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猛卒 高月

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长安未央【全书完】

    吃罢早饭,潘辽便带着一群官员来了,郭宋命人请他们上船,在客舱稍坐。

    在郭宋专门接见官员的船舱内,郭宋和潘辽相对而坐,潘辽将一份《京都快报》递给了郭宋,头版头条便是一行大字《晋王拒绝登基,愿永为摄政之王》。

    郭宋看了一遍报纸笑道:“这篇文章刊出后有什么反响吗?”

    潘辽叹息一声道:“怎么会没有反响,反响相当强烈,数万人聚集在报馆前,要求晋王改变决定,要求晋王登基,他们不仅是为了殿下,而且也是为了自己。”

    郭宋淡淡道,“你们居然还跑到常州来了,还居然把我家人也带来,老潘,你跟我快二十年了吧!就对我那么没有信心?”

    潘辽连连苦笑,“殿下,我们是害怕啊!我们的利益都是跟随殿下得来,万一殿下当真不肯上位,将来李唐光复,我们的子孙都会很惨,为了我们自己,也必须劝说陛下登基,不敢有半点大意。”

    郭宋微微叹了口气,“军队将领们也是这样担心,我这一身关系到无数人的利益,甚至是身家性命,是我不对,想要摆个姿态,却让大家担心了。”

    潘辽大喜,“殿下答应了?”

    郭宋点点头,“我原本还想再拒绝一次,但想想也没有必要了,再拒绝恐怕政事堂都要全部跑来了,那也太虚伪,我答应你们吧!”

    潘辽欣喜万分,跑出去喊道:“殿下答应了!”

    外面一下子涌进来一群劝进官员,甚至连润州刺史杜嗣业、常州刺史李肇也跟了进来,众人跪下行大礼参拜,“拜见吾皇陛下,陛下万岁万万岁!”

    韩洄甚至将一身黄袍和冲天冠放在桌上,郭宋着实有点苦笑不得。

    他摆摆手笑道:“各位听我说两句!”

    众人安静下来,郭宋这才笑道:“我主政这么多年,虽然不是天子之名,却行天子之实,所以称呼之类不是很在意,黄袍我也心领了。”

    韩洄急道:“名不正则言不顺,陛下怎么能不在意称呼?”

    郭宋摆手止住他笑道:“韩令卿稍安勿躁,听我把话说完,我既然已经答应,就绝无反悔之理,用你们的话说,就是金口玉言,但是,咱们得按照规矩来,我现在称孤道寡了,朝廷就有两个天子了,这实在很荒谬,现在我还是晋王殿下,不是皇帝陛下!”

    潘辽也道:“各位,殿下说得没错,现在小皇帝还没有正式退位,必须等他退位,殿下才能登基,确实不能太急。”

    独孤明仁又问道:“殿下打算什么时候宣布小皇帝退位?”

    郭宋沉吟一下道:“等我们返回长安吧!召开一个大朝会,正式宣布天子退位,以两份报纸公开刊登太后的两份诏书为准。”

    韦应物笑道:“江南天气潮热闷热,殿下不想早点回长安吗?”

    郭宋哈哈一笑,“说得没错,我给大家布置一个任务,完成这个任务,我就启程回长安。”

    众人一起躬身道:“请殿下吩咐!”

    郭宋看了一眼常州刺史李肇,问道:“请问李刺史,常州种了多少新稻种?”

    李肇连忙道:“回禀殿下,常州播种了一千亩,都在晋陵县城东的官田内?”

    郭宋点点头对众人道:“这就是我布置的任务,从今天开始,我要你们花两天时间,详详细细了解这种双季水稻,要了解它一旦大规模推广后,给我们整个天下带来的变化,后天一早,我们出发回京!”

    众人躬身施礼,“微臣遵令!”

    第三天一早,从杭州过来的三十艘运兵船都到齐了,船队开始启程北上,千帆如云,浩浩荡荡,向长江方向驶去。

    郭宋派人把潘辽和独孤明仁请到自己的船上来,他们都坐第二号船,也是一艘四千石的大船,仅比郭宋的坐船稍小一点,毕竟都是位高权重的大臣,他们各自的船舱都很大,都带着侍妾过来照顾起居。

    郭宋请二人坐下,让赵绮儿姐妹给他们上了茶。

    “怎么样,对新稻种感觉如何?”郭宋笑眯眯问道。

    潘辽叹口气道:“之前有所耳闻,但到实地看了以后才知道,让人感叹不已,粮食竟然会增产这么多?”

