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食从和面开始 糖醋虾仁

第034章 李四福病重

    于可可很快就回来了。

    “他没来,店门锁着呢。”

    徐拙指了指面碗:“先吃饭吧,吃完饭我打电话问一下到底怎么回事。”

    凉面很好吃。

    面条上裹着的全都是芝麻酱,咬一口简直香得不行。

    而脆生生的黄瓜丝和绿豆芽,不仅解腻,还有开胃的作用。

    再配上酥脆的花生米和麻辣鲜香的辣椒油。

    这么酷热的天气中,凉凉爽爽的吃上一碗,别提多舒坦了。

    徐拙和建国就着蒜瓣吃了两大碗凉面,一脸满足的坐在凳子上打饱嗝。

    吹着空调,喝着可乐。

    咸鱼徐正式上线。

    现在外面气温居然达到了38度,真是少见。

    这罕见的高温带来的最大坏处,就是来吃饭的人少了。

    这么热的天气,又这么晒。

    共享单车的车座能把屁股烫出水泡来。

    再加上课业繁重,医学院的学生们自然就不想出门了。

    不过他们已经在微信上跟徐拙约好。

    中午在学校凑合一顿,下午再来吃顿好的。

    等到快十二点的时候,才算是稀稀拉拉的来了二十来个顾客。

    一半都是从这路过,看到店里开着空调就推门进来。

    估计真是热怕了,也不管这里的饭菜好不好吃,先凉快凉快再说。

    给他们煮了烩面,拌了小菜,徐拙又闲了下来。

    于可可这会儿正坐在柜台后面,看B站上的美食UP主做小龙虾。

    见徐拙凑过来,于可可笑笑,一脸的巴结。

    “帅哥老板,咱们哪天吃小龙虾吧?”

    徐拙在她身边坐下,看了两眼视频上的内容,轻轻摇了摇头。

    “没做过,清洗太麻烦,想吃找个夜市摊吃吧。这玩意儿……”

    他正说着,于可可冲旁边倚在厨房门口玩手机的建国说道:“建国哥,我请你吃小龙虾吧?我去买,咱在这做,做好了不让某些懒虫吃……”

    建国笑笑:“成,你买来我就能给你做好,保证比那些夜市摊上的好吃。”

    徐拙原本没在意,但是听建国这么一说,顿时好奇起来。

    “建国,你在哪学过小龙虾吗?”

    建国不是个说大话的人,现在居然敢跟于可可保证比夜市摊上的好吃,这就引起徐拙的注意了。

    建国说道:“我在南方厂里的时候,跟的那个厨师是专业做小龙虾的,很有诀窍,也教过我。”

    “那你怎么不开个夜市摊啊?回来反而去火锅店干了两年。”

    “我别的全都不会,就会小龙虾……”建国一脸的无奈,估计也动过这样的心思。

    但是每到夏季,全市遍地都是夜市摊。

    一个光卖小龙虾的小摊能有多少生意?

    “算了,明天我买吧,你不会挑,卖小龙虾的人会坑你的。”见两人都有些意动,徐拙选择妥协。

    他也想尝尝建国做小龙虾的手艺。

    能这么自信,究竟得有多好吃啊。

    正咸鱼一样的闲聊时候,门口的玻璃门突然被人推开。

    徐拙抬头一看,是李四福的大儿子李文明。

    李文明在高新区管那边上班,自从结婚后就没来过五金店这边。

    上次在医院见到他的时候,衣着高档,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样。

    但是现在,李文明却有些狼狈。

    胡子拉碴,头发凌乱。

    身上的白衬衣被汗水浸湿大半,神情也有些涣散。

    他急匆匆的走到徐拙面前,没任何客套。

    “徐拙,能不能帮我个忙?”

    徐拙愣了一下,你这位成功人士找我帮什么忙?想吃面条吗?

    “你说吧,能帮得上的我绝对不会推辞。”

    李文明拧着眉头,眼睛中还带着血丝。

    “能不能帮我劝劝我爸,他得了脑瘤,但是他一直抗拒治疗……”

    啊?

    这下徐拙坐不住了。

    “你说什么?脑瘤?他怎么会……”

    “上次他在你这里摔倒,就是病情恶化了,在医院已经检查出来,但他坚决不治疗,说只要把他带到医院他就跳楼,我们一家人怎么劝都不听……”

    徐拙心里嘀咕起来:你们一大家子劝不住,找我能有用吗?

    就李四福那抠索劲儿,让他花钱治病,怕是完全不可能的。

    不过好歹是老邻居,虽然他嘴巴不咋的,但是人还不错。

    这次四方面馆能恢复口碑,也有他一份功劳呢。

    “他现在在哪?我先跟他聊聊吧。”

    “在火车站呢,他打算趁着现在意识还清醒,准备回老家一趟,尝尝他多年来一直想吃但是没吃到的那些吃的,见见老朋友,看看老家样子……”

    说着说着,李文明就流出了眼泪。

    “都怪我没好好照顾他关心他,以前有时候还嫌他没文化,嫌他说话大嘴巴。他这个病早期通过体检就能查出来,但是我却一直疏忽……”

    李文明不到三十岁,是最要面子的年龄。

    但是这会儿却丝毫顾不上这些,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估计他这些天真是愁坏了。

    徐拙拍拍他的肩膀:“文明哥,别哭了,咱现在就去火车站把他劝回来。他想吃东西很简单,我做给他吃就行了。”

    吃不吃的不重要,现在主要是他抗拒治疗。

    徐拙交代建国守着店,他匆匆换了衣服,跟着李文明出去了。

    李文明的车是一台白色的凌度。

    貌似这车是他结婚时候,李四福给买的。

    上了车,两人也没废话,直奔火车站。

    这会儿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在火车站下车的时候,徐拙甚至有些眩晕。

    “我爸可能进去了,你身份证拿了吗?我去买票,咱们进去找找。”

    买了票,两人进了车站,去候车室开始找。

    因为天热,车站里面也蒸汽腾腾的。

    汗臭味儿夹杂着脚臭味儿和狐臭味儿扑面而来。

    让徐拙在心里不由得对李四福产生了抱怨。

    你个老东西,都打算告别这个世界了,就不能坐一回高铁?

    真是一辈子从头抠到尾。

    在候车室的一角,两人找到了李四福。

    这会儿李四福正凑在一群人当中,兴高采烈的夸着自己的儿子。

    “我家那俩娃子,一个在高新区上班,另一个在事业单位,五险一金啥子福利都有,都是一辈子的铁饭碗,比我这个老家伙强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