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猛卒 高月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上门售皮

    次日上午,郭宋快步回到了清虚观,他手中拎着一个沉甸甸的皮囊,一直来到自己房间,甘雷已经将虎皮小心地浸泡进大木桶里。

    甘雷见郭宋进来,连忙屁颠屁颠上前问道:“卖了多少钱?”

    郭宋将皮囊往床上一倒,“哗啦!”一声,数十只银锭倾倒出来。

    “一共四百两,我跑了四家药铺,全部卖掉了。”

    甘雷瞪大了眼睛,惊叹道:“打猎居然这么赚钱?”

    “应该说偷猎赚钱!”

    郭宋眨眨眼睛笑道:“药铺掌柜说,已经好多年没有人卖虎骨虎肉了,尤其是虎骨,价格很贵,就算是猎户也极难遇到猛虎,一辈子能打到一头猛虎就不得了,所以这几年虎肉和虎骨都很值钱。”

    “那虎皮呢?”

    甘雷问道:“有没有什么渠道卖掉?”

    郭宋点点头,“我或许有个渠道,等会儿我出去一趟。”

    郭宋把银子推给甘雷,“这些银子你拿回去,赶紧把店铺处理掉,然后一家人到京城来。”

    甘雷只拿了二十锭,剩下的都推还给郭宋,“亲兄弟也要明算账,我们一人一半。”

    郭宋哑然失笑,“师兄,你以为我们去打猎是为什么?我在给你凑钱去东市买店铺,你还把银子给我。”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

    郭宋打断他的话,“我想要银子还不容易?北苑还有两头白虎,还有一只黑豹呢!说不定今晚我就会去内苑,割下几副鹿茸,药铺掌柜说了,一副鹿茸给我五十贯钱,那里面至少有几千头鹿吧!”

    “这个哥哥我真不好意思啊!”

    “自己兄弟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再说师父反复叮嘱过我,让我关照你,我帮不你当官,帮你挣钱还不容易?”

    甘雷心中感动,自己有这么个师弟,真不知前世烧了多少高香?

    甘雷骑着一头毛驴回新丰县了,郭宋也离开道观,来到了务本坊。

    务本坊是朝廷权贵聚居之地,里面有无数的豪门巨宅,普通的民房很难看到,务本坊内的沿街也有十几家酒楼和商铺,酒楼主要是做朝廷百官的生意。

    务本坊紧靠皇城朱雀门,中午百官都要出来吃饭,一般都是来务本坊,所以每天中午,务本坊的生意很兴隆,到了晚上,百官们却是去平康坊和宣阳坊,而基本上不在务本坊吃饭了。

    也有人会奇怪,唐朝不是日食两顿吗?怎么中午还要吃饭?

    其实日食两顿从来都是针对底层百姓而言,在宋朝以前,粮食产量不高,食物都不便宜,底层百姓吃不起三顿饭,只能日食两顿了。

    但有钱人家哪里只会吃两顿,都是一日三餐,豪门权贵人家还不止一天三顿,往往还有下午茶和宵夜。

    直到北宋引进并普及了占城稻后,农业科技进步,粮食产量大大提高,食物价格下跌,底层百姓才渐渐吃得起一日三餐,一直到今天。

    郭宋来到一家占地不大的商行前,商行一般是指贸易商队驻地,里面有仓库、账房,还有管事、执事之类,主要起一个联络的作用。

    商行一般占地都不大,但它们的能量却不小,很多商行都在东市和西市拥有商铺和仓库。

    这家商行上挂一块牌子,写着李氏商行四个大字。

    这里就是皇商驻地了,李安平时就在这里,前几天郭宋来过一次,正好李安出去了,使他扑了个空。

    大门外站着一名门子,郭宋走到台阶前拱手道:“我找安叔,烦请替我通报一下。”

    “公子有预约吗?”

    “是安叔让我来的,我姓郭,他知道的。”

    “郭公子请稍候!”

    门子进去通报,片刻,李安笑呵呵走了出来。

    “郭公子,终于又见到你了。”

    郭宋抱拳笑道:“安叔身体还好吧!”

    “我这段时间身体不错,来!快请进府。”

    郭宋跟随李安进了商行,两人在客堂分宾主落座,一名使女送来冰镇酸梅汤。

    “天气太热,公子就喝点冰饮,去去暑气。”

    郭宋见杯子里都是小冰块,他好奇地问道:“这冰是冬天保存下来的?”

    “正是!长安的大户人家几乎都有冰窖或者冰井,和冬天的炭房一样,不可或缺,你看我这客堂,是不是感觉很凉爽?”

