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猛卒 高月

第八百七十九章 解开真相

    史东来从怀中取出一只竹筒信,递给郭宋,“这是婆匐部在被碎叶军和可萨军联合绞杀前夕,婆匐部大酋长埃居写给殿下的控诉信,他派一个使者来长安,但使者在半路被碎叶军掳掠为奴隶,一直到两个多月前才逃出来。

    但他身体太差,逃出来没多久就病倒了,临死前遇到一支粟特商队,他便托商队首领替把他这封竹筒信带回长安,这支商队前天抵达长安,把这件事托给我了。”

    郭宋神情凝重,他竹筒里取出一卷羊皮,摊在桌上,是用粟特文写的,内容似乎很长,郭宋便把卢纶找来,把羊皮交给他,“把这卷羊皮内容立刻翻译过来!”

    他的幕僚从事中有十几名专门的翻译,各种语言文字都精通,卢纶结过羊皮卷,行一礼退下去了。

    郭宋又道:“马卫江是跟随我多年的老部下,为人低调,做人谨慎,正因为信任他,所以才一直没有调整他的都督,让他长期镇守边疆。”

    史东来淡淡道:“但碎叶过来的商人可不是这样形容马都督,我无心挑拨殿下和部下的关系,但我只告诉殿下一个事实,就在三个月前,他率领两万军队灭了拔汗那国,把国王和三个王子的人头当众砍下,王后被他赏给亲兵淫辱,其他妃子和公主都被他霸占了,拔汗那国库所有的财富都被运回碎叶王宫,当然,他的理由是拔汗那国王勾结大食人,但大食人早就控制了粟特各国,谈不上勾结吧!”

    郭宋眼中露出震惊之色,这件事自己压根就不知道,出兵灭国,必须经过自己同意才行,还有,碎叶什么时候有两万军队?什么时候有王宫?马卫江什么时候变成这么残暴?

    “史东主,从碎叶过来的商人在哪里?我想和他谈一谈。”

    “回禀殿下,他们去雍县了,后天会回来,等他一回来,我立刻就带他们首领过来。”

    史东来告辞走了,郭宋把他送出官房大院,这才快步走回来。

    这时,卢纶把翻译好的羊皮卷递给郭宋,郭宋仔细看完,顿时满脸怒色,重重一拍桌子,大骂道:“混蛋!”

    他随即令道:“速把潘辽和张裘安请来!”

    不多时,潘辽和张裘安匆匆赶来,两人官职都是长史,潘辽是晋王府长史,政务长史,张裘安是天策楼长史,军务长史,但潘辽是参事堂首席,张裘安只是普通参事,总的说起来,潘辽地位要高。

    “参见殿下!”两人躬身施礼道。

    郭宋铁青着脸道:“你们看看这封信,婆匐部大酋长埃居去年写的控诉信,他已经被杀了,这封信今天才辗转到我手中,是翻译件,原件是写在羊皮上的,里面的内容简直令人愤慨。”

    张裘安先接过信细看,郭宋又对潘辽道:“我离开碎叶时,规定对婆匐部是一成的税,这个税已经比较高了,比乌孙人高,但马卫江却对婆匐部征四成的税,另外每年还要有进贡。

    马卫江告诉我,婆匐部暗中勾结可萨国,把可萨国的势力引入夷播海,所以他率军灭了婆匐部,但婆匐部大酋长却控诉,是马卫江勾结可萨国,可萨国骑兵强占婆匐部的牧场,抢掠他们的女人,他们奋起反击,却被可萨国军队和碎叶军队联手绞杀,被杀了上万青壮男子,现在他们已无法生存,求我放过他们。”

    张裘安看完信,脸上也十分震惊,他把信递给潘辽,对郭宋道:“我觉得婆匐部大酋长的可信度更高一点,如果是婆匐部和可萨部联手被碎叶军击败,这是去年发生的事情,那我们应该知道这个战报,况且,没有谁会把外人引来侵占自己牧场。

    而且碎叶的编制是一万军队,但我从每次的军报中总感觉不对劲,几年来,军队人数居然一个都没有增减,这不可能啊!”

