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万可能 翩鹊

第二百四十三章 打游戏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程林对于旅行这种事本来兴趣不大,只是寻思着既然要放松,那也不能在旅店宅着,出来一趟,看看祖国山水,透透气也是好的。

    对于旅游的目的地他相当的随性,长途客车短时间能抵达的景点里随便选了个,就挑了瘦西湖,听说还是AAAAA级景区什么的,反正他也不懂。

    车上的时候程林就在那翻书店买的旅游小册子,上面有介绍,说什么白塔,什么二十四桥,小金山之类的,听说这边每年有什么荷花节,可惜是七月中旬举办的,这会都八月末了,荷花节是赶不上了,但看看荷花还是蛮好的。

    ……

    八月末没有赶上什么大的假期,五一早就过去了,距离国庆也还早,这大概属于旅游的淡季了吧?反正程林和草薇一路上倒是没有感觉人太多,当然,也不少。

    有的是旅游团,有的是单独的旅客,程林怀揣剩下的十几万元,怎么花都够了,一路上也没有故意节省。

    俩人用了一整天时间走马观花一样把整个瘦西湖绕了一圈,说不上兴奋,但是的确有些惬意,相片咔嚓咔擦拍了不少,周边小吃也吃了个肚圆。

    湖里荷花长势喜人,青碧色朝天蔓延过去,在这炎炎夏季光看着就觉得凉快,走了一段路,坐了一段船,程林和草薇都觉得精神气一清,此前积压的疲惫都消散了不少。

    期间倒是有个小插曲。

    在游船的时候,程林一时好奇,想瞅瞅这湖里有没有啥鱼类成精之类的,就开了朦胧之眼瞅了一眼,结果成精的鱼没看到,倒是偶然一瞥,意外地在岸边的游客中看到了两个修行者。

    得自未来的朱沙的这门感知异能的确方便好用,程林一瞥,就从那群游客中发现了那俩浑身散发光芒的修行者。

    似乎是一队情侣,一男一女,修为大概在一品巅峰到二品之间,具体看不清,只能估算,反正比程林的修为低。

    “你看什么呢?”

    趴在船边正努力伸手在河里捞鱼的草薇瞅了程林一眼,问。

    “没什么,刚才好像感觉到了灵气波动,那群游客里好像有修行者。”程林收回目光,回答。

    “在哪?”

    “那……咦,不见了,应该是走了吧。”程林猜测道,朦胧之眼有侦测距离的,这太远了,人太多,就看不到了。

    “是官方的,还是散修?”草薇有些好奇。

    程林笑着摇摇头,说:“管他呢,反正只要他们不伤人不闹事,咱就当没看到吧。”

    对这事,他不想多管,这次是出来放松的,程林也懒得管闲事,如果真的是非法散修,那也有当地六司的人管,轮不到他。

    “恩,听你的。”草薇点点头,扭头撅着屁股继续捞鱼。

    ……

    玩了一天,晚上的时候俩人也没有去宾馆,而是在网上订了个民宿。

    几百块一晚上,也不便宜,属于专门做这个那种,位置就在湖边上不远,可以遥望大明寺栖灵塔,装修古典又现代,反正程林是挺满意的,一口气订了几天。

    俩人一人一间,并没有发生电视剧里那种男女出行住客栈只剩下一间被迫同居的尴尬狗血事件,就是挺正常的入住。

    第二天的时候又继续玩了一天,不过再好的景色也架不住连续看,重复的景色多少有些索然无味,这回天还没黑俩人就从景区里出来了,面面相觑了一阵,程林挠了挠头,说:“要不……我带你去游乐园玩摩天轮吧。”

    草薇背着小书包,戴着遮阳帽,闻言小脸一黑:“幼稚。”

    “……那你说咱们去哪?”

    草薇犹豫了一下,忽然鼓起勇气拉着程林跑到了一条街上,指了指一家门帘,说:“这个!”

    看她这样子,似乎早就踩好点了。

    程林抬头一瞅,招牌上四个大字:“龙腾网咖。”

    “你要去网吧?”程林错愕地盯着她,“你去这干嘛?”

    “打游戏。”

    “你想玩什么游戏?”

