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太上执符 第九天命

第一百七十章 禁法

    杨三阳承认,自己确实是小觑了神兽的智慧,谁能想到青鸟竟然还藏着一手?

    “吧唧~”

    “吧唧~”

    杨三阳下意识舔了舔嘴唇,脸上残留的水液带有一股特有少女的香甜,亦或者说犹若是甘露、蜂蜜,味道很不错。

    这可是神兽!神兽的口水,那都是了不得的天才地宝!

    西游记里小白龙的一泡尿,寻常鱼类得之可以化龙,草木得之便可化作灵芝仙草。

    青鸟乃凤凰亲子嗣,体内流淌着凤凰族的血脉,乃是真正神兽中的神兽。虽然不是天生地养,但却也比许多天生地养的神兽,强了不知多少倍。

    “呸,你这恶心的小蛮子,竟然吃本姑娘的口水,简直是恶心透顶!”青鸟瞧见吧嗒嘴的杨三阳,顿时毛都炸了,惊得破口大骂。

    “咱们能不能讲道理?”杨三阳看着手中青鸟,眼睛里露出一抹无奈之色。

    “我呸,你这卑贱的小蛮子,也配与我讲道理?你敢冒犯我,你死定了!你死定了!走不出凤凰族!”青鸟的声音里满是怒火。

    “我就是一傻蛋,和先天神兽讲道理,岂不是傻子?”杨三阳揉了揉眉心:“人家根本就瞧不起你,岂会和你讲道理?”

    就像是种族主义至上的上个世界莓果,白人会和黑人讲道理吗?

    “这是你逼我的!本来我是不想得罪凤凰族,只想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但是……你如此不配合,那可就怪不得我!凤凰族如此居高临下,若知晓我想盗取梧桐树的枝桠,必然会对我斩尽杀绝!绝不会有半点回旋的余地!”杨三阳叹息一声,眼睛里露出一抹苦涩。

    种族歧视!

    该死的种族歧视!

    因为自己的种族低下,不会被凤凰族看在眼中,所以他就该死!亵渎了凤凰族的圣物,便该死!

    “你要盗取梧桐树?哈哈哈……哈哈哈!”青鸟笑了,笑的前仰后合,声音里满是嘲弄。

    她听到了什么?

    这只蝼蚁竟然妄想染指梧桐树,她没听错吧?

    气氛沉闷,杨三阳双目内流露出一抹神光,下一刻左掌摊开,一道道玄妙莫测的金黄色符文,在其指掌间不断衍生。

    体内天网震动,经脉衍生,化作了一条晶莹丝线,缓缓自掌心中钻出,将那无数的金黄色符文吸收,只见那一根晶莹剔透的符文内流转着道道神光,竟然自指掌间脱落而下,其内无数的金黄色符文仿佛纳米分子般不断在晶莹丝线中流转。

    “这是你逼我的,可怪不得我了!”杨三阳瞧着掌心中扭曲的丝线,眼睛里露出一抹无奈。

    “你要干什么?本姑娘可是凤凰族,你若敢对我无礼,我凤凰族大能是不会饶过你的!”青鸟瞪大眼睛,瞳孔急剧收缩,身躯猛烈的挣扎起来。

    当看到那金黄色符文时,她便已经感觉到了不妙,那自开天执符内衍生出的无上禁法之力,叫青鸟这等先天神兽感觉到了不安。

    “凤凰族?凤凰族又能如何?既然无法善了,你凤凰族不论如何都不肯放过我,那我也就不必顾忌,直接下狠手就是了!”杨三阳阴冷一笑,配合着蛮族面孔,更显得狰狞恐怖。

    “慢来!慢来!只要你解开束缚,我便不追究你的罪过,可以放你离去,如何?”瞧见杨三阳眼中的阴沉,青鸟顿时慌了神。

    心中那股不安,越加的凝重。

    “呵呵,你觉得我会信吗?只怕我刚一放开你,你便会呼唤凤凰族的大能来镇杀我,我在你眼中犹若是蝼蚁,一只蝼蚁的冒犯,绝对不可忍受!你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我的!”杨三阳冷然一笑。

    “呵呵,你倒是聪明!”见到没有诳住对方,青鸟转为冷笑:“任凭你何等手段,岂能捆束住我?我乃凤凰后裔,父母皆已经证就大罗的无上存在,你这区区小蛮子手段,对他们来说弹指间便可破解。你想利用禁制压制我,却是休想!”

    说完话,只见青鸟高傲的挺起脖子,双目内露出一抹不屑,怎么看怎么欠揍。

    一只鸟用这么嚣张、鄙夷、俯视的目光看着你,这算怎么回事?

    能忍吗?

    “简直是不能忍啊!”杨三阳觉得自己脆弱的男人心受到了极大挑战,感受着青鸟眼中的鄙夷,杨三阳冷冷一笑:“大罗?我这禁法乃圣人借助世界演化而出,是开天执符上的先天禁法,你又岂知我的手段玄妙?”

