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极道都天 春光灿烂有我

第一百零七章 出手

    深谷中,晦暗森冷。

    浓浓阴气萦绕,周围数丈外便朦胧模糊,看不清景象。

    两名青年,身穿战甲,手持神兵,缓缓行走在其中。

    “不对劲。”其中一名青年眼神一眯。

    他们已经深入谷中有片刻功夫了,也没收敛身上的强大真源气息。

    按理说,他们体内的磅礴真源,在这冥域深谷中,简直如同两颗耀眼的星辰。

    那些只有本能的冥鬼,早该一拥而上了。

    可是,现在却没什么动静。

    “也许是”另一名青年正要回应。

    轰

    忽然,周遭数百丈范围,猛然浮现磅礴深渊般的阴冥气息。

    “小心!”那青年瞳孔一缩,低喝道。

    两人瞬间背靠着,全力防备,扫视着四周。

    锵锵锵

    整齐划一、沉闷铿锵的军阵前进声,响彻在四周。

    一列列身着战甲、手持长戟的青甲冥卒,从四周阴雾中齐齐迈出,军阵森严。

    如山如渊般的阴冥气息、挟带着难以形容的可怕煞气,冲天而起。

    “咱们中招了,它们这是埋伏!”一名青年面色冷冽。

    放眼望去,周围这些青甲冥卒,足足有上百尊。

    领头的赤甲冥卒,也有十来尊。

    呼~

    就在此时,一尊尊身穿青黑战袍,头戴古朴玉冠的高大身形,悬空而至。

    这,正是程远曾遭遇过的中位冥卒境鬼物,驭魂冥士。

    放眼望去,这一列列驭魂冥士,足有二三十尊的样子。

    两名青年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

    如果说,上百尊下位冥卒合围,他们还能轻松突破出去。

    那么这二三十尊驭魂冥士结阵下,情势就完全不同了。

    哒踏哒踏

    阴雾萦绕波动,五尊雄峻异常的披甲骏马缓缓踏着,走出。

    它们眼中只有两团飘摇不定的青光,背上,各自骑乘着近丈高大、铠甲赤红厚重的战将身影。

    这是五尊幽冥赤骑。

    每一尊,都是上位冥卒境鬼物。

    即使在冥军中,这些幽冥赤骑也是最顶尖、最精锐的兵种了。

    军阵森严,冥气滔天。

    两名青年面色铁青,环视周围。

    上百尊青甲冥卒、赤甲冥卒,二三十尊驭魂冥士,五尊幽冥赤骑。

    这些冥军,用来绞杀两名上位天兵,是绝对足够了的。

    “列阵,备!”其中一尊幽冥赤骑,嘶吼着,声音低沉如雷,晦涩厚重。

    它用的是冥语,两名青年却也能简单听得懂。

    铿锵!

    青甲冥卒阵列一肃,层层长戟整齐。

    那数十尊驭魂冥士悬空而立,双手虚抬,身周冥气澎湃,凝聚出一颗颗墨黑球体。

    如山般的恶念,凝聚在军阵合围中心,那两名青年身上。

    “杀!”幽冥赤骑低沉嘶吼。

    轰隆。

    军阵如山而动,一列列青甲冥卒结阵踏出。

    上百颗陨星一般的墨黑球体,更是横贯长空,如飞火流星齐至。

    呛啷~!

    两名青年身形瞬动,蛟龙般的赤金色剑光、枪罡冲天而起。

    山谷外,数百丈处。

    铁裴罗、程远等人,和长生会的人冷冷对峙着。

    忽然,远处山谷中,那磅礴而至的厮杀战斗声,骤然响起。

    即使远隔数百丈,声音依旧如滚滚闷雷,大地轻微颤动不休。

    可想而知,此刻那深谷中,正发生着何等可怕的战斗。

    “铁哥”书生看着眼前众人,目光依次扫视。

    “剑客、玉瑶、凤生还有程远兄弟。”

    “你们听见了么?”

    他眼神炽烈:“天御司的高手,自保不暇。你们只能加入长生会!”

    众人沉默。

    铁裴罗盯着他,忽然开口,声音沙哑:“书生”

    书生眼睛刹时亮起:“铁哥,你同意了?”

    铁裴罗却没回应他,自顾自说着:“你们不知道,我也没曾说。”

    “长生会,曾毁我氏族,肆意放出鬼物毁坏我家乡县城,我铁氏族人因此死伤大半。”

    “我视长生会,恨不得啖其肉、饮其肉。”

    “今天,你让我加入?”

