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万可能 翩鹊

第五百二十二章 龙骑士与总结

    翅膀?!

    程林当即愕然。

    早在草薇初次获得变身能力的时候,就已经有了翅膀,不过那时候的“翅膀”更像是个残次品,没有实际意义,在之后进入四品后,似乎也未有变化。

    直到如今,那缩成小小一团的“肉瘤”呼啦啦地展开了。

    变得那么大。

    翼展十米,配合上那娇小的躯干,看起来异常的古怪。

    然而,程林此时已经没有心思去关心它是否协调的问题,这翅膀显然是草薇得到了爱德莱德部分力量后进化的产物。

    程林当即伸手一巴掌拍在草薇脸上,将尚且迷糊,弄不清楚状况的小姑娘扇醒。

    手段略显粗暴,但有效。

    被一巴掌扇醒来的草薇懵了下,但很快,视野里飘动的云层,周遭极速划过的气流让她无暇多想。

    “啊!这是哪?!程林?你怎么在这?不对,我们这是什么情况?”

    程林用手臂夹着她,语速飞快道:“来不及解释了!快飞!”

    “啥?”

    草薇一脸懵逼。

    飞?

    直到这时候她才发现自己背上竟不知何时生长出一双如此庞大的翅膀。

    这让她又惊又怕,语气慌张道:“我……我不会啊!”

    “这有什么不会的?相信自己,肯定能行!”

    “好……我试试……”

    草薇赶忙集中注意力,开始控制那双翅膀。

    然而,这并不简单,先是左右不协调,导致两人向一侧偏转,甚至在空中翻了个360度的跟头,借着,就是挥不动。

    “不……不行,它太大了!扯得我的肩膀好痛!”

    草薇眼珠有些红肿地说。

    “能不能变小一些?既然龙类形态是你的异能,那应该可以控制大小吧?”

    程林这时候强迫自己冷静,分析道。

    “我试试。”

    草薇咬着嘴唇,开始试探,片刻后,就只见那巨大的散发着淡淡光焰的翅膀开始缩小……这翅膀本质上是灵力显化,并非真实,自然可以改造。

    终于,在收缩到五六米的时候,她勉强可以操控,不过因为面积减小,导致两人下坠的速度依然很快。

    “我们下落的太快,不要尝试挥动,试着滑行!就当成做滑翔伞,我们滑下去!”

    程林眼看着大地上的景物越发清晰,赶忙说。

    草薇嗯了一声,于是,便载着他尝试在天空中滑行起来,效果显著,很快就减低了速度,下降的趋势骤然缓和。

    与此同时,投影的消失也使得浮陆上,其余的探索小队成员纷纷向下坠。

    他们尚在高空便拉开了降落伞,然后向大地徐徐飘落。

    这样一来,他们中很多人就都看到了滑行的草薇与程林。

    “你们快看!底下那是个什么东西?”

    “鸟?鹰?卧槽,好像是个人?他骑着个什么?”

    距离远,一些学员也看不清细节,从高空俯瞰,只能看到程林骑着个生长着巨大翅膀的东西。

    这一幕将学员们深深震撼了下。

    看看人家,再看看自己的降落伞,忽然好生羡慕。

    也有个别感知系的,看清了情况,更加惊愕。

    “那不是九院的程林么?另一个好像是十院的那个种子选手?会变身的那个?可是之前没听说还会飞啊!”

    一些其他学院的人惊愕万分。

    飞行。

    这是个充满了诱惑力的字眼。

    从古至今,无论中西,人类从来没有停止过对飞行的幻想!

    从打灵气复苏,人类觉醒以来,人们就一直热衷于寻找飞行类异能。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有发现类似的能力。

    只有高阶修士才可以短暂浮空。

    这还仅仅是“浮空”而已。

    然而,现在他们竟看到了真正具有飞行能力的修士!

    这如何能不让人震撼?

    飘在空中的学员们互相对视,都意识到,恐怕要不了多久,这个消息就会传遍世界。

    ……

    投影消失。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然而,它结束的这么早却是令人始料未及。

    地面。

    河市,临时指挥中心。

    灯火辉煌。

    时间是凌晨三点钟,人最疲乏困倦的时候。

    然而,这座建筑里却无人安睡。

    “情况怎么了?”

    “总部最新的通知有没有来?”

    “国内其他投影状况呢?”

    人声嘈杂,穿着特理司制服的文员们往来穿梭,一派忙碌。

    司的各级领导,以及从帝都特理部派过来的特使也都焦急地等在此处。

    从打两个多小时前,地面得到了投影灵能异常波动的消息开始,他们就没有停下来过。

    没有人知道上面发生了什么。

    按说探索投影也不是首次,不该如此,然而这次毕竟不同,涉及两国精锐学员,无人不敢上心。

    “投影消失了!”

    忽然,负责观察的人员大声喊道。

    人们一惊。

    虽然他们之前便观测到了投影开始变淡,但直到此刻才真正消失。

    “准备接引!医疗组待命!”

