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气运槽又炸了 恐高的怂鹰

第141章 他可能觉得他很赚,但我也绝对不亏

    回到客栈,时间还早。

    许久没正常走过路了,炸一起来多少有些不习惯,溜达了一圈加上一宿没睡,多少有些乏了,苏寒直接回了房间休息。

    一觉睡醒后正是午饭的时间。

    在巧儿的侍候下洗漱一番,几人下了楼去大堂就餐。

    招呼伙计随意选了几道菜,等着上菜的时候苏寒向自家师父讨要了山河社稷图。

    “师父啊,山河社稷图我看一下。”

    “嗯,好。”

    师父从袖中把山河社稷图取出,递给苏寒。

    苏寒接过,将画卷摊开,相比较之前,过了十来日,画卷上的地图又完善了不少。

    将摊开的山河社稷图放到桌上,手指在地图上轻点,标记了一些地点。

    看到了苏寒标记的那些地点,师父大人目光一凝,“寒儿是想要破坏冥海祭?”

    “看出来了啊?”

    苏寒笑了笑,倒也没怎么意外师父看出来自己要找什么。

    毕竟他在地图上做的标记都是目前已知的冥海祭的各处据点,只要明眼人都能猜出他是对冥海祭或者嬴勾有什么想法。

    不过

    “破坏不破坏冥海祭不重要,我只是想找找嬴勾藏在哪里。

    毕竟,这一路走来都是在景国的地界上。

    这头蠢僵尸,在咱家里闹事,真以为不需要付出丁点代价的?”

    解释了一下自己的目的,苏寒将已知的据点全部在地图上标记了一番。

    所有的标记呈现了一副规律的图案。

    沟通山河社稷图,将这一规律的规律性总结的公式输入,以阵法知识编译了固定阵法算法。

    在确定了上百处已知据点后,依照苏寒制定的算法和公式,地图上以不同的颜色显化出了冥海祭的整个笼罩范围和几种推测中的不同阵法变化。

    从几种不同变化中寻找共性,并根据一路走来的观测等以知线索,利用排除法筛选过后,苏寒的手指轻轻点在了地图的某一个点上。

    “找到了。”

    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总归是临出门前那七八天的突击学习没有白费时间。

    把七层藏书阁的藏书看了一遍,学了一大堆杂七杂八的东西。

    虽说从来没有真正的布过阵,实际动起手来和炼丹一样估计是理论上的大师,行动上的废渣。

    但这一手精妙的理论知识,用来推测别人的阵法还是可以用的。

    指尖在地图的那一点上轻轻一点,地图放大,显露出其更具体详细的小地图。

    在小地图上观察了片刻,苏寒找到了一个叫做黄泉镇的小镇。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有九成的可能,那头僵尸现在在这里。”

    全程目睹了苏寒的操作,对阵法研究并不多的师父大人点了点头,肯定了苏寒的猜测。

    虽然对阵法研究不多,但她懂得感知,一个结论大致的对错还是能够凭着感觉做出判断的。

    “那寒儿要现在就去找那头僵尸的麻烦?”

    “不急,”苏寒摇头,手指一划,关了小地图。

    在大地图上划过一条直线,起始点是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

    途中经过了那名为黄泉镇的小镇,直线经过黄泉镇,最终定格在了一个叫做太极宗的仙门所在处。

    太极宗,也是他们此行的目标。

    在回月寒宫举行入门大典前,师父大人准备先帮苏寒把《太极真经》借来一观,以便能更好的兼容太阴太阳两种功法。

    直线划过,三点相连,其间连一点曲折都没有。

    “很巧的,那黄泉镇就在咱们去太极宗的途中。

    正常赶路,路过的时候顺道找一下嬴勾就可以了。”

    他好不容易和他家师父出来旅游一趟,这还没几天呢,要为了找个茬就一下子就把行程缩减大半,那僵尸哪来的这么大面子?

    至于说找完了僵尸的麻烦再回来这里重新上路,苏寒觉得自己还没那么矫情。

    确定了一下嬴勾的大致所在,决定了路过的时候顺道找个茬的计划。

    一盘盘还算精致的菜肴被摆到了桌上。

    苏寒顺手把卷起来的山河社稷图塞进附加了袖里乾坤阵法的袖口,吃起了今天的头一餐。

    饭吃到一半,突然感到袖口一轻。

    苏寒先愣了一下,随即下意识的往袖口一摸,却发现之前收进袖口的山河社稷图莫名消失不见了。

    眼中闪过一抹茫然,脑子还有些没能转过来弯。

    正在反应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余光却见到视线的下方一段段金色小字的浮现:

    “你被施展了大道禁术.偷天。”

    “大道禁术.偷天一经施展百分百偷取目标身上某物效果发动,你被偷取了山河社稷图。”

    “大道禁术.偷天自带因果法则触动了你身上蕴含的因果之力。”

    “消耗因果之力,因果逆转,你成功偷取到大道禁术.偷天一个时辰的使用机会。”

    “初次接触大道禁术.偷天,你成功习得大道禁术.偷天。”

    “大佬!干他!干他丫的!

