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万可能 翩鹊

第五百二十一章 修炼狂潮

    灵界的空间在被撑大!

    程林清晰地察觉到了这点。

    这让他又是惊喜又是慌张。

    惊喜自不必说,之前他就一直苦恼于如何将灵界扩大,却没想到聚灵仪式达成了这个效果。

    然而,惊慌之处在于,他清楚记得,当灵界升级时,会处于关闭状态。

    前两次经验都是如此。

    那么这次会如何?灵界是否会关闭?如果关闭了,那自己岂不是要被困在里面?

    “不!这只是个可能而已,这一次升级或许并不会如此,最起码,现在大门还敞开着,我只要中断这次仪式,然后就可以从容离开。”

    程林心中思索。

    然而,他的手却没有挪开,眼神中有了一丝犹豫。

    中断仪式?他舍不得。

    好不容易凑够了材料,又找到了这样好的时机,如今哪里舍得中断?

    而且,一旦中断,世界树的升级,或者说灵界的“扩容”必然将会停止。

    略作犹豫,程林一咬牙,将手又按的紧了些。

    同时将感知开到极致,紧闭双眼,同时观察着灵界内外的情况。

    脚下大地震动,世界树不断生长,用根须将空间扩大。

    外面,大厅里的风越来越大,龙岛附近海域上飘动的,沉积了无数年的雾气被强行拉扯,将整个城市淹没。

    ……

    ……

    城中。

    九院小队全员躲藏在一座房屋内。

    付仲庭站在窗口,凝望着外面的街道,浓郁的雾气已经将整条街。

    不,是他所能看到的一切都淹没了,窗外只有翻卷的雾气。

    房间里也有不少,不过因为风吹不到的关系,好歹还能看清人。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变故,才导致海面上的雾气被吹过来。”

    付仲庭收回目光,语气凝重地说。

    朱沙双眸中精致场域图形缓缓消失,他紧皱眉头,说:

    “雾气在向山顶聚集,一定是那里出了什么事,当然……也不能排除是正常现象的情况。”

    正常现象?

    其余人面面相觑,心说这怎么看都不太像正常的样子……

    谢青珂看了眼大街上雾气中徘徊游荡的幽灵们,说:

    “这些魂灵越来越活跃了,力量仿佛有所增强,加上现在外面视野严重受限,我们不能再前进了!”

    她的声音坚定。

    无人反对。

    原本他们就要小心躲避龙爵级幽灵的追捕,这下连路都看不清,贸然出去,无异于找死。

    “那我们难道就在这里干坐着?”

    叫做张诞的火法师问。

    谢青珂摇头,眸子忽然亮的吓人:

    “不!恰恰相反,我们不能再浪费时间了!”

    “你什么意思?”

    “你们难道没有察觉到么?现在这里的灵气浓度高到可怕!”

    谢青珂不知从哪里竟摸出来一个手表大小的仪器来,展示给他们:“你们看!”

    只见在表盘上,一串猩红的阿拉伯数字是那般刺眼。

    14563标!

    一万多标!

    看到这个数字,张诞等人瞪圆了眼睛。

    他们也的确感觉到了周围的变化,但之前被这异象吸引,完全忘记了这回事。

    直到看到这串数字,他们才猛然意识到了什么。

    “将近一万五标!这意味着什么?学院里的浓度也才1000标左右,这还是八品拉升的结果!

    而这里,竟然有一万五!

    而且,这还是我们所处的房间里的浓度,如果是外面的街道上,会多高?

    我毫不怀疑会冲到三万标!

    足足是学院里的三十倍!

    相比于去和那些强大的幽灵打生打死,或许,停下来修炼才是最划算的!”

    谢青珂的声音清冷、激动。

    其余人也立即明白了她的意思。

    如此高的浓度,在这里修行的话,效果将是平常的数十倍!

    既然如此,他们为什么还要出去打生打死?

    为了获得战斗经验?

    之前已经战斗了不少次,再出去又能提升多少?

    贡献点?

    以他们目前的收获计算,最后获得的贡献点恐怕并不会太多。

    并且大家也都准备兑换成修炼资源,加快修行,那为什么不直接在这里修行?

    非要绕一个大圈子?

    想通这点,众人呼吸急促,纷纷起身,来到街上,在朱沙的异能辅助下找到了一块周围没有巨龙的路口。

    “留一个人放哨,轮换进行,首先从我开始,十分钟后换下一个人!”

    付仲庭飞快安排了轮值方案,旋即,余下的几人同时点头,盘膝,坐在了冰冷的街角,闭目敛神,运转起了修炼法诀!

    ……

    与此同时,被困在城市内部的,包括二院宋显真在内的其余探索小队,也都遭遇了同样的困境。

    然后不约而同地都选择了原地修行。

    一时间,若是将雾气拨开就会发现整个龙城,各个街区,各个龙爵领地内,散落着一队又一队的修士。

    他们或坐或站,却都宛如石雕般不同,进入了深层修炼状态!

