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万可能 翩鹊

第七百三十一章 天发杀机

    没有人可以回答黎阳的问题,因为类似的疑问也在他们心头冒出。

    相比以往的投影,这次的是在太特殊。

    那盘踞了半个星球表面的如毒蛇般的触手是何等地恐怖,就那样悬在他们头顶,悬在陆地与大海的交界之处。

    单是看一眼,便会令人产生生理性地厌恶:恶心,呕吐,头晕,四肢发冷,汗水如瀑。

    “这些覆盖着星球表面的生物大概就是那个世界的生命。”有人说。

    白叶听了,无声地吐出一口气,道:

    “相比之下,我更觉得这颗星球本身就是一个庞大的生命,或者是一个生命集群。”

    听到这句话,众人都陷入了沉默。

    片刻后,黎阳收回目光,环视身旁那些来自各大国家,组织的强者。

    此刻,全世界的最高阶战力几乎悉数聚集于此,在他这个九品下,还有数位八品境,更多的七品境……对比三年前,已然强盛许多。

    可不知为何,他却分毫无法安心。

    不远处,山丘下已经是人满为患。

    来自各国的官方媒体已经开始找好了位置架设摄像头,进行采访。

    这是各国允许的事,有三年前那场灾难为鉴,无数人都急切地希望得到这边的情况。

    为了稳定民众,更有的干脆进行了现场直播,将实时画面传输播放给数十亿人。

    ……

    ……

    上午九点钟,官方直播频道开启。

    为了分摊流量对服务器的压力,无数电视、互联网公司平台进行转播。

    一时间,各国,无论是处于白昼还是黑夜,人们纷纷放下了手中的事,将目光投向澳洲。

    ……

    夏国,京城。

    某座美术院校内,当花蓓从教室里走出来,便听到身旁的那些年轻的脸孔在不住地议论。

    从打自特理部辞职后,她沉寂了一阵,便彻底放弃了修行者的身份,转而考取了美院。

    从打昨晚听到了有关新投影的消息,她便一夜未眠,神情也变得有些迷惘。

    没有人关注到她的情绪变化,所有人都在关注着远在大洋洲的那颗“星球”。

    当她有些出神地推开了宿舍的门,就看到几个舍友正围坐在一起,盯着一台电脑,神情专注,听到开门声,一个女孩扭头看过来,继而招呼道:

    “花蓓!快来看!投影直播!”

    ……

    辽省。

    宁城通往省城的公路上,一辆大巴车在平静地行驶着。

    车内,孙骁坐在靠边的位置,今日天色阴沉,他起的有些晚,但仍旧是按照了日程出门,准备去省城的修行者任务大厅交付任务。

    自从三年前被开除公职后,他便转而以合法散修的身份开始接任务谋生。

    强横的修为,加上与九司各部门熟络的关系,让他混的也算如鱼得水,生活倒也平稳,那些当初的记忆也已慢慢淡去。

    可没有人知道,当他得知投影再一次出现后,心情是何等复杂。

    靠在车里,他默默点开了直播间的网址,并戴上了耳机,旋即,便看到了事实的转播,看到了一些模糊的,但却似曾相识的身影。

    而当画面抬高,朝向那颗巨大无比的,遮住天空的,蠕动的怪异星球的时候,他仍旧是轻轻吸了口凉气,心惊不已。

    “这……和以前不一样?”

    ……

    ……

    与此同时,灵界内,程林平静地坐在别墅大厅内,面色凝重地看着屏幕上的画面。

    这里也已经切换成了直播,他关闭了所有的留言或者弹幕,只是神色冷峻地望着。

    当画面转到了那投影的真容时,即便已经通过镜头削弱了很多,但程林仍旧微微变色。

    “这是什么生物?是个体,还是一个超级生命?白发施圣存曾用‘他们’称呼,这意味着,在他看来,这并非是一个单独的生命体……这样说起来还算合理,不然的话,一个星球般庞大的生命,该是何等强大?”

    心中念头转动,他越发觉得这大概率是某种生命集群的形态,每一条触手都极有可能是一个单独的个体,却以某种形态共生着。

    只是透着画面,都能感受到他的邪异。

    这时候,女娲与艾露也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静静地望着,神色或严肃或担忧。

    ……

    澳洲,随着直播观看人数的急速飙升,这里的气氛也越来越凝重,相对而言,这星球虽然诡异,但民众们隔着一层屏幕,仍无法体会到现场的恐怖。

    “灵气浓度已经突破了一万标!它随时有可能凝实!”

    基地中,穿着研究员服装的人们呼喊着,神色紧张至极。

    与此同时,基地中的人们也在进行着疏散,只是考虑到这个投影覆盖的面积,所以他们没有离开,而是转入了地下躲藏,避免可能有的危险。

    只留下少量的工作人员和来自各国的强者们屹立于地表。

    “附近城市已经进行了封锁,可当地人非常不安。”

    “最近的热武器已经准备就绪,随时可以发射,进行远程攻击,海上的战舰也已经停靠完毕。”

    随着一条又一条消息汇总上来,气氛也被推的越发凝重,地表的人大多已经散了,余下的也躲在一些建筑后。

    镜头拉高,定格在那座山丘上,阳光已然被天空上的星体遮蔽,整个大地显得极为黑暗,如同夜晚,且有风声呼啸,吹得海浪翻卷,不住拍打,崩起大蓬大蓬的水花。

    山丘上。

    黎阳与各国强者沉默地等待着,手中已然各自握紧了武器,他们并不确定那生物是否可以进入现实,但心中都充满了浓重的不安。

    甚至是恐惧。

    然而,在场的每个人却都很好地隐藏着这种情绪,他们很清晰地知晓自己的使命。

    而就在某一时刻,整个基地上空陡然出现了一声沉重的轰响。

    所有人都为之一震。

    “凝实了。”黎阳仰头,说。

    在他身旁,数十名各国强者也霎时间蓄力。

    “凝实了!”

