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气运槽又炸了 恐高的怂鹰

第191章 成精了

    这一拖,时间就过去了三天。

    对于大多数修士来说,三天很短很短,短到在她们以万年为单位的寿命中,不过是白驹过隙。

    在某些时候,三天又很长很长,长到了堪比一生。

    比如当你被强敌追杀的时候。

    当你全身粉末性骨折躺在床上等着恢复的时候。

    当你站在厕所外面,等着厕所里面的人出来的时候。

    三天的时间在很多时候不会留下半点痕迹,但有些时候,短短三天又能带来天翻地覆的改变。

    一场同门之间的偷袭与反偷袭,在月寒宫中被小范围传播了一下,却并没有引起太大的重视。

    尽管月寒宫亿万年来几乎没有同门相残的事情出现过。

    但两个普通弟子的恩怨,放在弟子逾十万的圣地之中,也显得太过渺小,不会引得所有人都去关注。

    甚至除了出面处理的那执事散仙,事情都没有传入更高层的耳中。

    只是,随着时间的发展,随着事件的越演越烈,同门相残这件事,终是在整个月寒宫中掀起了轩然大波,走入了月寒宫高层的视线。

    事情大概发生在第一起同门相残时间发生后的第三天入夜。

    第一起同门相残事件,似乎为月寒宫的一众弟子们按下了一个开关。

    在那之后的短短三天时间里,同门之间发生争执甚至大打出手的事件,竟然多达了十余起。

    起初复杂处理的执事和长老们还没有深想,只以为是最初的一场风波起了开端。

    在弟子们之间埋下了一颗种子。

    这颗种子又因口角的摩擦和多年累积的恩怨浇灌,愈演愈烈终至大打出手的地步。

    毕竟这么大一个宗门,十余万弟子生活在一起。

    即便再怎么相亲相爱,互相之间也难免会发生一些不愉快。

    而修士一个个寿命悠久,这些不愉快随着寿命的累积不断增加。

    原本没有人开头,大家互相之间还能压得住,一旦有人开了这个头,就像点燃了导火线,自然会将这些恩怨一个又一个的引爆。

    所以,几位处理事情的执事长老们在私下交流之后,做出了堵不如疏的决定。

    然而,不想这个决定刚刚做出,当天晚上,某个真仙长老就遭遇了一场失败的偷袭。

    那长老晚上闲来无事跑到自己的房顶上看星星,后脑勺突然感到一阵风生。

    幸好那长老反应及时,躲开了一次袭击,抓住了罪魁祸首。

    罪魁祸首却并非某个人,甚至都不是某个生灵。

    而是一柄大铁锤。

    那大铁锤她还认识,是住她隔壁的钟长老的仙器。

    钟长老惯用大铁锤,原本所用的乃是一柄中品仙器级别的大铁锤。

    前两日钟长老安耐不住心思,去了圣子那里一趟,回来时得了一把极品仙器级的大铁锤。

    这大铁锤虽是极品仙器,威力却不输于一般灵宝,钟长老回来后好生炫耀了一阵。

    这事在她们附近几个长老之间都流传开了,当时钟长老展示她的大铁锤时她也在场,因此认得出这把大铁锤属于隔壁钟长老。

    只是,她想不明白的是,无冤无仇的,钟长老为何会大半夜的对她下黑手。

    下黑手也就罢了,还远程操控一把大铁锤来敲她闷锤。

    这是有多看不起她?

    大家都是真仙,你就算仗着仙器的威力,人都不到场就像敲我闷锤?

    心中不愤,这位祝长老当时就想去找钟长老讨个说法。

    只是,待将大铁锤抓在手中研究一番后,祝长老又压下了心中的愤怒。

    这大铁锤似乎有些不对劲。

    它不像是被人远程操控来偷袭她的,身上没有法术操控的痕迹,反而像是自己跑过来想要砸她的。

    这就让人有些难懂了。

    一柄大铁锤,哪怕是极品仙器级别的大铁锤,哪怕是威力不输一般灵宝的大铁锤。

    但它终究不是灵宝,不可能不需要主人控制就能帮助主人打架。

    所以,如果钟长老想要偷袭自己的话,即便是用这极品仙器,远程之下也只能以法术或者神念操控。

    可她却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察觉到了此事必有蹊跷,祝长老顾不得再看什么星星,直接到隔壁去找了钟长老。

    不出所料,钟长老对于偷袭她的事矢口否认,甚至表示自己的大铁锤自己一直好端端的收着。

    直到她翻遍了储物装备也没找到她的大铁锤,直到祝长老拿出了那把大铁锤,钟长老才发现自己的大铁锤竟然不知何时跑到了祝长老的手中。

    双方串了一下供,结果发现这大铁锤似乎真的好像是自己溜出去偷袭祝长老的。

    于是乎,感觉到了事情严重性的钟长老和祝长老选择了上报。

    事情最终被摆在了宫主大人面前,宫主大人开启了护山大阵的留影功能,查看了护山大阵截取的影像。

    最终发现,真的是大铁锤趁着钟长老不查,偷偷溜了出去,偷袭了祝长老。

    甚至于,不仅钟长老那极品仙器级别的大铁锤,宫主大人还发现了几十起法器、灵器、灵宝乃至仙器趁主人睡着或者修炼时不备的情况下偷偷溜出去,就近的偷袭附近同样没做防备的对象的事件。

    于是乎整个宗门数日来连续出现十几起的同门相残事件,终于有了一个结果。

    甚至那些被成功偷袭乃至偷袭失败后没有声张选择了默默隐藏下这些事的受害者,也得以解开了心结。

    所有的矛盾,最终都集中到了那些法宝身上。

    经过排查发现,所有趁着出人不防备会溜出去偷袭别人的法宝,都是出自同一个地方,出自同一人之手。

    于是乎

    宫主大人和宫中几位祖师再一次出面,光临了苏寒改成炼器房的小房间。

    “咦?师伯怎么有时间和几位祖师一起来我这里了?”

    见宫主大人和几位祖师一同光临,没有炼器,想着自己要全面发展,正在画一张符篆的苏寒还纳闷了一下。

    “寒儿看一下,这些东西可都是你炼制的?”

    宫主大人把一堆法宝丢在了地上,苏寒看了一眼,认出了这些法宝都有独属于自己发明的炼器手法的痕迹。

    遂点头,纳闷道,“这些东西有什么问题吗?”

    他好多炼器手法都是新创,炼制出来的法宝有些缺陷自然也是可以理解的。

    哪怕是友情送出去的,发现了法宝的权限回来找他回炉重造,他也不会拒绝啊。

    这帮人,怎么这点小事还把他家宫主师伯都给惊动了啊?

    他家宫主师伯多忙啊,一天天的不是在迷路就是在迷路的路上。

    跑来过问这点小事,不是大材小用了吗?

    “你这些法宝”

    宫主大人想说你这些法宝都成精了,话还没说完,突然感觉到一阵轻微的灵气波动。

    下意识的转头看向一边的长桌,却什么都没有看见。

    顺着她的目光,苏寒也跟着看了过去。

    一眼,愣住。

    “咦?符呢?

    我的符呢?

    我刚刚画好的,那么大一张符怎么不见了?”

    ps:马上过年了,好像不是什么适合开新书的时间点,不过既然已经开了,还是把连接发一下吧。