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猛卒 高月

第六百一十章 达成契约

    次日下午,郭宋带着两名随从在金城县内闲逛,他喜欢微服私访,其实也不是私访,仅仅只是逛街,给儿女们买点小礼物,他骨子里还是喜欢平民的自由生活。

    当然,身处他这个位子,借逛街的机会了解民情、视察市场也很正常。

    金城县的商业远没有张掖那么繁荣,但也不冷清,各种酒楼、客栈很多,而且它没有像长安那样分割成坊市,店铺主要集中在主干大街两侧。

    商铺中酒楼、客栈很多,这也是因为大多数商队都从兰州过黄河,一般都会在金城县休整两日。

    另外就是卖大路货的店铺比较多,像油料、布匹、香料、粮食、羊皮、牲畜等等。

    “去这家看看!”郭宋发现一家比较有特色的小店,似乎卖各种精美的手工艺品。

    郭宋走进这家不大的店铺,最多三十个平方,正中放着几排架子,架子上摆满了各种琳琅满目的小玩意。

    来自波斯的锡器、银器,来自日本的珍珠、贝壳,当年还有长安流行的小摆设,泥人、木雕、拨浪鼓等等。

    店主是一个是四十余岁的中年男子,长得温文尔雅,他见店里来了客人,便走过来笑道:“新店开张,公子尽管挑,我价格优惠。”

    “店是才开吗?”

    “是啊!原本是在扬州开店,但父亲去世,只好关店回家乡守孝,顺便开家小店聊作糊口。”

    “难怪,这些东西在西域看不到的。”郭宋指了指架子上的小玩意笑道。

    “公子喜欢什么?”

    “我是给妻儿买点礼物。”

    郭宋拾起一只唐冠螺、一只凤尾螺和一只鹦鹉螺,这是比较名贵的海螺,又取了几只色彩颜色的小贝壳,笑道:“像这这几只海贝,颜色漂亮,我买下了,我女儿喜欢,就不知给儿子买点什么?”

    “令郎喜动还是偏静?”中年男子笑问道。

    “比较文静!”

    “比较文静的话,我给你这个!”

    中年男子从顶上取下一只盒子,打开盒子,里面竟是用一只完整玳瑁雕成的笔洗,非常漂亮,中年男子笑道:“这可是好东西,我一直舍不得拿出来,我也是见公子识货,才拿出来。”

    这个玳瑁笔洗郭宋自己倒很喜欢,他欣然道:“这个我要了,还有什么好东西?”

    “我的好东西不少,公子再看看这个!”

    中年男子打开另一只盒子,里面是五个白玉雕的胖小子,白玉一般,但雕工却很好,五个胖小子雕得栩栩如生,富态十足,寓意五福临门,郭宋心中一动,这倒可以送给敏秋,她喜欢这个。

    “这个我也要了。”

    中年男子见来了大客户,连价格都没有问就买了,他连忙又从里屋取出一只锦盒,“公子看看这个,我的收藏品,最好的珍珠项链,颗颗珠光滚圆,公子喜欢,就让给你了。”

    最后结帐让郭宋也吓了一跳,居然花掉了一千多贯钱,不过他知道对方并没有漫天要价,光桂圆大的一支珍珠金钗就至少价值上百贯,那串珍珠项链更是极品,品相极佳,更难得每颗珠子一般大小,直径都在一点五公分左右。

    还有一套用上好檀木精制的三进宅院模型,还用木头雕了数十个小人,这是给儿子的礼物。

    中年男子给郭宋抹去了一百多贯的零头,以一千贯整数成交,皆大欢喜。

    回到县衙,潘辽匆匆迎上来道:“使君,长安的回信到了!”

    这么快就到了?郭宋吩咐亲兵把东西送回去,他走进了县衙大堂。

    “朱泚是怎么答复的?”

    潘辽笑道:“和我们预料的一样,朱泚一口答应了,愿意用重甲步兵装备换回萧关。”

    “贸易条约呢?”郭宋又问道。

    “好像只是加了几条禁运物资,别的都没有变,同意用河西钱和老钱结算。”

    郭宋点点头,“既然如此,停战契约可以签署了,明天你再和张光晟敲定一下细节,然后我来签署押印。”

    “卑职明白了!”

    潘辽迟疑一下又问道:“使君,契约长达三年,时间是不是太长了?”

