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太上执符 第九天命

第一百三十二章 法相生变

    “唰~”

    “唰~”

    “唰~”

    清扫落叶的声音在虚空中轻轻回荡,道缘循着声音走去,然后下一刻如遭雷击,身躯颤抖脚步顿住,眼眶里泪水犹若潮涌,捂住嘴巴却发不出半分声音。

    一道熟悉的人影在清扫落叶,瞧着那孱弱消瘦的背影,还有那枯黄、干燥的毛发,以及略显佝偻的身躯,道缘死死的捂住嘴巴,心中激动的大脑发白,但是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

    杨三阳身为修士,自然察觉到了空气中的气氛不同寻常,下意识抬起头看向来人,然后手中动作顿住,下意识停了下来。

    两千多年过去,岁月不曾在其身上留下任何痕迹,道缘依旧如两千年前一般模样,只是面孔中多了一抹疲惫、散不去的忧郁。

    “好久不见!”杨三阳瞧着眼圈泛红的道缘:“不过是两千多年不见罢了,见到我怎么如此激动?”

    两千年的时光对于修士来说不算长,但对于险死还生,几经风雨的杨三阳来说,却是天上人间。

    “你这该死的小猴,这两千多年死哪去了!”道缘跌跌撞撞,踉跄着奔来,一把将杨三阳搂在怀中:“你这些年死哪去了,连一点动静都没有,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

    道缘泪如雨下,杨三阳笑了笑,慢慢将道缘抱住,环住对方腰肢:“是吗?我倒是听人说你在山中与道义那厮逍遥快活的很。”

    道缘闻言翻翻白眼,怒视着杨三阳,手指握紧拳头,狠狠的砸了他后背一下:“下次不许不辞而别!”

    “你与道义在山中过着神仙眷侣的日子,我却要为自己的生计奔波,没有寄托法相的宝物,不会有人替我操心,我只能自己下山去找啦!”杨三阳眼圈有些泛红。

    “你找到寄托法相的宝物了?”道缘闻言连忙道。

    “找到了!”杨三阳笑了笑。

    “是什么?”道缘急切道。

    “不过是寻常宝物罢了!”杨三阳可不会对道缘这个傻甜白说实话,先天灵宝的事情,他就是烂在肚子里,也绝不能说出去。

    “你怎么不等我与你一道下山!都怪我,将你的先天灵物借了出去,叫你居然用普通灵物寄托法相,害得你错失机缘!都怪我!都怪我!”道缘在哭,声音里满是自责。

    “你开心就好,至于我?能修成长生不死便好,我没那么大野心!”杨三阳表情看起来很淡然,他当然不急,以先天灵宝寄托法相,这世间就不会有比自己宝物更好的机缘了。

    他不着急,看起来风轻云淡,但是却惹得道缘嚎咷痛哭:“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

    “莫要说那些了,那宝物你既然借给了道义,便早日为我讨回来,那般先天灵物,我纵使已经寄托法相用不到了,但就算赠给别人拉人情,也是好的呀!”杨三阳笑眯眯的看着道缘。

    道缘闻言哭声凝噎,过了一会才道:“四师兄才刚刚寄托法相成功,你莫要逼他,这笔账他赖不下,宝物迟早要还给你。”

    “或许吧!”杨三阳松开道缘,慢慢拿起扫把,轻轻的清理着落叶。

    “你如今怎么这般样子?我怎么感受不到你身上的法力?你破功了?”此时道缘察觉到杨三阳的不对劲,忽然面色骇然失神惊呼:“你不是说寄托法相了吗?怎么如今法力全失?”

    道缘面色里满是慌张:“到底怎么回事?”

    她忽然觉得,如今的杨三阳老了许多,毛发没有以前的油量,筋骨没有以前壮硕。

    最关键的是,他已经感受不到杨三阳身上的法力了!

    杨三阳身上的法力不见了!

    “不过是发生一些事情罢了,我的法力并未失去!”杨三阳解释了一声。

    “你肯定是在安慰我!你肯定是在安慰我的!不然你怎么会衰老?”道缘哭成了一个泪人:“你为什么那么傻呀?为什么将金乌的毛发留给我?为什么这般包容我!为什么?我欠你的太多,我该如何报答你?”

    道缘在哭,声音不断哽咽。

    杨三阳没有解释,那金乌毛发本源已经被其吸收,他看不上眼。至于说法力废掉?安慰她?

    “若是装作法力被废,叫其多陪伴我一些,我倒不介意装模作样一番”杨三阳心中念头流转,一双眼睛看向道缘:“报答我?你该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你若想报答我,不妨多陪陪我,对我好一些!足矣!”