    “还真是,进来就感到一股冰冷的气息。”

    李安得意地敲敲后面的墙,“这墙中间是空的,里面砌了一层冰,房间里一天都很凉爽,我书房也是,所以我一般都呆在书房里。”

    “安叔很会享受啊!”

    “谈不上,主要是有这个条件,你也知道,我一旦出了门,就得吃苦了。”

    李安又道:“你上次送的信已经收到了,我交给了晋阳公子,他很感激你,有你那封信,他的草原报告就详实了。”

    “晋阳公子就是召王殿下吧!”

    李安呵呵一笑,“当时你居然不知道长安赫赫有名的晋阳公子是谁,我也很惊讶,只是召王殿下不让我多言,所以我也没有明说,但至少你知道他是皇族,对吧!”

    郭宋点点头,李晋阳是不是召王李偲其实对他并不重要,但如果是李适,或许就不一样了。

    “安叔找我有事吗?”

    “其实我就想问问你,在长安住在哪里?做什么营生,要不要我帮点什么忙,我这人不喜欢欠别人恩情,就算是大恩难报,我也想尽量回报。”

    “安叔还收皮毛吗?”郭宋沉吟一下问道。

    李安微微一笑,“普通羊皮我没有兴趣,如果是白狼王皮,我倒很有兴趣。”

    “是有一张白虎皮,从阿不思部的仓库里搞到的,是板皮,还没有鞣制过,我正在托人鞣制。”

    “白虎皮可是稀罕之物啊!郭公子真打算卖给我?”

    郭宋笑道:“对我而言没有意义,主要是我一个师兄最近遇到困难,我想帮他,便想把虎皮卖掉。”

    李安想了想道:“我也不瞒你,这些珍稀兽皮我都是转卖给皇族,他们有钱,也喜欢这种东西,不过我不赚你的钱,我帮你卖给他们。”

    郭宋大喜,连忙问道:“大概能卖多少?”

    李安笑了起来,“要看品相的,一般上等品相的斑斓虎皮的价格在一千贯左右,白虎皮我还没卖过,我估计要贵得多,要不你先把虎皮拿给我看看。”

    “还在硝液里泡着呢!”

    “无妨,我认识长安最好的鞣制匠,让他来处理,品相会更好。”

    郭宋想想也对,兽皮自古就有三分皮,七分鞣的说法,甘雷毕竟是野路子,还是找专业匠人来做比较好,再说李安欠自己一个大人情,就算他看出什么,他也不会多嘴。

    郭宋当即答应了,“我现在就去把它运过来,今天早上才泡进硝液里。”

    他起身要走,李安连忙拦住他,“公子别急,我有话还没有说完呢!”

    郭宋又坐下,喝了几口酸梅汁,李安又笑道:“公子在长安想找点什么事情做吗?我认识人比较多,或许我有路子帮忙。”

    郭宋也不客气,便问道:“安叔能不能搞到东市的铺子?”

    李安笑道:“东市的铺子朝廷只租不卖,买是买不到,如果想租一间铺子,或许我有办法,但东市也分区的,公子想做哪方面的营生?”

    “其实也无所谓,但最好是酒。”

    李安想了想道:“如果是皮毛店,我倒是知道有一家要转让,但酒我不熟,我得去打听一下。”

    “那就拜托安叔了,我现在去把白虎皮拿来。”

    郭宋匆匆告辞,赶回了道观,他也不浸泡了,直接用袋子装上虎皮又回到商行。

    院子里,几名小厮帮忙将虎皮展开,李安心中一怔,怎么会是新鲜虎皮?他心念一转就明白了,这哪里是从草原带回来,分明就是在长安猎的,而长安有白虎的地方只有一处,这小子胆大妄为啊!

    郭宋对李安有救命之恩,李安就算看出来也不会吭声,他仔细看了看品相,居然没有一处伤痕,简直完美无瑕,就像是活活用乱棍打死一样。

    李安啧啧称赞,“好皮子,这是最好的品相了,郭公子,这样吧!我先按照四千贯钱收下,如果亏了算我的,如果多出来我悉数补给你。”

    “四千贯钱卖得出去吗?”

    李安哈哈大笑,“公子说笑话了,几千贯钱对于皇族宗室就跟毛毛雨一样,一件首饰价格而已,我是皇商大管事,我还不知道他们赚多少钱?”

    “那东市的店铺盘下需要多少钱?”郭宋又问道。

    “租金不贵,可还涉及存货、以及进货出货渠道,没有一万贯钱,东市和西市的店铺你就别想。”

    郭宋沉吟片刻道:“我还有一张黑豹皮,安叔收不收?”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