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万可能 翩鹊

第五百二十三章 黑河畔法力有限的后辈们

    “请问你想要采点什么?蘑菇?还是木耳?”程林微笑地望着伊芙琳。

    在听到那串外文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门外的是这群来自路透社的记者。

    如今看到伊芙琳那张精致的脸上堆满了错愕,程林心头莫名有些小爽。

    “怎……怎么是你?”

    大概愣了三秒,伊芙琳才缓过神来,后退两步,撞在了她身后赶来的同事身上。

    “这话应该是我来问你才是……怎么?对上次的采访不死心?又追到这里了?不过可能让你们失望了,我们这有保密条例的。”程林胡诌道。

    他自然知道这帮人过来做什么,必然是奔着草薇而来。

    看伊芙琳的神态,应该是不知道具体是谁,只是知晓了这件事,并且从某个渠道问到了这里,趁机过来试图采访……

    不过程林并不打算配合她们。

    “伊芙琳,你们认识?”

    女记者身后的一个络腮胡子的中年人这时候诧异开口,伊芙琳瞪了笑眯眯的程林一眼,旋即扭头压低了声音,气恼地抱怨:

    “这就是我之前在街头采访的那个。”

    “是他?”中年人眼神怪异,随即主动朝程林伸出手,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这个采访团队的负责人……”

    “幸会,”程林犹豫了下,和对方短暂地握了下手,然后立即分开,并打断对方的话,“不好意思,我们真的有保密条例,所以如果是采访,请去找我们上级部门开证明,到时候我们自然会配合。”

    开证明?

    几个记者面面相觑,面露难色。

    程林微笑,心想只要你们敢去,到时候就让你们领教下什么叫夏国特色。

    都说夏国足球踢得很烂,很多人说这届球员不行,程林向来持不同意见,他认为不是球员的问题,是球的问题,假如踢得不是足球,而是皮球,那他敢保“国球”这个名头就没乒乓什么事了……

    抬起右手做出送客的姿势:

    “如果没有证明,那还请各位离开,我们需要休息。”

    沉默了下,伊芙琳耸了耸肩,无奈道:“好吧。”

    显然,此前的事给了她非常深刻的印象,伊芙琳清楚知晓,有这个年轻人在,自己是甭想顺利采访了。

    一群人兴冲冲跑过来,还没进门便被请出来,自然情绪不佳。

    眼看着几人扭头往外走,程林忽然想到了什么,开口问道:

    “啊对了,伊芙琳记者,我想问一下,你们……不忙么?”

    伊芙琳扭头怔了下,“不太忙……怎么了?”

    “没什么,怕你们累着。”

    程林微笑,然后关上了房门。

    草薇这时候从他身后跑过来,仰头,有些不高兴:

    “你为什么关心她累不累?都不关心我累不累。”

    “……那你累不累?”

    “呵呵,累!”

    “累就多喝热水。”

    程林随口安抚道,旋即走回了自己的位置。

    他自然不是关心伊芙琳,而是在试探口风。

    之前看到伊芙琳过来,他就有些奇怪,按理说苏国人死了那么多,又抓了个西装男,这件事距离发生也没几个小时,这么大的新闻应该足够这群人消化的。

    采访下夏国,再采访下苏国,五六个小时都不够。

    他们哪里来的心思跑来关注长翅膀的小姑娘?真以为长翅膀的都是天使?

    “除非说,这群人目前仍然不知道这个消息……是单纯的信息闭塞,还是这件事被压下去了?”

    程林倾向于后者。

    而想要压下这件事,必须要安东点头,乃至于苏国的“暗影”组织的首脑点头才行,毕竟死的人是他们。

    这就很有意思了……

    思索着,程林刚把屁股放在椅子上,就听到门外又传来脚步声,他无奈起身:

    “又是谁?”

    快步走过去,按住门把手,一拧,程林往外一看,脸上表情微凝。

    站在门外的是个熟悉的高大身影:邢鸿。

    “邢组长?”

    程林没想到这回来的是他,这位总负责人此刻不应该在外面处理事务么?

    探索刚结束,无论是人员伤亡统计,还是物资梳理,乃至于之前那件事,都不该让他如此得闲。

    “刚才那群记者过来了?问你们什么了?”邢鸿表情严肃。

    程林呼吸微紧,眨眨眼,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随即又指了指会议室墙角的摄像头:

    “事情就是这样了。”

    “你做的很好,”邢鸿那张严肃的脸庞上略有松缓,“我来就是通知你,之前投影中发生的那件事,不允许对任何人说,其他人我也会一一通知到,等下会有人过来给你签一份保密协议。”

    还真有保密协议了……

    程林一语成谶,心情颇为复杂,点头道:“好。”

    邢鸿抿了抿宛如岩石般的嘴唇,看了眼躲在程林身后的,变龙状态的草薇,双眸蓦然染成橙黄色彩,随即粗黑的眉毛挑起:

    “你就是长出翅膀的那个学员?”

