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太上执符 第九天命

第六百六十一章 落幕

    “我这招,本来是想留给太一的,可现在你既然自己求死,那也就怪不得我了!”紫薇星君感受着星空中的波动,刹那间心凉半截,一股了无生趣的癫狂,自心中卷起。

    无尽深渊内,一朵黑莲缓缓沉浮,妙妙莫测的声音在天地间响起:“爱恨情仇,喜怒悲欢,离离无定,皆为魔念!”

    何为天魔?

    人之初,赤子之心,本无魔念。不是说天魔主动侵袭某个人,而是你心中起了魔念,才会招惹来天魔。

    瞧着虚无中的那股波动,紫薇帝君万念俱灰,恨意涛涛。对魔祖的恨、对太一的恨、对阿弥陀的恨,此时犹若三江五湖止水,恨不能将眼前的一切斩灭。

    他被魔祖哄了!

    当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在其元神内,无名火起,心魔升腾,杀念卷起,然后虚无之中一缕黑色的呜咽吹响,竟然无视时空、无视距离,凭空出现在紫薇帝君的元神内,与其元神内的心魔融为一体。

    伴随紫薇星君心中的恼怒、负面情绪增加,尤其当其看到星空中那不断消减的帝流浆,更是心痛万分。

    那心魔与天魔结合,竟然化作了一朵黑莲,一朵绽放悠悠的黑莲。在那黑莲中,胚胎孕育,不断疯狂的吞噬着紫薇星君心中负面情绪。以其喜怒哀愁为养料,刹那间黑莲内胚胎化生,破裂开来,走出了一道人影,正是魔祖的形状。

    “哈哈哈!哈哈哈!你既然自己求死,那可就怪不得我了!”紫薇帝君手掌一伸,竟然只见星空荡漾起层层涟漪,其本命星辰紫微星降临,自虚无中垂落,化作了一道浩然紫色气机,那气机遍染十万星辰,十万星辰刹那间化作十万把神剑,汇合一处。

    “剑生世界!”

    瞧着那一把剑,阿弥陀恍惚中看到了十万世界,无尽众生众志成城,欲要一心诛杀自己。

    “给我死来!”紫薇星君一剑斩落,冥冥中竟然带动了天道意志,天意如刀浩然无匹,就算圣人也无法阻挡。

    “帝王之剑!天道之剑!”阿弥陀终于变了颜色,手中七宝妙树收起,手掌虚空一握,却见一尊高三十三重,玄黄之气弥漫的宝塔悬浮在其头顶。

    这一剑,他挡不得!

    但是,玄黄玲珑塔挡得!

    一尊真正的圣人来催动玄黄玲珑塔,威能绝非杨三阳那三脚猫能够比拟。

    “砰!”

    宝光爆射,阿弥陀撞破第二重天、第三重天的壁障,在第四重天稳住了身形。

    “好可怕的一剑!可惜,我有天地玄黄玲珑塔,你杀不得我!”阿弥陀背后惊得出了一身冷汗:“帝王大道,恐怖如斯!”

    “呵呵,却不知,你能挡我几剑?这天宫中的高手,能挡我几剑!”紫薇帝君面色癫狂,眼中一朵黑莲旋转,不断吞噬着其心中爱恨交织的欲望之火:“太一,你这狗贼!你敢辱我爱妻,今日我便要与你同归于尽!”

    “帝君已经坠入魔道尚且不知,此时若回头,或许还有救,为时未晚!”阿弥陀头顶玄黄宝塔,手中捻着念珠,扫视着对面的紫薇星君,口中开始念诵心经:“博若波罗蜜……此处省略三百字。”

    经文声音铺天盖地,化作了一道道金黄色字符,铺天盖地的向紫薇星君灌注而去。

    经文过处,众大罗真神细心聆听,如痴如醉,只觉其中蕴含无穷天道道理。圣人讲道,对于无尽众生来说,乃是天大造化。但是这大道之音,落在紫薇帝君耳中,却犹若无数苍蝇般围绕着自己乱飞,只觉得心烦意乱,一道道无名之火卷起,恨不能拔剑撕裂此处世界,斩灭周围的一切。

    “聒噪!”紫薇星君一剑斩出,剑光过处,梵音被斩断,万物消泯化作虚无。

    混沌之光迸射,地水风火卷起,逼得弥陀诵经之音也不得不止住话语,祭起天地玄黄玲珑宝塔,硬扛住紫薇星君的一剑。

    他不能退!

    他的身后是天宫诸神,是三十三重天,他若退去,只怕诸位大罗真神,必然九死一生。

    “砰!”