    郭宋淡淡一下,“这种所谓的契约只防君子而不妨小人,如果形势需要,我也绝不会拒绝做一次小人。”

    次日上午,潘辽和张光晟进行了最后的协商,双方就停战契约终于达成一致,双方约定北段以长城为界,南段以陇山为界,河西军占领的萧关由北唐用一千套陌刀军的装备赎回,协议期约定为三年,任何一方违反,则协议作废。

    郭宋随即任命梁驹儿为会州镇守使,令他率军驻守会州。

    萧关,按照河西军和北唐军达成的协议,三天后,萧关将正式移交给原州驻军。

    这天夜里,月黑风高,萧关外城墙下出现了十几名黑影,为首之人正是梁驹儿,三天后就要把萧关移交给被唐军,按照节度使的要求,要给下一次攻打萧关留下一点机会。

    为首将领正是梁驹儿,其他十几名士兵则是火器营的将士。

    他们来到东段城墙,寻找白天发现的机会,白天人多眼杂,不好下手,还是等夜里来操作。

    萧关是用大青砖修砌,在隋朝时由隋炀帝杨广重新修建,历经一百余年,依旧坚固结实。

    “在这里!”几名士兵找到了白天的那块大青砖。

    青砖有点松动了,梁驹儿晃了晃墙砖,立刻道:“动手!”

    士兵一起动手,用铁钎奋力将几块城墙都撬下来,城墙内部填满了泥土,他们将里面填埋的泥土挖出来不少,形成一个大空洞,将一口十分结实的大木箱子填进去,大木箱便将周围的泥土支撑住了,他们又将城砖塞回去,用泥土把四周缝隙填满,如果不用力向外拉城砖,根本不会发现这几块城墙已经松了。

    众人又在城墙下种了一株作为标识的灌木,这样就能很容易找到那几块城砖。

    三天后,梁驹儿率领三千士兵离开萧关,前往会州驻扎,等候在官道上的数千北唐军再次进驻萧关,完成了萧关的交换。

    与此同时,在陇山关外也完成了另一场交接,北唐军将一千套陌刀军的装备移交给了河西军,双方都执行了停战协议,为期三年的停战协议由此生效

    在停战契约签订三天后,郭宋返回了张掖,把礼物交给妻子,他无力坐在躺椅上,浑身都放松了。

    这时,敏秋端了一盏茶走进了书房。

    一般而言,内书房是男主人最后的隐私之地,不准人轻易进入,就算是妻妾也不准随便进入,但郭宋的内书房却没有这么多讲究,他的妻妾子女都能随便进入。

    敏秋腰肢一扭,坐在丈夫怀中,搂着他脖子撒娇道:“你回来还没有亲亲人家呢!”

    郭宋搂过她脖子重重吻了下去,敏秋被吻得浑身都软了,半晌,她伏在丈夫怀中,咬着他耳朵小声道:“夫君,我也想要孩子。”

    “想要孩子还不容易,走!我们楼上去。”

    敏秋吓得连忙起身道:“不行!现在不行!夫人会生气的,说我不体谅夫君,再说我找夫君还有事呢!”

    郭宋也知道妻子的脾气,外柔内刚,若被她知道,敏秋少不了苦头吃,他便克制住内心的火焰,端起茶盏喝了口茶,笑问道:“找我有什么事?”

    “是是关于我兄长的事情。”

    敏秋的兄长张大旗带着妻子和两个孩子目前住在凉州姑藏县,郭宋给了他们一座三亩的小宅,敏秋也把自己积攒的几千贯钱给了他们,他们生活彻底改变,郭宋对他们也会尽力相助,但就怕他们久贫乍富,不知轻重,提出非分的要求。

    郭宋温和地问道:“具体什么事情?”

    “我兄长之前来找我,提出想做官,被我狠狠骂了一顿,他现在改变主意了,想做生意,让我帮他出出主意,做什么生意比较好,可我哪里知道?”

    郭宋笑了笑道:“做生意嘛!无非就是生活型的衣食住行和享受型的衣食住行,想赚钱就不能脱离这个框框。”

    “什么叫享受型的衣食住行?”

    “很简单啊!珠宝佩玉,这就是衣的延伸,声色之娱,实际上就是食的延伸,想住园宅,想更舒适出行等等。”

    “那我兄长能做什么?”

    “我觉得他开家酒楼不错,地段选好一点,档次高一点,回头我把官府的凉州大酒楼买下来送给他,他好好做,一定能财源滚滚。”

    敏秋心中感动,又伏丈夫怀中小声道:“夫君,要不就上楼吧!我拼着被夫人骂一顿。”

    就在这时,忽然听到外面传来说话声,“我们找爹爹评评理,究竟是给谁的礼物?”

    敏秋吓得连忙站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