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太上执符 第九天命

第八百二十四章 致命连环计

    推脱?

    十大妖圣与四大天王有备而来,又岂会容忍宓妃推脱?

    “娘娘不知招妖幡下落,却是情有可原,毕竟招妖幡这等重宝,陛下自然是要藏匿起来。可是,妖庭中有一人,必然知晓招妖幡的下落!”祖龙忽然走出来,笑了笑,一双眼睛看向杨三阳:“是不是呀,大法师?陛下的招妖幡就在你的身上!”

    听闻此言,杨三阳眉头一皱,双眸内瞳孔紧缩,心中第一个念头便是不可能!

    招妖幡的下落,乃是绝密,他们怎么知道?

    这件事乃是他与太一之间的事情,根本就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

    然后,杨三阳下意识抬起头看向天后,此事若有泄露,也必然是自天后哪里走漏了风声。

    上方,天后摇了摇头,面露震惊、愕然、不解之色。

    四目相对,杨三阳刹那间便相信,消息绝不是天后泄露出去的。

    那不是天后泄露出去的,又会是谁?

    之前天后与十大妖圣达成同盟,此时十大妖圣怎么会联合起来与天后为难?

    “哈哈哈,狗蛮子,你是不是很疑惑,他们如何知道了招妖幡的下落?”紫薇星君的笑声在其耳边响起,江山社稷图上,紫薇星君拼了命的挣扎,可惜却冲不破那江山社稷图的束缚。

    “你若肯放了我,我便告知与你真相!”紫薇星君高声道。

    听闻紫薇星君的话,杨三阳忽然心有一动,一个绝妙想法骤然产生:“好,你告诉我,是谁泄露了机密,我必然放了你!”

    “哈哈哈,魔祖早就在太一的心中种下魔念,这等事情虽然隐秘,但却瞒不过魔祖!”紫薇星君倒也不怕杨三阳反悔,而是直接开口道了声:“这一切都是道义干的!道义出面游说的!”。

    “嗯?”杨三阳闻言眉头皱起:“竟然还有这等因果?”

    心头念起,杨三阳心中有了破解之策,此时凌霄宝殿内一道道目光俱都是齐刷刷的看着那道背影。

    “大法师,不知老夫所言,是否为真?”祖龙笑眯眯的看着杨三阳,声音里满是道不尽的痛快。

    听闻此言,杨三阳抚摸着玉如意:“不错!那招妖幡,确实在我身上。”

    “不知大法师可否可怜我等修行不易,赐予一线生机,为我等解开束缚?”乾坤老祖一边说着,竟然一撩衣袍,跪倒在地。

    “我等拜求大法师,赐予我等一线生机,怜悯我等修行不易,为我等解开禁制!”下一刻场中齐刷刷的跪倒了一地的人。

    “不单单是我等,还请大法师,赐还大荒众生真灵,解开血脉禁制!”陷空老祖声音里满是悲切。

    “恳请大法师解开禁制!”

    “恳请大法师解开禁制!”

    “恳请大法师解开禁制!”

    “……”

    一道道叩首之音,刹那间犹若浪潮一般,自三十三重天凌霄宝殿,向下方三十二重天、三十一重天蔓延,转眼间出了南天门,向莽荒大地蔓延。

    铺天盖地的声响,伴随浪潮般的跪拜,三十三重天内的三个世界,大荒所有众生,俱都是齐刷刷的跪下。

    逼宫!

    这才是真正的逼宫!

    在四大帝朝、各大部落谋划之下的逼宫!

    浩然的众生之音,犹若天道回响,冲击着杨三阳的心神,天道为之共振,散发出了大道天音,冲击着杨三阳的心神。

    此时此刻,莽荒大地,九成生灵纷纷跪伏在地,在各大神朝、部落的带领下,异口同声齐齐呼喝。

    那声音,犹若是世界在咆哮。

    上方,宓妃变了颜色,身躯不断颤栗。十太子眸子里露出一抹惊怒、恐惧,怒火。

    凌霄殿内,所有大罗真神跪倒一地!

    须知,众位大罗真神,就算面对太一,都只是躬身行礼而已。

    “大法师~”宓妃的声音里带着一抹颤音。这件事若一个处理不好,只怕天庭气数分崩离析、众生背离只在刹那之间。

    到时候,天庭气数分崩离析,倒是肥了各大神朝。

    “不如,将那招妖幡取出,解了禁制吧!”宓妃的双眸内露出一抹心惊。

    此时杨三阳背负双手,三宝如意轻轻敲打手心,心中念头不断流转:“这才是他们的真正手段吗?往日里,是我小瞧了他们。不过是一次博弈,就差点将我置于死地,坏了妖族大业。不过,还好有紫薇星君这个替死鬼!如今众生万众一心,圣人出面,也是无可奈何。挡不住这众生意志。”

    “罢了,念在尔等一片诚心,我便将尔等真灵禁制解开!”杨三阳眼中露出一抹莫名之色:“只是,我那招妖幡在八景宫内,且容我去将其取来。诸位且站起身吧!”