    天地玄黄玲珑宝塔神光迸射,那神光流转的玄黄之气,竟然被紫薇星君斩断。本来运转毫无凝滞的玄黄之光,第一次出现了迟滞、破绽。

    阿弥陀胸口被切开,金黄色神光迸射,其内似乎有无量世界,无穷的诵经声卷起,犹若开天洪水般倾泻爆发开来。

    “阿弥陀佛!”阿弥陀喧诵一声佛号,只见虚无中一道佛光迸射,被斩灭开的身躯竟然又一次完好无缺的复原,不见半分伤痕。

    “阿弥陀佛,星君一剑,果然威能不同寻常。可惜,圣人之威,非汝能想象。只要尔不能一剑斩灭我的所有灵性,我便可顷刻间恢复如初。于我来说,被人捅了一剑与被刺破皮肤,没有什么两样!”阿弥陀笑着摇摇头:“星君这一剑虽然不凡,但想要杀我,却差了不止一筹。”

    这世上能打伤圣人的修士,自然是有的!如太一、紫薇星君等一方霸主。但若说秒杀圣人的,那简直就是开玩笑!

    圣人汇聚了圣人命格,大罗真神死后尚且能够复活,更何况是圣人?

    天道不灭,圣人不死!

    纵使真的寂灭,也依旧能够归来!

    “我不信!都怪你这老不死的,方才害我爱妃被那太一侮辱!今日,我纵使点燃本源,也要与你同归于尽,将你这圣人拉下水!”紫薇星君面色癫狂,眼中黑莲顷刻间凝为实质,周身气机不断升腾,先天不灭神光开始升华。

    无垦星空中,紫微星骤然间神光爆射,竟然犹若是大日一般,浩然群星照耀乾坤,大荒浸染了一层淡紫色。那神光,纵使比之日月,居然还要强盛一分。

    阿弥陀勃然变色:“你疯了!”

    极致升华有多可怕?

    看看魔祖与神帝的下场,就知道!

    “疯?哈哈哈!哈哈哈!疯了又能如何?疯了又能如何?不出这口恶气,老祖我生不如死!我纵使是死,也要拉着尔等陪葬!我要叫你这尊圣人、叫你这三十三重天为我陪葬!”紫薇星君状若疯魔,声音里满是癫狂的味道。

    眼见着其命格渲染,化作一点流光飞出,犹若火星般便要点燃紫微星这颗大火球,忽然只听一道清冷的女音响起:“够了!”

    声音不大,但却似乎充斥着一股魔力,竟然叫癫狂中的紫薇星君冷静了下来。

    命格定在那里,紫微星光华内敛,然后命格回归其体内。

    “宓妃!”瞧着那天宫深处飞来的蓝衣人影,紫薇星君忍不住轻轻呼唤,一把上前攥住了宓妃的双手。

    “莫要闹了,咱们被魔祖给耍了,回去吧!”宓妃一双眼睛看着紫薇星君。

    “太一小儿……”

    “我说回去!”宓妃打断了紫薇星君的话,一双眼睛里满是冰寒。

    上下打量了一眼宓妃,紫薇星君扫过远处的阿弥陀以及天宫诸神,然后道:“回去!回去再说!”

    “这事,没完!”

    说完话,拽着宓妃,带领手下星神回返。

    天宫内,只剩下一片狼藉,阿弥陀见此摇了摇头,身形消散在虚空中。

    群神见此,对着阿弥陀消失的地方一拜,然后开始收拾地上的狼藉。

    莽荒

    人族祖地

    杨三阳仰头看向无垦星空,双目内无穷星辰轨迹划过,兆亿星河轨迹不断流转。

    魔祖坐在杨三阳对面,此时二人身前摆放着一盘棋,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下着。

    “我想不通,你真身已经被封印,现在这般做,为了什么!”

    杨三阳双目内露出一抹凝重,扫过逐渐收敛的紫微星,然后看向对面魔祖。

    “那无垦深渊,太黑暗了,老祖我也渴望光明,不是吗?”魔祖意味深长一笑。

    “可我不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之前我还以为你你要挑起两族大战,可现在看来,却不太像!”杨三阳一双眼睛精光灼灼的看着魔祖。

    “知道太多,可不是什么好事情,玄黄玲珑塔被阿弥陀借去,你说……我若在此时对你下杀手,你有几分挡住的可能性?”魔祖静静的看着他。

    话语虽然平淡,但杨三阳却感受到了那股杀机。

    魔祖的话,是在试探。自己稍有不慎,便会惹来恐怖的杀机,迎来魔祖必杀的一击。

    “是吗?以前我没有玄黄玲珑塔,你不也同样是杀不得我?”杨三阳自袖子里掏出一卷轴,缓缓摆放在棋盘上。

    “先天至宝太极图!”魔祖眼皮跳了跳,嘴角抽搐了一下,然后所有杀机收敛一空。

    “你说,星空中的那场大戏,接下来该怎么演?”魔祖忽然抬起头,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那要看,宓妃该如何选择!也不知太一是否按我吩咐,将宓妃强推了没有!”

    他想起前世张爱玲说的一句话:通往女人心灵最短的距离,便是女人的阴*。

    “你竟然这般龌龊无耻吗?教太一霸王硬上弓?”魔祖不由得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