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万可能 翩鹊

第二百九十三章 房间里的人

    “就这里吧。”

    浮空大陆的某个边缘处,程林和草薇沿着冻土中的通道,从浮陆的底部爬了出来。

    各自抱住一根巨大的冰锥。

    然后如同玩滑梯一样向下滑。

    滑到半空,冰柱便不见了,两人宛如石头般狠狠坠落。

    “噗通!”

    “噗通!”

    厚厚的雪地上,爆开两蓬花朵。

    这样的距离,对他们而言并不算什么。

    掸除身上的积雪,程林和草薇对视一眼,忽然不约而同笑了起来。

    “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就是圣像投影结束的时候,也是从天上一块掉下来的,和现在很像。”程林有些感慨地说。

    草薇点了点头,她也回忆起了这事:“你当时掉坑里了,可狼狈了。”

    “你还不是一样……”

    收起笑容,程林抬头看了眼头顶的巨大浮空陆块。

    它太过巨大,形成的阴影笼罩广袤大地。

    两人落脚的地方是郊外的一片小树林,大概是某个私人承包的那种,四周并无人迹,不远处就是国道。

    “走吧,剩下的事就和我们无关了。”

    程林说。

    “恩。”草薇轻轻应了一声。

    她很听话的。

    从这边树林离开,两人故意选择了荒山野路,绕了个圈,才跑到了国道上。

    这段路可能是戒严了,反正看不到车,俩人干脆开11路往城里跑。

    跑着,草薇忽然问道:“那只大异兽,是你搞的鬼吧?”

    她没有看到程林唤醒兽王的一幕,但本能觉得这事绝对和他有关。

    “算是吧。”程林点头。

    “那你说等下六司会不会把那大家伙都给弄出来?”

    “毋庸置疑,但实施起来很有难度,它太大,太重,浮陆上面也运不上去重型机械,不过,估计他们肯定能想出办法来。”程林想了想,回答道。

    换位思考,如果他是六司指挥,绝对会想方设法把兽王尸体弄出来。

    这玩意绝对价值连成,就算割肉来吃……唔,死了那么久,还能不能吃值得怀疑,但就算拿来展览,收门票钱也可以狠赚一笔啊。

    尤其这浮陆就在瘦西湖附近,完全可以联合景区搞个围观“兽王”的展览。

    程林这刚离开,都开始为当地官府创收出谋划策了。

    草薇想的却不是这个,她好奇地眨眨眼:“那如果等这尸体搬出来,你还能把它唤醒么?那肯定很好玩!”

    好玩……如果来这么一出,怕是要全城大乱……

    程林心中吐槽,犹豫了下,说:“难度很大,应该不太可能了。”

    这次用黑哨唤醒兽王,程林对这件法器有了更深的体会。

    他发现,驱动兽王行动的并不是他自己的灵气。

    更像是其尸体本身蕴含的一部分未散去的“灵性”或者说是“活性”。

    黑哨作为中介,自己输送灵气为引子,通过某种他不理解的方式,唤醒了残留在尸体内部的“活性”,这才能驱动尸体。

    这次短暂的几十秒,就几乎将兽王残余的“活性”消耗光了。

    程林估计,就算自己再吹黑哨,怕是也很难复制这次的成功。

    换句话说,一具尸体,能被他驱使的次数非常有限,很可能只有一次。

    “这倒是稍微符合黑哨的品级认定了,不然,这法器该有多逆天。”

    听到程林否定,草薇一脸遗憾的表情,好像很失望一样。

    不过跑了几步,她又变得很开心起来:

    “咱们这次大赚了是不是?”

    程林莞尔,点头:“是的,大赚特赚!”

    ……

    这次的收获属实超出程林的预料。

    无论是从自身修为还是外部物资上,都得到了长足的进步。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其他方面的提升,这都需要时间和空间去消化。

    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果断抽身离开。

    雪山已经崩塌,残余的雪兽已经不成气候,很快就会被六司的人清扫掉。

    浮陆上剩下的,最有价值的还有那些稀奇古怪的抗寒树种。

    不过那些植物对他用处不大,又占地方,性价比极低。

    而且还容易和六司的人对上……程林觉得还是见好就收比较妥当。

    “也不知道这投影还能持续多久,但总归……和我们无关了。”他轻轻叹了口气,两个人激动地一路跑进了城里,在进城前,把沾满了鲜血的衣服也给扔在了荒郊野岭。

    等进入城市,两人就连去吃口热乎饭菜的心都忍住了,直奔落脚的旅馆。

    他们已经忍不住想要查看战利品了!

    ……

    “咚咚咚。”

    两人一路小跑在前台小妹诧异的目光中上了楼,然后打开房门,只是就在他们开门的前一刻,程林和草薇忽然同时动作一顿,两人神态变化,眼神锐利起来。

    “里面有人!”

    他们默契地无声对视了一眼。

    都看出对方的警惕和意外。

    看了眼门牌号,没有错,是他们的房间,可是……里面明显有一些动静,一般人或许察觉不到,但却瞒不过他们。

    程林皱眉。

    这是怎么回事?是谁藏在房间里?

    黑方组织?六司?其他散修?

    毫无头绪。

    草薇张了张嘴,用口型问了句:“是谁?”

    程林轻轻摇头,用眼神示意她不要妄动,想了想,程林开启“触角”,准备探测下房间中的情况。

    然而,或许是两人在门口停留的太久,屋里的人也察觉到了什么,其赫然起身向门口方向走来。

    打了个手势,程林与草薇纷纷后撤,拉开距离,摸向身后背包,随时准备拔武器战斗。

    3秒后。

    “吱呀。”

    房门突兀地被从里拉开,一个穿着夹克衫的疲惫身影显露出来。

    对方神态似乎有些激动,又混杂着焦急,毫无顾忌地走出来,等看清了门口一副登山归来打扮的少男少女,这人明显怔了怔,下意识举起双手:“不要误会,我是……”

    “老师?”草薇低呼。

    ……

    五分钟后。

    带着些寒气的房间里,坐在那组标准客房沙发上的程林终于弄懂了前因后果。

    沙发绵软,与冰冷的冻土截然不同,干净整洁的房间里,木质地板上倒映着模糊不清的一团灯光。

    因为意外的大雪,缺乏供暖手段的房间有些冷,但对在座的三人而言,却都不是问题。

    程林坐在主人的位置上,草薇就坐在他右手边。

    对面,则是那个穿着夹克衫,面容普通的男人。

    在中间的茶几上,还放着几个塑料袋,里面是一堆之前吃剩的零食,再旁边是一个黑色的摊开的证件,一寸照片上盖着的半个钢印清楚地写着“特殊事件处理第十司”的字样。

    这人赫然是草薇的班主任。

    “所以你到底是怎么进来的?你这是私闯民宅。”程林语气不太好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