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猛卒 高月

第一百八十九章 夜袭粮军

    李季和手下很快便发现了敌人的行踪,位于他们三十里外的一处峡谷内。

    李季和几名唐军士兵躲在一块大石后,注视着下方的吐蕃军队,战俘的口供没有错,确实是一支吐蕃人军队,约两千人左右,他们带着三百余辆大车,大车上堆满了粮食和其他财物,士兵们都显得很兴奋。

    他们看样子是刚刚从焉稽城满载而归,他们也在吃烤肉,却是从焉稽收获的羊肉,一边吃一边兴奋地交谈,不远处的小溪旁,还坐着十几名年轻美貌的胡人女子,应该是他们从焉稽城掳掠的民女。

    李季又仔细看了看敌军士兵的装备,和天宝年间的吐蕃军相比,这支两千人吐蕃士兵的装备普遍较差,没有了吐蕃久负盛名的锁子甲,只穿着普通的皮甲,这也是从一个侧面证明了吐蕃连年征战,穷兵黩武,资源消耗太大,士兵的装备已经跟不上了。

    不过吐蕃士兵的兵器依旧是传统的短矛和战剑,战备虽然不太好,但这些士兵个个体格强壮,相貌凶悍,个人战斗力很强。

    这时,李季的目光落在地上几十个大木桶上,那是装酒的木桶,空气中弥漫着马奶酒浓烈的酸涩气息,不断有士兵喝完酒后,又想去木桶边取酒,却被为首将领怒斥一顿,他们只得悻悻离去。

    大车里也有不少这样的木桶,看样子这些酒是给士兵们在路上喝的,因为要赶路,所以将领不准他们多喝,而并不是不给他们喝酒,那晚上呢?

    李季发现不少士兵喝得醉熏熏的,跑去调戏十几名被掳掠的女子,这让李季心中生出一个念头。

    他又观察了片刻,这才向士兵们招招手,几人慢慢后退,向树林内撤去。

    大半个时辰后,李季回到了唐军驻军,他翻身下马,对郭宋道:“没错,确实是两千吐蕃骑兵,他们满载而归,运了三百大车的粮食和财物,就在东北方向三十里外。”

    “战斗力如何?”

    “看起来很骁勇,不过他们装备不太好,和吐谷浑军队一样,都穿皮甲,没有盾牌,只有短矛和战剑。”

    说到这,李季低声道:“卑职回的路上倒有了一个想法。”

    郭宋笑了起来,连保守谨慎的李乐都觉得有机会,看来这支吐蕃军确实有很大的漏洞。

    “说来听听!”郭宋笑道。

    “卑职考虑我们最好在夜间行动,我发现他们饮酒很烈”

    吐蕃军队赶着数百辆大车,速度比较慢,一天只能走五十余里,至少要走五天才能抵达龟兹城。

    入夜,两千吐蕃军在一处山谷内休息过夜,山谷足有数里宽,一条小溪河从山谷穿过,两边低缓的山坡上生长着大片松树林。

    吐蕃士兵夜里点燃了十堆篝火,虽然安西已经入春,但夜里依旧十分寒冷,吐蕃士兵在晚上几乎都会围着篝火喝酒吃肉,然后直接躺在篝火边睡觉。

    两千吐蕃士兵围着篝火喝酒吃肉,十几名被掳女人被迫给他们翩翩起舞,吐蕃士兵打着唿哨声,不断传来他们狂放地大笑。

    百余步外的山坡上,郭宋注视着下面的吐蕃士兵,确实有点出乎他的意料,这些吐蕃士兵居然能在战时无所顾忌地喝酒,或许他们以为慕容边林会将外围的唐军全歼,他们才不会有任何担忧。

    “长史,看左边第三堆火!”李季低声道。

    郭宋目光移到第三堆火上,这里人不多,只有七八人,但都戴着头盔,身穿锁子铁甲,几名小兵在给他们烤肉,这几人应该是吐蕃军将领。

    其中一名吐蕃大将怀中还搂着一名年轻胡女,正得意地喝酒大笑,他的穿着又和其他将领不一样,更加考究细致,头盔的外形也略有不同。

    “此人就是他们主将!”

