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能穿进语文书 爱喝陈醋

第108章 世间皆污浊(求订阅推荐票!!!)

    第二天,陈楚走在村子里,感觉整个村子的气氛都有些不太对,村民们看向自己的眼光更加赤果了。

    有那么一瞬间,陈楚感觉自己好像一直待宰的羔羊误入狼群,大家都在看着他流口水。

    想想自己被一群鬼围起来吸食阳气的场景,不禁打了个寒蝉。

    与此同时,陈楚来到了之前被自己打过的那个青年家中。

    “你,你来做什么!出去!”青年有些畏惧陈楚,可毕竟是在自己家,这让他稍微有了点底气。

    “不要这么暴躁,和气生财嘛。”陈楚笑着走了进去,丝毫不理会青年,自顾自的走了进去,发动字字珠玑:“你叫什么名字?”

    青年本来还气的胸口疼,可是忽然陈楚又一说话,“该死,明明抢走了自己的桃姝,可为什么这个男人说话这么好听啊?”

    “赖兵。”

    “哦,名字不错,很有杀伐的感觉,就叫你小兵好了。”

    “谁要叫这个名字,你快给我滚呐!”青年心中咆哮着,可是话到嘴边却又变成了:“好。”

    陈楚发觉这个技能简直太好用了,别人听了自己的话智力就好像降了好几个档次一样,说什么么听什么,本来一个暴躁青年听了自己的话都会变成老实人。

    “我就想问一下,像你这样从外面不小心进来,是不是都变成了这里的村民?”

    赖兵:“???”

    难道他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是从外面进来的?这就很耐人寻味了,如果知道这是鬼村还进来,那岂不是说这个男人有恃无恐?

    看着赖兵不听变化的脸色,不说话陈楚也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听了陈楚“十分好听”的话,赖兵总是不由自主的说出自己的心里话来:“是的,每当有外人进来就会被吸干阳气,如果能幻化成鬼,就有资格留在村子里。”

    “那是转化成鬼有什么条件吗?”陈楚接着问。

    “怨气。”

    “那你有什么怨气呢?”

    “经商失败、去酒楼喝闷酒忘带钱又被打、去找大夫还被狗咬、提着药回来发现青梅竹马和别人跑了、出来散心结果误入这里、在这里遇到了桃姝、然后又遇到了你”

    陈楚:“”

    那怪不得,整个世界都在和你作对啊。

    然后陈楚忽然换上了一副人生导师的认真神情:“不要灰心,就算变成了鬼,依然可以拥有无比灿烂的人鬼生,错的不是你,而是整个世界。”

    赖兵听着这话,差点感动的落下泪来,自己就算成了鬼,地位也不如这里的原住民,还是第一次有人和他说这种话,如果对方不是自己情敌,自己恨不得当场和他拜个把子!

    陈楚看着对方神色转变,继续加大马力输出:“而且我知道你一直对于桃姝和我的事情耿耿于怀,这一点你可以放心,我们两个一个人一个鬼,是不会有结局的,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调查,等到调查清楚,就会把你带出去,我在外面还是有点地位的,给你安排一下不成问题。”

    “可是我的身份”

    “身份你不用担心,你在这里能过得,出去就过不得了,只要注意一些加上我给你掩护,没人会发现的。”

    陈楚的字字珠玑,直接打破了对方的心理防线,赖兵只觉得陈楚长得又英俊,说话又好听善解人意。

    “那能不能到时候带上桃姝?”

    “这个你放心,不过兄弟我虽然信任你知道你出去不会乱来,但是她”

    “桃姝她不是那种人,她很善良的!”

    “那成,等出去之后就给你们安排成亲!”

    “多谢陈兄!不对,陈先生,你我今天的谈话我绝对不会说出去,如果你还有什么需要了解的,尽管问我!”

    “没问题,不过还有一件事,之前因为一些误会对赖兄弟动了手,在这里我得向你”

    “说什么呢!只要能出去,您就是我的恩人!”

    直到陈楚离开的时候,赖兵已经成为陈楚在村子里的鬼奸了

    中午陈楚又被安排在桃姝家吃午饭,稍微换了几个菜,不过大体上来说还是一样的。

    吃饭时,桃姝的父母基本上没说几句话,都是桃姝一直在了解陈楚在外界的情况,就像是一个某世未深的少女对外界的而好奇与渴望一般。

    陈楚不停地搜刮着脑海中对于魏晋时期的生活习俗以及发生过的事情。

    本身就是娱乐型老师,讲起来自然也是绘声绘色,桃姝不禁听着入了迷。

    虽然陈楚有发动字字珠玑,但主要还是因为陈楚老师本人的学识渊博和与生俱来的幽默感的因素。

    一直到吃完饭,桃姝父母收拾碗筷,二人则是继续来到院子里面去说话。

    可能是由于实力的原因,陈楚对桃姝的影响较弱,只是总觉得今天的陈楚给人的感觉有些不同,至于是哪里不一样,桃姝也说不上来。

    “那就多留他几天好了,等到他的故事都讲完了,再杀他也不迟。”桃姝心里如是想着。

    陈楚讲着讲着,忽然说起了关于袁华家中母老虎的事情来。

    桃姝轻掩着嘴笑个不停,自己小时候也见过,村里曾经有一个伯伯,老婆很凶悍,有一次生气了直接把伯伯关在门外不让进去,当时父母还将这个当做笑谈讲给自己听。

    但是想到自己小时候,桃姝忽然想到了那天自己被父母丢下,看着村子里的人一个个的死掉,最后自己也惨遭毒手,顿时桃姝收起笑容,整个人冷的可怕。

    陈楚就当没感觉到,关心的问着:“怎么了?”

    “没事。”桃姝意识到自己情绪不对,害怕吓走了陈楚,神色稍微平缓了些,然后认真的看着陈楚:“陈先生,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说。”

    “就是说,如果有一个女孩子,她没有了贞操,你觉得她还值得爱吗?”

    “为什么会这么问呢?”

    “我有一个朋友是这样。”

    陈楚心中叹了口气,一般说是有一个朋友,有一个邻居,那就都是自己,桃姝本来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本该从小无忧无虑的长大,然后嫁人、生子,再到老去离开,可是经历了那种事情

    “这个是分自愿还是不自愿的。”陈楚说道,真的只当是桃姝的朋友。

    “如果是不自愿的呢?”

    “那就值得,错的不是受到了欺凌的人,很多人去嫌弃她们,只是因为她们属于弱势群体,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当然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所以你的那个朋友没有错,错的是那些罪恶的人,错的是那些冷眼旁观,将这件事当做笑谈的人!”

    “可是,为什么,别人说的和你不一样?你不会觉得这样的女孩子脏吗?”

    “有什么脏的?这世间能有几人是干净的呢?”

    **************

    ps:前几章有失水准,这章开始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