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大荒第一喷帝 玄月三声泣

第119章:登峰造极境

    方胜既出的那一剑,平淡无奇,剑芒不寒却有荧光,像那落叶飘飘然然,灵动而玄妙。

    这一剑虽然缓慢,平凡朴实的外表下却蕴含浓烈的杀机,让人防不胜防。

    就单凭这一剑,风扬万里敢肯定,对方绝对是他这辈子以来遇到过用剑最强的人,没有之一!

    正当风扬万里觉得对方是攻击自己头部时,对方的手肘在直取要害的同时居然有个轻微翻转的动作,这看似连贯的举动被他洞察。

    故而,风扬万里便知晓了,这一剑绝对是个幌子!

    当下,他整个人微微倾斜,将身高矮小的优势发挥到了极致。

    伴随着那一剑即将转变而转变,手中的红尘剑也在顷刻间出击,提前做好了阻挡的同时反手就是一剑。

    面对蕴含无限杀机的攻袭,整个人展现出了王者姿态,任何动作看上去都游刃有余。

    两道剑芒即将碰撞!

    风慢慢的遮蔽了方胜的双眼,使人看不清他的神情。

    一道诡异之光突然乍现!

    他的手肘在变换的同时微微发力,手腕上提,整个剑刃灵巧如蛇,弹射而起,发起致命一击!

    风扬万里大惊!

    好快!

    杀机之下再藏杀机,眼前这个相貌平凡的男人竟然能将剑的玄妙发挥得出神入化,仿佛人剑合一,任何一个动作不仅连贯,威力不减,连成一串,妙之又妙。

    没想到这一剑居然能分成两段,那道荧光已然逼近,风扬万里根本来不及打反手!

    他一咬牙,立即委着身子,步伐开始朝后退去,出去的攻击被迫收回。

    方胜的攻击实在玄妙,就连风扬万里都没能看懂那可怕的灵动性,生怕一个失误便命丧黄泉,直接做出了退步。

    就在风扬万里退步的同时,只见那道荧光肆意,若如洪流般爆发出可怕的剑势,朝着风扬万里两边扩散而去。

    本以为能避开的攻击,在方胜仅仅踏出一步的同时,又有了更为玄妙的变化!

    只见荧光并爆,露出了它的獠牙,狰狞而恐怖,夹杂着无限的愤怒,方胜那飘逸的黑发随风摇曳,终于露出了那凌厉的眼神。

    整个人显得……可怕至极!

    平凡的人,却是不平凡的身手,方胜随着气质与战意的爆发像是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

    三段攻势!

    不,是四段!

    就在风扬万里已经做出最极致的避让时,对方这朴实的一剑却是如此的多变。

    从简单的一刺,到玄机万变,第三段则是仅凭杀意绽放出那可怕的剑势,与最后完全的斩击!

    从最开始最朴实的一剑,竟然仅在方胜手里,经过每一个简单的动作,逐渐递增成为最可怕的杀招!

    可怕的伪装,可怕的剑意,以及那可怕的超然神经反应!

    果然和传说中的一样,邪神教血刃堂里的人,简直各个都像怪物一样!

    这一剑在别人眼里非常快,却在风扬万里的眼里显得无比漫长,惊心动魄!

    而高手过招,任何一个细节,往往都是最致命的!

    糟了!

    要来不及了……

    风扬万里从一开始就被方胜一剑所压制,又急又气,现在再想闪避是无法避开了的。

    当下,风扬万里一咬牙,立即施展无痕剑诀,瞬息毙命,直达上万发,强行以力破力!

    在被剑势压制的时候必须找出破绽并且反击,不然的话就会失去进攻的机会,不仅如此,接下来还会面临对手永无止境的骤雨狂攻!

    当红尘剑化作无数道闪光的那一刻!

    风扬万里感觉眼前整个世界都变了。

    或者说,当风扬万里用无痕剑诀还手的那一刻,他看到方胜嘴角呈现一道诡异的弧度时,对方那凶悍的攻击再次变了!

    传到四周的剑势随着方胜的气势瞬间聚拢起来,仿佛凝结了时间,一切都变得无比缓慢。

    那道闪光汇聚成了一道屏障,在无痕剑诀还未碰及分毫之前,直接将无痕剑诀全都半空拦截了!

    这怎么可能!

    为什么!