    “凝实了!”

    与此同时,一声声呼喊也传遍了整个基地,更是通过镜头,在几秒的延迟后,同步在数十亿人心头响起!

    这一刻,域外投影,终于凝成实体!

    一片昏黑、肃杀之中。

    高空那星球上的密集扭曲的肢体也仿佛早已等待这一刻多时。

    在轰隆声出现的刹那,便只见那些肢体表面的或猩红,或浓黄的眼球亮起,散发出不同的光,整个星球都在这一瞬间亮起。

    继而,那无数扭曲,蠕动仿佛蛆虫的肢体纷纷展开,向外蔓延,伸展。

    这一幕极壮观,却也令每一个观众都本能地打了个寒颤!

    而就在第一只触手试探着地突破了那层投影的“界限”。

    基地指挥中心瞬间下达了攻击指令!

    停泊在陆地、海洋中的一艘艘炮台,同时开火!

    一枚枚炮弹沿着预定的轨迹向头顶轰击过去。

    这是一轮试探,也是一次警告。

    然而下一刻发生的一幕却令所有观众为之一怔,只见那些散发着各异光辉的触手忽地应激般摆动起来,一条条肢体如同手臂般扬起,将那些炮弹硬生生接住,继而卷曲,凌空捏爆!

    “轰!”

    “轰!”

    “轰!”

    暗沉的天空下,爆开无数火光。

    然而,也就在这两秒内,那站立于投影下方的各国强者也已展开了攻势!

    没有慢悠悠地,你一招我一式地交手。

    也没有任何的犹豫。

    这些顶尖强者在这一瞬间展开全部力量,彼此的气息纠结,盘绕,升腾,化成了难以言喻的狂猛之势。

    人群中心,白叶手中巨大的战刀已经举起,缭绕着一缕缕恐怖的电光,每一次抖动,都仿佛牵扯出雷霆。

    “去!”

    这一刻,身为八品境的天才少女身影化为无数苍白光羽,漫天飞舞,竟将偌大集体悉数笼罩,又如同隆冬腊月,鹅毛大雪。

    而随着她一声轻叱,那十数万道光羽齐齐倒转,向天空袭去!

    她本人更已率先举刀,向天,蓄力斩击!

    在她身后,又一位八品境跃起,手握磅礴气息,朝着天空中的无数怪物,发出全力一击……

    然后是第三位……

    第四位……

    一位又一位修士跃起。

    转瞬之间,山顶便只剩下黎阳一人。

    他一动不动,脚下却燃烧起来虚幻的火焰,那火焰呈半透明,几乎不可见,却带着恐怖的高温,灼烧的空间隐隐扭曲。

    它扩散开,整个山丘上的植物瞬间枯萎,化为飞灰,脚下的土壤也飞快灰白,干燥的不剩下半点水分,便是岩石,都有了液化的迹象。

    地表的建筑纷纷软化,靠近的摄像机更是干脆爆炸开,只剩下极远处的镜头还在忠实地记录着这一切。

    下一秒,黎阳整个人也挟裹着一团燃烧着的透明火焰,与其余强者共同,笔直地奔向天空。

    ……

    镜头前。

    各个国家,各个地区的无数人或者坐在沙发里,或者在车内……都不约而同地攥紧了拳头,兴奋地盯着直播画面。

    看着那昏暗的背景下,从地表升起的数十道锐芒。

    无比醒目的光芒!

    每一道,都意味着一名至少七品境的强者的顶尖异能!

    全球顶尖高手齐发,这是前所未有之事!

    “杀!”

    “杀!”

    无数人兴奋地看着这一幕,无意识地发出呐喊。

    没有人会认为这一击会失败,即便那投影的确显得足够邪异。

    但既然三年前的那场灾难都战胜了过来。

    那三年后,又怎么会不行?

    然而,就在数十亿人万众瞩目,等待那辉煌的战果的时刻。

    直播画面中,便只见那蠕动的星球骤然膨胀,裂开,如同一朵邪恶的夺命花。

    那星球表面,无数毒蛇般的触手竟也裂开了一只只扭曲的,生长着密集的尖锐牙齿的嘴巴!

    它们共同发出了尖锐的,戏谑的笑声。

    继而,铺天盖地的触手泼洒下来,那一道道璀璨的光影便逐一熄灭,黯淡,然后被抽打落下!

    即便是最中心,最灿烂的那道透明火焰亦是如此!

    无一例外!

    整个过程发生的极快,只有区区几秒钟。

    很多人的欢呼声已经发出,便骤然卡在了喉咙里,然后难以置信地望着那纷纷落下的黯淡身影。

    那模样,就像是从天火中坠落的一群蚂蚁。

    ps:大约后天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