    旋即,指挥中心那栋表面漆成红色,砖石主体的三层楼,楼顶位置布置的探照灯“砰”的一声开启。

    一束耀眼的光束冲天而起,无比醒目。

    这是指引学员们的灯塔,方便他们控制降落伞飘过来。

    否则,若是落在苏国国界,光是接引就要费不少麻烦。

    “灯塔”开启刚十几秒钟,负责观察的人就喊道:“有人过来了!”

    底下一群领导愕然:这么快?

    从数百米高空,高空开伞下坠,落地需要十几分钟,当然,这是指投影消失立刻开伞的情况。

    想要缩短时间,可以前面几百米先自由落体,等最后一百五十米左右再开伞,这样约莫一分多钟也就落地了。

    然而,学员们几乎都没有多少跳伞经验,又不是空军特训队的,哪里会这么玩?

    为了安全起见,特理司规定的就是尽快开伞,慢慢飘。

    因而,这瞬间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不过紧接着,让地面众人愕然的是,那直奔“灯塔”而来的,竟不是跳伞的队员,而是……

    “这是啥?龙骑士?!”

    ……

    ……

    程林和草薇的降落引发了一阵热烈的关注。

    当然,准确来说对他的关注只是附带的,不过在确定他们的身份,并且短暂满足了好奇心后,人们又纷纷去忙着接引其他学员。

    “你们请在这里休息,等之后要询问你们一些事。”

    地面的一位十司的文员将两人带到了三层小楼里的一个类似会议室的房间里,这样说,然后离去。

    程林没有太意外,毕竟草薇的变化太惊人,显然不是无缘无故发生的。

    他需要做的事是尽快编出一个没有破绽的谎话,之后作为笔录,这个并不难,草薇全程昏迷,连串供都不需要。

    “程林程林,你给我拍个照片,我想看看我背后是什么样子。”

    草薇直到现在才确定了自己会飞了的事实,兴奋之余,不断摆弄着翅膀,忽然,又嚷嚷说。

    “你自己拿手机拍,我忙着呢。”

    会议室里有一条椭圆形,深棕色的会议桌,两旁是蓝色的椅子,程林随意坐下,闻言道。

    “你给我拍,你给我拍,你给我拍……我够不着。”

    草薇嘴巴一撅,跑过来,把手机塞给他,说。

    程林无奈。

    咋的,重要的事说三遍啊?

    “行行行,你转过去,展开翅膀,好,尾巴撅起来,保持姿势,咔嚓……给你。”

    程林打开相机拍了张背影,然后把手机扔了回去。

    看到草薇捧着手机美滋滋地瞅着,程林忍不住道:

    “虽然是好事,但都已经离开投影了,你不要保持变龙的模样了,这样容易吓到人。”

    小姑娘听了瞅了他一眼,说:

    “我背包在游泳的时候丢了,衣服在背包里。”

    衣服?

    程林眨眨眼,才恍然记起变龙会爆衣这个设定,咂咂嘴,赶忙道:“那行吧。”

    旋即,不再多说什么,而是低头思索起自己的事。

    他先是尝试了下开启灵界,不出意外的失败了。

    “果然,升级中会封锁,还好我及时逃出来了。”

    程林舒了一口气,颇有几分劫后余生的味道。

    然后,他开始将整个探索过程梳理了一番,这也是他的习惯。

    这一算,程林意外发现自己所获颇丰。

    “灵界的升级好处显而易见,单独空间扩容一点就已经值了,最重要的还是里面积攒的浓郁灵气……额,就算大部分都被世界树吸收了,总能留下一些吧?我自己使用的话,总该充裕,不知道灵界能达到什么规格,能不能比肩国内的一级灵地,最起码二级总要有吧?”

    “爱德莱德化为的战魂,不知道有多强,**品肯定比不上,毕竟只是灵魂体,但能不能有七品?再不济六品也行啊,等之后回去找个僻静地方实验一番。”

    “还有它留给我的那块五彩龙鳞,也要找时间研究,不过不要抱有太高的期望,以我目前的修为,有可能根本看不懂。”

    “除此之外,最重要的就是我自身实力的增长。”

    想到这,程林抬起右手,翻转将手心冲自己,握了握,他清晰察觉到自己体魄的增强。

    就在他准备仔细查看身体内部情况的时候,忽然听到门外凌乱脚步声急促传来,并隐有嘈杂。

    “恩?这么快就来问询了?”

    程林惊讶,这速度未免太快。

    不过他仍旧起身,准备前去开门,那深棕色的木门却在他触碰前被推开,并传来了一串伦敦腔。

    这回,程林听懂了其中两个词:

    “抓紧时间”和“大新闻”。

    接着,一个拥有着棕色偏淡金色披肩长发,穿着轻巧皮夹克的白人女性嘴角挤着无可挑剔的笑容,从门外走进来,用中文说:

    “你好,我可以做一个简单的采……”

    伊芙琳的笑容僵住,声音骤停。

    “伊芙琳小姐,我们又见面了,请问你要采点什么?”程林微笑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