    风扬万里无比震惊。

    对方好像总是能预知自己的下一步,任何一个攻势在对方一点细微的转变之下,都会变得无比可怕!

    这……

    这个男人所做的一切,所施展的剑诀,一切的一切,看起来都非常不合理!

    这个世界居然还存在这种级别的用剑高手!

    随着方胜提前将无痕剑诀攻势全都挡下之后,没等对方反应过来,直接对准了凌空纳木的风扬万里,施展出了最终杀招……

    力量毫无波澜,甚至没有风声,全都聚集一点之上,极其细微。

    以点破面!

    凌驾一切的超然存在!

    成千上万的攻势,在那一点寒芒之下,瞬间荡然无存!

    飘飘渺渺,虚虚无痕,一念而动,万千羽化!

    风扬万里看到无痕剑诀当场被破,当无法招架的剑势头一次被别人正面挡下,整个人瞬间惊起鸡皮疙瘩。

    恐怖!

    这一剑,比起自己所经历的一切都要恐怖数万倍!

    这到底是什么剑诀!

    到底是什么!

    风扬万里感觉对方之前的剑招好像都是在引诱自己,使得现在的节奏已经完全被敌人所掌控。

    无论他下一步想要做什么,对方都已经提前预知了。

    他在风扬万里的眼里,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把剑,一把所向披靡的剑!

    当面对自己从未见过的‘剑’时风扬万里只好稳住身子。

    在束手无策的时候,还是得用‘它’来一决胜负!

    他的眼神从震惊中恢复过来,整个人在双手持剑的同时,瞬间进入另一种灵空状态。

    唯我剑道!

    对方已经完全化作一把锋利的剑,那么我,就将成为能够将剑斩断之人!

    我!

    风扬万里!

    面对这强得不合理的剑,必须超越自我,登峰造极境!

    持剑之人,心神坚定,可斩天地万物!

    无论方胜也好,风扬万里也好,两人都是天资绝鸣的顶级天才,都是对自己剑无比自信之人。

    当两人正式碰撞的一刹那,四周无风无浪,一切平静无比,就连火星都没有溅出。

    像是什么都不曾发生。

    当力量达到极致的时候,物极必反,力量全都汇聚一点之上,以点破面。

    两人的剑尖出现了一道黑洞,波澜缓缓而流,涟漪荡漾,很快又随之消逝。

    此时,方胜手中的剑,变成了粉末,整个人倒飞数十米远,留下一地的鲜血。

    风扬万里红尘剑曲折,最后又恢复原状,但伤势全在体内,经脉紊乱,内力消损。

    两人从接触到对剑甚至都不到一秒,但在两人眼里却无比漫长。

    从群魔来看,境界低下之人只能看出两人拼了一剑,就好像碰撞一会儿就分出胜负了。

    在堂主级的高手眼里,双方至少发生了三次碰撞,但由于速度太快了,难以看清。

    在场上,唯独能看出四次碰撞的人,唯独白辰、苏凝、纵虎归山三人而已。

    但!

    这并不是全部!

    只有风扬万里与方胜两人才明白,他们这一招之内,可是多达六次博弈对拼!

    “方胜居然不敌……”

    作为邪神教教主,苏凝其实是跟方胜同辈的超级高手,只不过上一代教主染月突然失踪,她作为邪神的女人,自然上位顶替。

    她非常明白方胜究竟有多恐怖,只不过为人低调,不喜争斗,算是除开几位特殊人物之外,隐藏在邪神教里的顶级高手之列!

    天下能与他对上一剑的人,当初苏凝也就只见过邪神一人而已。

    毕竟……

    方胜可是当年邪神一手教出来的亲传弟子!

    见到方胜败下阵来,血无归、黑风煞立即上去将方胜扶起。

    风扬万里并未追击,反而问道:“方胜,你能告诉我,你施展的到底是什么剑诀吗?”

    方胜受了很重的伤,正面硬撼‘唯我剑道’,算是风扬万里所认可的第一人。

    只不过境界不比,生命气场不比,就连手中的剑也不比,最终败下阵来。

    他苦涩道:“以前邪神还在的时候,偶然遇到一次偷看邪神练剑的机会,便偷学了他的逆邪剑法……”

    “逆邪剑法……”难怪一切都显得不合理,原来是以逆为要领,能够将任何不合理的东西都发挥到极致,好像就连无敌都能逆转那般,显得不可思议。

    风扬万里算是记下了,这险些让他吃了败仗的一剑,居然只是当年方胜偷学邪神的一招半式!

