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食从和面开始 糖醋虾仁

第391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五更求月票】

    “我这人吧,本事不大,但是怪毛病很多,特别不喜欢喝洋酒,闻到就想吐。但是有时候能给人添堵,忍着吐也得喝啊……”

    没多久,老爷子在朋友圈发了个小视频。

    视频中他一边小口拼着杯里的美酒,一边说着嘚瑟的话。

    徐拙有些无奈。

    在下面评论了一句:“这不太好吧?”

    结果刚发出来,才发现小丫头已经发了评论:“三楼杂物间那副风雪夜归人字画后面,还有两瓶五十年代的茅台呢。”

    啧啧……

    徐拙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旁边嬉皮笑脸的小丫头。

    真是投错胎了吗?

    唉!

    此时的于培庸,一脸颓废的坐在座位上。

    那瓶路易十三已经彻底没救了。

    现在只能祈祷别被徐济民那个二货糟蹋完。

    想想自己喝的是三十多年的花雕,再想想自己的那瓶路易十三。

    真是苦酒入喉心作痛啊。

    早知道就把那瓶酒放在别的地方,不在第一楼大堂里摆着得瑟了。

    现在可好,被那个王八蛋杀上门去,啥都别想全活了。

    这顿饭吃得很诡异。

    刚开始大家其乐融融。

    但是从喝酒的话题开始,画风就逐渐变得清奇了起来。

    魏君明和冯卫国这两个打酱油的,此时很想出去大笑一场。

    俩相爱相杀的老头,加在一起都一百五十岁了,但依然这么不让人省心。

    谁都没想到,徐济民居然会杀到第一楼。

    连徐老板也非常意外。

    他规划的行程有扬州不假,但那是最后一天的行程,他借口苏州没有回中原的高铁,所以买了扬州的车票。

    而且还是傍晚的车票。

    要是老爷子想去第一楼看看,完全有时间。

    要是不想去也没事,反正扬州可玩儿的地方也不少。

    随便逛逛一天就过去了。

    结果没想到,老爷子到江苏的第二天,就从苏州杀向了扬州。

    还直接杀到第一楼。

    真是让人意外。

    以前拼命躲着于培庸,这会儿怎么这么主动?

    难道是清楚于培庸不在家?

    徐拙把目光对准了小丫头。

    觉得应该小丫头通风报信的。

    而且这丫头应该还联系了她父母。

    不然就算老爷子去第一楼吃饭,小丫头的父母也不认识,更不会热情招待。

    哪怕老爷子主动说出自己的身份,两人也肯定先给于培庸打电话确认一样。

    根本不会招呼不打就大摆宴席,还把于培庸珍藏了四十多年的路易十三给打开了。

    这真是……

    不是冤家不聚头啊!

    徐老板打开朋友圈,刚准备看看老爷子有没有什么新动向,突然看到常年不更新朋友圈的老太太,今天也发了条动态。

    “跟四十多年没见面的手帕交见面,聊起京城的往事,非常开心。”

    配图是两个老太太的合影。

    徐家老太太长得慈眉目善,而于可可的奶奶却戴着一副金丝眼镜,像极了那些退休的大学教授。

    徐拙拿着照片问小丫头:“你奶奶看着像个文化人一样……”

    小丫头愣了一下:“什么叫文化人?她本来就是扬州大学的美学教授,当年第一楼的修缮工作就是我奶奶带人做的。”

    哎哟!

    美学教授。

    怪不得能跟于培庸凑一块儿呢。

    于培庸这种性格的人,还真适合文化人。

    而老爷子天生喜欢装逼,跟贵气十足的老太太自然也有共同话语。

    原本徐拙以为就自己家是老太太做主呢。

    没想到于家也是这么个情况。

    “小拙,你爷爷还有啥好酒没?”

    于培庸气不过自己珍藏四十年的路易十三就这么没了,所以想找找老爷子这边有什么藏酒。

    不求回本,好歹能收回点利息。

    徐老板想了想,老爷子的藏酒也有不少,白酒红酒也很全。

    不过老爷子的酒摆在他买的地下室中,根本不知道具体位置。

    而且就算知道了也没用,因为老爷子的钥匙都随身携带。

    想要偷他的酒,只能先去扬州把他的钥匙抢过来。

    于培庸叹了口气。

    他就这点喜好,结果被徐济民给破功了。

    这家伙真是自己命里的克星。

    不过事已至此,于培庸也想开了。

    反正那瓶酒已经没了,再唉声叹气也没用。

    饭后,于培庸因为心情不好,不想在店里呆着,跟着魏君明孙立松和姚美香去了森林公园,看他们做酱菜。

    徐拙则是留在店里,继续忙着他的活儿。

    “孩子,你爷爷跟于培庸,到底是啥关系啊?”冯卫国一脸迷茫的看着徐拙,他现在真是被这俩老头给整懵了。

    徐拙笑笑:“怎么?又想抱大腿了?”

    冯卫国摆摆手:“我跟于培庸那只是逢场作戏,毕竟他对我有恩,我不能给他摆脸子不是。”

    逢场作戏?

    刚刚还跟于培庸说,你跟老爷子是虚与委蛇呢。

    这老头,可真是有意思。

    不过想想当年冯卫国所处的那个环境,也就理解了。

    一群煤老板各种明争暗斗,冯卫国这位几乎是山西头名的厨师,自然也会被动的参与其中。

    今天他给这个有钱人做菜了,明天那个煤老板就不会开心。

    所以他就得练就一身见风使舵的功夫。

    不然就会得罪某个得罪不起的人。

    想想早些年,徐文海接手四方面馆的时候,也没少受气。

    但是做的就是服务行业,受气也得忍着。

    徐拙很理解冯卫国,所以就不再跟他开玩笑。

    而是凑在他身边,好奇的问道:“冯爷爷,你会做刀削面吗?”

    冯卫国愣了一下,半天没反应过来。

    “孩子,你说,我一个山西菜厨师,会不会做刀削面?”

    徐拙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赶紧说道:“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这会儿反正没事儿,展示一下你做刀削面的手艺呗。”

    冯卫国一听,顿时来了兴趣:“你想学?”

    徐拙点点头:“想见识见识,还没建国真正的刀削面高手削面呢,现在那些山西面馆中的刀削面,全都是机器做的。”

    冯卫国叹了口气:“对啊,刀削面的手艺,再过几十年,怕是要失传喽。走吧,去厨房,给你展示一下我们山西菜的立足之本刀削面。”

    PS:本月最后一天,求月票啊!争取让月票突破两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