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猛卒 高月

第七百三十八章 困兽之斗(上)

    成都皇宫内,应采和跪在地上低头不语,这是宋朝凤的规矩,任何下属或者文臣和他说话都必须跪着,每次这种下跪都让应采和深感憋屈,但今天的下跪尤其让她感到深深的屈辱,只不过为了完成新主交给她的任务,她必须忍耐。

    宋朝凤拿着一份有编号的文书细细看着,脸上表现出愤怒和震惊之色,他手中的这份文书应该是议事草案,是郭宋和独孤立秋的协商记录,由记室参军温邈记录。一般重大议事都要有专人进行记录,双方达成的共识或者承诺等等,因为不是正式协议,所以需要记录下来以形成约束,防止事后反悔,这种草案又叫备忘录,协商双方都要签字确认。

    草案是郭宋提出的回京谈判前提条件,一共列了四条,第一条,已分配给农民的皇庄和其他庄园不得不再强行收回;第二条,晋王府任命的关中官员不得撤换;第三条,天子只能保留两万神策军,作为皇宫护卫,其他军队不得保留;第四条,需诛杀名单内的三十三名宦官。

    最下面是郭宋和独孤立秋的签名,以及记录者温邈的签名。

    这四条中,其中第一条被划掉,旁边有备注,涉及永业田,可在正式谈判中详细讨论,而第三条也划掉了,也有备注,涉及边防,人数可以不减,但主将任命需要协商,可在正式谈判时讨论。

    一共四条,但划掉了两条,这还只是回京谈判的前提条件,答应了这些条件,才能进行回京谈判。

    让宋朝凤又惊又怒的是第四条,要求诛杀三十三名宦官,还有名单,名单在哪里?

    宋朝凤眉毛一扬,问道:“这上面说有名单,名单在哪里?”

    “卑职没有发现名单!”

    “蠢货,这么重要的名单居然没有,你还能做点什么?”

    以前被骂是家常便饭,应采和只有忍受,但今天被骂,她心中一股怒火燃起,她最终还是克制住了。

    “启禀朝翁,为了有所收获,向朝翁交代,卑职采用声东击西之策,集中武士去曲江园宅刺杀独孤立秋,但对方早有防备,我们落入了陷阱,弟兄们大半被射杀,卑职则潜入兴庆宫郭宋官房,在抽屉里发现了这份草案,朝翁,藏剑阁五百名武士刺杀失败,最后只逃出一成,朝翁为何不关心一下弟兄们?”

    “大胆!”

    宋朝凤一声怒斥,“你是在质问我吗?”

    “卑下不敢,只是因为藏剑阁死伤惨重,卑下心中难过。”

    宋朝凤冷冷道:“哪有打仗不死人的道理,士兵战死,再招募就是了,但你作为主帅,任务完成得不好,就该责罚!”

    应采和忍着满腔屈辱道:“卑下认罚!”

    宋朝凤看了应采和,又看了看手中的草案,虽然她没能阻止郭宋和独孤立秋的谈判,但能搞到这份重要的谈判纪要,已经很不错了。

    “好吧!就看你手下伤亡惨重的份上,这次就不责罚你了,退下!”

    “谢朝翁恩恕!”

    应采和行一礼,退下去了。

    宋朝凤取出自己银牌,吩咐小宦官道:“速去召六监令和国柱们来我这里商议大事。”

    六监令便是北衙六曹的主事宦官,是宋朝凤的六个干儿子,而国柱是几名头领宦官的自称,一共有七人,宋朝凤、霍仙鸣、窦文场、第五守亮、张尚、焦希望、田文秀。

    目前田文秀在剑南节度府监军,焦希望在荆南节度府监军,张尚在江南西道节度府监军,所以目前皇宫只有内侍监兼枢密使宋朝凤,掌管神策军的左右中尉霍仙鸣和窦文场,以及大内总管第五守亮等四名头领宦官。

    之前大内总管是程元振,但李谊短暂登基后把程元振杀了,换成了宋朝凤的心腹第五守亮,正是这个任命使宋朝凤正式成为北衙之首。

    不多时。十名宦官聚集一堂,宋朝凤把应采和搞到的草案给众人过目,第四条让众人又惊又怒,霍仙鸣眉头一皱道:“应该还有名单附件吧!”

