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太上执符 第九天命

第六百六十三章 复活的希望

    “若叫我从了你,助你调理天地间的阴阳,调理日月星空,你需先许诺我一件事!”

    宫闺之中,宓妃抓住太一解开自己扣子的双手。

    “什么事?”太一闻言一愣。

    “我若进入天宫,日后一心一意侍奉与你,你却需发誓,日后若与星空争斗,圣人不许插手!纵使生死存亡,也不许插手!”宓妃话语坚定,不容置疑。

    太一动作顿住,默然不语。

    “若无我助你调理阴阳,星空失衡,你迟早要火德失衡,命丧于此!”宓妃眸子坚定的看着他,没有丝毫退缩。

    “成交!”太一无奈叹息一声,看着身下如花似玉的美人,如今即将提枪上马,他又能说什么?

    况且,这就是他的劫数,他也不想真的请圣人出手。

    天宫之中,绯泊之间,喘息渐停。

    太一慢慢自宓妃柔软的身躯中爬起身,周身灼灼之气,锋芒之气散去,竟然多了一股说不出的圆滑,大圆满的气机。

    尽管只是那么一丝丝,但却已经有了一种莫名变化,微不可查的蜕变。

    太一缓缓的穿戴好衣衫,瞧着帷幕后直不起身的宓妃,轻轻一笑:“多谢!”

    宓妃闻言不语,只是犹若木偶一般,呆呆的躺在那里,将娇躯藏在锦衾之中。

    “你入天宫,倒也算一件幸事,紫薇星君虽然雄才大略,统摄无垦星空,可惜与我妖庭比起来,差了不是一点半点!”太一笑着道。

    “哦?众星神不死不灭,我到是看不出你天宫胜利的希望所在!只要紫薇星君天长日久的消耗下去,天宫早晚会耗尽所有底蕴!”宓妃闻言双目内露出一抹波动,毫无生气的面孔终于流露出了一抹动容。

    “星神是不死不灭,可……我天宫除开圣人外,未必没有克制星神的办法!”太一收拾好妆容,将案几上金印拿起,坐在了床榻上,将金印塞入了宓妃手中。

    “这是?”宓妃悚然动容:“天宫正印。”

    “你的修为太低了,什么时候修行至大罗妙境,再将镇印还给我!”太一慢慢的站起身。

    “你就不怕我持着这金印跑了?”宓妃看着太一的背影,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声。

    “跑就跑,还不是早晚要回来?你觉得紫薇星君还会要你?”太一摇了摇头:“你这辈子,怕是逃不出我的手心了。”

    说完话,太一迈着大步,走出了宫阙。

    “儿女情长,英雄气短!”宓妃见太一走远,手中持着金印,一个人呆愣在床榻上,许久不语。

    人族部落

    杨三阳送走魔祖,一个人坐在那里,思虑着周天星斗大阵的事情。

    一道金光划过虚空,只见空间扭曲,太一来到了杨三阳身边:“天宫都差点被紫薇星君给轰塌了,你小子竟然还躲在这里讨清闲?”

    “陛下周身气机圆满,可是成就了好事?”杨三阳一双眼睛看着太一,露出一抹怪异的笑容。

    太一闻言笑容一僵,许久后才道:“你情我愿的事情!也不瞒你说,我好像真喜欢上她了!”

    人生中,有没有那么一种触动,遇上一个人,忽然好想和他(她)结婚生子,好想和他生猴子。甚至于在看到对方的第一眼,你便已经想到了未来的无数种可能,连孩子的名都想好了。

    “阴阳双修,陛下乃天下至阳之阳,对水德自然毫无抗拒之力!”说到这里,杨三阳悚然一惊,面带戒备的看着太一:“陛下好人妻乎?”

    说到一半,他才想起了,貌似自家老婆,对太一的吸引力,可是比宓妃强得多。防火防盗防老王,面对太一,他又岂能不戒备起来?

    “……”太一闻言坐蜡,一张脸都绿了,嘴角不断抽搐。

    “你要是再敢胡说八道,信不信我揍你?”太一无奈的叹息道:“女人和江山,我还是分得清的。更何况,太阴仙子与宓妃不同,我能巧用权术,打动宓妃。可是太阴仙子……不一样的!修行到了三步大罗,已经摆脱了星辰属性的影响,太阳之力也好、太阴之力也罢,皆已经不在能影响其分毫。所以说,你就放心吧。”

    “这话我听着有点怪,总觉得你对我老婆似乎不怀好意”杨三阳在炉子前翻烤着地瓜,双目内露出一抹戒备。

    太一嘴角抽搐,目光偏移,然后恰巧落在了那雕塑上,然后不由得一愣:“这是……耶?”