    “是……”

    “……很好。”邢鸿沉默了下,略有些赞叹地说了句,“等下你们司局的人会来问些投影里的细节,你先回忆下,免得疏漏。”

    “哦。”草薇应了一声,然后心想好像没啥可回忆的啊。

    程林注意到邢鸿似乎还想多问些什么,他仿佛已经看出了草薇的深层次变化,考虑到这次投影消失的异常快速,或许……他还会将这件事与草薇的变化联系起来。

    对此,程林自然乐见其成,这对草薇绝不是坏事。

    她的履历清白,龙化异能更是早在三品就拥有了,这次恰好还是撞上了巨龙类生物的投影,有所得,天之幸,相信在这之后,十院会对她更加重视。

    思索着这些,程林忽然想起一个事,问道:

    “邢组长,这次投影好像结束的很快,这正常么?”

    之所以这样问,主要是想要旁敲侧击,试探下对方的想法,以自己的人设,问这个问题也很正常,属于理所应当的好奇。

    “这个还不清楚,你……”

    邢鸿收回目光,回答说,只是他刚说了七个字,就戛然而止,只见他那仍旧处于橙红状态的眼珠滚烫发亮,宛如两滴岩浆,令程林心下一阵紧张。

    旋即,就听这个高大男人语气惊异道:“你晋级五品了?!”

    原来是这事……

    程林微不可查地松了口气,扯动嘴角,笑道:

    “运气好,这次投影不知为什么,灵气突然聚集,我当时正好在岛屿中心的城市里,被那些幽灵龙追杀,逃上了山,被堵住,结果因祸得福,那里的灵气浓度极高,之前本来距离五品还差一段,就直接突破了。”

    他这番话是早已打好的草稿,为了让自己的突破显得足够合理与正常。

    被幽灵龙追杀,这个九院、二院小队都能证明,挑不出问题。

    自己被追上山,之后投影消失,自己恰好与草薇撞上也就说得通了,毕竟草薇当时就在山顶。

    “这可不是运气,”邢鸿脸色复杂地说,“灵气聚集,每个人享受的都是同等的好处,你能进入中心,是你的本事,与运气无关。

    况且即便修道巅峰,想要破开瓶颈,更需要悟性,有的人卡在这一步,迟迟不动,有的人就可以轻易踏入门径。

    这是天赋,更不是运气,如果我没记错,你是第二届学员?

    那应该才修行三个多月,就能晋入五品……沈山京还真是运气好。

    怎么一个个好苗子都落在他那了。”

    说着,邢鸿似乎有些感慨。

    这是……被夸了?

    程林一时不该如何回答,总觉得一阵阵心虚……

    “我没有……”

    “过分的谦虚就是虚伪了,”邢鸿那张严肃的脸上竟多了几丝笑容,“如果真的要说什么运气,那你就多感谢下你父亲给你起了个好名字吧。”

    听到这话,程林抿了抿嘴,没说什么。

    “好了,那你们休息吧,我走了。”

    邢鸿没再多说什么,看得出,他不是个太喜欢废话的人。

    重新关上门,程林刚刚转回身,就看到草薇又凑过来,瞪圆了眼珠子,腆着脸,问:

    “程林,他让你保密的是啥?给我说说呗?”

    “……”

    ……

    ……

    邢鸿离开后,房间里终于安静了下来。

    程林检查完自己的身体后,开始研究草薇的变化。

    然而他的异能也没法看清内在,只能摸摸鳞片,翅膀,尾巴之类的。

    要说变化,主要有两点,一个是鳞片的颜色从原本的青黑色转为了暗金色,看起来更神秘了,程林用匕首试探了下,发现磷甲的防御力似乎大幅提升。

    另外一个就是翅膀,在开启龙类状态下,翅膀是可以伸缩的,最小可以缩成约莫两个巴掌大,最大可以伸展到十米。

    至于内在变化,就完全看不出来了。

    程林问了下草薇有没有到五品,她硬是答不出来,按照她的说法,觉得丹田位置怪怪的,仿佛沸水在翻腾一样,看来只能等十院的人给检查。

    大概又过了三个多小时,十司的人终于来了,还是个程林眼熟的人,当初两学院联合探索时候,十院的那位副司首,周康。

    程林的“笔录”就比较简单了,将之前那套说辞搬上去也就行了。

    至于草薇,她很老实地将自己被吸引进入龙城,然后不被攻击,一直跑到龙殿,听到里面的神秘幽灵龙对她说话,再然后触摸遗骨……昏迷的整个过程叙述了一遍。

    甚至还把她拍到的大殿上“曙光”两个字的照片展示给了周康看,令其啧啧称奇。

    至于汉字来源,自然被归功于程前辈。

    不过程林对这个过程全然不知道,在询问草薇前,他就被周康打发出门了。

    ……

    从三层小楼里走出来,天色已然大亮。

    程林看了眼时间,是七点整。

    太阳从东方升起,照亮了国界上那条绵延的黑河,水面闪闪发光。

    他眯着眼睛,享受着北方浓烈的凉意中那升腾的曙光,只觉心胸畅快。

    忽然,他听到前方传来熟悉的,兴奋的声音,那是九院小队。

    一群人尽皆面带笑意地跑过来,青春洋溢,朝气蓬勃。

    等到了近前,付仲庭神采飞扬道:“程林,告诉你个好消息,我晋升四品了。”

    谢青珂也微笑道:“我还差一点点,感觉最多一个星期,有望突破。”

    哦?

    程林眼神微动,欣慰地想:看来大家都在那场灵气大潮中有所收获,真好。

    “恭喜,恭喜。”

    程林由衷说道,顿了顿,微笑说:“我也有个好消息,我破五品了。”

    ……

    谁知道这个章节名改编自哪个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