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猛卒 高月

第四百九十八章 泾源兵变(中)

    李适随即下旨,令京兆尹王翃火速带酒肉去犒劳城外的泾源军,此时两万泾源军占据了东城外的一座临时军营,将士们一路行军而来,干粮已经吃光了,又饿又累,又想讨回自己的军俸,每个人都十分焦躁,怨恨和不满在他们心中迅速积累。

    这时,数十辆牛车驶入了军营,大车上摆放着一只只木桶,早已饿坏的士兵们纷纷围拢上来,一名官员高声道:“这是给大家准备的晚饭,来不及做,大家先填填肚子,明天会给大家带一些好的粮食来。”

    木桶里全是稀粥,还没有煮熟,清淡得连米汤都谈不上,半生不熟的夹生米沉在桶底,也只铺了薄薄一层。

    旁边箩筐里还有面饼,很多士兵去抢面饼,刚咬一口便将面饼扔在地上,破口大骂,虽然天气热,容易变质,但这些面饼却不知放了多久,都发霉了,散发着一股令人作呕的馊臭味。

    王翃下令官衙从事给士兵们准备晚饭,下面的从事都几个月没有领俸,心怀不满,便专门找腐烂的粮食来应付差事,以发泄他们心中的不满。

    两万士兵顿时愤怒万分,这时,十几名将领趁机煽风点火,大喊道:“皇帝一顿饭就吃掉我们的养家糊口的钱粮,还要让我们卖命,弟兄们,琼林和大盈两座宝库里有无数的钱财,那都是我们的俸禄,皇帝不给,我们自己去拿!”

    士兵们群情激奋,乱刀劈死了送饭的官员,王连恩振臂大喊,“弟兄们,跟我杀进城去!”

    两万士兵眼睛都红了,造反情绪完全被调动起来,他们呐喊着向两里外的春明门杀去。

    埋伏在春明门内的一百多名武士在应采和的率领下,突袭守城士兵,守城门士兵被杀得四散奔逃,藏剑阁的武士趁机放下吊桥,打开了城门。

    两万泾源军士兵顺利杀进了长安城,在王连恩的率领下,直向皇宫扑去,他们的目标是琼林和大盈两座府库,都在皇宫内。

    这时,李适刚刚睡下,一名守皇宫的将领惊慌失措跑来禀报:“陛下,泾源军造反了,已经杀进城了!”

    李适吓得滚翻下床,他连鞋都来不及穿,跑出宫连声喊道:“今天是谁当值,赶紧去安抚他们,传朕的旨意,赏他们一百万贯钱!”

    他并不糊涂,知道一定是士兵没有俸禄,发生兵变了。

    想想不对,铜钱太重,根本搬不动,还是要先把钱财给他们到手,他连忙对宦官喊道:“去琼林库取一百车金帛,快去!”

    十几名宦官飞奔而去,这时,只见相国卢杞慌慌张张跑来,今晚正好是他当值,他老远便喊道:“陛下,来不及了,叛军已经打破了丹凤门,杀进皇宫来了,陛下快从北面逃走!”

    李适急得直跺脚,“快去把皇后、皇妃们叫起来,赶紧逃命!”

    他又对几名宦官喊道:“赶紧去东宫接太子!”

    李适的太子李诵是王皇后生的长子,身体不太好,性格也比较懦弱,今年二十岁了,一直生活在东宫。

    此时他也刚刚睡下,还没有睡着,便听见外面有侍卫喝问道:“是谁?”

    “是我!”

    “啊!是李副总管来了。”

    李曼出现在门口,对几名宦官和宫女道:“请太子赶紧起来,外面发生兵变了,随我去躲避。”

    李诵连忙把太子妃崔氏叫醒,两人胡乱穿上衣服出来,李诵紧张问道:“副总管,哪里兵变了?”

    “是泾源军队哗变,他们已经杀进皇宫,殿下赶紧跟我走,不然就来不及了。”

    李曼已经准备好了一辆马车,李诵和妻子毫不怀疑,连忙抱起才两岁的儿子李淳,一家三口登上马车,李曼又令女护卫去取了太子印鉴,数十名藏剑阁女护卫骑马簇拥着马车向太极宫方向驶去。

    就在太子刚走不久,几名宦官奔来,喊道:“圣上让太子赶紧去玄武门!”