    敢偷大佬你的东西,疯了他了,大佬干死他!”

    一连串的金色文字,似乎诉说着刚刚发生在苏寒身上的一切。

    只是大道禁术,偷天,是个什么玩意?

    有人想偷自己的东西,却因为自己身上的因果之力的存在,被逆转了因果,反而让自己把ta的大道禁术.偷天给偷过来了?

    问题是,先不说偷天是个什么东西,就说因果之力,自己身上只有因果的馈赠,哪来的因果之

    哦,不对!

    自己身上还真有因果之力!

    晚上用了两次补天术,借来的因果之力都成了老赖,赖在自己身上不肯走了,自己想还回去就撒泼打滚在地上哭。

    所以,是昨晚借来的因果之力发挥了作用?

    心思转动着,苏寒闭上眼睛,心中默念着大道禁术.偷天。

    不出所料的,随着苏寒对大道禁术.偷天的好奇和想要了解的念头出现。

    烙印在身体中的如同本能的一门盗窃之术及其信息在意识中浮现。

    大道禁术.偷天:天地万物,无不可偷。

    百分百偷取目标人物身上一种东西,可以是物品、可以是能力、可以是记忆、可以是一切概念性及非概念性的东西。

    只要存在,都可偷取。

    偷取目标随机,不可选定。

    但对目标越是了解,偷取到某一目标的几率就越大。

    若偷取到的是目标的能力方面的东西,则可将目标人物的能力、对该能力的使用熟练度和使用技巧等所有能力相关偷取过来一个时辰。

    这一个时辰内,目标人物的该能力形同消失,无法使用。

    若偷取到的目标是物品、记忆,则永久获得该物品或记忆。

    若偷取目标是概念性及非概念性的东西,比如与目标人物之间的距离。

    与目标人物之间的因果,目标人物的命运等等等等,效果未知因为大道禁术.偷天理论上可以偷到这些东西,实际上却从来没有偷到过。

    另外,偷天之术消耗过大,难以连续多次施展。

    且境界差距越大,偷取到好东西的几率就越低。

    对于最后两条,苏寒直接选择了无视。

    消耗过大?能有多大。

    一次耗尽全部的真气顶多了吧?对他来说,只要能施展出来的就不算有消耗的。

    就像他之前多次施展【归墟】,哪一次不是把所有力量都叠加到【归墟】一式里面。

    结果这边刚刚消耗一空,还没来得及体会那种身体被掏空的感觉。

    转眼灵气就跟遇到菜市场不要钱大放送的大妈似的蜂拥的往他身体里挤。

    那补充的速度比消耗的速度都快。

    再说概率性的东西,不是他吹

    这些日子的亲身验证,涉及到运气这方面的东西,别人是只要不是百分之百就都是零。

    而他这里,只要不是零,对他来说都跟百分之百没什么区别。

    “怎么了?”

    苏寒这番的异样,自然没能逃过师父的眼睛。

    转过头,见他闭上眼后又睁开了眼睛,脸上表情有些不对,师父关心的问道。

    “好事,”苏寒笑了笑。

    目光在客栈大堂一番搜寻,最终视线定格在了坐在靠窗位置的一个胖子的身上。

    冥冥之中,他从对方身上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不需要怀疑,那正是刚刚施展过了大道禁术.偷天的气息。

    相比较苏寒的确定,那胖青年此时此刻的心里是满满的懵逼。

    什么情况?

    发生了什么?

    明明他是要偷人东西的,怎么偷着偷着,好像突然忘了要怎么偷了?

    他的偷天呢?

    他的偷天怎么不见了?

    “大佬,山河社稷图还在他身上,这家伙过去肯定没少偷到过好东西。

    狗子建议您赶紧把他抓住,别让他跑了。”

    苏寒笑着点了点头,抬手一指那青年胖子。

    一边回应着狗子,一边也是对师父回应道,“山河社稷图刚被他偷去了。”

    “嗯?”

    师父目光一凝,山河社稷图被偷了,她刚刚竟然半分感知。

    这

    心中纳闷的同时,师父大人果断的封锁了那胖子周围的空间,断绝了他一切逃走的可能。

    然而

    空间刚刚封锁,那胖青年脸上表情一变,顾不得思考自己的大道禁术.偷天哪去了。

    直接捏碎了身上一块玉符,无视了空间的封锁,瞬间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嗯?”

    师父面色微微一变,起身欲追,却被苏寒拦住了。

    看着胖青年消失的地方,苏寒眼中若有所思。

    在师父不解的目光中安慰道,“算了,他可能觉得他很赚,但我也绝对不亏。

    而且,偷了我的东西,没理由以后不还的。”

    正如他之前对上官姑娘说的那样: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都早已在暗中标注好了价格。

    而能从他身上偷走东西,价格可能会超乎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