    铁裴罗默默举起手中巨棍,隔空指向书生:“不须多说,便杀上一场吧。”

    书生怔住了。

    这事,铁裴罗确实从未提起过。

    即使是亲近、交心的同伴,这痛苦愤恨的往事,他反而刻意隐瞒了。

    剑客踏上一步,语气冷冽:“你也不须问我。我是赤罗剑宗内门弟子,师长家人羁绊。而且,我也不屑靠背叛来苟活。”

    “今日,只凭我这手中剑。是生是死,不必劝了。”

    刘玉瑶眼眸通红,语气却漠然:“书生这个人,在我心底已经死了。”

    往日有多亲近,被背叛,就有多愤恨痛心。

    张凤生依旧有些怔,似乎还没彻底醒过神来。

    但他也没回答书生,就只是盯着他。

    那眼神,仿佛是在看一个十分陌生的人

    程远也冷冷盯着书生。

    那感觉,就像是一个相识不久、但却投合心意的知己,忽然间变成另外一个人。

    心中有着深深怒意。

    对于所谓加入长生会的提议,他却根本没有半分考虑。

    程家庄族人们,还在幽河县城。

    天御司这里,他前途一番光明,如鱼得水,身具星罡灵体,很快便可以进入八大宗门成为内门弟子,接触玄妙神通秘典。

    于情于理,所谓的长生会,对他而言没有半分吸引力。

    更何况。

    以程远目前的实力,媲美上位天兵境。

    若长生会只安排了这些人来对付他们,程远带着铁裴罗等人突围也有极大的机会。

    铁裴罗、程远所有人,都全力戒备着。

    书生见此,整个人都怔住了。

    “白老弟,你这些旧相识,还真是不识抬举啊。枉费了你的一番交涉。”

    围住程远等人的长生会诸人中,其中一名粗壮汉子不屑的嗤笑一声。

    他身上气息最浓厚凌厉,在场众人中算是数一数二。

    书生知道,这人已经是中位天兵境的高手,连忙道:“他们是有些心不死,可这都是天人境中顶尖的好手,潜力不容小觑。”

    “若是收入我长生会,也是极好的。”

    “呵。”粗壮汉子眼睛一眯,嗤笑着,眼缝中闪过凌厉精光。

    轰~!

    一瞬间,众人大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那粗壮汉子化作一道电光,横跨数十丈距离,直扑到铁裴罗等人面前。

    一道数丈长幽黑刀罡,瞬间撕裂长空,劈落众人头顶。

    一刀之下,周围方圆十数丈内,仿佛天地气机都被凝滞了,唯有凌厉刀势盖压而至。

    寸寸虚空,震荡碎裂。

    此人一刀之威,竟达到如此地步。

    “王寻!”书生一声怒喝。

    他根本没有想到,这粗壮汉子竟然出手如此果断狠戾。

    “喝啊!”铁裴罗目呲欲裂,周身真源磅礴流转,昏黄色罡气勃然爆发,巨棍横扫迎向幽黑刀罡。

    但是,明显他那棍势,威能要弱过幽黑刀罡许多。

    这一击之下,只怕铁裴罗内腑五脏都被会震荡受伤。

    千钧一发之际。

    程远眼神如冷电。

    他就在等这一刻。

    等对方一两个人先出手,抓住机会,瞬间爆发全力斩杀。

    这粗壮汉子,从气息上看,跟霍刀都差不多了,估摸也是中位天兵,是在场长生会众人中,实力最强的。

    这就正好。

    一瞬间,程远暴起。

    法身神通《真神态》,起!

    攻杀神通《斩鬼刀罡》,起!

    天人体秘法,《星罡炼身筑基法》所早就的星罡灵体,那磅礴的身体力量和星罡真源,肆意爆发。

    瞬息间,程远的气息就暴涨到一个令在场众人仰望的可怕层次。

    呛啷~!

    一声凶戾刀吟,如惊雷炸响,震荡四野。

    那粗壮汉子王寻还没有反应过来。

    一道如蛟龙般横贯长空的赤金色刀罡,便以披靡所向之势,洞穿而至!

    所过处,虚空气流都形成真空,磅礴刀势令周围天地气机都破碎。

    “这是”

    王寻在刹那间,本能以为是天御司的顶尖天兵境高手支援到来。

    这等威势,甚至令他想起被天御司大高手追杀的场景。

    “挡住!”