    相对应的,那些仍旧在海上,乃至于停留在南大陆上的队伍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只觉的附近灵气浓度暴跌。

    一些队伍胆大,果断下水,向岛屿游去。

    还有的则迟疑不决,毕竟,没有人知道迷雾中的情况。

    谁也不确定,里面是否会存在大风险。

    ……

    浮陆边缘,刚刚将事情汇报上去的邢鸿与安东还未坐下稍作休息,便被这异常惊动。

    两人几乎没有迟疑,便再度返身冲入了投影。

    然而想要重新穿越南大陆、无尽海,抵达龙城,甚至于曙光龙殿,又谈何容易?

    ……

    灵界内。

    程林盘膝坐在聚灵仪式法阵中心。

    他的右手按在那团已血肉模糊的主材料上,双目紧闭,呼吸富有韵律,他的一半心神放在了观察情况上,另外一半,则沉浸在修行之中。

    他的四周早已被白蒙蒙的雾气填满。

    准确来说,整个灵界,都陷入了白茫茫中。

    脚下的大地仍在轻微颤抖,意味着空间持续的扩大,只是具体的细节被白雾遮盖,他难以看清。

    这里的雾气极浓。

    几乎已经凝成了液体。

    灵界空间的扩大终究远远比不上雾气的填充速度,于是,在有限的空间的挤压下,那些雾气开始液化。

    于是。

    灵界中下起了一场雨。

    雨滴无色无味,润湿了万物。

    世界树欢快地肆意承接着这难得的甘霖,略有些干瘪的树皮被撑裂,由崭新的纤维取缔,纤细的枝干肉眼可见地粗壮起来,并分出无数柔嫩的枝叶。

    树下的那两块药田里。

    姹紫嫣红,形态各异的灵植舞动着叶片,在风中摇曳,散发出无穷的欢喜。

    花苞绽放盛开,稚嫩的果实迅速饱满成熟。

    希瑞的羽毛、翅膀被打湿了。

    它傻乎乎地用两只红润的爪子撑着身体,钻在药田的植物中间,宛如一只被清晨的露水沾湿羽毛的野山鸡。

    “喳……”

    它叫了一声,茫然地看向程林,然后惊讶地看到程林的身躯上仿佛有金光闪烁。

    继而,又有一阵奇异的漩涡以他为中心浮现。

    将周遭本就浓郁至极的雾气牵扯过去。

    他的身躯上蓦然有气势升腾。

    随即,那无形的气息暴涨。

    每一次呼吸,都跃升一层!

    终于,随着一层无形的桎梏的崩解。

    一股超越四品的气息笼罩四方!

    盘膝打坐中的程林默然睁开眼眸,双目灿灿,若有喜色。

    凭借着得天独厚的修炼环境,他一举从四品2段一口气冲破了3段与巅峰节点。

    直入五品境界!

    这是完全超出他预想的。

    四个月时间,从普通人觉醒,直入五品境界,这个速度说出去,恐怕要跌落一地眼球。

    然而不等程林体会五品境的感受,他右手按住的主材料“砰”的一声化为了无数粉尘。

    那60组魔核也变得黯淡无光,里面的能量被抽取一空,表面隐有细密裂纹。

    “仪式结束了?”

    程林一顿,意识到了这点。

    随着仪式的关闭,那疯涌来的雾气戛然而止,灵界的大门也开始坍缩,仿佛即将崩解。

    他神态微变,一跃而起,闪电般向大门处奔去。

    右手已然将黑幡攥在手中,朝着大门处一指。

    便只见爱德莱德的魂灵穿过迷雾,化作一道幽光进入尊魂幡内。

    程林反握金属幡杆,向身后一扔。

    整个人从急速缩小的狭窄光门中一跃而出!

    随即,灵界大门便轰然关闭!

    “呼。”

    程林吐出一口子,来不及擦汗,双脚向下,准备稳住身形。

    然而等他刚踩到青石长桌没两秒,便猛然只觉双脚一空,整个人向下坠去!

    原来不知何时,在大雾掩盖下,投影竟已经变淡!

    开始从真实转入虚幻。

    “这么快?!”

    程林被这个发现惊出一身冷汗,眼疾手快,探出右手,将身旁仍旧在昏迷的草薇抓在手中。

    另外一只手向后,准确触及降落伞的开关。

    这时候,两人已经开始飞快下坠。

    投影淡化,他们脚下便是数百米的高空,若是毫无措施,就算是五品境,从这么高摔下去,那也是九死一生!

    “咔!”

    一个细微的咔哒声,程林身后的降落伞“彭”的开启。

    然而没等程林松一口气,那降落伞却并未顺利地撑满,而是堆成一团,跟随他一同极速下坠!

    降落伞卡住了!

    程林瞬间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冷汗瞬间打湿后背!

    如今灵界无法开启,高空毫无依附点,依照这个速度下坠,即便在降落前开启“食人花”用藤蔓进行缓冲怕是也无法减少太多伤害!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程林猛然听到右手抓着的小姑娘仿佛梦呓一般婴宁了一声。

    旋即,她打了个哈欠,伸展身体,仿佛久睡方醒。

    伴随着一阵清脆的骨节噼啪响声。

    她的背后竟硬生生舒展开一双长达十余米的巨大翅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