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猛卒 高月

第一百三十七章 狙击破局

    在江都县一座民居里,李志和他父亲也为同样的事情争吵起来。

    “我早就给你说过,干这一行不能卷入权力斗争中去,轻则入狱,重则丟命,你就是不听,现在可好,居然答应这种要求,你糊涂啊!”

    李志的父亲气得直拍桌子,他做了三十年掮客,经验何等丰富,当儿子说出有客人要他调查四十二名盐铁判官时,他便立刻猜到这件事必然和最近扬州的局势有关,这是何等凶险的陷阱,儿子居然一脚踏进去了,让他怎么能不生气?

    李志翘腿坐在桌旁,他对父亲的激烈反应颇不以为然,他当然知道里面有风险,可富贵险中求,人家一共要付给自己六百贯啊!这是他至少八年的收入,他怎么可能放弃?

    李志将一颗果子扔进嘴里,冷笑一声道:“父亲还没有问对方给我多少钱吧!”

    “这不是钱的问题”

    “是钱的问题,你父亲猜猜看,他给我多少?”

    “能给你多少?最多给你五十贯钱顶天了。”

    李志冷笑一声,“才五十贯,哼!告诉你,是六百贯。”

    “啊!”

    李志的父亲也呆住了,半晌,他迟疑着问道:“真真的给六百贯?”

    李志取出五大锭银子放在桌上,“这是二百五十两银子,作为定金给我的,十天后我把调查报告给他,剩下的银子一次性付清。”

    白花花的银子把李志父亲的眼睛照花掉了,他咽了口唾沫道:“可以替他做,但前提是他必须保密,不能把我们父子出卖了。”

    “父亲就放心吧!只要东西是真的,那什么都好说,关键是我的能力有限,这件事还得请父亲出马。”

    “我说嘛!这件事你怎么可能做得到,最后还是得靠我。”

    李志的父亲哼了一声,“他什么时候要?”

    “十天后给他。”

    “这个时间有点紧张,我那边有部分判官的资料,我先整理一下,看看缺什么,我再去补充。”

    这时,门外有人问道:“请问,这里是李大嘴家吗?”

    李志连忙走出去,只见门口站着一名年轻男子,他从未见过。

    “我就是李大嘴,你找我有什么事?”

    年轻男子笑眯眯道:“我姓孙,叫做孙小榛,我师叔今天不是请你帮忙调查吗?五百贯钱那个”

    李志恍然大悟,“你快请进!”

    孙小榛走了进来,李志笑道:“你师叔够年轻的。”

    “没办法,他其实比我还小一岁,但辈分摆在这里,我也只能叫他师叔。”

    “孙贤弟找我有事?”

    孙小榛点点头,“我想找你想好好了解一下几个盐帮的情况。”

    两人坐下,李志笑道:“你有什么想法,就不妨对我直说,我和你师叔有默契,他想要什么资料都是直接告诉我。”

    孙小榛想了想道:“其实我就是想知道一件事,比如发生了事情,会引发盐帮之间的严重冲突?”

    黄昏时分,一艘大客船离开了徐州地界,进入泗州。

    “坐船去扬州是我这几年最愚蠢的一个决定!”

    一名脸型瘦长的男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又将酒杯重重往桌上一顿,十分恼火,“如果骑马的话,我们早就到了。”

    这名男子便是鱼朝恩的三子鱼令玄,奉命去扬州接任扬州都尉的职务,他身材高大,长得一张马脸,脸色焦黄,绰号‘病三郎’。

    在鱼氏家族中,血亲是最受重视的,比如鱼朝恩的兄长鱼朝安,原本只是泸州的一个屠夫,现在却官任千牛卫大将军,封爵安阳郡公。

    再比如鱼朝安的两个儿子,鱼令徽和鱼令武,鱼令徽过继给鱼朝恩,成为鱼朝恩的长子,官任礼部侍郎,从三品银青光禄大夫,封爵长平郡公,成为鱼朝恩的继承人。

    鱼令武出任神策军将军,由于神策军大将军就是由鱼朝恩兼任,鱼令武就成了神策军实际上的主将之一。

    鱼令玄虽然也是鱼朝恩的族侄,但他能力稍弱,更关键是他不识字,所以不太受鱼朝恩的重视,没有出任朝官,而是让他主管天元阁。

    可就算主管天元阁,但发号施令者依然是鱼朝恩,内部管理则掌握在宦官李恩平手中,鱼令玄只起到一个监军的作用。

    这次他被派到扬州出任都尉,也是他十年来忠心耿耿收到的回报,他终于在三十岁后开始步入仕途了。

    鱼令玄恨不得插翅飞到扬州,偏偏他选择了坐船,船只行走很慢,令他心急如焚。

    坐在鱼令玄对面之人便是天元楼的首席武士吴越,他可是在长安武艺排名第三名,深受鱼朝恩重视,他在天元阁的地位甚至超过了鱼令玄。

    这次吴越带十名天元阁武士护卫鱼令玄前往扬州,也是因为鱼令玄出任扬州都尉是鱼朝恩夺取盐税控制权至关重要的一环,不容半点有失。

    吴越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对鱼令玄微微笑道:“天快黑了,要不就靠岸休息吧!”

