的就是人多眼杂,被同样精通幻术的方士,破除术法。

    舞蛛老者早已做好万全准备,

    就等着白永砚待会儿施展幻术,制造出仙境楼阁、窈窕仙女,

    再暗中出手,破解幻术,

    让白永砚在众目睽睽之下出一回丑,收不回场面,灰溜溜请辞离开王府。

    “唔”

    白永砚皱眉思索了一阵,“既然韦兄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在下再不出手,就是丢王府的面子了。

    好,那白某就献丑了。”

    他放下酒杯,郑重其事地朝宴席上的众人拱了拱手,“在下第一项要表演的,是控心术。”

    “控心术?”

    舞蛛老者眉头紧皱,

    不对啊,这白永砚除了炼丹和风水堪舆之外,就只会幻术了啊,什么时候还会控心术法?

    何况这控心术,大致上可分为两种,

    一种就是用符咒搭配特殊药物,迷惑凡夫俗子,使其神智浑噩,听命施术者的简单指令,算是魇昧术的一种,较为底端。

    别说其他术士了,就是血气方刚的壮年男子,只要意志稍坚定些就能抵抗。

    而第二种控心术,就高端了许多,能够令中术者保持神智清明,生产生活看不出任何异样,

    但偏偏思维方式整个扭曲逆转,就算施术者让他跳入火坑或者自灭满门,也会毫不犹豫地面带微笑照做。

    “世上唯一传承控心术典籍的魔门邪极宗,不是早在百年前就被朝廷屠灭了么?”

    宴席之上,一位俊美到有些妖艳的面白无须美型男子,阴柔说道:“难不成,白先生从哪里得到了邪极宗的禁忌秘籍?”

    说话的男子,正是此次带人护卫安南使团入京的西缉事厂掌刑千户,鱼庆秋。

    “不是!”

    白永砚头摇得好似拨浪鼓一般,“鱼大人误会了,误会了,更新最快 手机端::

    在下刚才说的不是控心,而是控薪,

    薪柴的薪。”

    只见白永砚从怀里掏出几根烧火用的细长木柴,竖立着放在地上,

    稍弯下腰,伸手按住木柴顶端,

    深吸一口气,低声喝道:“薪遁·木界降临·青春版!”

    几根早就干枯了的木柴,顿时延伸出细长的树根根须,凿进木板缝隙,

    同时顶端也生长出一根根树杈,开枝散叶。

    数息过后,大厅木质地板之中,竟然生长出了一颗高耸可触穹顶的树木,

    树梢上满是青葱绿叶,与粉白似桃一般的果实,正随着夜风吹拂,轻轻摇曳。

    “这,这”

    舞蛛老者顿时惊愕难言,他的经验告诉他,眼前的这颗大树绝对不是幻术造成,而是真实存在的树木。

    他什么时候会这么一手把戏了?!

    白永砚笑眯眯地从树上摘下一颗果子,放在嘴里咬了一口,汁水四溅,清香横飘,

    足以证明树木的真实性。

    不止如此,白永砚一拍树皮,

    树干上立刻裂开三道缝隙,呈倒立的品字形分布,好似人脸上的双眼与嘴巴,

    更诡异的是,树木的眼皮,正在缓缓上抬。!?

    舞蛛老者面色陡变,宾客惊骇欲绝,高声喊叫,侍女们花容失色,跌坐在地,

    全场只有鱼庆秋以及永灵寺与安南使团的僧侣,静坐不动,一脸淡漠。

    树人极慢极慢地抬起眼皮,露出一双灰褐色的眼眸,扫视大厅,低沉说道:“Iamgroot!”???

    众人面面相觑,不明所以,只是隐约觉得树人说的话像是番邦文字。

    可惜谁都不懂番文,舞蛛老者只好硬着头皮,问风淡云轻站在树下的白永砚,“白老弟,这是”

    “这颗啊,这颗是传说中,镇元子大仙的万寿山五庄观里的人参果树的子孙树。”

    白永砚睁着眼睛说起了瞎话,“它这是在向各位自我介绍它的身份。

    白某曾有在梦中参加过镇元子大仙的人参果宴,在宴上获得了一颗果核,

    能够借果实施法,移花接木,

    令普通薪柴变为人参果树。

    传说中,人参果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以结果,再三万年才得熟。常人闻一闻果子就能活三百六十岁,吃一个就活四万七千年。

    白某种出的果树,上面的果子并不是能让人延年益寿的人参果,只是普通桃子,

    但胜在皮薄馅大,果肉细腻,香甜多汁。

    吃到嘴里,美汁汁儿。

    我知道各位都在想桃子,

    来,别客气。”

    他拿来盘子,从树上摘下一颗颗桃子,分发给在场所有宾客以及侍女,

    只是被分到果子的宾客,都瞪着摆在案上的粉红白桃,有些犹豫。

    “Iamgroot!”

    树人又吼了一声,

    白永砚立刻解释道:“这是果树在说,它的果子都是刚生出来的好果子,有价无市。”

    “嗯?”

    舞蛛老者下意识地问道:“可是我听这句话和刚才那句一模一样啊?怎么就是两个意思?”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

    白永砚正色道:“人参果树只有这么一种说话方式,

    外人听起来是同一句话,但在树人或者树语者耳中,就是截然不同的两句。”

    “Iamgroot!”

    树人再次怒吼,白永砚急忙翻译道:“这是人参果树在催促各位它结出的果子不能长久保存,必须现做现吃。  

    放着不吃,马上就坏。”

    像是为了印证白永砚说的话,果树摇晃了一下枝杈,仅剩的挂在树上的那几颗果子,其颜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由白变黑。

    众人面面相觑,见白永砚自己都吃得开心,也有样学样咬了几口,果然如对方所说,鲜甜多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