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有一座诸天城 贪欢半晌

第497章:命运之矛,神秘

    冷漠没有丝毫波澜的声音从命运深处传来。

    浩瀚的时光被掀开,隐藏在世界本源之中的东西出现了。

    那是一颗暗红色的古树,密密麻麻的根须仿佛一张大网,覆盖在时光长河之上。

    每一名死去的强者,不论圣人,大圣,准帝亦或者至尊古皇。

    一切生灵时候,全部会被这覆盖时光的根须所吸收,而在树冠之上,结着一个巨大的果实。

    云琛的视线向那枚果实凝视而去。

    碎片!

    果实之中有一枚枚残破的碎片宛如星辰般闪烁,这些碎片在一股神秘力量之下缓缓被修复,缓缓黏连在一起。

    这株古树与云琛一样,同为外来者,不过,对方来得更早。

    更先一步融入此界。

    在入侵这个世界之后,它以根须收割无尽岁月亿万生灵,以这些生灵的本源供养那枚果实,试图修复果实之中的碎片。

    这与羽化神朝所为异曲同工。

    羽化神朝与万山龙脉,以千万种特殊体质供养一枚仙胎,修复破碎的成仙鼎。

    而这株古树更强,以整个世界,无穷生灵供养那枚果实,修复其中的残城碎片。

    碎片的特殊瞒不过真正的强者。

    诸天城的碎片散落在浩瀚界海,必然有强者得到过,甚至定然有人收集过。

    眼前这些,便是了。

    不过,这株古树并不是收集者,而只是看守者。

    “禁忌?”

    云琛将意志投影进时光深处,宛如天帝般脚踏时光长河,一步步向那株古树踏去。

    弹指一道‘开天’绽放在指尖。

    极致璀璨的光凝聚在指尖,散发出极境的毁灭之力。

    开天,从盘古投影之中悟出的极境神通,乃是云琛目前杀伐第一之术。

    这道璀璨之光逼向那株暗红色的古树。

    “你……该死……我已经铭刻了你的因果,不论你在哪个世界,命运的审判终将降临……”

    随着话音响起,暗红色的古树陡然收束了根须。

    无法计数的根须形成了一杆长矛。

    木质的长矛带着远古的沧桑气息,矛尖沾染着一丝丝血迹,那血迹散发着极境的气息,似乎曾经有无上的强者陨落在这根长矛之下。

    长矛对准了云琛。

    一股莫名的伟力降临,命运的力量,试图抹去一切可能性,试图缔造唯一的结果。

    那就是死亡!

    因果法则,命运法则!

    长矛是因,但结果却不止一个,死亡,受伤,毫发无损,等等诸多可能发生的结果。

    然而,面对这一矛,云琛很明显感觉到了命运的力量,这股力量试图抹消其他可能性,留下唯一的死亡结局。

    而一旦因果法则生效,只要不打破命运因果的束缚,那么不论被攻击者如何抵挡,如何逃遁,最终的结局都只有一个。

    走向被书写好的命运。

    这便是命运的强大之处。

    一切早已注定,这句话诠释命运的恐怖。

    不论你如何挣扎,不论你如何不甘,你的一切早已经被写下,明知道那个结局,拼尽全力去改变,却只是徒劳。

    甚至于你的挣扎,你的反抗,也早在命运之中。

    这一击无法躲避,只不过因果法则也无法锁定云琛。

    爆发出超越了一般极境的浩瀚力量,大混沌的命运法则之力降临。

    长矛超越一切刺下。

    瞬间出现在云琛面前,尖锐的矛尖下一瞬便要刺入他的胸口。

    便在这一刻。

    铛……

    一声浩荡钟鸣荡起,悠扬而沉闷,震响在时光深处,回荡万古。

    云琛轻轻抬手,时间仿佛被定格,张扬的古树凝滞了,刺破一切的长矛变得缓慢无比。

    命运强大,因果强大,但二者都依托于时间而存。

    在凝滞的时光之中,云琛弹指。

    一道开天绽放,撕裂混沌开辟天地的力量轰然落下,斩断了身前的长矛。

    一切寂静无声。

    直到开天神芒落在那株古树之上,斩开了他的树身,留下一道巨大的斧痕。

    时光陡然恢复。

    高手过招,顷刻之间胜负已定。

    云琛伸手一抓,暗红色的古树之上,那枚巨大的果实陡然震动。

    被果实包裹的碎片复苏了。

    似乎想要挣脱束缚,冲出那枚果实回归云琛手中。

    “你做了什么!”

    “住手!”

    “你根本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你根本不明白自己面对的是什么……”

    古树发出愤怒的咆哮声,树身被开天斩裂的伤口淌出了一丝丝漆黑的血液。

    云琛目光陡然一凝。

    “黑暗之力!”

    那血液竟然与完美大界发现的黑暗之力气息相似,却也不同。

    这究竟是什么?

    他眉头微皱,伸手在虚空一划。

    “永恒之墙!”

    话音落下,诸天城城墙投影浮现,这座永恒不朽之墙宛如一条大龙垂首而下,首尾相接将古树封锁,镇压了这片时空。

    若是让这些黑血滴入了时光长河。

    恐怕要上演遮天版的黑暗污染了。

    这棵树还有很多东西可以挖掘,相比杀了它,炼化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云琛向古树伸出了魔爪。

    九龙拉棺缓缓划过幽暗的宇宙,亿万星河依旧一片平静,这场战斗并没有波及到物质世界。

    战斗被限制在了里层时空,相当于另一个维度的时空。

    时光悠悠流转,又一个黄金大世出现,一名小女孩从微末之中崛起。

    一路踏遍星河万域,杀得万族胆寒。

    从当年那个天真可怜的小囡囡逐渐蜕变成了风华绝代的女帝。

    她经历过无数艰难,经历了无数次生死大劫。

    九龙拉棺又一次划过北斗。

    带着鬼面具的女帝踏了出来,沉默地看着这具神秘的古棺,感受到了那股熟悉的气息。

    目光有些惊讶,又有些疑惑。

    带着一丝怀念,她看了看自己的手。

    白皙无瑕的手上戴着一个简陋的青铜指环,与一个由杂草编织的手环,手环上多了一道裂纹。

    女帝沉默了片刻。

    轰然爆发,震动星河的力量压得真空粉碎。

    她抬手,要掀开云琛的棺材板。

    却在这个时候,九条冰冷的龙尸仿佛活了过来,虚无的涟漪荡起,九条冰冷的龙尸拉着古老的青铜棺再一次隐没。

    女帝皱眉,捏了捏拳头,随后踏回北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