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食从和面开始 糖醋虾仁

第070章 魏伯伯,想学吗?

    于可可很快就拿着电话过来了。

    “姑老爷,我爷爷要跟你说话。”

    说完,她把手机塞进了孙立松的手中。

    徐拙闲着着无聊,拿着碗筷回到厨房开始洗刷。

    任务已经完成,奖励也全都到手。

    该撤了!

    这会儿已经十一点多,店里要开始忙了,他不能一直呆在这里。

    收拾好之后,徐拙看到李浩和孙盼盼在群里商量逃课的事情。

    就顺手给李浩发了个定位,让李浩带着孙盼盼来孙立松家。

    为了让李浩速度快点,他特意去院子里拍了一下腌渍糖蒜的坛子。

    满满一大坛子的糖蒜,想必李浩会很感兴趣。

    果然,在徐拙把照片发过去之后,李浩拍着胸脯让徐拙放心。

    半小时之内,绝对会带着孙盼盼赶到现场。

    收拾好厨房,徐拙装了点糖蒜,就骑车回去了。

    这边剩下的全都是于家的伦理大戏。

    他一个外人,看戏的话有些不合适。

    参与进去好像更不合适。

    人家亲人团聚,说不定还会开视频。

    这种催人泪下的名场面,就别掺合了。

    另外徐老板的长相跟老爷子也有几分神似。

    万一被于培庸认出来,这多尴尬啊。

    至于孙立松或者于可可会不会跟于培庸说徐家的事儿,徐拙就不管了。

    只要不当着他的面,说什么都无所谓。

    在人情世故方面,徐老板一向都是鸵鸟心态。

    回到店里,建国正和几个服务员在吃饭。

    徐拙把糖蒜丢给建国,自己去后厨煮了碗烩面。

    一碗热气腾腾的羊汤烩面,吃得徐老板浑身舒爽。

    今天好像要下雨,天阴沉沉的。

    不过没有了毒辣的太阳,来吃饭的学生倒是多了不少。

    凉面、蓑衣黄瓜、羊蹄、洋葱木耳,几乎是所有顾客的首选。

    而凉拌羊肉和蒜泥白肉,也很受肉食动物们的喜爱。

    甚至有些人专门打包回去,买几个馒头就着吃。

    在学会万能凉拌汁之后,徐拙做的蒜泥白肉越发地道。

    他原本想涨价来着,但是想想来这消费的几乎都是大学生。

    还是算了吧!

    别看大学生的生活费不少,但是永远不够花。

    特别是谈了对象,更是捉襟见肘。

    当年徐拙上大学时候,寝室的几个兄弟动不动就吃泡面。

    谈恋爱之后更是穷得叮当响。

    当时作为游戏宅的徐老板,没少接济他们。

    所以这会儿看到这群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大学生。

    徐老板原本想要涨价的心思就淡了不少。

    不过这不是长久之计。

    等完成了主线任务,他准备把店面重新装修一下。

    面馆的饭菜价格也会重新制定。

    到时候得招几个全职服务员。

    把店里的服务提上去,让顾客吃得放心满意。

    不能像现在这样,服务员就会端菜收桌,其他任何服务都没有。

    一点半的时候,酝酿了两个小时的大雨终于下了起来。

    店里正吃饭的大学生们赶紧结账,匆匆走人。

    原本忙碌的后厨,也瞬间冷清了下来。

    关了灶,徐拙从厨房出来。

    习惯性的去卫生间洗洗脸,换一件干净衣服。

    然后坐在柜台后面,喝着可乐玩手机。

    咸鱼老板重新上线。

    建国收拾好厨房,把装着糖蒜的玻璃罐子再次抱出来。

    一边欣赏着外面的大雨,一边剥着糖蒜吃。

    这酸酸甜甜还略带一些蒜香味儿的小吃。

    简直让人欲罢不能。

    “徐拙,他这糖蒜是咋做的?真是好吃。前一段新蒜上市的时候我在家自己做了一罐,味道跟这个有点差距。”

    徐老板喝了口可乐,笑着说道:“你想学的话回头我带你去找那个做糖蒜的人,正好他想收徒弟呢。”

    建国一听就赶紧拒绝:“算了吧,我只想当厨师,可不想变成腌咸菜的。”

    他可知道,拜师学艺有各种讲究。

    而且酱菜腌菜里面门路也不少,一扎进去估计就难出来。

    还是老老实实在店里当帮厨吧。

    回头有机会去省城的徐家酒楼进修一下,也就圆满了。

    对于徐文海和徐济民的手艺,建国再清楚不过。

    上初中的时候,他就老喜欢打着一块儿写作业的旗号来徐拙家蹭饭吃。

    而且不止一次的提出要拜师。

    但是每次都遭到拒绝。

    开玩笑,收个初中生当徒弟,估计刚点头建国的父母就找过来了。

    结果没想到建国也很刚,初中毕业就去上了技校。

    而且进了学校就把自己的专业从计算机改成了烹饪。

    “建国,你为什么这么痴迷厨师这一行呢?”

    闲着没事,徐拙问了他很早就想问的问题。

    这个问题,建国自己也说不清楚。

    “我也说不上来,第一次去你家,看到你爸炒菜时候的身影,我就对厨艺感兴趣了。那切菜炒菜颠勺出锅,真的跟行云流水一样。”

    人的兴趣真的很奇怪。

    徐拙从小看着老爷子和老爹做饭炒菜,却完全提不起兴趣。

    甚至到现在,也只是把厨艺当成一门营生而已。

    但是建国见过一次就痴迷得不行。

    难道这就是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两人正聊着的时候,魏君明的车子突然停在了店门口。

    车门推开,魏君明一路小跑进了店里。

    徐拙起身把毛巾递给他:“今天你店里没谢师宴了?”

    高考结束,魏君明的店里迎来了第一波谢师宴。

    谢师宴的高峰期是七月底到八月初。

    刚开始是拿到通知书确定考上大学,才会邀请老师参加谢师宴。

    但是随着请老师的人越来越多,甚至有时候会出现定好酒店却约不到老师的尴尬局面。

    所以一些确定能取得满意成绩的家长,为了表示自己的谢意,在高考结束就开始张罗谢师宴。

    最近魏君明一直在店里忙着这事儿,好几天没来面馆了。

    今天下雨,店里人少,魏君明冒雨来面馆。

    看看徐拙这几天有没有懈怠。

    擦干头上的雨水,魏君明抽抽鼻子:“糖蒜味儿?”

    他一扭脸,就看到建国摆在桌子上的那罐糖蒜。

    没等徐拙招呼,就走过去,伸手蘸着罐子里的糖蒜汁尝了尝。

    表情顿时变得生动起来。

    “这糖蒜哪买的?这味儿真绝了!”

    “魏伯伯,想学吗?我可以带你去哦……” 今天中午我只能吃一个菜饼,减肥的人真是伤不起。你们中午吃什么?说出来诱惑我一下呗。另外,求推荐票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