    关于邪神的传说,人们知之甚少,唯独听说当年的神刀皇与邪神有过一战,双方出了三招便分胜负。

    至于是谁赢了,无人知晓,因为对拼的位置是在西凉神鼎峰之上,当时还没有雁门。

    并且,最诡异的是,神鼎峰上方根本没有留下刀痕与剑痕。

    也正是因为如此,却更让人遐想,当年两大行走在传说中的男人交手,究竟到达了什么境界!

    不过。

    话又说回来,让风扬万里最震惊的是。

    仅仅学了一招半式,方胜便掌握了以点破面的强悍力量,这让人难以想象,当年的邪神究竟有多可怕。

    纵使是风扬万里在面对这种力量,也会不由自主的在内心升起一股敬意。

    难怪后人会成立邪神教,以邪神的力量作为崇高的信仰!

    “天降星辰坠大地,邪神之陨寂成迷。”

    邪神的逆天而为,早在太上长老发动天地浩劫之前。

    提及邪神,也是苏凝永远的伤痛,她非常明白邪神的一生到底是怎么回事。

    因为太过强大而显得不合理,拥有弑神之力的他,一人斩断了万千天才的崛起之路。

    只身一人,义无反顾踏上逆天之路,以凡人之躯斩仙灭神,引起法则之怒。

    最终,群星降落,轰炸中原,一代枭雄彻底从神州上抹出。

    弱小的她,只能永远的望着那个男人的背影,那与染月无异的一袭红衣,绯红之光所照之处,血流成河。

    她无法跟上,无法触及,直到邪神陨落消失人间,自己也什么都做不了。

    风扬万里等着几人将方胜抬回去时,才重新恢复神情。

    深吸一口气,重整旗鼓,杀意再次绽放,对着众人冷冷道:“接下来该你们了!”

    “可笑,就凭你个十岁小娃?!”

    在场那么多顶级高手,怎会怕了一个十二岁的小娃呢!

    片刻,一群天武境高手就朝着风扬万里冲去,杀喊声瞬间盖过了方胜的劝阻。

    在天武境高手的眼里,刚才方胜与风扬万里不过是交手一招半式而已,并不出彩。

    他们就单纯的认为方胜力气不够大而已,若是风扬万里敢接自己竭尽全力斩出的一刀,这弱小的身子哪里受得住?!

    远处的方胜还在努力喊着:“快住手,你们不是他的对手……”

    却见那些冲上去的人纷纷倒下了。

    看,跟亲自上阵,完全是两码事。

    就好像凡人看着孙悟空和神仙互秀,其中一个人被戏弄,丝血反杀。

    看上去极其笨比,实则不然,只不过其中隐藏的深意他们根本看不懂罢了。

    问题是就算看,他们也没看懂方才两大顶级天才交手究竟是怎么回事,更别说亲自对阵,最后就连自己怎么死的都没搞懂。

    嗖嗖又是几剑,更多的人倒下了。

    鲜血染红了土地,剑势丝毫不减,反而越杀越激烈,风扬万里没打算休息,而群魔也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瘦小的身子在人海中进进出出,寒光所过之处,尸横纵地。

    让人不禁诧异,这小娃子当真就想凭一人一剑把在场所有高手都杀了?

    看到风扬万里眨眼间便将众多高手斩于剑下,受到激意的群魔纷纷都冲了上去。

    解决了方胜,接下来只需要注意白辰的一举一动就行了。

    看着白辰站在魔主旁边不闻所动,风扬万里嘴角上扬,越打越自信,剑招逐渐豪放了起来,身姿变得极为飘逸,让人震惊不已。

    “白辰,既然你不来找我,那我就朝着你那边杀去!”

    风扬万里一剑斩数人,在黑压压的人海中以摧枯拉朽之势,席卷一切。

    “臭小子,吃爷爷一锤!”

    “你别太狂了!”

    “喂,真是有够嚣张的啊!”

    “给我跪下!”

    “适可而止吧!”

    在群魔里,更多堂主级的高手一涌而上,将风扬万里围了起来,发起了狂风暴雨般的侵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