    “不知道。”

    顿了顿,草薇忽然咬了咬嘴唇,撇开目光,递给程林一个后脑勺:“我……没用过电脑。”

    声音很低,似乎有些窘迫。

    程林看了她几眼,心头有些疑惑,但是终究没有去问,只是想了想,说:“好吧。”

    ……

    这家网咖名字烂俗但是装修还不错,这年头那种乌烟瘴气的网吧都很难存活了,纷纷转型成这种所谓的“咖”,草薇年龄还没到十八岁,虽然自己也有身份证,但是却没法上网,程林就只用自己的身份证开了一台机器。

    带着草薇上了二楼,熟练地打开电脑,草薇一脸好奇地四处看,眼神盯着旁边那些屏幕上的游戏画面怔怔出神。

    “想玩什么?我给你开。”程林打开了游戏列表,问。

    草薇犹豫了下,指了指旁边某个吃鸡玩家,“那个打枪杀人的。”

    “太血腥暴力,换一个。”程林淡淡道。

    草薇不乐意了:“他那血都是绿色的……”

    “那也不行。”程林一点不近人情。

    “那玩那个,拿刀砍人的。”她又指了指某个联盟玩家。

    “太血腥暴力,换一个。”程林继续摇头。

    草薇气坏了:“这也暴力?”

    “他都拿着刀呢,当然暴力。”

    草薇瘪着嘴,四处瞅瞅,目之所及,就能看到这俩游戏,她一下迷茫了:“我……你给我挑一个?”

    “那你就玩我的世界吧。”程林思索片刻,打开了像素小人的世界,然后就看到旁边草薇一张小脸黑的跟锅底一样,他略觉尴尬,轻咳一声,说,“就这个了,你玩不玩?”

    草薇老大不乐意,但最终还是说:“玩!”

    ……

    交换了座位,草薇坐在宽大的椅子里,扒着桌面,程林把椅子往前推了不少,她才能够到键鼠。

    一手攥着鼠标,一手局促地摸着键盘,草薇瞪着眼睛,看着屏幕里像素的史蒂夫,傻乎乎不知所措。

    程林无奈,只能站在椅子后面指点,“W前进,S后退……I打开物品栏,Q丢弃物品……”

    看得出,她的确是第一接触,所以很生疏,但很快的,学习能力max的草薇就熟练操作了起来,虽然说,起初坐下来的时候不乐意,毕竟看看人家玩的都是砰砰砰开枪杀人,或者释放超华丽技能,再看看自己,拎着个刚做好的斧头满世界砍树……

    气势上就弱了好多啊。

    不过渐渐的,草薇还是沉浸了进去,有程林这个游戏老手在后面手把手教学,连上网查攻略的功夫都省了,草薇操作,程林指挥,倒也不亦乐乎。

    之所以给草薇玩这游戏,程林也是想削减下这小姑娘性格里的暴力成分,他不知道草薇在十院的生活是怎样的,但是从历次接触的经历看,她显然对于自己的力量会给别人造成的伤害缺乏一个明确的认知。

    就像是俩人第一次遇见,草薇拎着大锤子就砸,这里面透露出一种类似于小孩子用热水浇蚂蚁的残酷。

    程林总觉得,十院对她的培养可能有些畸形,太倾向于力量修为的增强,而忽略了一些更重要的,做人的守则的教育。

    当然,人家学院怎么教学生程林无权插手,但是现在既然草薇跟着他,那他觉得,自己就有责任给她一些更正确的认知。

    比如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什么应该,什么不应该。

    尽量让她接触一些更阳光积极向上的东西。

    毕竟……自己比她要大。

    ……

    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他慢悠悠指点着草薇开始盖房子,就在草薇的小房子刚刚有个了雏形的时候,网管忽然带着个警察过来了。

    “收到群众举报,有未成年人上网吧,是你们吧?”

    ……

    ……

    十分钟后,程林和草薇灰溜溜地跑出了网咖。

    被警察叔叔逮住批评教育了好一阵,最后没办法,程林不得不拿出了灵修九院的学生证,证明自己俩人修行者的身份,这才算得以脱身。

    走到大街上,俩人面面相觑,草薇尤其委屈,她的小房子才盖了一半……就没了。

    程林也难受啊,堂堂两大学院排名第一的精英学员,未来国家修行者的栋梁之才,竟然因为上网吧被警察叔叔逮住批评教育半天,这要是传回去,面子往哪放啊。

    “唉。”

    一大一小,俩人不约而同地长长叹了口气,无尽心酸。

    “接下来去哪?”草薇眼巴巴瞅他,“要不换一家继续……”

    程林瞪了她一眼,“哪也不去了,回去,睡觉!”

    ……

    当垂头丧气的俩人终于回到了民宿客栈,爬上楼梯打开门的时候,程林却很惊讶地发现民宿隔壁的房间又来了新的客人。

    一男一女,似乎是情侣,略觉眼熟。

    “这不是白天偶然看见的那俩修行者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