    道缘哭啼停止,锤了杨三阳一拳:“小猴,你又胡思乱想,你可是我的宠物啊!我们是不可能的!”

    “噗嗤~”

    一边山头吃桃子的道行闻言直接喷了出来,笑的前仰后合自树上栽落在地。

    杨三阳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死,白了道缘一眼,低下头继续打扫落叶。

    “道行,你为什么不打扫落叶,莫不是看道果比你小,你便欺负他是也不是!”道缘红肿着眼睛怒视不远处的道行。

    “我这简直就是无辜躺枪!”道行爬起身,拿起一边的扫把,开始清扫落叶。

    “你的法力被废了,现在怎么办啊!”道缘眼中露出一抹焦急。

    “法力废了,还可以重修,你着什么急?”杨三阳扛起扫把,也不扫地了,而是直接向自家洞府走去。

    “哎,你别走啊!我知道自己的话有点过分,可咱们真的是不可能的!”道缘连忙追了上去。

    杨三阳在前方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在地,满头的黑线不断流转。

    “我是说真的,你不要跑吗了,咱们是真的不可能!”道缘在背后喊了一声。

    杨三阳落荒而逃,听见后方道行的笑声,气的恨不能拔出三十米大刀砍人。

    二人回到洞府

    杨三阳盘坐在青石前,看着远方连绵云海,眼中露出一抹愁容。他以前虽然对自己的出身有所抱怨,怪老天不公,不让自己轻易踏上修行之路,乃至于自己为何不是天生的先天神祗。可是他心中始终坚信,只要自己努力,日后必然可以登临绝顶。

    只要自己努力,一切都会改变!

    可是,自己与道缘乃是跨越种族的差距,就像叫一个女人去嫁给一只猪、一条狗,这怎么可能?

    他能改变自己的想法,但是他却无法改变别人的意志,他改变不了道缘的想法!

    他此时忽然心中生出一股怨天尤人的情绪,老天待他未免太过于残酷,他所喜欢的,都不能轻而易举的得到!

    他如何扭转道缘的思想,叫对方喜欢上自己?

    这个太难!难于上青天!

    “为什么呀?”杨三阳叹息一声,一双眼睛呆呆的看着云海不语。或许有朝一日,自己度过三灾褪去这丑陋的皮囊化形而出,可以改变道缘对自己的看法。

    只是,那一日却又不知是猴年马月,自己才不过寄托法相,想要脱去肉体凡胎证就天仙大道,不知要多久。

    “小猴,你跑什么呀!”道缘自后面追上来,对着杨三阳后脑狠狠的拍了一下,然后直接一软,向杨三阳怀中趟去:“还是活的肉垫舒服!”

    感受着手中温润,杨三阳将道缘搂在怀中,心中杂念刹那间收敛无踪,所有烦恼尽数消失的一干二净:“你大概就是我此生命里的机缘,宿命中的劫数!你是我的唯一破绽!”

    “什么宿命劫数的,你在说什么?”道缘不满的道:“我是你主人,你不许打我主意,你若是真的……那就去找一只母猴子……”

    道缘声音略显羞涩!

    “啪~”

    杨三阳狠狠的拍了道缘的某处丰润一下。

    “哎呦,你打疼我了,你这只小蛮子,竟然敢对主人不敬,看我不揍你!”道缘一声叫娇呼,捶了杨三阳心口一下。

    “唉~”莫名叹息一声,杨三阳苦笑着摇摇头,将道缘紧紧的抱住,二人贴合在一处。

    没有人知道他叹息什么!道缘当然也不知道!

    杨三阳好不容易将道缘安抚下来,看着怀中贪睡的道缘,那洁白如玉的面颊上挂满了泪痕,不由得怦然心动。

    可是他不敢过多动作,生怕惊扰了沉睡中的道缘,两千年来道缘情绪一直紧绷,心神疲软,此时看到杨三阳回归,却是松了下来。

    默默闭上眼睛,杨三阳静静的观摩自家法相,伴随着其一道道呼吸,世界一次次生灭,无数法则运转演算,在其心中流转而过,尽数为法相吸收。

    “这么大的一个混沌,要靠多少精气神去填补才能炼化?简直就是开玩笑!纵使是将我抽干了,也绝对炼化不得这般宝物!”杨三阳看向法相心口,此时伴随着一次次开天辟地法则的演化,无数法则演变的信息被其心口吸收,在其心口中央,似乎有一团黑白之光流转,好像在冥冥中孕育着什么东西一样。

    就在其心中沉思之时,忽然间只见那胸口孕育出的流光凝聚为实体,化作了一道信息流卷起,向着其脑海中侵袭而来。

    那股信息流浩荡无边,其内蕴含无数真意,刹那间将杨三阳冲击的昏了过去,一头扎在道缘胸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