    “应采和那个蠢货办事不力,没有拿到名单,我已狠狠斥责了她。”

    窦文场缓缓道:“其实有没有名单都无所谓,我们几个肯定跑不掉,不过我很好奇,一共三十三人,我们七国柱加六曹令才十三人,还有二十人是谁?”

    第五守亮笑道:“文翁忘记二十孙了?”

    众人醒悟,二十孙就是二十名税监,矿税、盐税、茶酒税、布帛税、间架税、商税等等,一共有二十个杂项税种,由二十名宦官负责,他们分布在各地,这二十名税监是宋朝凤、霍仙鸣、窦文场三人的心腹宦官,又被称为二十孙。

    宋朝凤一拍桌子,咬牙切齿道:”我们和郭宋井水不犯河水,他为何如此狠毒,要我们赶尽杀绝?”

    霍仙鸣阴**:“很正常,我们手中都是实权,郭宋也想要,他只是想借李适之手杀我们,彼此为了利益,没什么好奇怪的。”

    “仙翁说得对!”

    窦文场在旁边补充道:“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阻止李适返回长安的根本原因,之前我们只是担心会损害我们的切身利益,现在看来,我们想得还是太简单了,竟然关系到我们的身家性命,朝翁,我们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应该联手才对。”

    宋朝凤点点头,“我估计独孤立秋的快信也要送到了,我先想办法打探一下他给天子的信上写了什么,然后我们再商议对策。”

    在成都府双流县内,有一座占地数百顷的大庄园,这是独孤家族的庄园,庄园内驻扎了两千家丁,其中一千家丁便是由张云率领一千精锐士兵假扮。

    他们抵达成都已经有一个月了,暂时还没有任务,每天只是安排了训练,不过伙食待遇都很不错,独孤家族给他们的各种待遇十分优厚,住在这里虽然枯燥一点,但也十分舒适。

    这天上午,宋添带着两名随从骑马来到了庄园外,有庄丁拿着他的拜帖跑去禀报张云,不多时,张云匆匆赶到庄园,两人大笑着拥抱一下,他们二人在夺取长安的战斗中结下了深厚的友情,这次在他乡重逢,倍感亲切。

    张云将宋添请到庄园内坐下,给他倒了一盏热茶笑道:“宋公这次是什么任务?”

    说完,张云立刻意识到不妥,又道:“我只是随口问问,宋公不必细说!”

    宋添苦笑一声道:“实不相瞒,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任务,我现在出任成都藏剑阁内务主事,听从应采和的吩咐。”

    ‘应采和?’

    张云一愣,十分惊讶道:“那个女魔头居然是我们的人?”

    “既然是殿下安排,应该就是吧!”

    张云若有所悟,点点头道:“我知道了,她和殿下是同门,或许是有这层关系。”

    “具体怎么回事我们就不用操心了,我这次是来麻烦你。”

    “说吧!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我们正好闲得无聊。”

    宋添从怀中取出一面小金牌放在桌上,笑道:“我想从你这里调两百名弟兄加入藏剑阁。”

    宋添说得很客气,希望张云帮忙之类,但调兵也不是张云随便能答应之事,关键是他拿到了郭宋给了特种调兵金牌,这种金牌可以调动特殊军种的士兵,主要是指斥候军和内卫军,人数不超过三百人。

    张云看了一眼金牌,点点头道:“需要什么条件的士兵?”

    “需要武艺高强,下手狠辣的士兵。”

    张云咧嘴一笑,“我的士兵个个身经百战,杀人如麻,极其擅长实战,可比那些所谓的江湖杀手厉害多了,保证不会让你失望。”

    张云随即点了两百名士兵,让一名校尉统领,跟随宋添回去了。

    临走时,宋添把一封郭宋的手令交给了张云,这是郭宋要求张云全力配合藏剑阁,看完手令,张云意识到,成都要发生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