    这时,潘辽也道:“碎叶这些年一共开采了五百万两白银,可实际上运回长安只有五十万两,还是五年前运来的,马卫江说路途太遥远,运送艰难,我后来就让他运到北庭仓库,但北庭仓库连续两年的报告中一直就没有碎叶白银运入的记录,我去年又写信质问他,但到现在他也没有回信。”

    郭宋沉默半晌道:“看样子,碎叶已经大变了。”

    回到家中,郭宋在自己书房中坐下,脑海里还在回复着当年马卫江接过自己的都督剑时,信誓旦旦保卫碎叶的情景。

    当年跟随自己去安西出使,马卫江还是一名年轻的旅帅,但沉稳老练,做事可靠,一直深得自己的信赖,他跟随自己近十年,一直都是自己手下最优秀的将领,做碎叶都督才六七年,怎么就完全变了一个人?

    郭宋着实无法理解,如果说人的性格会变,可张雷下山二十年,还是当年在山上的性格,一点变化都没有。

    这时,妻子薛涛端着一碗冰镇酸梅汤进来,笑道:“天太热,夫君喝点酸梅汤解暑!”

    “先放着吧!我等会儿喝。”

    薛涛微微一怔,她看了一眼丈夫,见他脸色很不好,便低声问道:“夫君,出什么事了吗?”

    郭宋苦笑一声道:“还记得马卫江吗?”

    薛涛点点头,“我记得他,很沉默稳重的将领,好像他出任碎叶都督,他出事吗?”

    郭宋摇了摇头,“他没出事,但他完全变了个人,变成残暴,贪财好色,野心勃勃,而且谎话连篇,一直在欺骗我,隐瞒我,我不知道当年我最看好的将领,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或许只是一面之词,夫君不要过早下结论。”

    “我知道有些事情可能是一面之词,我会尽量弄清事实,但他的性格确实变了,至少变成冷酷无情,变得贪恋财富,我就想知道他为什么会改变?”

    薛涛低头想了想道:“我父亲给我说过,他说一个人如果性情大变,要么是遭遇了极大的不幸,要么就是得到了太多的权力,马卫江如果真的改变了,原因应该是后者!”

    “权力!”

    郭宋低低说了一句,点了点头,“你父亲说得不错,权力确实是最大的毒药,却又那么甘甜,让人欲罢不能!”

    “夫君会率军去碎叶吗?”

    郭宋摇摇头,“那里太遥远了,我可能不会去,但我要把事情弄清楚,如果他胆敢公开叛乱,我会派安西都督郭晋文率军去碎叶剿灭他。”

    薛涛听说丈夫不去安西,稍微松了口气,如果去一趟安西,至少要大半年时间。

    她转身离开书房,走到门口又回头笑道:“夫君别忘了晚上去看一看锦琇,幽兰可是眼巴巴等了一天。”

    郭宋点点头,“我会去的。”

    薛涛这才匆匆去了。

    第三天一早,史东来带人如约而至,这一次不再是面对郭宋一人,而是在参事堂进行叙述,七名参事以及晋王郭宋都参加了这场关于碎叶城的听证会。

    证人是个五十岁左右的粟特商人,长得又高又瘦,穿一件粟特黑色长袍,脸上布满了沧桑,他显得有点紧张,不过他毕竟也见过一些世面,很快便平静下来。

    他躬身行一礼,从怀中取出一本《创世纪》经文,手放在上面缓缓道:“小民康大庆,康国撒马尔罕人,是一支商队的掌队,往来于撒马尔罕和长安,小人以阿胡拉马兹大神的名义发誓,所言句句是实,绝无夸张,也绝无隐瞒。”

    众人点点头,他们都知道,粟特人只要以教义发誓,那就不会说谎,潘辽问道:“你对碎叶了解有多深?”

    “小人是行商,二十多年往返粟特和大唐,来回都要经过碎叶,去年在碎叶卖一批货,在碎叶整整呆了六个月,小人对碎叶应该有发言权。”

    “碎叶究竟有多少军队?”张裘率先安问道。

    康大庆想了想道:“碎叶的军队大约有三万人,其中一半是杂胡人,很复杂,哪里人都有,军纪不太好,听说前年攻陷吐火罗俱月城时,杂胡军在城内烧杀奸淫,抢掠财物,他们还在吐火罗四处掠夺人口,男子掠为矿奴,年轻女子被卖做营妓,或者被卖掉,几个月前又攻陷了拔汗那城,悲剧重演,但这次是汉人军队屠城。”

    “我首先想知道,碎叶的王宫是怎么回事?”这次是郭宋的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