    他又问道:“殿下打算怎么推广?”

    郭宋沉吟一下道:“现在不知道淮河以北能不能种植,先暂时不考虑淮河以北,我准备在淮河以南全面推广,用十年时间,让整个淮河以南和巴蜀都种上这种双季稻。”

    旁边独孤明仁道:“如果真是在南方推广,那么双季稻产出的粮食足够养活天下百姓了,那北方土地怎么办?”

    郭宋笑道:“粮食多了,人口也多了,总是会觉得粮食不够,不过按照计划,我打算在北方推广棉花和黄豆,用黄豆榨油,用豆渣喂猪,当然,小麦还要继续种,这个不能丢,甚至还要在辽东推广。”

    潘辽点点头,“只要食物充足,人口增加,各行业都会发展起来。”

    独孤明仁还有点事情,先告退了,郭宋对潘辽笑着:“船舱里太闷,我们出去走走!”

    潘辽起身笑道:“微臣自当奉陪!”

    两人走出船舱,来到甲板船头,望着运河两岸的人家,潘辽问道:“西域那边,殿下打算怎么安排?”

    郭宋微微笑道:“我买了五万头骆驼,相国还想不到吗?”

    “微臣其实已经感觉到变化了,五万头骆驼的运量很大,大量的物资粮食往来于西域和中原,使安西和北庭不再遥远,这十几年已经陆陆续续移民了数万户汉民过去,以后还会有更多的移民过去,其实微臣想到更多是收复碎叶,殿下有计划吗?”

    郭宋点点头,“在收复辽东后,我会用五年的时间来做战争准备,我要在伊丽河谷建一座大城,成为大军收复碎叶的后勤重地,等我们准备好了,收复碎叶的那一天就会到来。”

    “再向西呢?”潘辽又问道。

    “碎叶收复后,我要彻底将可萨国的势力彻底从夷播海东岸赶走,然后再向西,就该和大食国再一次较量了!”

    潘辽欣然道:“微臣期待那一天早日到来!”

    “我也同样期待!”

    这时,郭宋又想起一事,对潘辽道:“这次我去了琉球府,探讨了很多方案,从日本国雇佣劳工来开发琉球府已经成为共识,只是细节方面需要斟酌,很快琉球经略两府会写报给你,然后政事堂好好商讨一番,张雷也有一些不错的想法,你有时间和他谈一谈。”

    “微臣到长安后会和张东主好好谈一谈,他现在海外贸易好像做得很大。”

    “是很大,海外贸易获利很高,实际上就是用我们的先进技术加上少量物资,和南洋各地换取大量资源,你可以说是技术掠夺,文化掠夺,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官府应该也加入进来,扩大对外贸易,不光是南洋、日本,还有西方,这就是我要驱赶大食和可萨势力的最要目的,要把粟特人控制在我们掌心,让他们走得更远”

    郭宋情绪有些激动,把这几个月心中的所思所虑都说出来了。

    “殿下的深谋远虑,微臣一向无比敬佩,但殿下能不能先告诉微臣一件事,我们今天急于知道的一件事。”

    郭宋回头看见潘辽有点焦虑的目光,不由哑然失笑,“算了,西域以及海外贸易之事以后再慢慢谈,你急于知道什么?”

    “国号!”

    潘辽终于说出最敏感的两个字。

    郭宋沉默了,他当然不可能再用唐朝,他不姓李,他姓郭,他当然要建立自己的王朝。

    良久,他缓缓道:“这个应该不是问题吧!”

    “可是司马氏”

    郭宋打断了他的话,“司马氏是个短命王朝,但我不是,我的国号和司马氏没有半点关系!”

    潘辽能体会到晋王殿下的意志,他躬身道:“微臣明白了,微臣会给大家说清楚,不要再节外生枝了。”

    郭宋点点头,“去吧!”