    李乐低声道:“中午时我就发现他在训斥其他几名将领。”

    郭宋点了点头笑道:“此人交给我了,我们好好合计一下怎么出手,虽然咱们人数少,对付两千精锐吐蕃士兵可能占了不了便宜,但对付两千醉鬼,我觉得还是绰绰有余。”

    时间渐渐到了一更时分,吐蕃士兵的喧嚣吵闹终于平息了,大部分士兵都喝醉了酒,躺在余火未尽的火堆旁酣睡,四周只有几名哨兵,不断地搓手哈气,拼命跺脚,他们穿得很少,夜里的寒冷如刀一般侵入,令士兵们难以忍耐。

    吐蕃军一共安排了六名哨兵,南北各有三人,他们并不是为了防敌人,而是为了防狼和其他猛兽。

    东南角只有一名哨兵,他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低低骂了一声,这时,一支箭‘嗖!’地射来,正中咽喉,士兵扼着喉咙,身体摇晃两下,轰然倒下。

    从黑暗中冲来一名高大的身体,迅疾无比,就像一只矫健的黑豹,直扑东面的几顶小帐。

    吐蕃军等级森严,待遇泾渭分明,夜里行军宿营,士兵和低级将领只能睡火堆旁,而五百人长以上可以有一顶小帐休息,一共有四顶小帐,便是给几名重要将领使用。

    郭宋钻进小帐,一刀结果了帐内将领,随即又扑向另一顶小帐

    与此同时,两边的五名岗哨纷纷被唐军士兵扑倒干掉,五十名唐军士兵弯腰冲进敌军群中,这五十名唐军是郭宋招募的特殊士兵,虽然骑射不一定强悍,但个个武艺高强,动作灵活轻便。

    他们手执锋利的匕首,下手狠辣,捂住酣睡中敌军的嘴,一刀割断喉管,随即又一刀插进心脏,动作干净利落,五十名唐军士兵瞬间便杀死了数百名敌人。

    在远处,两百骑兵严阵以待,他们手执长矛,勒住战马缰绳,只要五十名唐军士兵被发现,吵嚷起来,就该他们出击。

    五十名唐军士兵每人要杀四十人,虽然人数较多,但实际上并不困难,绝大部分吐蕃都处于醉酒熟睡中,用一个比较贴切的词,叫做‘宰杀!’对方毫无反抗地被他们杀死。

    略有不太安定的士兵也被郭宋出手解决,郭宋干掉了几名将领后,便如风一般在吐蕃士兵中游走,他的目标是那些睡得不太安生的士兵,迷糊中起夜,或者坐起身发癔症的士兵。

    这些士兵都被他毫不留情地一刀干掉,给其他士兵创造了条件。

    半个时辰后,两千士兵都被唐军士兵杀死,这时,李季率领骑兵进了吐蕃军队伍中,用长矛一个个挑翻,将漏网或者未死的士兵一矛刺杀。

    唐军搜寻了三遍,包括在大车上睡觉的赶车士兵,除了十几名掳掠的年轻女子外,其余两千名吐蕃士兵都被唐军一个不剩地在睡梦中杀死。

    天渐渐亮了,十几名年轻女子坐在一辆大车,吓得瑟瑟发抖。

    这时,一名唐军士兵上前问道:“你们可有人会赶马车?”

    一名稍年长的女子举起手,唐军士兵牵过一辆马车,对她们道:“这辆马车给你们,自己回焉稽吧!马车里有些财物和羊皮,还有点粮食,你们自己分了。”

    十几名女子千恩万谢地坐上马车,赶车走了。

    唐军士兵迅速打扫战场,挖深坑将两千吐蕃士兵的尸体全部掩埋,各种物资收拾上马车,两千匹马也一一归拢,唐军士兵驱赶着马车,掉头向北而去。

    吐蕃军的宿营地除了斑斑血迹外,什么都没有了,这两千士兵就像在人间蒸发一样。

    短短数日之内,郭宋率领的外围唐军便已歼灭了五千吐谷浑士兵和吐蕃士兵,极大的影响了吐蕃主帅论相贵的战略部署。

    随着战局日益恶化,龟兹之战的胜利天平开始向唐军倾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