    “大法师一日不取出招妖幡,解了我的真灵血脉禁制,我等便长跪在地,一日不起!”英招声音里满是决然。

    机会,只有一次!

    若今日不能解开禁制,日后再想解开禁制,可是难了!

    “英招,尔等十大妖圣,陛下待尔等可是不薄啊!”杨三阳意味深长的道了一句,惊得十大妖圣身躯一个颤抖,然后杨三阳迈步走出,向着八景宫而去:“你等既然愿意跪在这里,那便跪在这里吧!待我去去就回!”

    大荒众生请愿,此事已经不是武力能解决的了!

    杨三阳一路径直走出凌霄殿,来到了八景宫,却见伏羲与娲正面色焦急的站在门口。

    “大兄,各大神朝齐齐发难,这该如何是好?如今,就算杀鸡儆猴,也来不及了!”娲的眸子里满是苦涩。

    “无妨,我自有对策!想不到,这群家伙费尽心思,殚精竭虑的逼宫,不单单是冲我来的,更是冲着天后来的!还好我今日没有鲁莽出手,否则各路大罗真神先是逼着天后降罪于我,然后将我赶出凌霄宝殿,到时候众人齐齐发难,天后一女流之辈,岂能压得下他们!”杨三阳此时心有余悸,这般恐怖的算计,精心的布局,也不知是那个王八蛋想出来的。

    “大兄,事已至此,天下请愿,你又能如何?这招妖幡,怕是不得不交出来了!否则,大兄不肯交出招妖幡,却又中了他们算计。到时候妖庭离心离德,众生气数归于各大神朝部落,妖庭便名存实亡了!这次众人逼宫,乃是稳赚不赔的买卖!不管大兄怎么选择,都是万丈深渊!”娲的眸子里满是凝重。

    “这等狠毒的计策,却也不知是谁想出来的!”太阴仙子冷着脸道。

    “都不重要了!是我疏忽大意,往日里不曾将其看在眼中,想不到还真被他们玩出了幺蛾子!”杨三阳嗤笑一声。

    他本以为镇压了紫薇帝君,就万事大吉了,下界大荒各大部落,再招妖幡的威慑下,不敢轻易生乱。

    可是没想到,反被将了一军。

    “紫薇星君,请吧!”杨三阳笑着笑,自袖子拿出江山社稷图,轻轻一抖,紫薇星君便出现在了场中。

    “果然是个信人!不过,你今日麻烦大了!我看你是度不过这一劫,没几天好日子过了!”紫薇星君脱困而出,冷冷的看着杨三阳:“你与那贱人如此暗算本君,今日却也遭了报应。今日过后,大荒群雄如脱缰野马,天庭威严荡然无存……。”

    “那道不劳烦阁下操心,只是有件事,却是尚未请教,魔祖与太一之间,是否与此次证道失败有关?”杨三阳一双眼睛静静的看着紫薇星君。

    “不错,这次太一那孙子差点就成就帝王大道,可惜却被魔祖在关键时刻破坏,导致其功亏一篑!”紫薇星君摇了摇头,双眸内满是幸灾乐祸:“你们别想了,天道反噬之下,岂有太一活路?”

    “你不如弃了太一,投奔于我,助我执掌凌霄宝殿。待我成就帝王大道后,必然不会亏待与你,助你拿了道义报仇雪恨……”紫薇星君看向杨三阳。

    “我只给你三十个呼吸的时间,你若三十个呼吸内逃不出凌霄宝殿,可莫要怪我下手不留情面了!”杨三阳声音里露出一抹冰冷的杀机。

    “嗖~”

    下一刻,紫薇星君二话不说,化做星光立即遁逃,唯有声音在三十三重天内响起:“狗蛮子,你会后悔的!”

    “大兄,你还真的放他走?不如将其……”娲拿出了江河社稷图。

    “呵呵!”杨三阳看着紫薇星君遁逃的背影,嘴角露出一抹莫名笑意:“不错!不错!逃得倒是挺快!”

    凌霄宝殿内

    群臣跪倒一地,上方宓妃与十太子如坐针毡度日如年,静静的坐在上方,犹若是泥塑般,动也不敢动。

    “天庭,完了!”宓妃此时心如死灰,一道道念头在心中升起。天下群雄桀骜不驯,失去了招妖幡控制,便犹若脱缰野马,日后再难约束。

    不过,妖庭有四大圣人镇压,破落的倒也不会那么快。

    无数的念头在宓妃心头闪烁,此时其眼中泪光流淌,道不尽的伤心:“陛下呀陛下,你可是百密一疏,竟然被魔祖钻了空子,将咱们给害苦了。你这诺大家业,怕守不住了!”

    下方

    群臣跪倒一地,乾坤老祖面露感慨,心中升起一股喜悦:“被束缚了数百会元,终于要得到解脱,得到渴求已久的自在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