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可以无限强化 林二十一

【370】剑圣

    夜,雾气缭绕山中。

    山,尽挂夜幕黑纱。

    秦月生站在一座山头上,单手提刀,双目紧紧注视着十丈之外的老者。

    对方手里就拿着一把木剑,很普通一个人。

    “在下请教。”秦月生话音刚落,整个人就动了起来。

    唰!

    到了他这个实力境界,一举一动早已是快如疾风,难以估量。

    仅仅刹那,秦月生便已经持刀砍到了对方的身前。

    刀风凌厉,扑面锋锐。

    也就是在同一时间,老者动了。

    他的双眼微微一睁,顿时就爆发出了一道精芒。

    同一时间,他的右手也动了。

    那把朴实无华普普通通的木剑,直接迎向了秦月生手中的天邪虎煞。

    咻!

    别说是木剑,就算是一把普通神兵,在天邪虎煞之前,也只有被一刀两断的下场,但老者不傻,他敢拿一把木剑切磋,自是定有自己的倚仗。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白色剑气猛地从木剑身上浮现而出,与天邪虎煞的刀刃狠狠撞在了一起。

    白色剑气极其柔软,竟将天邪虎煞吞入其中,以柔克刚,瞬间就卸了秦月生这一刀不少的力道。

    老者一击得手,诡异的直接将手中木剑一丢,任其自由落地,只见他双指一挥,木剑无人控制,却自己飞起,围绕着天邪虎煞打起了转来。

    顿时,白色剑气便化为了一条柔软的匹练,将整把天邪虎煞紧紧捆绑,如吐丝成茧。

    “起。”老者低喝一声,木剑便直上云霄的冲天而起,一并将天邪虎煞从秦月生手中争夺,带上了天去。

    秦月生哪能让对方如此轻易的就从自己手中夺刀,当即伸手一抓,内力爆发,直接就欲以内力强行将天邪虎煞夺回,但老者却不打算给他这个机会,另一只手对着秦月生的胸口便是剑指点出。

    虽只是两根手指,但秦月生却感到自己眼前一花,一把锋锐无比的宝蓝青纹剑就朝着自己刺来。

    一股冰冷的危机感直接从秦月生的后背弥漫到了后脑勺,令他浑身战栗不已,汗毛站立。

    这是,生死危机!

    嗡!

    混元造化金钟罩瞬间浮现,在秦月生周身快速旋转,忠诚护主。

    九条紫龙浮沉于九片紫雾当中,龙吟不止,就在这种氛围里,那把剑静静准准的刺中了金钟罩的表面。

    铿!

    一声铿鸣铁响,震耳欲聋,秦月生眼神一变,就见金钟罩的表面,出现了一个空洞。

    能把天地级的护体神功,混元造化金钟罩弄成这个样子的存在,秦月生自拥有以来,也只有之先的那位仙人武安君。

    眼前这看起来普普通通的老人,竟然也有这等实力!

    咻!

    老人眼神当中不免流露出一丝诧异,却是惊讶于秦月生使用的这门护体神功,以他这一剑的威力,就算是神功的护体功法,也挡不下来。

    “有意思。”秦月生笑道,虽无天邪虎煞在身,但他的手段可不仅仅如此,只见秦月生在腰间的须弥袋一摸,摄魂魔便已经落入了他的手中,摄魂魔自动化为摄魂臂,强化了秦月生的右臂之力。

    轰!

    无招无式,普普通通的一拳打出,这一拳力道惊天动地,哪怕秦月生自己都无法有个大概的了解。

    摄魂魔当初在青阳城里让他得到的时候,还十分弱小,对附体者的增幅极小,但胜在它能够靠吸收亡者的魂魄来进化,秦月生带着摄魂魔征战了那么久,若是杀人,手下刀下的亡魂也是不少,这种海量般的喂养,早已让摄魂魔成长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程度。

    更何况,上次武安君身死之时,摄魂魔亦是吸收了不少仙血,甚至是……武安君的魂魄。

    仙人之魂,哪是凡间可见之物,一魂足可抵上百万人。

    这一拳,光是拳劲,便已经在原地刮起了恐怖的大风。

    此风之大,吹的泥土飞扬,树木拔地而起,飞沙走石,甚是惊人。

    咔咔咔!

    秦月生所到之处,地面无不崩裂出了蛛网般的裂纹,这些裂纹一扩散二,二扩散四的朝着四面八方弥漫,整座山头都隆隆作响,隐隐有要崩裂之势。

    看着秦月生,老人表情逐渐变得严肃,体内也是不禁散发出了一丝战意,这战意非同于切磋那般抱有着留手之意,而是试图全力以赴。

    “心剑!”老人低声一喝,虽然手中无剑,但老人所站之地,却奇怪的响起了一声铿锵的剑鸣。

    此声之惊人,撼动云霄,天上云雾瞬间烟消云散,老人的头发高高扬起,气势极其惊人。

    秦月生眼中,完全已经看不到老人的身影了,剩下的只有一把长剑。

    “有剑,无剑,忘剑,心剑,我待在忘剑村内七十余年,这一式,你是第一个见到的人。”老人缓缓说道,瞬间便已一步踏了出去。

    咻!咻!咻!

    数十道剑气从四面八方射向秦月生所在。

    一切都发生在刹那间,下一息,秦月生的拳头便已经和老人的手腕撞在了一起。

    老人的身影时而为剑,时而为人,秦月生双眼中的景象变幻无穷,难以分清。

    二人一个拳力惊天,一个心剑莫测,毫无疑问具都已经达到了人间刀剑道的极致。

    砰!

    整座山轰隆作响,终于是不堪重负,从山头位置开始崩塌粉碎,一段段的滚落地面,一座大好山峰,顷刻间化为平地,浓尘滚滚。

    “噗!”尘烟当中的老人浑身一颤,尽管到了他们这一步的宗师强者,体魄早已强无敌,但面临到秦月生灌注了摄魂魔的一拳时,还是招架不住。

    那力道,完全不亚于是一座山撞上来,有区别的是,老者可以轻而易举的劈开一座山,但是却劈不开秦月生的拳头。

    老者的心剑,无形,秦月生看似立于上风,但却眼睁睁的看着老者所化的那把剑缓缓刺向自己,贯穿了自己的身躯。

    但是他却完全感觉不到身体的疼痛,反倒是灵魂深处散发出一股撕心裂肺的剧疼。

    仿佛伤到了魂魄。

    “伤及魂魄,这就是心剑的威力。”秦月生震惊:“你的出手为何让我感到有些熟悉,你到底是谁。”

    “很久没有跟别人道过自己的姓名了,老夫白岳,江南人士。”老者抹去嘴角的血痕,淡然说道。

    秦月生眼前一亮,白岳,用剑的……

    这岂不是……在江南赫赫有名的白岳剑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