    “嗯!”杨三阳点头应下。

    屋子内气氛一片沉闷,骤然间凝滞了下来,许久后才听太一道:“其实,你跟耶、跟这个部落,根本就是两个天地的人。纵使强求,也只是双双化作枯骨。倒不如相濡以沫,相忘于江湖。”

    “唯有太阴那种亿万年长生不老的神女,才是陪在你身边的最佳人选!”太一叹息一声。

    “你说,当年我离开部落时,若是带上耶,结果会怎么样?”杨三阳忽然抬起头,看向了太一。

    当时太一冷眼旁观,他最清楚不过。

    “两只蛮子,道缘不会央求祖师,不会带你走的!顶多是当成一个稀罕物看两眼!”太一一双眼睛看着他:“更何况,就算她随你一道去了灵台方寸山,然后呢?你是如何学会神语的,自然知道学习神语的艰难。耶配不上你,它注定要被你抛弃!要被岁月抛弃。你偶尔的一次闭关,便是她的一生等待,你们如何在一起?”

    杨三阳闻言不语,许久后才道:“我将她当成了我的妹妹!亲生妹妹!和娲在我心中的地位一样。”

    说到这里,目光热切的看向太一:“陛下已是大荒之主,不知可有起死回生的本事,若陛下能救回耶的性命,令耶起死回生,在下必然鞍前马后,日夜服侍陛下。”

    “咳咳……”太一闻言差点将口中酒水咳了出来:“别闹!唯有大罗真神,方才能死后真灵不灭。所有大荒生灵,上至金仙太乙,下至寻常草木蝼蚁,死了就是死了,没有人能将其复活。除非,有朝一日我能登临帝位,可一言逆改乾坤法则,令其复活。”

    见杨三阳眼中希望之光逐渐暗淡,太一锤了他肩膀一拳:“怎么,看不起我?只要我证就天帝果位,便能叫你达成所愿。茫茫大荒,本帝如今可是最为接近那个位置的人。有你在一边辅助,想要登临那个位置,难吗?”

    “不难!”杨三阳闻言果然振奋:“陛下所言极是,只要你登临帝位,便可叫我达成所愿矣。”

    “我定要助你登临帝位!一定!”杨三阳目光定定的看着太一:“纵使粉身碎骨,葬送万古气数,也在所不惜。”

    “喝酒!”太一为杨三阳斟酒,双方你来我往推杯换盏,过了三巡后,才见太一道:“征伐星空的事情,你如何看?”

    “星空本来便不是大荒的对手,就怕有人暗中捣乱,坏了算计!”杨三阳低声道。

    现在大荒与星空陷入了僵局,星空想要攻打大荒,完全不是对手,根本就打不下来。

    但是大荒想要攻打星空呢?

    打的下来是打的下来,不过那星神不死不灭,你又能如何?

    封印?

    别开玩笑,浩然星空,不知蕴含多少星斗,你封印的过来吗?

    “紫薇星君不足为惧,我怕的是魔祖,趁机搞出什么幺蛾子,到时候麻烦可就大了!”杨三阳看向太一:“没道理魔祖会主动相助陛下调理阴阳啊!”

    魔祖说他要趁机在紫薇星君心中种下天魔,壮大天魔大道,杨三阳是不信的。此乃掩人耳目的手段而已,他又岂会相信?

    魔祖这般大费周折,绝对筹谋着一件大事情。

    “他真身被封印在无尽深渊,还有什么事情,是会比脱困而出更大的事情呢?”太一忽然道。

    “啪~”杨三阳将酒杯放在案几上,荡漾起了层层涟漪:“我要去见麒麟王!如今即将到了决战,大荒一统的关键时刻,对于三族,不可放松警惕。还需暗中戒备,不可被三族钻了空子。”

    “同去?”太一也是心中‘咯噔’一下,猛地站起身,对着杨三阳向不周山走去。

    对于魔祖,就没有人不会忌惮!

    就算无上大能,也是忌惮万分。

    不周山祖脉

    麒麟崖上

    麒麟王端起酒盏,对着对面混沌之气缭绕的人影道:“如今太一平衡阴阳,协调乾坤,功德无量,我等三族最后的机会都被人堵死了!”

    “太一不过一幸运儿罢了,区区一黄毛小儿,也配统摄乾坤?”在对面的混沌中,祖龙冷冷道:“趁天下大乱之机,不如将魔祖……?”

    “不行!”麒麟王道:“魔祖的恐怖,你又不是不知道,天魔大道之下,三族顷刻间易主。不到最后危机关头,怎么能放出魔祖?”

    气氛沉默,祖龙没有反驳

    许久后,才听麒麟王道:“看来凰祖是不会来了!凤祖身死,对他的打击太大。已经是心灰意冷。”

    “唉,天宫越来势大,我三族生存越来越难了!”祖龙叹息一声。

    ps: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