    几名侍卫道:“李副总管保护着太子殿下已经离去了。”

    几名宦官呆了一下,转身跑回去禀报。

    这时,天子李适乘坐几辆马车等候在玄武门前,他带着十几个皇妃和几个儿子、公主,就差太子一家了,皇宫内喊杀声震天,令李适心急如焚,太子怎么还不来?

    几名宦官飞奔而来,远远大喊道:“陛下,李阁主护卫太子已经离去了。”

    太子被李曼护卫走了,李适稍稍松一口气,立刻令道:“出宫!”

    车辆向皇宫外驶去,毫无头绪地向西奔逃,泾源军从东杀进长安,他们只能向西逃命。

    一口气逃出十几里,来到一处岔道处,马车缓缓停下,向北是渭河,走不了,只能向西或者向南,李适这才发现原本保护他的数百名侍卫竟然大部分都没影了,只剩下十几名侍卫,再有就是一百多名宦官跑步跟随,相国卢杞倒也骑马跟着左右。

    李适顿时悲从中来,忍不住大哭起来,他的琼林库、大盈库完蛋了。

    卢杞连忙劝道:“陛下,这是突发事件,一定会妥协解决的,陛下保住龙体要紧。”

    李适抹泪抽抽搭搭问道:“到处都是乱兵,朕该去哪里?”

    卢杞想了想道:“叛军一定会认为陛下向西逃,索性陛下就往南走,微臣建议去鄠县,鄠县距离子午谷很近,如果贼兵追来,我们还可以南下去汉中避难。”

    情急之下,李适已经没有了主意,卢杞说什么就是什么了,他连忙令道:“听卢相国的,去鄠县!”

    队伍折道向南而去,卢杞心中也有点懊悔,他没想到后果会这么严重,一旦朱泚追上天子,自己也活不了,他急令几名侍卫赶去灞上,召两万神策军去鄠县救驾。

    此时皇宫内一片混乱,侍卫们平时养尊处优,大多是绣花枕头,哪里敢和杀红了眼的泾源军对抗,被乱军砍杀了几百人后,侍卫们吓得屁滚尿流,丢盔卸甲逃回家了,宫女和宦官们东躲西藏,大部分都逃去太极宫。

    叛军却顾不上他们,他们的目标是琼林和大盈两座宝库,宝库大门终于被砸开了,里面堆满了金光灿灿的奇珍异宝和黄金白银,叛军们欢呼一声,争先恐后地冲了进去

    叛军首领王连恩却率领一千骑兵杀出玄武门,追击天子车队,但他们走到岔道时判断出错,天太黑,骑马们没有看见地上的车撤,直接向西面追去了,李适逃过一劫。

    长安城内一片混乱,抢了皇宫的士兵凶性大发,开始在城内抢掠豪门权贵的府宅。

    天还没有亮,姚令言带着数十名朝廷重臣跑来找朱泚出来主持大局,制止泾源军的疯狂抢掠。

    一连请了三次,朱泚才勉强出府,对一群官员道:“我对天子忠心耿耿,按理我应该避嫌,和这些叛军没有关系,但现在当务之急是要稳住局势,我只能出面约束士兵,把天子请回来!”

    众臣们急得直跳脚,他们的府邸都进乱军了,再收拾乱局,全家都会被乱军杀死。

    “朱公不要推辞,赶紧喊住士兵吧!京城全乱了。”

    朱泚令人取来盔甲穿上,他拔出剑杀气腾腾道:“传令各军将领,立刻约束士兵,不肯听从命令者,斩!”

    直到天亮,长安的抢掠才渐渐停止了,这一夜,长安权贵府邸被抢达三百余户,被杀者不计其数,无数权贵府中的女子被乱军糟蹋。

    这时,另一支忠于朱泚的三万凤翔军在凤翔兵马使李楚琳的率领下,正向长安疾速赶来。

    【求一求月票支持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