    “一群没用的混蛋,为什么夜里不能行船?”

    鱼令玄骂归骂,但他也知道夜里一般都不行船,船夫要休息,纤夫也要休息,要不然明天就没法航行了。

    “真他娘的没劲!”

    鱼令玄站起身,踉踉跄跄向船舱外走去,“不喝了,我要睡觉去了!”

    望着鱼令玄背影远处,吴越摇了摇头,这家伙哪里去是睡觉?

    鱼令玄在彭城县酒后大闹妓院,后来又包了一个粉头,居然带上了船,这个混蛋必然是去找那个女人快活去了,若被翁父知道了,不知该怎么骂自己。

    鱼令玄在京城循规蹈矩,不敢逾越规矩一步,没想到一出京城,本性便暴露了,吃喝嫖赌一样不少,一路南下动静很大。

    着实令吴越心中充满担忧。

    这样人去扬州只会被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他哪里能完成他父亲交给他的任务,还有个鱼朝安,仗着自己是鱼朝恩的兄长,飞扬跋扈,粗鲁狂妄,却又头脑简单,给自己取个外号叫做‘长安屠夫’,完全是一个不知死活的混蛋,居然还是千牛卫大将军,封爵安阳郡公。

    吴越越想越恶心,自己居然替这样的人卖命,真他娘活得像狗一样。

    夜渐渐深了,纤夫和船夫都进入熟睡之中,四名当值武士分别站在船头、船尾和岸上,警惕地注视着四周,船只停靠在岸边,河水被夜风吹动,轻轻推动船只上下起伏。

    就在这时,水中一个黑影无声无息地靠近了船只,郭宋从水中慢慢探出了头,注视着船尾的武士。

    郭宋是在彭城县发现了鱼令玄一行的踪迹,鱼令玄大闹妓院,惊动了官府,虽然县令将他们恭恭敬敬送出城,却暴露了鱼令玄一行的踪迹。

    船头的武士看不见自己,但船尾的武士却正好面对漕河,自己稍有动静,就会被他发现。

    等了片刻,船尾武士长长伸个懒腰,转身走到另一边,郭宋抓住了机会,一纵身上了船,还好,河水推动着船只起伏,他上船的晃动被掩饰住了。

    郭宋再次轻轻一纵身,便攀到二层船舱,他一路尾随,早就知道鱼令玄的船舱位子,郭宋抽出匕首,轻轻撬开一扇窗,一纵身便进去了。

    月光从船窗内洒入,给船舱内铺上一层银色,船舱内睡着一男一女,丑态百出地搂在一起,睡得正熟。

    郭宋冷笑一声,手中匕首一挥,血光四溅,鱼令玄顿时在熟睡中死去,郭宋随手从鱼令玄脖子上扯下一块美玉,这是一块年代久远的龙纹玉璧,式样古朴,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二十年前太上皇李隆基赐给鱼朝恩,鱼朝恩又给了鱼令玄,一直被鱼令玄贴身佩戴,现在成了郭宋的战利品。

    郭宋又用匕首拍了拍女人的脸,女人慢慢睁开眼睛,发现面前站着一个陌生男子,旁边鱼令玄的脖子已被割开,鲜血正汩汩向外涌出。

    女人吓得恐惧万分地尖叫起来,郭宋一拳打在她头上,女人顿时晕了过去

    吴越就睡在隔壁,他一下子被女人的尖叫声惊醒,他蓦地坐起身,抓起剑便向外奔去。

    这时,也有两名武士听到尖叫跑了过来。

    “首领,发生了什么事,好像听见女人的惨叫。”

    “不知道怎么回事!”

    吴越用力敲了敲舱门,里面没有人回应,他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心中急躁起来,一脚踢开舱门冲了进去。

    只见女人晕倒在一旁,而鱼令玄和衣躺在地板上,背朝自己,浑身是血。

    吴越急了,上前将鱼令玄翻过身,只见鱼令玄脸上全是鲜血,吴越摸了摸他的鼻息,“三公子,你怎么样?”

    这时,吴越忽然似乎感觉哪里不对,只见鱼令玄微微睁开眼睛,向自己诡异一笑。

    吴越只觉胸口一痛,一把匕首插进了他的胸膛,吴越惨叫一声,在死前一瞬间,他忽然明白哪里不对了,鱼令玄是出了名的长脸,而对方不是。

    吴越被匕首刺穿了胸膛,当场毙命,几名武士都呆住了,只见黑影一闪,地上的鱼令玄竟一跃而起,精准地从船窗飞了出去,‘扑通!’落入水中,像条鱼一样的不见了。

    “三公子在这里!”

    武士发现了裹在被子里的鱼令玄,只见他咽喉的鲜血已凝固,早已气绝身亡,武士们又看了看被刺死的首领,所有人都呆住了,他们不知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