    潘辽行一礼,告退而去,郭宋注视着潘辽乘坐摆渡小船回到了自己的坐船。

    这时,郭宋若有所感,一回头,却只见女儿薇薇站在自己身边。

    他怜爱地拍拍女儿的脑袋,这孩子,竟然长这么高了,如果用后世的标准,女儿的身高已经快要接近一米七五了。

    “爹爹快看!”郭薇薇忽然指着西面惊呼道。

    郭宋也看到了,一轮赤色黯然的夕阳正一点点地落下了地平线,天空晚霞万丈,能感受到夕阳的不舍与垂暮。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大唐帝国也要落幕了。

    半个月后,长安举行大朝,正式宣读了太后的懿旨,同意天子退位,并批准晋王郭宋登基大宝。

    《天下信报》和《京都快报》同时以全版的方式刊登了太后的懿旨,宣告新帝登基,一个新时代的来临。

    郭宋随即在数千大臣的拥戴之下,在大明宫含元殿登上了天子之位,改国号为晋,年号为大通。

    他随即封王妃薛涛为皇后,世子郭锦城为储君太子,并册封自己父亲郭怀善为靖德皇帝,母亲李氏为明安皇太后。

    郭宋随即大赦天下。

    一个盛世从此拉开了序幕。

    大通二年七月,就在郭宋登基整整一年后,他在数千骑兵的护卫下,来到了崆峒山紫霄天宫拜祭三清和自己的师父,他师父的肉身便供奉在紫霄天宫。

    天师李甘风率领崆峒山三千道众举行盛大法会,欢迎天子的驾临。

    当天晚上,郭宋下榻在紫霄别院。

    紫霄别院也就是当年的清虚观,翠屏峰之上,清虚观的下方,便是魂牵崆峒山天师们数百年的灵寂洞。

    灵寂洞已经坍塌,只剩下一面长达百丈的凹槽,依稀能看到凹槽上的一个个龛洞,那原本是羽化的道士们存放肉身之所。但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郭宋心中有点失落,他来崆峒山就是想寻找他当年转世的痕迹,但已经时隔数十年,所有的一切都消泯在时间的长河里。

    “啾啾”

    夜空忽然传来一声熟悉的鸣叫声,郭宋又惊又喜,抬头望去,只见一个体型庞大的鹰隼在天空盘旋。

    是猛子,它离开长安已经很多年了,郭宋再没有见到它,没想到它竟然回到了故土,生活在崆峒山内。

    郭宋伸出手,后面的侍卫们一片惊呼,“陛下,不要!”

    郭宋向后摆摆手,示意他们安静。

    猛子一收翅,轻巧地落在郭宋的胳膊上,‘啾啾’它冲着郭宋鸣叫两声,能感受到它的喜悦。

    郭宋轻轻抚摸它的头,这时,猛子腾空而起,在空中盘旋两圈,便消失在密林深处。

    这时,郭宋的心豁然开朗,每个生灵都有自己的归宿,猛子也是一样,尽管自己曾是它的主人,但它依旧毫不留恋地走了。

    一只鹰尚且有这个觉悟,自己反而在这里彷徨,自己的归宿不早就有了吗?为什么还要纠结来处?

    郭宋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回头对侍卫们道:“明天一早,我们返回京城!”

    大通六年,骠骑大将军裴信率十万大军在碎叶城大败可萨和大食三十万联军,杀敌近二十万,可萨太子被副将杨玄英所杀,可萨国势力被迫从夷播海沿岸撤退,退回了西方。

    为庆祝碎叶大胜,郭宋改年号为长兴。

    长兴三年,晋朝和日本国争夺小琉球岛,三百艘晋国战船击败了日本国上千艘狼群式小船,水军都督张克诚率五万水军在日本国平安京登陆,大败藤原绪嗣统率的十万大军,平城天皇下诏,日本国投降。

    长兴七年,碎叶都督杨玄英率三万军队在撒马尔罕再度击败五万大食军,杨玄英代表大晋皇帝,在那色波和大食国代表萨法赫签署了那色波协定,双方正式确定以阿姆河为界,这便意味着河中地区的粟特各国重新归附长安。

    长兴十年,天子郭宋下诏废除自己兼任的新罗国王之位,新罗国正式宣告灭亡。

    长兴二十一年,大晋皇后薛氏薨,三个月后,皇帝郭宋宣布退位为太上皇,由皇储郭锦城继位大统,改年号为崇安。

    崇安十年,大晋人口突破一亿。

    大晋崇安十八年,太上皇郭宋在清虚宫羽化,享年九十岁,庙号高祖。

    【全书完】

    =

    终于结束了,老高既有点失落,但也感到十分轻松。

    结束即开始,待老高喝口水,又开始投入到新书的创作中。

    新书依旧是中唐,老瓶装新酒,看老高能出什么新意来。

    我们三月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