    “去!”杨三阳手指一弹,指尖一点,只见那一条丝线飞出,刹那间蜿蜒扭曲,向着青鸟的眉心处钻去。

    青鸟冷冷一笑,却并不曾反抗,只是一双眼睛冷冷的看着杨三阳,双目内满是鄙夷之光。

    “我特么简直就是哔了狗了,这贼鸟的目光叫人有一种受到侮辱、想要打人的冲动!”杨三阳气的手指忍不住哆嗦。

    此禁法乃血脉禁法,只见那丝线射入凤鸟眉心,只见凤鸟周身青光迸射,毛发上玄妙符文被激活,闪烁出一片玄妙字符流转的光幕。

    青鸟身躯颤抖,周身汗水滚滚,犹如是落汤鸡般,眼睛里闪过一抹痛苦之色,但就是不曾求饶。

    血脉禁法欲要入侵其体内的凤凰血脉,顿时惹得血脉之力反击,两种力量在凤鸟体内交手,那种痛苦可想而知。

    可惜

    凤凰血脉虽然厉害,但杨三阳禁法也不是白给的,这可是先天执符以及圣人的手段。而且,青鸟终究只是凤凰血脉,不是真正的凤凰。

    伴随最后一点金色符文没入青鸟体内,禁法与血脉融合,只见青鸟羽毛上的玄妙符文微微一阵变换,渲染了一层淡淡的金黄色微光,使得整个青鸟圣洁无比。

    同时,大量信息铺天盖地般向杨三阳汹涌而来,被法相提前截断,尽数吸收。

    青鸟有凤凰血脉,自然有凤凰一族的传承,那可是先天神圣的传承,乃天地间最为强大的力量。

    “哼,你休想叫我屈服!”青鸟仿佛落汤鸡一般高傲的挺着头颅,整个看起来颇为滑稽可笑。

    “噗嗤~”杨三阳笑了,想要伸出手去摸青鸟的脑袋,却见虚空扭曲,青鸟猛然琢出,逼得其手掌不得不后退。

    “怪哉,这蝼蚁对我施展禁法,怎么我如今感悟天地法则却强了无数倍,往日里模糊晦涩的天地法则,现在竟然清晰可见触手可得,当真是怪哉!”青鸟的眼中露出一抹疑惑,不过这一抹疑惑却被其转瞬间收敛,心中暗道:“莫不是这蝼蚁施错了法诀?反而成全了我?我怎么觉得自己似乎产生了脱胎换骨般的变化?”

    感受着体内的变化,青鸟眼中露出一抹狡诈:“不如我将计就计,借此机会诈他一次。”

    “好凶悍的鸟儿,你如今既然已经中了我的禁法,却由不得你了!”杨三阳收回手,心有余悸的看着青鸟。

    “哼!”青鸟高傲的抬起头,双眼内露出一抹不屑:“愚蠢的蛮子,还不速速放开我?若被我脱困而出,非要将你千刀万剐不可。”

    杨三阳摸摸下巴,仔细感应着青鸟体内的变化,他此时对青鸟体内一切气机了若指掌。

    “放了你倒并非不可以,只是有些事情,你却要依了我!”杨三阳看着面前青鸟:“本座解开幌金绳,你恢复了神通法力,却不得大喊大叫!寻求族中前辈拿我。”

    青鸟眼中目光闪烁,心中暗自冷笑:“喊族中前辈?用不着!你这卑微的蝼蚁,只要我挣脱束缚,小心你的宝物,便是你的死期。到时候不但能杀你泄愤,反而可以得了一件宝物,当真划算。”

    “哼!”青鸟冷冷一哼,傲娇的抬起头,算是默认了杨三阳的话。

    “第二,你既然被我制住,却要认我为主……”

    “我呸,你这卑贱的小蛮子,简直是想都别想!你还不如直接一把先天神火将我炼尸了来的爽快!”不待杨三阳说完,青鸟已经破口大骂,喷了杨三阳满脸口水。

    杨三阳擦了擦口水,面色苦笑:“罢了!罢了!那就换一个,你带我进入凤凰族,接近那梧桐树如何?”

    “呵呵,我凤凰族无数高手坐镇梧桐树,你既然自己想要寻死,那我便成全你,又能如何?”青鸟闻言目光诧异,不曾想杨三阳竟然提出了这个主意,顿时眼中露出一抹怪异的看着对方:“这厮莫非是傻子不成?”

    见到对方答应,杨三阳心中暗动,思忖道:“此中怕是有诈!这青鸟高傲无比,怎么会这般臣服?可惜,我没有看穿他人心中念头的手段。”

    人心何其复杂?莫说是他,就算圣人复生,也绝对看不穿人心!这世间根本就没有看穿人心的手段。

    因为人心是可以随时变化的,念动间善恶随心,根本就无法看穿。

    “她怕是想要趁机算计我,无妨,正好趁机给她一个苦头尝尝!”杨三阳暗自冷笑,眼睛里法则不断流转,禁法之力已经开始发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