    他本能施展圆满境界的护体秘法,一股幽黑色罡气猛地透体而出,化为罡罩,仿佛坚不可摧。

    这王寻,虽然是中位天兵境,但也只会一门攻杀类神通。

    下位、中位天兵,大多数也只会攻杀、护身两类神通中的一种。

    不过,以天兵层次的精纯真源,施展出的圆满境界护身秘法,防御威能不亚于顶尖天人的护身神通。

    场景变化,电光火石。

    长生会、天御司众人惊愕间。

    蛟龙般的赤金色刀罡,已经劈斩在王寻的护身幽黑罡罩上。

    锵!

    刺耳金铁碎裂声中,王寻那看似坚不可摧的幽黑罡罩瞬间破碎。

    他穿着的青黑色战甲自动爆发护体威能,但依旧挡不住可怕赤金色刀罡。

    王寻直接被震飞如残影,重重撞击在远处大地上,地面都是一颤,体表的青黑战甲也碎裂几处。

    噗!

    他猛地喷出一口鲜血,又止不住猛烈咳嗽喷吐着,一丝丝内脏碎片夹杂在血沫中喷出。

    这时,两方众人,这才反应过来。

    “程兄弟程兄弟这时”铁裴罗呆怔着,手中巨棍都挥了一个空,脚下踉跄才站稳。

    他惊讶瞪着眼,盯着持刀伫立的程远。

    剑客、刘玉瑶、张凤生也纷纷呆滞、愕然。

    更不用说,长生会的众人了。

    “怎么可能?”长生会众人中,其中一名黑瘦青年惊骇看向书生,厉声喝道:“你不是说,这些人最多也就下位天兵实力么?”

    “白易谦!”

    “他是谁?!”

    一个个长生会中人,都盯着书生骇然喝问道。

    他们不由得不紧张。

    原本的情况,都是他们计划之中,包括那两名天御司大高手被围在深谷中。

    一切尽在掌握。

    忽然,蹿出来一个如此可怕的高手,瞬间便重伤他们中最强的王寻。

    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被阴了,甚至下意识怀疑书生是不是反背叛了长生会。

    书生惊愕看向程远。

    “怎么会怎么会这么强?”他眼神闪烁,喃喃着。

    “难道,他隐藏了实力?可是,如此强大的实力,藏在我们这一个顶尖天人小队中,他又能有什么收获?”

    “这次的计划,连我都是前几天才得知。更加不可能是天御司洞悉我的身份才派他来的。”

    书生一时间,思绪千头万绪。

    在他计划中,程远最多也就是勉强比得上中位天兵。

    “好!程兄弟!”铁裴罗愣神之后,大声狂笑起来。

    剑客等人,更是惊喜无比。

    原本这些长生会天兵境的高手围住他们,就算他们拼死一搏,结果也很难好到哪里去。

    结果,程远忽然爆发,一刀就重伤了对面中最强的一人。

    怎么能令他们不惊喜。

    锵!

    程远伫立着,和长生会众人对峙。

    他斜提御罗斩,碧金色刀身修长狰狞,璀璨金色罡气萦绕流转。

    “既然,要动手。那就一起上吧。”

    程远眼神森冷,看着他们。

    这里不宜久留,谁知道长生会众人,还留了什么后手。

    场中寂静,长生会剩下六七人,竟然没有一人敢回应。

    忽然,一道疯狂笑声响起:“够劲,够狠!”

    程远冷漠看去。

    原本已经重伤的王寻,面目狰狞站起,眼神狠戾:“好身手,藏得够深。”

    “可惜啊!再能藏,又怎么样?”

    他癫狂冷笑道:“你们根本不知道,这一次到底是哪一位大人出手。”

    “就算是那谷中,两位血脉世家的子弟,都插翅难逃。”

    “就凭你,又能逃到哪里去?”

    王寻猛然嘶吼一声:“结阵,齐上。纠缠住他们,他们死定了!”

    程远眉头一皱。

    血脉世家子弟,什么意思?

    不过,他更在意的,是这粗壮汉子话中另外的东西。

    一位神秘的“大人”出手,而且,似乎那两位天御司高手已经在劫难逃。

    “速战速决,突围!”程远厉喝一声,眼神冷厉看向周围长生会之人:“或者,杀光他们,再走!”

    长生会众人,片刻迟疑后,对视一眼。

    噌!

    嗤!

    他们瞬间化作一道道残影,全力爆发,隐隐结成阵势,向程远等人围困而来。

    “跟着程兄弟,突出去!”铁裴罗也狂笑一声,手中巨棍罡气萦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